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納·哈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溫納·哈瑟
Werner Haase
出生 (1900-08-02)1900年8月2日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德意志帝國薩克森-安哈特科滕
逝世 1950年11月30日(1950-11-30)(50歲)
Flag of the Soviet Union.svg 蘇聯莫斯科布提爾卡監獄英语Butyrka prison
死因 結核病感染
国籍 Flag of Germany (1935–1945).svg 納粹德國
职业 醫學教授
雇主 阿道夫·希特勒
知名于 阿道夫·希特勒的私人醫生
政党 Reichsadler Deutsches Reich (1935–1945).svg 國家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

溫納·哈瑟(德語:Werner Haase,1900年8月2日-1950年11月30日)是一位納粹德國時期的親衛隊官員與醫學教授,同時也是元首阿道夫·希特勒的私人醫生之一。

早年生活與教育[编辑]

哈瑟於1900年8月2日出生在薩克森-安哈特東部的市鎮科滕,並於1918年自中學畢業。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哈瑟進入德意志帝國陸軍第66步兵團服役。戰爭結束後,他於1924年取得醫學學位,隨後成為一名醫師[1]

職業生涯[编辑]

哈瑟於1927年起擔任隨船醫生,隨後於1933年加入納粹黨。自1934年以降,哈瑟均於柏林大學附設醫療院所內擔任醫師[1]

卡爾·勃蘭特的推薦下,哈瑟成為阿道夫·希特勒的私人醫生之一。1934年4月1日,哈瑟加入親衛隊,隨後於1943年6月16日晉升至親衛隊上級突擊隊大隊領袖[1]。希特勒對哈瑟的評價很高。根據蘇聯史料紀載,希特勒於1943年8月2日哈瑟43歲生日當天向其派發了祝賀電報,表示:「請接受我在你生日這天的誠摯祝福。」[2]

1945年4月至5月[编辑]

1945年4月下旬,柏林戰役接近尾聲之際,哈瑟與同為醫師的恩斯特·申克帝國總理府下方的大型地窖[3][4][5]內設置了緊急醫療站,救治大量負傷的德軍官兵與平民。雖然哈瑟的手術經驗遠較申克來的豐富,但他卻為結核病感染所苦,因此時常必須躺下以緩解疼痛,同時透過口頭指導的方式協助申克進行手術[6]

1945年4月23日,希特勒的另一位私人醫生西奧多·莫雷爾英语Theodor Morell與其他數人乘坐飛機離開柏林前往上薩爾斯堡英语Obersalzberg[7],並將希特勒的藥物交由哈瑟與希特勒的隨從海因茨·林格英语Heinz Linge保管[8]。4月29日,希特勒向哈瑟表達了其自親衛隊全國領袖海因里希·希姆萊處取得的氰化物膠囊效用的疑慮[9]。為了驗證膠囊的毒性,哈瑟餵食希特勒的寵物犬布隆迪服下一粒,造成其當場死亡[10]。希特勒隨後詢問哈瑟最有效的自殺方法,後者表示希特勒應在咬破氰化物膠囊的同時對腦部開槍[11]。哈瑟在元首地堡內滯留至4月30日希特勒自殺後的下午,隨後便返回緊急救治站繼續工作。在這七天內,哈瑟與申克共執行了約370件手術[12]。5月2日,哈瑟、黑爾姆特·庫恩茲英语Helmut Kunz恩納·弗萊戈英语Erna Flegel護士與莉瑟拉特·切文斯卡(Liselotte Chervinska)護士一同遭到蘇聯紅軍俘虜[13]

5月6日,蘇聯當局指示哈瑟前往辨識帝國宣傳部部長約瑟夫·戈培爾、其妻子瑪格達·戈培爾與其六名子女的屍體。哈瑟透過戈培爾右腳上穿戴的鐵支架確定了其屍體身份[註 1][15]

監禁與病逝[编辑]

哈瑟遭蘇聯俘虜後成為戰俘。1945年6月,蘇聯當局以「擔任納粹德國總理希特勒的私人醫生,同時為希特勒政府、納粹黨親衛隊成員提供治療」的罪名對哈瑟進行審判,但刑期不詳。

1950年,哈瑟的結核病越發嚴重,最終死於獄中;據記載其死亡地點為「布提爾監獄醫院」[16],所指者應該是位於莫斯科特維爾區布提爾卡監獄英语Butyrka prison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註釋[编辑]

  1. ^ 約瑟夫·戈培爾患有先天性畸形內翻足英语Club foot,其右腳較左腳短且粗,故需穿戴支架。[14]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Joachimsthaler 1999, p. 290.
  2. ^ Vinogradov 2005, p. 85.
  3. ^ Lehrer 2006, pp. 117, 119.
  4. ^ Mollo 1988, p. 28.
  5. ^ Beevor 2002, p. 357.
  6. ^ O'Donnell 2001, pp. 148, 150–151.
  7. ^ Joachimsthaler 1999, p. 98.
  8. ^ O'Donnell 2001, pp. 37, 125, 317.
  9. ^ Kershaw 2008, pp. 951–952.
  10. ^ Kershaw 2008, p. 952.
  11. ^ O'Donnell 2001, pp. 322–323.
  12. ^ O'Donnell 2001, pp. 147, 148.
  13. ^ Vinogradov 2005, p. 62.
  14. ^ Longerich 2015, p. 5.
  15. ^ Vinogradov 2005, pp. 84–86.
  16. ^ Vinogradov 2005, p. 83.

圖書[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