浙江教學語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各地語言生活
方言電影史
方言童謠/民歌

方言電視廣播史
各地讀音字典

Chinesezither.jpg
維基專題:中國傳統聲音
浙江吴语临海话的語音樣本。長期盛行於台州,包括學校,至推普為止

浙江教學語言以來均爲當地吳語。曾經吴语人口占全省总人口的98%以上。[1]自1985年浙江《九年制义务教育条例》始,學校推行以北方方言为基础方言的普通話

明清-1980年代[编辑]

浙江曾經流行吳語。1987年《中国语言地图集》的吳語的方言分區圖,大致與浙江重合
時至2019年的浙江缙云,師生之間在午休吃飯閒聊,講的已是普通話

明清時,全國各縣普遍用該縣語言上課。[2][3]明清時,游走各州縣蒙學(兒童啟蒙學堂)的教書先生,常備該縣的正音字典,協助他以當地語言對學童教學[2]浙江亦不例外。各鎮的小學以當地語言教學,這些小學生升上縣城初中,又自然而然學習縣城的語言。浙江湖州德清縣老人在2018年憶述小時「进了中学,必须讲德清方言,否则就难以与他人交流。」[4]浙师大王洪钟教授:「从前人们不但交流用方言,而且在私塾里用方言朗读文章;而现在年轻一代由于从小学普通话,方言对他们来说仅用于乡邻交流,看到汉字根本想不到它的方言读音,用方言说话时也想不到对应的字,就使方言和书面语之间的联系割裂了」。[5]

吳語唸課文[编辑]

率先由吳語換為普通話教學的是語文科,始於1956年。[6]浙江在明清以來以吳語唸課文的傳統走入尾聲。1980年代在浙江嘉興一中求學的董卿在2016年主持央視《中国诗词大会》讀韓愈的作品時,自承是第一次用吳語來讀。[7]少有的例外是浙江平阳中学學生在2019年指,以吳語唸老舍的课文《想北平》是「班级的保留项目」。[8]

1924年徐志摩用浙江吳語海寧話写的散文诗《一条金色的光痕》,[9]至2012年海寧市檔案局發現海寧人已不會讀,檔案局擔憂「若干年后,人们再见徐志摩这首土话诗作时,恐怕会一头雾水,质疑这是否徐先生所作,或者是无法阅读、体会诗词的音韵趣味了。」[10][11]

1980年代加快推普[编辑]

1955年全国文字改革会议明定普通話北方话为基础方言,[6]浙江語言不在基礎方言之列。1950年代媒體不發達,推普緩慢;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時,全國中小學回復傳統母語教學,如山西省[12]、廣東省等[13]。1985年6月,浙江省人大通過《九年制义务教育条例》並规定「学校应推广使用普通话」,[14][註 1]浙江推普加快。

2000年代[编辑]

學校標語將「說普通話」和「用文明語」並列
2018年訪問某杭州學校,家長、教師、校長全部以普通話受訪

普通話在浙江校園被推上強勢,始於2005年省教育厅评审语言文字规范化示范校[16],学校紛紛成立“推普协会”。[17]不僅僅是上課期間,師生在課餘時間、以至於整個校園也不再講吳語。而這並非因為老師們是外省人所以不會講——即使是省會杭州,有些學校的本地教师最少也有30%,然而本地老师指出「在学校教学要求说普通话,他们只有在家或者和朋友聚会时说杭州话」。[18]

2000年10月全國人大通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首度以法律限制普通話以外語言的使用場合。2004年各省陸續有報導,老師或學生講方言被「罰款、罰抄、扣文明分」,[19][20][21]以及學生不會當地語言的現象。[22]有山東小學教師指出「事实上小学以及幼儿园禁止学生在校园里说方言,并不是一所学校的做法,而具有一定的普遍性」。[23][註 2]

2004年杭州市政协委員毛海涛提案「中小學生在家裡與父母溝通、在校外和同學交往時,用杭州話交流」[27][28],浙江出身的周思源教授不同意提案,撰文指「保护语言决不等于保护方言」,獲教育部轉載。[29]。2005年殷作炎教授撰文稱「普通话在杭州中小学并没有成为普遍的校园语言,不少外来人口都受困于听不懂杭州话杭州方言类电视节目的增多会显出城市的小家子气,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发展」(參見浙江方言電視)。[1]

