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布吕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海因里希·布吕宁

海因里希·阿洛伊修斯·馬利亞·以利沙伯·布呂寧(德語:Heinrich Aloysius Maria Elisabeth Brüning, 1885年11月26日 ‐ 1970年3月30日),為德國政治家。在威瑪共和國末期的1930年到1932年間擔任總理

生平[编辑]

學者[编辑]

布呂寧的父親為保守的天主教徒,經營製醋工廠及販售紅酒來維持生記,在其1歲時去世。那之後便由其兄長來撫養他,這對他造成了莫大的影響。在故郷明斯特文理中學畢業後,進入慕尼黑大學法學系就讀。1906年,轉至德意志帝國下的史特拉斯堡(現在的法國領土)大學,並專攻哲學史學德文。1911年,高級教師資格考試合格,至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進修經濟學。1913年,僅兩年便取得經濟學博士學位並回到德國波昂

畢業的同時志願入軍,官拜少尉並編入機槍部隊,參與第一次世界大戰。1918年,因德國十一月革命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他也隨之退役。復員後以博士學位轉入研究、教育的道路。1919年,作為天主教派的政治家卡爾·索恩夏因的支持者,從事復員軍人的就學、就職的支援活動。1920年,擔任德國勞動組合聯盟 (DGB) 會長,也就是普魯士邦福利部長亞當·希斯加爾德的個人秘書,就任DGB事務局長。

年輕總理[编辑]

1924年,初次當選國會議員,就任中央黨議員團的財政政策發言人。1925年,提出限制所得税在12億國家馬克的「布呂寧法」。他本身是自制且禁慾的人物,此外再加上他的專業知識,使他的聲望相當崇高。1929年,就任中央黨議員領袖。當時德國因楊格計劃而必須對國內增稅,實行緊縮性財政政策時,也表示支持,這前後連貫的政策引起了當時的德國聯邦大總統興登堡的注意。

第一次組建的布呂寧内閣。(1930年3月31日)

為了尋找接替德國社會民主黨(社民黨)的赫爾曼·穆勒總理的人選,興登堡總統的顧問,庫爾特·馮·施萊謝爾勸說他考慮布呂寧作為人選。正在摸索大聯合政府興登堡總統不喜社民黨加入其中,因此布呂寧找上了與其對立的德國人民黨,邀請加入聯合政府。1930年3月28日,興登堡總統正式對布呂寧作出組閣的指示,由於之前便完成了各政黨間的談判,因此組閣速度超乎尋常,僅在幾天後的4月1日便完成。加入該聯合政府的政黨除了有中央黨外,還有德國國家黨、德國人民黨、經濟黨,以及德國國家人民黨的一部份。布呂寧就任總理時年紀僅44歲,為當時德國史上第二年輕的總理。布呂寧建立了一個強力且對抗議會的半獨裁政權,並期待該政權能進一步反對馬克斯主義

混亂[编辑]

新成立的内閣最初的課題便是經濟大恐慌造成的經濟衰退。楊格計劃延緩德國支付賠款但同時要求穩定通貨,因此在1930年6月,財政部長提出進一步的削減支出法案,該案由於社民黨興登堡與布呂寧的猜疑而反對,因而未獲半數。遭到國會否決。1930年7月18日,該法案在社民黨德國共產黨納粹黨與德國國家人民黨反對下,再度以微弱優勢否決了該法案。布呂寧援引威瑪憲法第48條,試圖使法案不經國會通過,以否決國會多數的決定。1930年9月14日,國會大選開始,但此次情勢則大幅轉變,布呂寧原先預期無黨派候選人將大幅當選,但結果是納粹黨與共產黨的崛起,德國的政治結構轉變為右派和左派的兩極化。除此之外,納粹黨躍升為國會第二大黨,也引起國外投資者的不安,經濟絲毫沒有起色。

布呂寧難以正常的召開國會,因為有62個以上的法案是經由緊急立法而通過,而納粹黨與共產黨皆提出法案無效的動議。後在社民黨的幫助下,布呂寧才得以排除兩黨的動議順利召開國會。社民黨之所以幫助布呂寧,有對抗納粹黨及共產黨的意圖,但除此之外,也是因布呂寧與社民黨達成妥協並仰賴其持續政權的緣故。因此引起興登堡總統對布呂寧的不滿。

