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國國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Flag of Manchukuo.svg
满洲国国歌历史
1933 - 1942 满洲国国歌
1942 - 1945 满洲帝国国歌

满洲国在1933年和1942年制訂過國歌。

1932年国歌草案[编辑]

大滿洲國國歌
National anthem of Manchukuo 1932.jpg

 滿洲國国歌草案
作词 鄭孝胥
作曲 山田耕筰
采用 1932年
废止 1932年

1932年3月1日满洲国建国宣言颁布时曾制定国歌草案,1932年5月21日满洲国体育协会曾向1932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组委会递交该国歌[1],这一国歌草案发表于1932年5月[2],作词为郑孝胥、作曲为山田耕筰[3]。由于这首国歌歌词及旋律难以为国民理解,且歌词中“善守國兮以仁,不善守兮以兵”一句引起了关东军的不快,故并未选做国歌。1933年正式国歌制定后,此歌更名为《大滿洲建國歌》,1942年后为和更名后的满洲国原国歌《满洲国建国歌》相区别,又被称作“第一建国歌”[3]

歌词[编辑]

中文
地闢兮天開,
松之涯兮白之隈。
我伸大義兮,繩於祖武;
我行博愛兮,懷於九垓。
善守國兮以仁,
不善守兮以兵。
天不愛道,地不愛寶。
貨惡其於地兮,獻諸蒼昊,
孰非橫目之民兮,視此洪造。

1933年国歌[编辑]

滿洲國國歌
National anthem of Manchukuo 1933.jpg

 滿洲國国歌
作词 鄭孝胥
作曲 高津敏、园山民平、村冈乐童
采用 1933年
废止 1942年

大同二年(1933年)3月1日據同年2月24日簽署的國務院命令第四號公佈[4]。1942年新國歌公佈同時更名为《满洲国建国歌》[5]。高津敏、园山民平、村冈乐童共同作曲[3],郑孝胥作词。

歌词[编辑]

中文
天地內,有了新滿洲。
新滿洲,便是新天地。
頂天立地,無苦無憂,造成我國家。
只有親愛並無怨仇,
人民三千萬,人民三千萬,
縱加十倍也得自由。
重仁義,尚禮讓,使我身修;
家已齊,國已治,此外何求。
近之則與世界同化,遠之則與天地同流。

1942年国歌[编辑]

滿洲國國歌
National anthem of Manchukuo 1942.gif
1942年国歌

 滿洲國国歌
作词 集体创作
作曲 山田耕筰、信時潔
采用 1942年
废止 1945年
音乐试听

为纪念满洲国建国十周年,康德九年(1942年)9月5日據國務院訓令201號公佈新国歌[6]。歌词为1941年成立的国歌委员会集体创作,日本和满洲国的音乐家共同参与了编曲,并由山田耕筰与信時潔修正。

歌词[编辑]

日语 转写 中文
大御光 天地に充ち
帝德は 隆く崇し
豐榮の 萬壽ことほぎ
天つ御業 仰ぎまつらむ
Ohomi-hikari ametsuchi ni michi
Teitoku wa takaku totoshi
Toyosaka no banju kotohogi
Ametsumiwaza ogimatsuramu
神光開宇宙 表裏山河壯皇猷
帝德之隆 巍巍蕩蕩莫與儔
永受天祐兮 萬壽無疆薄海謳
仰贊天業兮 輝煌日月侔

官方解釋[编辑]

據附在《滿洲帝國國家公報》關於新國歌內容的宣佈後面的官方解釋[7],「神」指天照大神,反映自1940年《國本奠定詔書》後,滿洲國改奉國家神道;「神光」指現人神,即日本天皇,又解此句指滿洲國皇帝是「領受神光統治國家」。而第四句「天業」,則來自《建國十週年詔書》中之「宜益砥其所心,勵其所志,獻身大東亞聖戰,奉翼親邦之天業……」,指大東亞戰爭;全句意為「滿洲國國民仰讚大東亞戰爭,並希望其功同日月」。

參考[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入江克己「近代日本における植民地体育政策の研究(第2報)」(『鳥取大学教育学部研究報告. 教育科学』No.36、1994年 P86~87)[1]。本内容は『満州建国十年史』からの引用。満洲国体育協会会長は、この歌の作詞者でもある鄭孝胥である。
  2. ^ 「昭和歌謡大全(戦前・戦中編)」
  3. ^ 3.0 3.1 3.2 『王道楽土の交響楽 満洲-知られざる音楽史』(岩野裕一著、1999年、ISBN 4276211247
  4. ^ 滿洲國政府公告號外,大同二年(1933年)3月1日
  5. ^ 國務院命令第16號,滿洲國政府公告第2493號附錄,康德9年(1942) 9月5日
  6. ^ 滿洲帝國政府公報第2493號附錄,康德9年(1942)9月5日。
  7. ^ 國歌釋義,總務廰弘報處長,滿洲帝國政府公告第2493號附錄,康德9年(1942)9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