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近代語言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中國各地語言生活

方言電影史 📽

各地民歌/童謠/流行歌♪
西北 ♪
华北·东北 ♪
華東·華中 ♪
東南 ♪
西南 ♪
大陸外 ♪
方言電視史


文學的方言俗語
錄音資源庫
線上方言字典

浙江省近代語言史講述浙江學校和電視裡不同語言的興衰。在推普之前,浙江曾經長期通行吳語。浙江省推廣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的普通話[1]以1985年《浙江省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条例》始。2006年末起,浙江整肅當地母語的電視節目。

學校[编辑]

浙江曾經流行吳語。1987年《中国语言地图集》的吳語的方言分區圖,大致與浙江重合

推普之前[编辑]

「明清時,各地用方言教書是普遍現象。」[2][3]明清時,游走各州縣蒙學(兒童啟蒙學堂)的教書先生,常備該縣的正音字典,協助他以當地母語對學童教學[2](詳見中國地方語言教學)浙江亦不例外。古代直至1980年代末,浙江各市、縣、鎮、村以浙江當地母語教學語言,各鎮的小學生升到了縣城初中,會自然而然學習縣城當地的母語[4]明清時,文言文課文朗誦和教學均以當地母語講授,1955年浙江推普之後,以北方官話為基礎的白話文課文朗誦改以北方方言。[4]

2018年《浙江日報》一名湖州德清縣記者回憶「升到初中时,转学到了(德清縣三桥中学[...]。(不同村的)同学之间交流,常常用德清方言『搭桥』,但久而久之,大家自然而然有了语言切换技能。说绍兴方言的人也会用平阳方言接上话题,说平阳话的也会用几句苏北话聊聊天。[...]当然,在课堂上大家常常会用德清式的普通话朗诵课文[...]出了村,上集市,或进了中学,必须讲德清方言,否则就难以与他人交流。」[4]

推普後[编辑]

1955年全国文字改革会议教育部长张奚若(陝西人)提出「教普通话是一个严肃的政治任务……学普通话也是一个严肃的政治任务,我们希望学的人都能认识到这一点。」[5]1985年6月13日,浙江省六屆人大通過《浙江省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条例》,规定「学校应推广使用普通话」。[6]

學校標語將「說普通話」和「用文明語」並列,標語旁的男女是否用「文明語」交談,不得而知

2000年10月第九屆全國人大通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全國雷厲風行推普,2003年起各省傳媒陸續反映學生不會當地母語的現像。[7]浙江學校同學之間交流,也約於2003年達致由吳語變為普通話的臨界。2004年2月杭州市政协委員毛海涛在政协提案「中小學生在家裡與父母溝通、在校外和同學交往時,用杭州話交流」[8][9]。但在校園推普政策下,官方機關報轉載了幾份對該杭州市政协提案的批抨。2004年6月周思源教授撰《杭州方言何需保护》提出「保护语言决不等于保护方言,汉语要保护,但是方言不必保护」反駁(註:在此周思源將漢語等同了以北方話為基礎的普通話),獲教育部轉載[10]。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2004年提出构建和谐社会後,吳語被指責導致學校的外地生「不和諧」,例如2005年春,殷作炎教授撰文「普通话在杭州中小学并没有成为普遍的校园语言,不少外来人口都受困于听不懂杭州话,杭州方言类电视节目的增多会显出城市的小家子气,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发展。」[11]

北方话为基础方言的普通話[1]在浙江校園被推上強勢,是2005年3月31日浙江省教育厅浙江省語委聯合下文「創建语言文字规范化示范校[12],浙江学校紛紛成立“推普协会”。[13]自此普通話在校園壓倒吳語

電視[编辑]

推普之前[编辑]

自2004年1月杭州电视台杭州話戲說新聞」欄目《阿六头说新闻》大熱,2004-2005年浙江各市冒起十餘檔「戲說」新聞、社會民生情景短劇方言節目[註 1]。浙江省語委2005年4月座談會批評此現象。[11]浙江省宣传部副部长、省语委副主任高海浩山東人)認為吳語節目朝「戏说新闻」发展是低俗的,指「媒体要从发展先进文化的高度来看推广普通话的重要性」。[11]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2004年提出构建和谐社会後,遠至山東省委機關期刊也有批評浙江吳語電視节目的呼聲,指責它阻礙本地人和外地人一起構建和諧社會[21]殷作炎教授指「不少外来人口都受困于听不懂杭州话,杭州方言类电视节目的增多会显出城市的小家子气,也不利于社会的和谐发展。”[11]

