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會無產階級革命派大聯合委員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湖南省会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註 1],简称省无联,是长沙市“湘派”造反组织联席会议式的松散集合[1]

历史[编辑]

1967年9月29日,“湘派”主要组织“湘江风雷”、“东方红总部”、“长沙工人”、“青年近卫军”、“孙大圣挺进军”、“湖南红旗军”、“高校风雷”等,在“东方红总部”开了一天会,正式商议由“湘派”组织“省会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省无联”)。当晚,又通过了一份由23个组织署名、展示“湘派”观点的《九·三○声明》。

10月5日,20个“湘派”组织代表参加的在“东方红总部”举行的会议上,讨论并确定了“省无联”的《成立公告》,并议定10月11日召开“省无联”成立大会。 在《成立公告》上署名的20个组织是: 湘江风雷(以张家政为首的“湘江风雷接管委员会”),红旗内燃机配件厂《东方红战团》, 湖南红旗军(复员军人组织,领导人为毕建),长沙农联,东方红总部,青年近卫军(中学生、社会青年、青年工人混合组成),湖南省红工会,省直联络站(省级党政机关干部造反派组织),长沙财联,长沙虎山行,体委红旗,北区工联,红导弹,高校风雷(大学生中的造反派,领导人为周国辉),矿冶井冈山公社(大学生中的造反派,领导人为张玉纲) 师院《永卫东》兵团,红中会(长沙中学生造反组织,领导人为孙学申),红专会,九中《重上井冈山》。

10月7日,原定于1967年10月11日发出的《湖南省会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成立公告》被人提前贴上了大街。

后来,“长沙工人”、“长沙农联”等组织却发表声明,不承认签署了《九·三○声明》,以叶卫东为首的“湘江风雷”总部也在11月24日发声明,对“省无联”不予承认。“青年近卫军”则又参加了省革筹小组领导的“工代会筹备小组”。1968年1月26日,湖南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在长沙召开群众会议,声讨省无联。2月9日,长沙20万军民集会游行声讨省无联[2]

结果[编辑]

“省无联”中的“红中会”中部分极左派,如张玉纲《我们的纲领》、杨曦光(即杨小凯)《中国向何处去》,受到首都五一六红卫兵团的反周恩来思潮的影响,形成了系统、精致的异端理论。由于他们站在“省无联”的旗下,“省无联”被陈伯达等中央高层点名批判,省革筹小组副组长华国锋评价杨曦光的文章:“思想反动,就是反革命!”说《中国向何处去》“这就是‘省无联’的黑纲领。”康生断言说:“我有一个感觉,他(指杨曦光)的理论,绝不是中学生,甚至不是大学生写的,他的背后有反革命黑手!”陈伯达厉声宣布:“‘省无联’是反革命大杂烩!”于是牵连了“湘派”造反组织的大批负责人。张家政(湘江风雷)被判20年,宋绍文(省文艺界红造团)15年,毕健(湖南红旗军)10年,杨曦光(红中会)10年,周国辉(高校风雷)7年,张玉纲(中南矿冶学院“井冈山公社”)3年。李仲昆等人被长期监管。

1981年,根据最高法院指示,湖南省高级法院重新审理“省无联”有关人员案件,大部分人都改判无罪。湖南省委作出决定,为省无联平反。

评论[编辑]

陈益南认为:

两个主要因素——“极左派”红卫兵的那些理论文章,与代表“省无联”组织的周国辉,其所表露出的很强的社会活动家能力——的同时出现,最终导致了中央高层对整个“省无联”组织的严厉否定与重力摧毀。[3]

参看[编辑]

注释[编辑]

  1. ^ 或误为“湖南省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委员会”。

参考[编辑]

  1. ^ 张健主编. 中国当代文学编年史 第4卷 1966.1-1976.9. 济南:山东文艺出版社. 2012.11: 121–122. ISBN 7-5329-2955-8. 
  2. ^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湖南省委员会文史委员会编. 湖南近150年史事日志 1840-1990. 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 1993.01: 274. ISBN 7-5034-0429-9. 
  3. ^ 陈益南. 文革中湖南“省无联”问题概述——文革史研究之八. ww2.usc.cuhk.edu.hk. 2006-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