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北之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漠北之战
汉匈战争
ChuluutCanyon.JPG
杭愛山
日期: 前119年2月至4月间[1]
地点: 蒙古高原鄂尔浑河上游、肯特山及贝加尔湖南部[2]
結果: 汉军深入匈奴腹地,最远达贝加尔湖;溃退匈奴主力,烧毁赵信城粟仓,但未生擒单于本人;匈奴暂时退出漠南,公元前112年伊稚斜单于继承者乌维单于南下进行报复,与西羌夹攻汉朝边地诸郡。[3][4][5][6]
參戰方
匈奴 汉朝
指揮官和领导者
单于军:
伊稚斜单于
赵信
右谷蠡王

左方军:
左贤王
章渠
北车耆王†
左大将

卫军:
卫青
李广
公孙贺
赵食其
曹襄

霍军:
霍去病
路博德
邢山
复陆支
伊即靬
赵破奴
赵安稽
李敢
徐自为

兵力
单于、左方军的参战兵力不详;《史记》、《汉书》记载单于以10,000骑兵迎战,后“单于视汉兵多”,遂与数百骑兵解围向西北驰去。[7] 卫青,霍去病各率50,000骑兵,两军合计100,000骑兵;另有140,000匹军马,数十万步兵作为后军,包括数量不明的武刚车;[8][9][10]
伤亡与损失
单于军:19,000匈奴人被俘和阵亡。[11][12][13]

左方军:70,443匈奴人被俘和阵亡,86名匈奴贵族被俘。[14][15][16]


两军合计:《史记·匈奴传》、《汉书·匈奴传》记载“杀虏八九万”;《资治通鉴》记载“杀虏匈奴合八九万”;80,000-90,000匈奴人被俘和阵亡。[17][18][19]

卫军:《史记·卫青传》、《汉书·卫青传》记载卫军与单于主力混战其“杀伤大当”,双方伤亡大略相同;即10,000-19,000人左右。[20][21][22]

霍军:《史记·霍去病传》记载“师率减什三”;《汉书·霍去病传》记载“师率减什二”;即50,000骑兵中伤亡20-30%或10,000-15,000人左右。[23][24]


两军合计:《史记》、《汉书》记载数万汉军阵亡,另损失110,000匹马。[17][18][19]

漠北之战是於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元狩四年)发生于戈壁沙漠以北的一次大规模战役汉朝军队在此役中对匈奴的心脏地带发起了大规模的战略进攻。在卫青霍去病的率领下,西汉军队最终取得决定性胜利。[25][26]

背景[编辑]

由于古代中国富饶的农业文明与肥沃的土地对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存在巨大的吸引力,中原王朝与北方草原帝国之间长时间处于军事上的紧张关系。在整个古代中国历史中,保护北部边疆免受游牧民族的入侵一直是中原政权的防御重心。在周朝,包括燕国赵国秦国在内的多个诸侯国为了抵御北方民族的入侵,各自修造了数段长城秦始皇统一中国,建立秦朝后,派将军蒙恬率领三十万人攻击匈奴,占据河套,并征召数万劳工,将各国原先修造的旧城墙连接起来,从临洮辽东绵延万里,史称秦长城

由于蒙恬的攻势,匈奴在秦始皇统治时期一直被压制。而随着秦帝国的崩溃,中原地区陷入内乱,匈奴首领冒顿单于趁机迅速扩张,建立了一个横跨东亚和中亚的强大草原帝国,并收复了被秦朝占领的河套地区。当汉高祖刘邦击败项羽,建立西汉王朝后,刘邦认识到了北方的威胁,并在公元前200年集结大军,亲征匈奴,但被冒顿围困于白登山七天七夜,最终靠着贿赂匈奴阏氏(皇后)方能全身而退,史称白登之围。在此次失败后,刘邦为了休养生息,对匈奴采取和亲政策,将宗室公主嫁予匈奴,并且每年送给匈奴大批物资,此后吕后汉文帝汉景帝时期一直沿用高祖时期的政策,汉匈两国相安无事。