推普後[编辑]

2006年12月25日,浙江頒《省政府令第228号》規定「新闻媒体用语[...]应当以普通话为基本用语」、第十二条「广播电视播音确需使用方言的,应当报经国家或者省广播电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批准,并在规定时间内播放」,[22][23]具體執行為「黄金时间晚上7点到9点电视台不得播出方言类节目」[23],引起輿論。新华社浙江分社對此發起網上投票,499投票者認為合理與不合理各佔41%。[24]

普通话滲透率[编辑]

2004年调查浙江省內五個「理論上」普通話應該常用的行業[註 2]共3,376人,基本使用普通话的市有:台州(44.78%)、温州(25.67%)、宁波(21.19%)、绍兴(19.32%)、杭州(19.23%)、湖州(18.70%)。[25]

例如嘉興市,2016年7月訪問67個「少年」(年齡段不詳),50.7%與父母交談僅用普通話,33.4%雜用普通話與嘉興話,11.9%僅用嘉興話[26]

普通話母語人口[编辑]

國家語委在1999至2001年的第一次全國語言調查,南方方言区各省(含浙江)都有>93%先学當地方言而不是以北方话为基础方言的普通話[27]時過景遷,至2012年調查金華市市郊曹宅鎮,44名高一高二學生(約1995-96年出生)的回答是41%先學會普通話、45%先學會家鄉方言;而94名小四小五學生(約2001-02年出生)的回答是67%先學會普通話、30%先學會家鄉方言。[28]

相關條目[编辑]

腳註[编辑]

  1. ^ 冒起的浙江方言節目有:杭州电视台西湖明珠频道阿六头说新闻》(2004年1月1日—?[14])、浙江影视文化频道本塘第一剧》(2006年1月1日-2009年7月)[15]杭州电视台生活频道《我和你说》(2004年4月26日—?)[16]浙江電視台錢江都市頻道我愛杭州佬》(2003年-2008年10月28日[17])、嘉興廣播電視總台文化影视频道《今朝多看点》(?-?)[18]、宁波《来发讲啥西》(2005年2月1日-?)[18]舟山經濟衛視講撥儂聽》(?–?)、绍兴電視台师爷说新闻》(2005年1月-?)[18]、温州《百晓讲新闻》(2004年6月1日-?)[18][19]金华經濟生活頻道二十分可乐》(2006年1月8日-?)[20][18]
  2. ^ 調查的3,376人分四類,包括临柜服务人员——银行、铁路、邮电、公安等1098人(33%)、師範院校學生922人(27%)、教师853人(25%、公务员270人(8%)、广播电視人員211人(6%)。調查的3,376人分布在杭州(37%)、宁波(18%)、台州(15%)、湖州(8%)、绍兴(6%)等。[25]

引用來源[编辑]

