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兵入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Confusion grey.svg
提示:本条目的主题不是入关战争

清兵入塞,又称“清(后金)南略”,是后金皇太极政权在和明朝辽西战场因无法完全打通关宁锦防线而陷入僵持局面时期,绕道蒙古,从山海关西面的长城关隘进入大明北方开辟第二战场的数次攻击掠夺军事行动。因为有几次规模不大,所以究竟有几次这样的军事行动有四次、五次、六次等不同的说法。

崇德元年(明崇禎九年,1636年)五月,皇太极第二次攻入长城,突入长城独石口,七月,在延庆大败明军,八月,清军猛攻昌平,遍蹂京畿,历时四个多月,明称“丙子虏变”。崇禎九年(崇德元年,1636年),清軍第三次入塞時,阿济格的军队56战皆捷,共克16城,俘获人畜17万,“艷服乘騎,奏樂凱歸”[1],砍木書寫“各官免送”四字,以羞辱明軍,明称“戊寅虏变”。宣大總督梁廷栋與兵部尚書張鳳翼恇怯不敢战,自知死罪難逃,每日服食大黃取瀉求死。

崇德三年(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清軍第四次入塞,睿亲王多尔衮、贝勒岳托统帅军队从沈阳出发,绕道蒙古,从密云东面的墙子岭喜峰口东面的青山口,突破长城要塞,沿着运河往南直到济南,俘获了人畜46万。朝廷急调辽东前锋总兵祖大寿入援。卢象升拼死奋战,弹尽粮绝,最後阵亡。後來清军在崇祯十二年(1639年)三月初八日至十一日从青山口出长城北归,洪承畴奉命鎮守蓟辽边境。山西巡抚孫傳庭建议陕西精锐之师调回對抗“流寇”,朝廷未采纳,反以傳庭為保定总督,傳庭借口推辞,崇禎大怒,命將其逮捕入狱。此後李自成张献忠再度崛起,直至明亡。

清兵入塞一直被視為明朝滅亡的主因,蓋因在己巳之變前,滿清的叛亂範圍一直控制在遼東地區,並沒有越過長城。滿清入塞使明朝伤筋动骨,對華北地區造成空前浩劫,死者無算,更令被重重圍困的農民軍乘機逃脫明軍的清剿,例如滿清在1638年的入塞,便令被困在商洛山中的李自成有喘息之機。

另一方面,滿清是在徹底擊敗漠南林丹汗,讓漠南蒙古成為滿清附庯之后,才對華北地區進行大規模擄掠的。己巳之變時,虽因袁崇焕的议和政策,导致蒙古各部偏向满清,但滿清尚未徹底降伏蒙古,因此皇太極繞道蒙古人地盤進攻明朝京畿地區,亦被視為軍事冒險。因當時關寧軍仍控制山海關及遼西地區,蒙古人地區相當於滿清的后路。

明末东北边疆战略态势图
年份 明/清(后金)纪年 主帅 兵力 入侵关隘 攻击范围 战利品 影响
1629年 崇祯二年十月二十七日至
次年五月十一日
后金天聪三年
皇太极 约十万 喜峰口 遵化良乡固安香河永平顺义迁安滦州 被称为“己巳之變”、“己巳虏变”或“己巳之役”。袁崇焕被處決。趙率教陣亡、遵化陷落。大將滿桂孫祖壽戰死。
1634年 崇祯七年七月至闰八月
后金天聪八年
皇太极 宣府大同的数个州县 在河南包围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人的曹文诏被调往大同抗金,以致被围民军趁机突围。
1635年 崇祯八年
后金天聪九年
多尔衮
薩哈璘
豪格
林丹汗河套地区太原府所属的忻州定襄五台等州
1636年 崇祯九年五月至九月
崇德元年
阿济格 得勝堡
(今大同市北)
昌平宝坻定兴房山安肃安州东安雄县容城文安永清顺义等州县 克16城,共俘獲人口、牲畜共179820 清軍撤回時砍木書寫「各官免送」四字,「艷服乘騎,奏樂凱歸」,以羞辱明軍。宣大總督梁廷棟與兵部尚書張鳳翼恇怯不敢戰,自知死罪難逃,每日服食大黃取瀉求死。
1638年 崇祯十一年九月至次年三月
清崇德三年
左翼:
多尔衮
豪格
阿巴泰
右翼:
岳托
杜度
青口山
(今河北迁安市东北)
墙子岭
(今北京密云东北)
通州涿州济南府等河北、山东的大量州县。“共计一府、三州、五十五县、二关。” 人畜46万 孫承宗率領全家子孫拒守高陽城;城破,一家四十餘口皆壯烈戰死。
宣大總督盧象昇拚死奮戰,彈盡糧絕,最後陣亡,監軍高起潛坐視盧象昇孤軍戰歿,人多惡之。
1642年 崇祯十五年十月至次年五月
清崇德七年
阿巴泰 黃崖口 蓟州河間景州临清兖州萊州登州青州府、莒州沂州德州、回師攻沧州天津卫三河密云东昌广平彰德真定海州。“攻克三府、十八州、六十七县,共八十八城”,降城六。 黄金二千二百五十两。白银二百二十万五千二百七十两有奇。珍珠四千四百四十两。各色共五万二千二百三十疋。缎衣、裘衣万有三千八百四十领。貂狐豹虎等皮,五百有奇。整角及角面千有一百六十副。俘获人民三十六万九千名口。驼马骡牛驴羊,共三十二万一千有奇。 清軍一路上縱橫千里,兵鋒止步於南直隸海州一帶。

参考文献[编辑]

  1. ^ 談遷:《国榷》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