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體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溫體仁(1573年-1638年)長卿園嶠浙江烏程(今湖州南浔辑里村人,明朝政治人物,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溫體仁為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举人,时年二十四,补博士弟子员萬曆二十六年(1598年)中进士萬曆二十八年(1600年)授翰林院编修萬曆四十四年(1616年)升少詹事,掌南京翰林院印。天启二年(1622年)升礼部右侍郎,协理詹事,次年回部任左侍郎。天啟七年(1627年)晋南京礼部尚书崇祯三年(1630年)任礼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加太子太保,进文渊阁崇禎五年(1632年)加少保太子太保户部尚书,进武英殿。史載“体仁辅政数年,念朝士多与为怨,不敢恣肆,用廉谨自结于上,苞苴不入门。”

溫體仁與禮部侍郎周延儒兩人在明思宗即位之初選擇閣輔時,以錢謙益收賄名義打擊錢謙益,並且全力打擊錢謙益同黨,而被不愛黨爭的明思宗信任,崇禎元年(1628年)便與周延儒入閣並出任禮部尚書東閣大學士。而後來溫體仁又排擠周延儒,並出任閣輔。

溫體仁善於利用明思宗的個性而當政八年,並得到明思宗的恩禮優渥,而且明思宗也以為溫體仁是個不組黨羽的孤立之士;但是「同官非病免物故,即以他事去」,引發朝臣的不滿與批評;崇祯十年(1637年)劉宗周等人上奏指出溫體仁的十二大罪,而最後司禮監太監曹化淳向明思宗告密,指稱溫體仁自有黨羽,思宗大驚說“體仁有黨”,最後免除溫體仁的閣輔之職[1]崇祯十年(1637年)六月,一日温体仁正在吃饭。忽有太监传旨,令削去温体仁官职。温体仁一驚,手中筷子掉在地上。崇禎十一年(1638年)溫體仁便病故烏程家中。御史吴履中曾總結亡的教訓說:“温体仁托严正之义,行媚嫉之私,使朝廷不得任人以治事,酿成祸源,体仁之罪也。”[2]崇禎朝有民謠禮部重開天榜,狀元探花榜眼,有些惶恐。內閣翻成妓館,烏龜王八篾片,總是遭瘟”便是諷刺溫體仁當政的情況。溫體仁主政期間,只有少部分的清流敢出來告溫體仁,但下場都非常淒慘,如太學生鄔曼就曾告發溫體仁結黨,但下場卻是被溫體仁投入牢獄中,不知所終。

評價[编辑]

溫體仁死後,明思宗贈為太傅文忠福王朱由崧即位於南京後便削其諡號,弘光元年(1646年)三月又恢复了温体仁的諡號[3][4]。《明史》將溫體仁列入奸臣傳,評價曰:“流寇躏畿辅,扰中原,边警杂沓,民生日困,未尝建一策,惟日与善类为仇”。光绪《乌程县志》记有“明大学士温体仁墓在毗山下”,现有“明大学士温体仁墓遗址”石碑。

王夫之《讀通鑑論》評論董仲舒時提到:「溫體仁行保薦以亂之,重武科以亢之,楊嗣昌設社塾以淆之,於是乎士氣偷,姦民逞,而生民之禍遂極。」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季北略》(卷4):“十一月,上御暖阁,召问温体仁参钱谦益浙闱关节之事。先是,有旨会推枚卜,钱谦益名列第二,而温体仁不与。体仁因参谦益,受田千秋数千金之贿,以一朝平步上青天为关节。取中之,结党欺君,故上召对诘问。体仁与谦益质辩不已。上问诸臣。周延儒对曰:田千秋关节是真。辅臣钱龙锡等对曰:关节实与钱谦益无干。上曰:关节既真,他为主考,如何说不是他。遂命拟旨。钱谦益既有物议,回籍听勘。田千秋下法司再问,科臣章允儒辩体仁以党字加诸臣。是从来小人害君子榜样。上怒其胡扯,着锦衣卫拿下。”
  2. ^ 《明史纪事本末》
  3. ^ 《明季南略》卷2:“初四丁亥,吏部尚书张捷奏:‘故辅温体仁清忠谨恪,当复‘文忠’之谥,顾锡畴以私憾议削;文震孟宜改谥。’上命温允复,文免议。”
  4. ^ 《爝火录》卷9:“吏部尚书张捷覆奏:‘故辅温体仁清执忠谨,当复‘文忠’之谥;文震孟宜改谥。’蔡奕琛票旨:‘温体仁准复原谥,文震孟免议。’”
官衔
前任:
周延儒
明朝内阁首輔
1633年-1637年
繼任:
張至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