汉武帝即位后,他认为经过多年休养,汉朝的国力已经足以解决匈奴的边患。公元前133年,汉朝军队试图在马邑伏击匈奴,但被匈奴识破,汉匈两国多年来的和平局面也就此打破。前127年,卫青李息出云中,西经高阙,直到符离(今甘肃北部),取得河南之战的胜果,夺取了河套地区,汉朝设置朔方郡。公元前121年,霍去病出陇西,歼灭浑邪王的部队,越过焉支山一千余里,取得了河西之战的胜利,获得河西走廊地区,设置河西四郡。匈奴人哀叹:“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繁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在经历多次失败后,匈奴的伊稚斜单于采纳了赵信的建议,将部落撤至戈壁沙漠北部,试图以大漠作为天然屏障,阻挡汉军的攻势。前119年,汉武帝再次计划对匈奴发动大规模远征。汉朝军队兵分两路,卫青和霍去病各自统帅50,000名骑兵和数十万的步兵,分别从定襄(今內蒙古和林格尔县)和代郡(今河北蔚县一带)向北进军。

战争过程[编辑]

汉武帝原计划大军皆由霍去病统帅,由定襄出击,然而根据从匈奴战俘处得到的情报,单于所部位于代郡以东(这一情报事实上是错误的)。汉武帝于是派遣大将军卫青率军出定襄,改令霍去病统领代郡的另一路精锐,以期他更为信任的年轻将军霍去病能生擒单于。

卫青率前将军李广、左将军公孙贺、右将军赵食其、后将军曹襄等出塞后,得知单于并未东去,遂自领精兵疾进,令李广、赵食其从东路迂回策应。卫青行千余里,穿过大漠,与早已布阵的单于本部接战,卫青先以武刚车(兵车)环绕为营,稳住阵脚,随即遣5000骑出战。至日暮,大风骤起,沙石扑面,卫青乘势指挥骑兵从两翼包围单于。单于见汉朝军队很多,兵强马壮,自料难以取胜,率精骑数百,突围向西北逃走,匈奴军溃散。卫青急派轻骑追击,自率主力跟进。直至颜山(今蒙古人民共和国杭爱山南面的一支)赵信城,俘虏和斩杀一万九千人,损失也大抵如此,烧其积粟还师。李广、赵食其因迷失道路,未能与卫青会师漠北。

霍去病率校尉李敢等出塞后,同右北平郡(治今内蒙古宁城西南)太守路博德部会师,在深入漠北寻找匈奴主力的过程中,霍去病携带少量的辎重粮草,驱使所俘获的匈奴人为前锋为汉兵开路,跨过大漠,过河活捉单于大臣章渠,诛杀北车耆王,又转攻左大将双,缴获敌人的军旗战鼓。又越过难侯山,渡过弓卢水,抓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八十三人。此次远征,霍去病所率部队以一万的损失数量,前后一共俘虏和斩杀70443人,左贤王部主力自此几乎全没。霍去病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临瀚海(今俄罗斯贝加尔湖)而还。此战之后,左贤王损失很大,同时失去了对乌桓的控制,汉朝得以徙乌桓于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塞外,为汉侦察匈奴动静。可见,汉破匈奴左贤王地之前,经常侵扰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等地的是以左贤王为首的匈奴人,经此一战,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

漠北之战,汉军作战指导明确,准备充分,以骑兵实施突击,步兵担任保障,分路进击,果敢深入,是在沙漠草原地区进行的一次成功作战,在中国战争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影响[编辑]

汉朝为这次胜利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两将军出塞,士卒阵亡数万,十四万马匹回来只余三万。[25][27]汉朝中央政府在战后为了弥补战争损失而增税,加重了百姓的负担。迫于重税和徭役而逃亡,很多人成为流民,使官府直接掌握的编户齐民大为减少。[25][27]