為了挽救經濟,布呂寧施行一系列的緊急法規,並實行緊縮性財政與通貨緊縮政策,更進一步增加新税、降低工資來誘使德國提高出口。但因各國也施行相同的政策且以關稅保護自國產業,而未能收到成效。

辭職[编辑]

興登堡的競選活動上演講的布呂寧

1931年,德國與奧地利結成關稅同盟,害怕兩國合併的法國強力反對,並禁止國內銀行貸款給德國或奧地利,德國銀行因此陷入困境。同年6月,為了報復法國的資金禁令,布呂寧發出了正式的公開聲明,表示德國已沒有能力賠償,所以將不再繼續支付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爭賠款。因此一聲明,德國的經濟評價迅速下滑,進而導致全國範圍的信用危機,但法國的經濟同樣受到莫大的影響。同時,針對傷殘士兵與失業者的緊急法令開始反彈,各城市都出現共產黨發起的示威遊行。為了和緩這一連串事態,當時的美國總統赫伯特·胡佛提出各國政府間的債務、賠償及戰爭債務均延期一年償付,此既為胡佛的《延債宣言》(Hoover Moratorium)。但是德國的投資依舊不見起色,失業者更高達600萬人,大銀行在此困境下甚至被迫關閉了幾天。

結果與布呂寧的預測不同,此次成功緩和了支付賠款的義務,但也將德國搞得一團糟,興登堡總統再次對布呂寧感到不滿。1932年4月,興登堡納粹黨阿道夫·希特勒角逐聯邦大總統。此次興登堡借助他所厭惡的天主教徒(中央黨)與社會主義者 (社民黨) 才得以險勝,這令興登堡開始向右派傾斜。向來支持禁止納粹的衝鋒隊威廉·格勒納,也是當時德國的國防部長兼內政部長的他,便在其副手庫爾特·馮·施萊謝爾的要求下,辭去國防部長一職,也因此布呂寧內閣開始陷入困境。

接著,德國的經濟衰退依然沒有起色,但與論開始被「農耕社會」的氛圍所支配。為呼應此一與論,布呂寧提出緊急立法,將德國東部的農地分配給失業者。該法案可有效活用地主的土地,但內閣遭到地主佔大多數的容克階層的激烈攻擊,本身就是德國東部的莊園主的興登堡甚至拒絕在該法案上署名。布呂寧在國會演說時發表「成功就僅在100公尺後」如此強硬的說法,但在隨後的5月30日,便提出辭呈。經過異常簡單的退休儀式後,憔悴的布呂寧開始住院療養。單身的他並沒有在總理官邸以外的家。興登堡要求他擔任下任外交部長,布呂寧則表示他無法承擔外交責任予以拒絕。

餘生[编辑]

退休的布呂寧考慮到納粹取得政權的危險性,故而反對中央黨納粹黨合作。1933年1月,德國總統興登堡任命希特勒為德國總理,因此納粹成功取得政權。1933年3月,在德國此次的國會大選中,布呂寧當選國會議員,但是此時國會提出了惡名昭彰的德國1933年授權法。布呂寧反對該法案,但為避免中央黨議員分裂,不得已只能夠贊成。受布呂寧影響,也有為數眾多的議員轉而贊成,從而使得該法案通過。中央黨黨魁路德維希·卡斯,趁著至梵蒂岡締結政教條約的機會,尋求且成功得到梵蒂岡的政治庇護。1933年5月6日,布呂寧就任為中央黨黨魁,同年7月中央黨自主解散。

1934年5月,布呂寧得知他成為納粹的肅清對象,為避免慘遭殺害而離開德國。布呂寧經由瑞士輾轉抵達美國,並在哈佛大學得到了教授職務。在美國時極力避免談及有關希特勒或納粹的的言論,甚至避免接觸逃亡到美國的德國人。另一方,仍舊留在德國的施萊謝爾,於1934年6月30日的長刀之夜當晚遭到殺害。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1952年,返回西德,在科隆大學教導政治學,不滿當時的西德總理康拉德·艾德諾的同盟政策。同時親自執筆書寫自1954年從美國歸國到1970年死亡前的回憶錄。逝世後埋葬在故鄉明斯特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