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涼澄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清涼澄觀(737年-838年,一說738—839),俗姓夏侯,字大休,賜號清涼國師,唐朝越州山陰(今浙江省绍兴市)人,華嚴宗四祖。

简介[编辑]

清涼澄觀,生於唐玄宗開元二十五年(737年),十一歲時,從越州寶林寺霈禪師出家。唐德宗興元元年(784年)正月起,到貞元三年(787年)十二月,歷時四年,撰成《華嚴經疏》二十卷,即是現行的《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後又為弟子僧睿等作新疏的演義數十卷,即是現行的《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1],故有華嚴疏主之稱。

貞元十二年(796年)奉召至長安審定罽賓沙門般若翻譯南印度烏荼國進貢之《華嚴經》后分梵本,貞元十四年(798年)譯成四十卷,亦題名《大方廣佛華嚴經》,世稱《四十華嚴》。德宗又詔令澄觀作疏解釋,于終南山草堂寺撰成《貞元新譯華嚴經疏》[2]十卷。次年,為德宗皇帝講《華嚴》,被授以「清涼國師」的稱號。未幾又參與翻譯《守護國界主陀羅尼經》。其後順宗憲宗穆宗敬宗各朝,澄觀皆廣受尊敬。文宗開成三年(838年)三月圓寂,年一百零二歲[3]。後世尊為華嚴宗四祖。

澄觀的弟子有一百多人,宗密僧睿法印寂光四人稱門下四哲,其中繼承他法統的是宗密。

贡献[编辑]

澄觀一生著有《華嚴經疏》等書四百餘卷,講《華嚴經》達五十遍。他的著述現存有《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六十卷、《大方廣佛華嚴經隨疏演義鈔》九十卷、《華嚴經行願品疏》十卷、《大華嚴經略策》一卷、《新譯華嚴經七處九會頌釋章》一卷、《華嚴經入法界品十八問答》一卷、《三聖圓融觀門》一卷、《華嚴法界玄鏡》二卷、《五蘊觀》一卷、《華嚴心要法門》一卷、《華嚴經綱要》三卷。已佚的有《十二因緣觀》一卷等。此外,據說還有《法華經》、《楞伽經》及《中觀論》等疏鈔,今不傳。

澄觀早年曾廣泛參學禪教各家,對《大乘起信論》領會特深。他雖以振興華嚴學說為己任,思想融合禪宗天台宗及《起信論》,從而融會禪教,強調唯心,著重于一心法界的論述。他認為「總該萬有,即是一心;心融萬有,便成四種法界」。他宣稱迄至賢首法藏的古來諸德,對《華嚴經》所說「十二有支皆依一心」的解釋[4],都不得其旨,認為《華嚴經》於此提出了「一心緣起」,與《俱舍論》中舉出的剎那緣起相同[5],並認為兩譯《華嚴經》和三譯《十地經》中的「名色增長」翻譯不妥,應改譯為「名色開顯」 [6],以契合普光俱舍論記》中依據《成唯識論[7] 而解讀的「住名色根」[8]

由於當時正是禪宗六祖惠能弘布禪法的時期,早年又參訪過牛頭宗慧忠、道欽,荷澤宗的無名,以及北宗神秀一系的慧云等,澄觀受禪宗影響頗深,從而極力融會禪教[9]。此諸宗融會、禪教一致的宗趣,對中唐以后的佛教界影響深遠。

澄觀曾立十誓以勉勵自己,世人稱為「清涼十願」:一、體不損沙門之表。 二、心不違如來之制。三、坐不背法界之性。 四、性不染無礙之境。五、足不履僧寺之塵。 六、脅不觸居士之榻。七、目不視非儀之彩。 八、手不釋圓明之珠。九、舌不味過午之齋。 十、宿不離衣缽之側。

註釋與引用[编辑]

  1. ^ 后世把疏、鈔合刻,略稱《華嚴經疏鈔》
  2. ^ 又作《華嚴經行願品疏》或《普賢行願品疏》
  3. ^ 依《隆興佛教編年通論》卷二十五,歷史學家多採此說。另《宋高僧傳(卷五)本傳》則說于元和年中圓寂,年七十余。
  4. ^ 世親十地經論》:「經曰:『是菩薩作是念,三界虛妄,但是一心作。』論曰:但是一心作者,一切三界唯心轉故。云何世諦差別?隨順觀世諦,即入第一義諦。此觀有六種:一、何者是染、染依止觀,二、因觀,三、攝過觀,四、護過觀,五、不厭厭觀,六、深觀。是中染依止觀者,因緣有分,依止一心故。經曰:『如來所說十二因緣分,皆依一心。所以者何?……』論曰:此是二諦差別,一心雜染和合因緣集觀。」
    法藏華嚴經探玄記》:「小乘中,十二有支,三世次第,前後引生,如何說言:『皆依一心』?下釋云:離本識心,一切不成故。……是故十二有支,皆唯是識,識外無物。……言『二諦差別』者,論主意將所依心體是真諦,能依有支是俗諦故,此一文名為『二諦』,此釋總標文也。言『一心雜染和合因緣集觀』者,釋『所以者何』下文,謂:『一心』是真,『雜染』是俗,即明此心,隨染『和合』,雙辨『二諦』,是《勝鬘》中不染而染等。」
  5. ^ 澄觀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古來諸德,但云:『離本識心,一切不成。』而其釋相,經生越世,此雖不失依持之義,未為得旨。今謂說主巧示:非唯『三世不離真心』,今一念心,頓具十二,彌顯前後,不離一心。此同《俱舍》第九,明剎那十二因緣也。」
  6. ^ 澄觀大方廣佛華嚴經疏》:「『名色增長是六處』者:不生五識,唯名十界,五識依生,乃名十處。識依相,即是增長,增長之言,宜譯為開顯。《俱舍》云:『住名色根,說為六處。』謂:六根是別,以別依總,成於六,稱『住名色』。」
  7. ^ 玄奘成唯識論》:「二、所引支,謂:本識內親生,當來異熟果攝,識等五種,是前二支所引發故。此中識種,謂本識因,除後三因,餘因皆是名色種攝,後之三因,如名次第,即後三種。或名色種,總攝五因,於中隨勝,立餘四種,六處與識,總別亦然。」
  8. ^ 玄奘譯《阿毘達磨俱舍論》:「住名色根,說為六處。」
    真諦譯《阿毘達磨俱舍釋論》:「約名色清淨根,名六入。」
    玄奘譯《阿毘達磨順正理論》:「有色諸根,說為六處。」
    普光俱舍論記》:「名色是總,根是其別,以別住總,故言:『住名色根。』五有色根,說為六處,雖數有少,如名色釋,或由彼力能滿六故,故《正理》云:『有色諸根,說為六處。』又解:意住名根,眼等五根住色根,故云:『住名色根,說為六處。』」
  9. ^ 《隨疏演義鈔》卷二自述其心得說:「造解成觀,即事即行,口談其言,心詣其理,用以心傳心之旨,開示諸佛所證之門。會南北二宗之禪門,攝臺(天臺)衡(南嶽)三觀之玄趣。使教合亡言之旨,心同諸佛之心……。」

參考文獻[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