另一方面,匈奴短暂性的遭受了打击;匈奴人在战争和瘟疫中损失了大量人力,与此同时,家畜的大量损失造成了食物的短缺,[25][27]而影响更为深远的是,由于失去了南部的大量肥沃草原,匈奴部落被迫北迁至贫瘠而寒冷的戈壁沙漠以北的西伯利亚地区,面对更大的生存压力。因此,汉朝与匈奴之间的实质性停火只维持了短短七年,匈奴人就在前112年南下侵扰五原[25][27]然而有中国学者如刘运动指出匈奴帝国在汉武帝发动的两大系列战争后仍有相当大的军事实力:[28]

四十余年的汉匈战争,对双方都带来了严重的后果……西汉王朝打得财源枯竭、国库空虚、人民凋敝。到了武帝末年便无力进行大规模战争了……匈奴损失更严重……即使是这样,征讨政策却未能将匈奴彻底制服。直至武帝末年,匈奴单于在给汉王朝的书信中还写到:“南有大汉,北有强胡。胡者,天之骄子也……今欲与汉闿大关,取汉女为妻,岁给遗我蘖酒万石,稷米五千斛,杂缯万匹,它如故约(白登之约),则边不相盗矣。”可见,匈奴尚有相当势力,其势仍足以威胁西汉王朝。在这种情况下,西汉统治者不得不调整其对匈奴的政策。

注释[编辑]

