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赣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浙赣会战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浙贛戰役
中國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Soldiers Zhejiang Campaign 1942.jpg

1942年5月30日的浙贛戰役中,一名日本士兵正使用八九式擲彈筒攻擊
日期1942年5月 - 9月
地点
浙贛鐵路(杭州-株洲)杭州南昌段沿線
结果 日軍勝利
参战方
中華民國國軍 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
第3戰區部隊
第9戰區部隊
大日本帝国 日本陸軍
第11軍
第13軍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華民國國軍 顧祝同

中華民國國軍 黄百韬
大日本帝国 畑俊六
兵力
第3戰區 : 4個集團軍另4個軍和1個師
第9戰區3個軍
共約300,000人
第11軍 : 2個師團、4個支隊和1個獨立飛行隊
第13軍: 5個師團、4個獨立混成旅團、1個支隊(相當於2個步兵營)和1個飛行團
伤亡与损失
傷亡70,000餘人 傷亡36,000人

浙赣战役中國抗日戰爭中期的大型戰役之一,地點是在中國浙江江西二省,起始時間為1942年5月中旬。6月14日,日軍攻陷浙贛鐵路全線取得胜利,7月國民革命軍部分反撲,戰役結束後除了金華義烏兩地之外,浙贛線恢復發起日之前僵持態勢。

背景与作战计划[编辑]

1942年4月18日,日本本土遭美軍空襲杜立特率领美国特别飞行中队16架B25中型轰炸机从第16特混舰队护航的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轰炸了日本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地后,飞至中国浙江的衢州等地机场迫降,64位機組員大多被當地居民救回,但仍有8位遭日軍逮捕。

日軍大本營为防止中、美空军利用中国浙江一带的机场对日本本土实施“穿梭式轰炸”,杜立德空襲後3日,4月21日軍大本營要求中國派遣軍制定足以解決浙江境內接應轰炸作战的前线机场群的作戰計畫,代號せ号作戦。中國派遣軍从駐上海第13軍、駐漢口第11軍集結約40個步兵大隊、16個炮兵大隊摧毀浙江省、福建省沿海包括在衢州玉山麗水等地的空军前进機場,並有效的清除該地國民革命軍第三战区有生力量。4月30日,大本营下达了“大陆命”第621号命令:“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应尽快开始作战,主要是击溃浙江省方面之敌,摧毁其主要航空基地,粉碎敌利用该地区轰炸帝国本土之企图”“以第13军的主力和从第11军及华北方面军抽调的部分部队组成,以40余个步兵大队为骨干。” 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官畑俊六和第13军司令官泽田茂认为大本营的作战企图及兵力部署导致破坏机场后再撤回来,机场很快即可修复利用,而且仅以击溃敌军为目的太消极,决定改变作战目的及部署,增大使用兵力,扩大作战规模“以歼灭第三战区之敌为主要目的,占领飞行基地为次要目的”“以约80余个步兵大队为骨干”,以第13军使用58个大队“从杭州方面向东部第三战区进攻”,以第11军使用27个大队“攻击西部第三战区军,以策应第13军”。虽然中国派遣军没有足以固守预定占领区的兵力,但为了使该地区的机场群不再为中国空军使用,要固守新占领的金华地区“并在该地附近部署部分打击兵力,以便随时可以发动新的进攻”。又由于“作战地区并不仅限于浙江省,远至江西省,甚至企图打通浙赣线,作战名称也从原定的‘浙江作战’改为‘浙赣作战’”。

第一阶段,预计为半个月,即攻占到衢州以东的龙游镇一带地区时,部队暂停,以调整战线、进行短时间的休整、作进攻衢州的准备。 第二阶段,仍预计为半个月,即攻占衢州和第3战区的所在地的上饶。第三阶段,最后打通浙、赣线并攻占丽水、温州,预计时间为一周。然后即以各种手段,彻底破坏上述地区内的机场;拆除、运回浙赣铁路的钢轨与设备;听令撤回至原驻地。