近年發展[编辑]

全國幼兒園推行「我是中國娃,愛說普通話」運動,2019年浙江杭州市丽水市的幼兒園學生「积极发动爸爸妈妈、叔叔阿姨说普通话、讲文明话」,向行人發傳單呼籲“爷爷、奶奶请说普通话”。[30][31]2016年報導,某小学语文老师從小只跟自己兒子講吳語,兒子進幼兒園不到一個月已滿嘴流利普通話,卻自始再也不說吳語。[32][8]2011年《讲方言的老师》命題作文在中國大陸各省學校牽起熱潮。[33]作文大多講述學生跟講方言的老師賭氣、搗亂。[34][35]

相關條目[编辑]

腳註[编辑]

  1. ^ 浙江比全國早一年推行義務教育。1986年4月,第六届全国人大通過《义务教育法[15]
  2. ^ 张立美,2011年揚州大學碩士,[24]山東临沂蒙阴县教育局所屬小學教師。[25][26]

引用來源[编辑]

  1. ^ 1.0 1.1 標題不詳. 《浙江日报》. 2005-04-07.  轉載至方言类节目引出的争议.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官網. 2005-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3). 
  2. ^ 2.0 2.1 江巧珍; 孫承平. 徽语区方言的特点与成因初探. 《黄山学院学报》. 2003年11月, (4): 50-53. 
  3. ^ 基达. 普通话要继续推广. 《语文建设》. 1963, (9). 
  4. ^ 你能听懂几种方言. 德清新聞 (德清县广播电视台). 2018-04-10: 第6頁.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31). 
  5. ^ 金璐; 林楚依. 竞选者最年长者85岁 “老金华”竞选方言发音人火暴. 金华新闻网. 2012-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6).  王洪钟,1968年生,江蘇海門人,全国汉语方言学会会员、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试员、浙师大教授。
  6. ^ 6.0 6.1 周恩来. 国务院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1956年2月6日).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2005-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12-10).  又摘錄於袁钟瑞. 《话说推普》[话题六] 新中国的推广普通话工作. 中國語言文字網.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 2008-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3). 
  7. ^ 中国诗词大会》第一季第四期,2016年03月04日,中国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在參賽者林於明的環節,節目評委酈波(江蘇丹阳人)說「包括吳方言、湘方言都可以,保留了大量的入聲字(...)」,主持人董卿回答「我從來沒有試過」,隨即試用吳語誦讀。影片參見:[中国诗词大会]个人追逐赛 挑战者:林於明. YouTube. 2016-03-22. 
  8. ^ 8.0 8.1 陈佳佳; 陈波; 盛炫炫. 平阳市民,你会说方言吗?来看记者调查情况. 平阳新闻网 (平阳县委宣传部). 2019-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3). 
  9. ^ 該詩作的吳語朗讀影片:徐志摩《一条金色的光痕》吴语·海宁硖石方言. YouTube.  1924年2月26日投稿於北京《晨報副鐫》,1925年結集為《志摩的詩》(新月書店)時刪去《一条金色的光痕》的序言,2016年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復刻《志摩的詩》(ISBN 978-7550263789)重新收入序言。
  10. ^ 徐宁. 保护方言与推广普通话不矛盾 方言代表着一些地方的特色文化和底蕴. 秀洲新闻网——轉自嘉兴日报. 2012-0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6). 
  11. ^ 沈静. 徐志摩的土白诗读起来有点难 90后大多不会说土话 专家建议应让方言回归生活. 南湖晚报. 2012-02-15: 09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12. ^ 苏德龙. 我县推广普通话工作的几点做法. 《语文建设》. 1983, (9) [2020-09-24].  作者單位:山西省稷山县教育局工作人员.
  13. ^ 陈湘. 领导重视是推广普通话的关键. 《语文建设》. 1982, (3).  作者單位: 广东省文字改革委员会工作人员.
  14. ^ 浙江省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条例. 1985-06-13.  全文轉載於浙江省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条例. 杭州市人大官網. 2003-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15. ^ 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主席令第五十二号). 中国中央人民政府. 1986-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9). 
