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滇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司马迁史記·大宛列傳·第六十三》(卷一二三,83页)中记载“滇越”

滇越也称滇越乘象国乘象国滇越,是西汉时期中国西南的一个古国,地处蜀身毒道的交通要道上[1]:2754。多认为滇越国的中心是今云南腾冲,范围包括德宏州等地,是傣族先民建立的古国[2]:40,属于百越之一。

滇越国在历史学界存在较大争议,是否位在今德宏一带、建立者是否为傣族、是否为“百越”之一、其与哀牢国的关系都是争议较大的问题。较有说服力的说法为滇越是今印度东部的古国,即后来中国史书中的盘越迦摩缕波[2]:42

史籍记载[编辑]

“滇越”一名见载于《史记·大宛列传》,这是现在所知最早也是唯一一条关于“滇越”的记载[2]:40

魏略·西戎传》中载有一“盘越国”,部分史学家认为“盘越”就是“滇越”。

争议[编辑]

位置之争[编辑]

德宏、腾冲说[编辑]

1989年腾冲县曲石乡江南村出土的山字足铜案

因“滇越”名称中含有“滇”字和“越”字,“”是云南古代的大型部落民族,云南德宏又是傣族世居地,一般认为傣族早期历史与百越有关,古代一直有产和“乘象”的记载,所以人们多判定“滇越”是傣族先民在今德宏、腾冲一带建立的古国[4]:26-27乾隆腾越州志》载“腾越者,古滇越也,亦曰越赕”,认为腾越就是古代的滇越,也是百越之一[5]。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和傣史学家方国瑜江应樑尤中等均赞同这一观点,江应樑补充认为滇越是今德宏及其附近并其南部大片地带,尤中则考证认为滇越“在今腾冲至德宏一带”。[6]:20[7]:92[8]:16《傣族简史》一书认为,德宏是滇越的东部地区,滇越中部是今缅甸掸邦一带,西部到达今印度东北部的阿萨姆曼尼普尔[9]:5-6。侯方岳、李景煜则认为滇越的范围东至德宏、西双版纳,向南抵达老挝北部,西至阿萨姆和曼尼普尔,包含了整个掸邦的广大地域[10]:73。《德宏州志》中除肯定“滇越”是德宏一带的古国外,还强调“这是汉文史籍对德宏最早的记载”[11]:9

1978年,腾冲古永乡大横山脚出土了一件战国西汉时期的石寨山类型铜鼓[12]:74;1989年,腾冲曲石乡江南村出土了两件形似百越文化的青铜器,一为铜案,一为铜盒[12]:75。腾冲文管所考古专家李正推测,这三件青铜器可能是滇越青铜时代的文化遗物,铜案、铜盒的出土地点是“滇越”的贵族墓葬地,腾冲界头曲石一带是“滇越”的中心[13]:21。《云南通史》一书则认为该青铜器为哀牢上层贵族祭祀的礼器,并非滇越遗物[14]:303

迦摩缕波说[编辑]

云南大学教授何平认为,各史料的考释均不能证明“滇越”位在今云南德宏[15]:15。依《史记》所述,当时云南境内的滇族在东部的滇池一带,西部是昆明夷,滇越的位置与滇族并不相接,“滇”与“滇越”之间隔着“昆明”,“滇越”实与“滇”无关;“滇越”位于“百越”分布区以西,中间隔着“百濮”,不能因名称含有“越”字就断定属于“百越”,从名称分析位置的方法过于牵强[15]:9汶江、何平、娄自昌、吕昭仪等认为,滇越是后来《魏略》所载的“盘越国”,《大唐西域记》中的“迦摩缕波国”,今印度阿萨姆一带[15]:12[2]:41-42[16]:62。这一观点主要来源于“其西可千馀里”一句对距离的分析,因大理永昌腾冲顺宁之间都是“昆明”的范围,以西千余里必在上缅甸或印度阿萨姆一带。而根据现有史料,公元前3世纪上缅甸不曾有过任何国家的存在,印度则在孔雀王朝阿育王时代扩张到了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17]:56。《大唐西域记》载,迦摩缕波国境接西南夷[18],其间没有别的国家,与《史记》记载的“滇越”情形相同;同时迦摩缕波以产象特多、象军特盛著称,与《史记》所载“滇越”是“乘象国”相印证[17]:58-59。此外汶江考证指出,迦摩缕波国第一位国王名为Maharanga Danava,“滇越”的古音Dian-vat即是Dan(a)va的对音[17]:60。民族史学家黄惠焜则认为,“滇越”地跨德宏至阿萨姆的广大地域,与《史记》记载的“其西可千馀里”并不冲突[3]:2

其他观点[编辑]

缅甸学者陈孺性认为,“滇越”就是《魏略》中的“盘越”,“滇越”实际上是古代缅甸骠人的国家[15]:13

傣史学家杨永生在研究傣文史书《嘿勐沽勐》后对比国家特征认为,“滇越”是《嘿勐沽勐》中记载的傣族达光王国[注 3][19]:91

历史学家顾颉刚则对“滇越”的位置保持怀疑,表示并不能断定是在缅甸还是在暹罗[20]:106

民族之争[编辑]

陈国强《百越民族史》、王钟翰《中国民族史》、宋蜀华《百越》、侯方岳李景煜《滇越、掸、傣源流》、江应樑《傣族史》、黄懿陆《滇国史》、黄惠焜《从越人到泰人》等学者著书中均认为“滇越”属于“百越[21]:150。历史学家侯方岳、李景煜在其合著的《滇越、源流》中解释:“所以称为滇越者,以示为滇国以外的越人或属于滇国的越人之意。”[10]:75广西民族大学教授韦顺莉指出,早期学者的研究将现代傣掸民族的分布范围套用到了汉朝,并且任意扩大了“百越”的分布范围,“滇越”属于“百越”的证据并不充足,她认为“滇越”应属于“西南夷”而非“百越”[21]:151-152