1942年4月下旬,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第九战区调出第七十四军王耀武)、第二十六军丁治磐)两个主力军及预备第5师(曾戛初,1939年1月由鄱阳湖警备司令部改编)加强第三战区作为其机动部队。该战区辖4个集团军,11个军,35个师。

第三战区制订了在金华地区与日军决战的保卫金、兰、衢的作战指导方案:以最小限度的兵力,配置于浙赣路西段进行持久抵抗;集中主力于浙赣路东段,利用既设阵地、持久抵抗,并竭力袭扰敌军后方,迟滞牵制敌人,特别在金华、兰溪,要预筑坚固阵地竭力抵抗。5月17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复电,不同意第三战区在金华地区决战的方针,指示应在衢州地区决战。复电说:“务将王耀武军(第74军)、丁治磐军(第26军)、王铁汉军(第49军)三军集结衢州附近,切勿控置于金、兰一带被敌逐次消耗。我军方针决在衢州附近决战,不可变更。”

6月中旬华北方面军又将2个大队(驻德州第41师团的步兵第237联队第2大队;步兵第238联队第2大队,合组成由237联队长奈良正彦指挥的奈良支队。)增调给第13军,总计使用兵力达87个大队,约为大本营原定方案的两倍。

会战经过[编辑]

1942年5月11日驻上海的日军第13军在杭州开设了指挥所。5月14日至15日夜,日军第13军第一线部队东起奉化、西至富阳约150公里的正面向金华发起多路分进合击。航空兵直接支援战场进行攻击、轰炸,掩护其地面部队向前进攻,并侦察第三战区的部队调动和撤退情况。 

各路日军的进攻遭到第三战区一线守军暂九军冯圣法、第八十八军何绍周和预5师等部队不同程度的节节抵抗,至5月17日分别进至大市聚、长乐、诸暨以东、以西和新登附近地区。第13军侦知在安华街、长乐、义乌间集结有第三战区有力兵团,判断第三战区的企图为守卫金华和兰溪,遂决定将进攻重点仍保持在左翼,一举捕捉并歼灭安华、长乐、义乌附近的中国军队,5月18日凌晨1时下达了甲第73号作战命令。

5月18日,日本陆军参谋次长田边盛武中将从东京飞抵杭州了解战况,指示第13军本作战结束后,须确保金华以东的占领地区、本作战最希望获得的物资是萤石和铁道器材。同日,第13军指挥所由杭州前移至刚被占领的诸暨。18日中午第13军侦知暂九军等开始向东阳东南地区撤退,于58日17时补充指示第15师团、第70师团、河野旅团向金华以东地区追击,令第22师团进出武义东北,切断守军退路。

5月19日中国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从南京飞抵杭州了解战况、视察战场。第13军参谋长唐川安夫报告了中国部队有很大一部分由义乌、东阳南撤,越出了第70师团和22师团的迂回包围圈的情况。畑俊六指示此次作战,已失去了围歼对方大兵团的机会。

5月19日蒋介石给第三战区的作战指示:(一)日军在攻占金华、兰溪作现地整顿、补充之后,将继续向衢州进攻。(二)为了遮断日军的后方,应在新安江两侧山地,诸暨、衢州铁路两侧的敌后,分别集中一定数量的部队,从若干地区攻击日军的后续部队并力求全歼。作战方法,可采用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驻我打的游击活动,在广大范围内不断地打击敌人。此外,对富春江上的栈桥及日军的船舶。应集中一定的炮兵部队进行破坏和打击。据此,第三战区将暂编第九军、第八十八军、第二十八军的一部,部署在金华、兰溪地区与富春江一线,阻止日军;其余部队为保存军力避免决战,已向龙游以西后退,在衢州一带集中,以保卫衢州、玉山要地。向浙赣铁路两侧山地退避的部队应在日军后方游击、袭扰作战。