  1. ^ 1.0 1.1 周恩来. 国务院关于推广普通话的指示(1956年2月6日).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1956-02-05 [2005-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12-10).  又摘錄於袁钟瑞. 《话说推普》[话题六] 新中国的推广普通话工作. 中國語言文字網.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 2008-03-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1-13). 
  2. ^ 2.0 2.1 江巧珍; 孫承平. 徽语区方言的特点与成因初探. 《黄山学院学报》. 2003年11月, (4): 50-53.  原文引錄:「明清時,各地用方言教書是普遍現象。」
  3. ^ 基达. 普通话要继续推广. 《语文建设》. 1963, (9).  原文引錄:「過去方言區的學校一般都是用方言教學的」
  4. ^ 4.0 4.1 4.2 記者不詳. 你能听懂几种方言. 浙江日报. 2018年04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7).  又轉載於你能听懂几种方言. 德清新闻网. 2018-04-10. 
  5. ^ 教育部长张奚若,《大力推广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報告,全国文字改革会议,1955年10月19日。刊於大力推广以北京语音为标准音的普通话. 人民日报. 1955年11月1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05). 
  6. ^ 浙江省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条例. 1985年6月13日.  全文轉載於浙江省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条例. 杭州市人大官網. 2003-1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7. ^ 2003年10月《粵語衰落誰之過》
  8. ^ 政协委员:保护杭州话及文化. 杭州: 新浪網(轉自都市快报). 2004年02月2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4-13). 
  9. ^ 苏雁. 拯救方言就是拯救地方文化. 中共中央機關報光明日报. 2008-1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10. ^ 周思源. 杭州方言何需保护. 中共中央機關報中华读书报》. 2004年6月23日. ,刪節版公開於杭州方言何需保护.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官網. 2005-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全文轉載於杭州方言为什么带有北方味. 百度知道. 2013-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11. ^ 11.0 11.1 11.2 11.3 標題不詳. 《浙江日报》. 2005-04-07.  轉載至方言类节目引出的争议.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官網. 2005-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3). 
  12. ^ 《浙江省教育厅、浙江省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关于开展语言文字规范化示范校创建活动的通知》(浙教语〔2005〕64号). 2005-05-31. 全文轉載於浙教语〔2005〕64号. 浙江省教育厅官網. 2006-1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13. ^ 引领示范,服务社会. 金华市教育局官網. 2007-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14. ^ 在杭州你可能没听过“小热昏”,但一定知道《阿六头说新闻》. 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3). 
  15. ^ 陆琴芳. 地方电视台情景剧的生存状态—以《本塘第一剧》 为例. 《青年记者》. 2010. 
  16. ^ 李安娜. 民生节目品牌的塑造与提升策略——以《我和你说》为例. 《传媒评论》. 2016, (6). 
  17. ^ 庄小蕾. 钱江频道品牌栏目纷纷“换血”, 我爱杭州佬告别观众. 今日早報. 2008年10月2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3). 
  18. ^ 18.0 18.1 18.2 18.3 18.4 电视方言节目火爆浙江各地 方言名嘴争说新闻. 钱江晚报 . 2006-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3). 
  19. ^ 罗昕,陶丽. 方言电视节目《师爷说新闻》的现状及发展趋势. 《新闻知识》. 2012, (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3). 
  20. ^ 陈建平. 电视娱乐节目与地域文化——以金华电视台《二十分可乐》为例. 《当代电视》 (5). 2010. 
  21. ^ 张涛(浙江《麗水日報》記者). 适度控制方言节目彰显和谐理念. 《青年记者》 (大眾報業集團-山東省委主管). 2007, (7). 
  22. ^ 浙江省政府办公厅. 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省政府令第228号). 浙江省人民政府政府信息公开. 2007-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23. ^ 23.0 23.1 朱小红. 4月1日起浙江规范语言文字,晚上7点-9点电视台不允许播方言类节目. 新华社浙江分社主办浙江都市网. 2007年03月1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24. ^ 在浙江省语委、语言文字专家及相关单位举行座谈会,探讨4月1日起正式施行的《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今后,黄金时间晚上7点到9点,电视台不得播出方言类节目,在播出的方言类节目中,应当加上汉字字幕,对这项规定你觉得合理吗?. 新华社浙江分社主办浙江都市网. 2007年.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25. ^ 25.0 25.1 张绪培、王新敏、屠国平、钱华、刘群、毛力群、朱丹. 浙江省推普现状及对策研究. 廣東珠海第二届全国普通话水平测试学术研讨会. 2004年12月.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21). . 收錄於国家语委普通话培训测试中心 (编). 《第二届全国普通话水平测试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商务印书馆. 2006年11月. 
  26. ^ 徐冰如. 嘉兴语言使用情况调查. 《文教资料》. 2017, (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02). 
  27. ^ 佟乐泉 (编). 中国语言生活绿皮书B002号《中国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资料》. 语文出版社. 2006年12月(調查日期為1999年9月至2001年12月): 表01至表30.  绿皮书統一由國家語委發布.
  28. ^ 黄晓东. 浙江金华农村中小学生语言使用现状及影响因素. 《中国社会语言学》. 201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