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江高峰塔倒塌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淡江高峰塔倒塌事件
Highland Towers 2008.JPG
高峰塔B座、C座公寓,與倒塌的A座公寓結構類似 (2012)
日期 1993年12月11日,​23年前​(1993-12-11
时间 下午1时35分(马来西亚标准时间,周六)
地点  马来西亚 雪蘭莪淡江英语Ulu KlangTaman Hillview英语Taman Hillview高峰塔
原因 長達兩星期降雨導致山崩
死亡 48,其中一人為到院死亡

淡江高峰塔倒塌事件,发生于1993年12月11日,位于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安邦的淡江地区(Ulu Klang)发生土崩,造成该区的一处集合住宅大楼楼盘淡江高峰塔(Highland Towers)A座公寓于下午1时35分倒塌,共计48人死亡,仅3人被救出。为发生在东南亚地区死亡人数最多的民用住宅自行倒塌事故。该事故亦导致高峰塔B座、C座公寓被列为危楼,并迫使两栋楼约73户业主撤离。[1] 截止2016年,该两栋楼仍矗立在原处,但已无人居住,且楼宇已面目全非。

建筑历史[编辑]

曾是淡江地区地标的淡江高峰塔公寓,位于吉隆坡东北部的雪兰莪州安邦。该楼盘共有3栋建筑,楼高15层,于1977年至1981年间落成。建成后是当时该地区海拔位置最高的建筑物。[2]

在每栋楼中有3层是公用楼层,分别是LG(停车场,严格来说不是建在地下,因此未当地下室考虑)、G楼(大堂)以及「Tangki」(顶楼天台)。其余的12层都用作私人住宅。其中1楼至11楼每层4个单位,12楼只有2个单位,3栋楼合计共138户业主。这些单位的建筑面积都在2000平方米左右,售价约30万令吉,属于高价的豪华公寓。[2][3]也正因为如此,居住在此地的人大多非富即贵。在1990年代,更一度成为许多有钱人士私藏情妇的首选之地。

同时,淡江高峰塔内还有羽球场、游泳池,甚至连各个单位都附带有地毯、吧台等设施。[2][4]在80年代马来西亚经济刚刚起步的年头,高峰塔算得上是马来西亚最高档的住宅之一。也是淡江地区为数不多的10层以上的建筑物(因该地区多是洋房)。

倒塌经过[编辑]

土崩的形成[编辑]

约在1991年,雪兰莪州政府决定开发淡江地区,尤其是高峰塔后面的山区,作为都市发展计划的一部分。此项举动导致斜坡上大量的树木被砍伐,使土壤直接暴露在空气与雨水中。经过雨水的冲刷,使其堆积在高峰塔护土墙后,为后来的土崩埋下祸根。

另外,淡江地区的土质松软,不适宜建造10层以上的大型建筑,可开放商不仅对此置之不理,甚至为了让大楼适应土质而把地基打浅。造成土崩发生时地基无法抵挡泥土的冲刷,造成大楼坍塌。

造成土崩形成的另外一个原因是附近东河(East Creek)的开发计划。东河原本流经这个楼盘的A、B两栋之间,但为了公寓的建设,开发商加建了排水系统,将东河改为流经楼盘的东面。约在1991年前后,因山上的开发,导致雨水携带沙土全部涌进了新建的排水系统,造成在1992年,排水管道破裂。雨水于是全部渗透进土壤中,使原本就已经松软的土质变得更加脆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淡江高峰塔实际上已经处于泥浆之上。

倒塌前后[编辑]

1993年11月,马来西亚经历了一次严重的降水过程。11月多是马来半岛地区的雨季,因此大范围降水并不罕见。

1993年12月左右,因长时间大雨,导致高峰塔山上的泥土不断地被冲刷,堆积,最终在倒塌前一星期,护土墙被冲垮,自此高峰塔开始出现水流倒灌的现象。不仅如此,大量的沙土摧残着高峰塔原本就不稳固的地基,造成A栋大楼墙体开始出现裂缝。[5]

12月11日,大量的泥土不断冲击着A座大楼的地基。在当时预估有接近10万平方米的泥浆撞向A座大楼,相当于200架波音747客机的总重量。这些泥浆让A座大楼的地基不堪重负。最终在下午1时35分,A栋大楼的地基被完全毁坏,大楼下陷,并在5分钟内倒塌。导致尚处该大楼的53名住户被困废墟中。

遇难者名单[编辑]

共计有48人在此次事故中死亡。也有报道说死亡人数超过55人。遇难者当中有12名外国人(1名英国人、1名日本人、2名印度人、2名韩国人、3名印尼人和3名菲律宾人)。

罹難者包括前副首相慕沙希淡的兒子卡羅斯拉昔和媳婦羅茲塔。[6]

遇难者名单如下:

  • Rohana Bano Mushtak Ahmad, 29
  • Kak Ton Consist, 17
  • Nursyafiq Bin Nordin, 22
  • Muhammad Amir Faiz Bin Mohd Nazri, 22
  • Mohammad Adam, 6 months
  • Carlos Abdul Rashid and his wife, Rosina Datuk Abu Bakar.
  • Korean woman, Bahk Jung Soon, 45, and her daughter Bahk Hee Won.
  • Koh Yuet Met
  • Gene Koh Wai Keong, 15
  • Brandon Koh Wai Hong, 6
  • Daryl Koh Wai Kin, 3.
  • Yap Kien Seng, 18.
  • Yap Woei Ning
  • Yap Hsiao Mei, 18 and her mother – Wong Mee Thai, 35
  • Datin Milly Lee, 55
  • Teo Tea
  • Ong Yong, 53
  • Douglas Ong Tee Ming, 17.
  • Fatimah Abdul Majid, 66
  • Che Mariam Abdul Majid, 76
  • Noranira Mohamed Nor, 15
  • Nik Mohamed Baharuddin, 41
  • Shizue Nakajima, 50
  • Dr Anne George,
  • Debbie George
  • Sharon George
  • Majnawiyah Masnawi, 25
  • Amirah Nor Hamzah, 15
  • Fergus Phang Thien Liang, 26
  • Phang's mother, Ivy Lim Ai Bee
  • Phang's grandmother, Cheng Kim Tai
  • Trimah Ngarijo
  • Yusna Anuar
  • Farah Aruzi
  • Lee Mun Lin
  • Tony Lou Yoke Yong
  • Adrian Lou Chung Wei
  • Barry Lou Ka Wei
  • Sajjive Chandran
  • Prakash Chandran
  • Radha Chandran
  • Quah Li Jun
  • Chiew Poh Wah
  • Goh Fong Kiew
  • Judith Mosquiter
  • Suharti Kusban
  • Aribinda Datta
  • Rita Datta
  • Mohan Raj
  • Sundar Moorthi

当局在救援中曾经在A栋大楼电梯里发现7名遇难者,均是因为等不到救援和水、食物而被活活饿死。[7]

被困在公寓里的居民只有一个18月大的女婴和母亲,及一名50岁的日本妇女被救出,但该名日本女子在送往医院后因抢救无效死亡。[5]

救援过程[编辑]

1993年12月11日[编辑]

  • 下午1时35分:淡江高峰塔A座公寓倒塌。
  • 马来西亚联邦后备部队(FRU)、军官、警察、消防员到场救援。
  • 最先被救出的是位于大楼7楼的一名22岁女佣乌米及她18个月大的孩子努哈米達。随后,一名50岁的日本妇女被救出,但因为内脏受伤严重,并伴有大出血,于午夜12点在吉隆坡醫院(HKL)宣告不治。[6]
  • 稍晚时分,时任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莫哈末及时任副首相安华·依布拉欣到场视察。

之后的救援进展[编辑]

12日,B座和C座大楼被列为危楼,两楼共计73户业主被要求撤离。新加坡、法国、日本、英国和美国的救援团体抵达现场增援。

13日,法国救援团队利用搜救犬和生命探测仪寻找可能的生还者。同时内阁已成立紧急工作小组应对此事件。

15日,6具遗体在楼内被发现,包括2名韩国人及2名马来西亚人。当局开始清理部分残垣断壁以更快定位生还者。

16日,早前救出的母女两人已经出院。在这之后,更多尸体被发现。而内阁也在17日同意如未再发现生还者,将中止搜救。

20日,大楼12楼也有遗体被发现。当局已找到25具遇难者遗体。

22日,搜救行动结束。这次塌楼事件确定造成48人死亡。

事故造成的影响[编辑]

淡江高峰塔倒塌事件以48人的死亡人数,超过7年前发生在新加坡的新世界酒店倒塌事件,成为东南亚死亡人数最多的住宅楼倒塌事故。此次事件对大马社会造成强烈震撼,也成为当时轰动国际的新闻。

在这之后,遇难者均获得了赔偿,而因比邻两栋大楼被列为危楼而被要求撤离的73户业主,每户获赔1500万令吉。[8]

在这之后,淡江又在2002年和2008年发生土崩,两起事件总共造成13人死亡,多栋房屋被毁。[5]这两起意外促使政府修订法案以减少土崩对房屋及人民的伤害,包括不得在傾斜度超過25度的山區建屋、發展商不能再向政府施壓,以取得發展許可。[8]

现在的高峰塔[编辑]

由于B楼和C楼被列为危楼,导致居民无法再回到此地居住,此楼因此被废弃至今。截止2016年,尚未有关拆除两栋大楼的计划。现在当驾车者驶上第二中环高速公路(MRR2),如在安邦附近往北开时,可在车窗右手边的山边看见两栋被废弃的公寓。

因为长时间被弃置,这里成为了许多非法移民和偷渡客的聚集地,建筑内部的设施更惨遭这些人士变卖以换钱购买毒品。[9]此外该楼由于空置超过20年,加上死伤惨重,这里也成为较多灵异事件出没的地方。[10]甚至被评选为全马闹鬼事件最多的地点。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