5月21日,小薗江邦雄混成旅团由山西大同到达杭州,并开向诸暨。

第二十八軍第192師沿新安江阻擊敵人,堅守壽昌第二十一軍第146師在大小長山與敵進行激烈戰鬥。

金华、兰溪防守作战[编辑]

5月24日,第10集团军王敬久判断当面日军将以主力由岭下朱、孝顺、曹宅及浦江、兰溪大道进攻金、兰,另各以有力部队从武义、汤溪大道及兰江以西地区直趋汤溪、龙游,企图切断金、兰后方联络线,当即令在长乐、东阳附近的暂九军,在安华、义乌及浦江各既设阵地的第八十八军分别向东(阳)永(康)公路两侧和金华以北地区转进,预5师从兰溪、芝厦南北抵抗线向建德东南转进。第40师方日英兼程由更楼镇(今建德新安江西南)开龙游、湖镇间地区,统一指挥暂13师在汤溪、龙游一带占领阵地,对东警戒。新30师由第10集团军直接掌握。第88军速派有力部队占领金华江北岸,掩护金、兰后方。此时第79师段霖茂、第63师赵锡田已归第88军统一指挥,该军军长何绍周已抵金华北山指挥。集团军总部亦移到龙游三叠岩。日军各部队到达金华、兰溪外围地区,形成三面包围的态势:

  • 第70师团由永康转向西北,进至孝顺以西地区
  • 第22师团于21日占东阳,22日占永康,后向西转进至武义西北,迂回金华以西后方。5月24日领武义至金华的公路。25日,日军第22师团进至古方,26日逼近汤溪,与第40师、暂13师展开激战
  • 河野旅团进至金华东南
  • 第15师团于22日占孝顺,后进至孝顺以西地区
  • 第116师团5月23日南渡新安江向兰溪、金华接近。攻占寿昌后与第32师团并列继续南下。26日,其先头部队已进到衢江北岸的航埠附近。第40师及暂第13师被迫向龙游转进,经苦战,龙游被日军攻陷,金、兰后方已受到严重威胁。第10集团军已令第40师转至大洲镇防守,暂13师转至灵山镇防守,掩护集团军右翼安全。
  • 小菌江旅团:在第22师团后跟进,已进至武义附近。

当日第13军发现金华城内有大火,又根据飞行队及各部队的报告,判断金华附近守军已开始撤退。为迫使其进行决战,第13军决定将进攻重点移至右翼,以一部兵力进攻金、兰,以主力向衢州追击。

防守金华的王敬久第10集团军第79师,防守兰溪的第63师在前沿及外围设置了多处布雷区。第70师团由野副昌德少将的第61旅团4个步兵大队从东阳江北岸逼近金华城:

  • 独立步兵第102大队,进至金华以北的双龙、马馆,遮断金华至兰溪的公路和铁路交通,以阻止守军的增援部队;
  • 独立步兵第104大队,由金华城北迂回至城西,进攻西门;
  • 独立步兵第103大队迸攻金华北门;
  • 独立步兵第105大队进攻金华东门。

从5月25日傍晚第79师在金华城内外与第61旅团激战3天3夜。5月28日北路第32师团至寿昌西南的航头、志棠,第116师团到达寿昌东南的唐村、诸葛;南路第22师团已于5月27日进至龙游。5月28日拂晓前第79师奉令与兰溪守军撤离,5月28日6时30分金华城被第70师团第61旅团进占。第70师团奉命担任金华、兰溪及铁路沿线诸暨等地的守备作战。  

从6月25日开始,防守兰溪的第63师与在城东北的第21师协同抗击第15师团的进攻。5月28日10时45分第15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在兰溪城北约3华里的三叉路口处观察情况时进入地雷区被炸成重伤,随即死亡。是日本明治维新建立新式陆军后,第一个在战场上阵亡的陆军师团长。6月2日山内正文中将接任第22师团师团长。该师团的兵器部长宫下、兽医部长佐野、兽医部员佐山等多人也陆续触雷伤亡。5月28日第15师团进占兰溪。