  16. ^ 《浙江省教育厅、浙江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关于开展语言文字规范化示范校创建活动的通知》(浙教语〔2005〕64号). 2005-05-31. 全文轉載於浙教语〔2005〕64号. 浙江省教育厅官網. 2006-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17. ^ 引领示范,服务社会. 金华市教育局官網. 2007-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18. ^ 黄莺. 爸妈都是杭州人 为什么讲杭州话的孩子越来越少了. 新浪浙江——轉自都市快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5). 
  19. ^ 请你评说校园禁讲福州话. 新浪——轉自东南快报. 2004-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23). 
  20. ^ 张钊. 网传冼村小学禁说粤语 校长称禁止所有方言. 南方都市报. 2012-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7). 
  21. ^ 周云. 禁讲方言的学校才该被扣文明分. 新浪——轉自信息时报. 2012-05-15. 
  22. ^ youyou. [讨论] 粤语衰落谁之过?. 湘里妹子. 2003-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6).  最初刊登於金羊網南方網新華網
  23. ^ 张立美. 小学禁讲方言值得提倡. 中新网——轉自合肥晚报. 2012-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6). ; 又投稿於:张立美. 别以文化视角审视小学禁说方言. 华声在线 (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2012-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2). 事实上小学以及幼儿园禁止学生在校园里说方言,并不是一所学校的做法,而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24. ^ 张立美. 高中语文校本课程开发与实施研究. 揚州大學學科教學(語文)碩士論文. 
  25. ^ 张立美. 专科生就业率最高是市场的选择. 《青年教师》. 2016, (7).  作者單位:临沂市蒙阴县高都镇洪沟联小
  26. ^ 让朗读成为校园最美的风景——蒙阴县教体局开展大阅读工程. 蒙阴县教体局. 2020-11-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6). 
  27. ^ 政协委员:保护杭州话及文化. 杭州: 新浪網——轉自都市快报. 2004-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4-13). 
  28. ^ 苏雁. 拯救方言就是拯救地方文化. 光明日报. 2008-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29. ^ 周思源. 杭州方言何需保护. 中华读书报 (光明日報社). 2004-06-23. ,刪節版轉載於杭州方言何需保护.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官網. 2005-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30. ^ 王余露. 东藩幼儿园:我是中国娃,爱说普通话. 萧山日报主辦萧山网. 2019-09-20 [2020-09-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5). 
  31. ^ 我是中国娃 爱说普通话. 丽水市实验幼教集团的百家號. 2019-09-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5). 
  32. ^ 在杭州你还在家讲方言吗?普通话最标准的地方在哪?. 杭州网——轉自都市快报. 2016-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0). 教了十几年小学语文的周老师,他和爱人都是杭州本地人,[...]儿子还在妈妈肚里时,全家就一起讨论过,将来对孩子说什么话?意见一致:说杭州话。[...]儿子3岁读幼儿园之前,都说杭州话。全家人都没有提前教普通话,为此入园前还很担心,专门找老师说:“儿子没说过普通话,只会说杭州话,还请老师多多关照。”谁知道,进园一个月不到,儿子学会了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同时,杭州话一句也不说了。为了引导他说杭州话,周老师[...] 
  33. ^ 张卫中. 专家点评与亮分. 《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 (湖北武漢: 华中师范大学). 2011年4月, (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26).  作者是徐州師範大學文學院教授,該期作文評審。
  34. ^ 史涛. 讲方言的老师. 《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 (湖北武漢: 华中师范大学). 2011年4月, (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6).  作者是江蘇溧阳市光华初级中学學生,毗鄰浙江省界,屬吳語區。
  35. ^ 吴梦婕. 讲方言的老师. 《语文教学与研究(读写天地)》 (湖北武漢: 华中师范大学). 2011年4月, (12) [2020-09-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18).  作者是襄樊市第四中学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