主流观点中,“滇越”是傣族先民建立的国家[2]:40。何平与娄自昌均认为各史料的考释不能证明“滇越”由傣族建立,傣掸民族在“滇越”时代之后才进入原“滇越”地区[注 4][15]:15[2]:44

缅甸学者陳孺性认为,“滇越”不是由傣掸民族建立,而是古代缅甸骠人的国家[15]:13

哀牢关系之争[编辑]

哀牢”与“滇越”是滇西汉代以前史料记述的两个古国,但由于史料发生抵牾,二者政权、疆域及从属关系在历史学界是个难解的谜团,使得研究哀牢国者回避滇越,研究滇越国者回避哀牢[22]:22。学界对“哀牢”与“滇越”的关系众说纷纭:肖正伟认为“滇越”是哀牢国统治下的一个强盛部族[22]:23,郭保刚认为“滇越”和“哀牢”就是同一个国家[23]:44,申旭认为西汉时的“滇越”后来演变成了东汉的“哀牢”[24]:30,方国瑜在《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释》中则说“滇越应在哀牢之地”[6]:20。也有部分学者认为“哀牢”与“滇越”根本没有关联,何平认为“滇越”真正的位置应当在“哀牢”以西更远的地方[15]:10,杨永生认为“滇越”是傣史传说的达光王国,与哀牢无关[19]:91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汉代昆明夷的分布区域北起越嶲上下,南及洱海,西至桐师,与今昆明市无关。
  2. ^ 认为盘越即是滇越的学者对汉越作出解释,方国瑜吕昭仪认为“漢越”是“滇越”字形的讹误,陳孺性认为“漢越”是“漂越”字形的讹误。
  3. ^ 并不存在“傣族达光王国”,实际是骠国传说时代的“太公王国英语Tagaung Kingdom”故事流传到德宏地区后地方化的传说产物,参见达光王国
  4. ^ 何平认为傣掸民族进入原“滇越”地区是在公元5至6世纪,娄自昌则认为不早于8世纪。

参考来源[编辑]

  1. ^ 史为乐 主编. 《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5. ISBN 978-7-5004-4929-4. 
  2. ^ 2.0 2.1 2.2 2.3 2.4 2.5 娄自昌. 论古代滇越并非腾越——兼论滇越国不是傣族先民建立的国家. 《文山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2006, 19 (3). doi:10.3969/j.issn.1674-9200.2006.03.009. 
  3. ^ 3.0 3.1 黄惠焜. 掸傣古国考. 《东南亚》. 1985, (3). 
  4. ^ 刀承华; 曹发兴. 乘象国地望补证. 《云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8, (4). 
  5. ^ 《腾越州志》建制志·沿革考
  6. ^ 6.0 6.1 方国瑜. 《中国西南历史地理考释》. 北京: 中华书局. 1987. ISBN 7-101-00125-4. 
  7. ^ 江应樑. 《傣族史》. 成都: 四川民族出版社. 1984. 
  8. ^ 尤中. 《云南地方沿革史》. 昆明: 云南人民出版社. 1990. 
  9. ^ 《傣族简史》编写组. 《傣族简史》. 昆明: 云南人民出版社. 1985. 
  10. ^ 10.0 10.1 百越民族史研究会 编. 《百越民族史论丛》. 南宁: 广西人民出版社. 1985. 
  11. ^ 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志编纂委员会. 《德宏州志·综合卷》. 芒市: 德宏民族出版社. 1994. ISBN 7-8052-5248-3. 
  12. ^ 12.0 12.1 李正. 云南腾冲出土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 《文物》. 1995, (7). doi:10.13619/j.cnki.cn11-1532/k.1995.07.008. 
  13. ^ 李正. 试论腾冲出土青铜案与“滇越”之关系. 《四川文物》. 1993, (5). 
  14. ^ 何耀华 总主编; 李昆声,钱成润 主编. 《云南通史·第一卷 远古至战国时期》.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1.6. ISBN 978-7-5004-9685-4. 
  15. ^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何平. “滇越”不是傣掸民族先民建立的国家. 《中央民族大学学报》. 1999, (3). doi:10.15970/j.cnki.1005-8575.1999.03.002. 
  16. ^ 吕昭义. 对西汉时中印交通的一点看法. 《南亚研究》. 1984, (2). 
  17. ^ 17.0 17.1 17.2 何平. 《从云南到阿萨姆 傣-泰民族历史再考与重构》. 昆明: 云南大学出版社. 2001. ISBN 7-8106-8275-X. 
  18. ^ 玄奘口述,辩机笔受. 链接到维基文库 《大唐西域记》卷十. 维基文库 (中文). 
  19. ^ 19.0 19.1 杨永生. “乘象国滇越”考. 《思想战线》. 1995, (1). 
  20. ^ 顾颉刚. 《顾颉刚学术文化随笔》. 北京: 中国青年出版社. 1998. ISBN 978-7-5006-2801-9. 
  21. ^ 21.0 21.1 韦顺莉. 滇越非属百越. 《社会科学战线》. 2009, (10). 
  22. ^ 22.0 22.1 肖正伟. 哀牢国与滇国、滇越国之辨析. 《保山学院学报》. 2010, (1). doi:10.3969/j.issn.1674-9340.2010.01.004. 
  23. ^ 郭保刚. 哀牢族属新论. 《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86, (5). 
  24. ^ 申旭. 老挝泰老族系民族探源(下). 《东南亚》. 1987,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