5月29日日軍攻陷壽昌等地,沿鐵路西進,其他單位亦開往龍遊及其以南地區,逐漸完成進攻衢州的準備。

江西方向作战[编辑]

5月31日,日軍第11军從南昌渡過撫河,進攻中國東南,與進攻衢州東西呼應,企圖打通浙贛鐵路線。

衢州作战[编辑]

為免主力部隊作不必要的損耗,中方變更部署,避免與日軍在衢州附近決戰。6月3日,中方主力撤離鐵路正面至南側山地,準備在日軍沿鐵路突進時分斷截擊;第八十六軍則守備衢州,與日軍展開激烈的攻防戰,後於6月6日突出重圍。第三战区派预备第5师在富春江北岸独立作战,阻敌前进,并掩护大军撤离。战区总司令部的命令是:预备第5师必须死守建德三天,若擅自撤退,按军法惩办;因司令长官部、总司令部在转移中,三天内不联系。

6月7日至16日,一直西進的日軍攻克玉山廣豐上饒貴溪,並於7月1日在橫峰與進攻東南的部隊會合。之后,转为对机场、铁路的破坏和对战略物资的掠夺。日军由于战线长兵力分散,处处遭到中国军队的反击,于8月中旬开始在浙赣战线缩短防线。至8月底,浙赣西段之日军全部撤回原防,浙江地区日军撤至新登兰溪金华东阳奉化之线,战役遂告结束,國民政府在浙赣两省的机场被彻底破坏。

中方在富春江東岸及浙南地區展開遊擊戰,不斷襲擊牽制日軍,主力撤回金華和撫河西岸等地區。在撤退過程中,中日雙方於常山華埠仙霞嶺交戰。中方最後在日軍遭受損失,退回金華、蘭溪一角之地時,駐守撫河東岸而與敵對峙。中方估計共有250,000平民死亡。[1]

相較起其它中國戰場戰役,本次戰役出現特殊狀況,非戰鬥人員遭大規模殺戮現象;起因於日軍為了報復當地軍民協助美軍,731部隊在戰役中有計畫性的散播霍亂傷寒腺鼠疫痢疾病原體[2]。但731部隊在這場大規模生化戰實踐過程中並不成功,雖然有效對當地軍民實施生化屠殺,友軍卻也遭池魚之殃;後世統計日軍約有1700人死於生化攻擊[3][4]、超過1萬日軍出現戰病案例[5],導致日軍雖然在戰術上成功,但戰果上卻出現與既往有異之傷亡比。主導這次大規模生化攻擊的石井四郎在1942年8月1日遭撤換。           

结果及影响[编辑]

日軍摧毀國軍衢州等機場,並破壞交通網、拆除鐵路、奪取軍用物資,達成其戰爭目的,另奪占礦產豐富之金華。惟就整體局勢來說,此一作戰對日本原有意發動的四川作戰產生牽制,日軍失去全面進攻四川之時機,又此戰之後,日本清鄉工作擴大,對其戰力造成負面影響。[6]

日军战史记载伤亡1.7万人,基本达到了“没收与破坏铁路设施和器材以及其他培养战力的各种军事、政治、经济设施和资材”、抢掠物资,并掳劫青壮年等“以战养战”的目的。

附錄[编辑]

  1. ^ PBS Perilous Flight. [2010-0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9). 
  2. ^ Yuki Tanaka, Hidden Horrors, Westviewpres, 1996, p.138
  3. ^ Chevrier & Chomiczewski & Garrigue 2004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 19.
  4. ^ Croddy & Wirtz 2005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p. 171.
  5. ^ 生物戦研究から距離を置いた石井将軍の山西勤務. [2016-09-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0-02). 
  6. ^ 何智霖、蘇聖雄. 〈中期重要戰役〉. 《中國抗日戰爭史新編》. 2015年: 260. 外部連結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