  1. ^ 资治通鉴·卷十九·元狩四年》
  2. ^ 骠骑封於狼居胥山,禅姑衍,临翰海(《史记集解》:如淳曰:翰海,北海名;《史記正義》:按翰海自一大海名,群鸟解羽伏乳於此,因名也)而还。《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第五十》
    封狼居胥山,禅於姑衍,登临翰海(《史记集解》张晏曰:登海边山以望海也;《史记索隐》:按崔浩云:北海名,群鸟之所解羽,故云翰海;《广异志》云:在沙漠北)。《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封狼居胥山,禪於姑衍,登臨翰海(張晏曰:登海邊山以望海也。有大功,故增山而廣地也;如淳曰:翰海,北海名也;師古曰:積土增山曰封,為墠祭地曰禪也)《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3. ^ 与汉大将军接战一日,会暮,大风起,汉兵纵左右翼围单于。单于自度战不能如汉兵,单于遂独身与壮骑数百溃汉围西北遁走。汉兵夜追不得。行斩捕匈奴首虏万九千级,北至阗颜山赵信城而还……汉骠骑将军之出代二千馀里,与左贤王接战,汉兵得胡首虏凡七万馀级,左贤王将皆遁走。骠骑封於狼居胥山,禅姑衍,临翰海而还。是後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第五十》
    於是大将军令武刚车,自环为营,而纵五千骑往当匈奴。匈奴亦纵可万骑……单于遂乘六骡,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汉军因发轻骑夜追之,大将军军因随其後。匈奴兵亦散走。迟明,行二百馀里,不得单于,颇捕斩首虏万馀级,遂至窴颜山赵信城,得匈奴积粟食军。军留一日而还,悉烧其城馀粟以归……骠骑将军……出代、右北平千馀里,直左方兵……封狼居胥山,禅於姑衍,登临翰海。《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4. ^ 与汉大将军接战一日,会暮,大风起,汉兵纵左右翼围单于。单于自度战不能与汉兵,遂独与壮骑数百溃汉围西北遁走。汉兵夜追之不得,行捕斩首虏凡万九千级,北至窴颜山赵信城而还……票骑之出代二千余里,与左王接战,汉兵得胡首虏凡七万余人,左王将皆遁走。票骑封于狼居胥山,禅姑衍,临翰海而还。是后,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汉书·卷九十四上·匈奴传第六十四上》
    于是青令武刚车自环为营,而纵五千骑往当匈奴,匈奴亦纵万骑……单于遂乘六骡,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汉军因发轻骑夜追之,青因随其后。匈奴兵亦散走。会明,行二百余里,不得单于,颇捕斩首虏万余级,遂至窴颜山赵信城,得匈奴积粟食军。军留一日而还,悉烧其城余粟以归……去病……出代、右北平二千余里,直左方兵……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5. ^ 于是大将军令武刚车自环为营,而纵五千骑往当匈奴。匈奴亦纵可万骑……单于遂乘六骡,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汉军发轻骑夜追之,大将军军因随其后,匈奴兵亦散走。迟明,行二百馀里,不得单于,捕斩首虏万九千级,遂至窴颜山赵信城,得匈奴积粟食军,留一日,悉烧其城馀粟而归……票骑将军……出代、右北平二千馀里,绝大幕,直左方兵……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是后匈奴远遁,而幕南无王庭《资治通鉴·卷十九·元狩四年》
  6. ^ 五年……西羌众十馀万人反。与匈奴通使。攻安定。围枹罕。匈奴入五原。杀太守。《汉书·卷六·武帝纪第六》
    西羌众十万人反,与匈奴通使,攻故安,围包罕。匈奴入五原,杀太守。《资治通鉴·卷二十·元鼎五年》
  7. ^ 自环为营,而纵五千骑往当匈奴。匈奴亦纵可万骑……汉益纵左右翼绕单于。单于视汉兵多,而士马尚彊,战而匈奴不利,薄莫,单于遂乘六骡,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于是青令武刚车自环为营,而纵五千骑往当匈奴,匈奴亦纵万骑……汉益纵左右翼绕单于。单于视汉兵多,而士马尚强,战而匈奴不利,薄莫,单于遂乘六骡,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于是大将军令武刚车自环为营,而纵五千骑往当匈奴。匈奴亦纵可万骑……汉益纵左右翼绕单于。单于视汉兵多而士马尚强,自度战不能如汉兵,单于遂乘六骡,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资治通鉴·卷十九·元狩四年》
  8. ^ 乃粟马发十万骑,私从马凡十四万匹,粮重不与焉双。《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第五十》
    元狩四年春,上令大将军青、骠骑将军去病将各五万骑,步兵转者踵军数十万(《史記正義》:言转运之士及步兵接後又数十万人)……於是大将军令武刚车,自环为营。《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9. ^ 乃粟马,发十万骑,私负从马凡十四万匹,粮重不与焉。《汉书·卷九十四上·匈奴传第六十四上》
    是岁元狩四年也。春,上令大将军青、票骑将军去病各五万骑,步兵转者踵军数十万……于是青令武刚车自环为营。《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10. ^ 乃粟马十万,令大将军青、票骑将军去病各将五万骑,私负从马復四万匹,步兵转者踵军后又数十万人……于是大将军令武刚车自环为营。《资治通鉴·卷十九·元狩四年》
  11. ^ 行斩捕匈奴首虏万九千级,北至阗颜山赵信城(《史记集解》:如淳曰:(赵)信前降匈奴,匈奴筑城居之)而还。《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第五十》
    迟明,行二百馀里,不得单于,颇捕斩首虏万馀级……大将军军入塞,凡斩捕首虏万九千级。《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12. ^ 汉兵夜追之不得,行捕斩首虏凡万九千级,北至阗颜山赵信城而还。《汉书·卷九十四上·匈奴传第六十四上》
    会明,行二百余里,不得单于,颇捕斩首虏万余级,遂至阗颜山赵信城,得匈奴积粟食军……青军入塞,凡斩首虏万九千级。《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13. ^ 迟明,行二百馀里,不得单于,捕斩首虏万九千级。《资治通鉴·卷十九·元狩四年》
  14. ^ 汉骠骑将军之出代二千馀里,与左贤王接战,汉兵得胡首虏凡七万馀级,左贤王将皆遁走。骠骑封於狼居胥山,禅姑衍,临翰海而还。《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第五十》
    以诛比车耆(《史記集解》晋灼曰:王号也)……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山,禅於姑衍,登临翰海。执卤获丑七万有四百四十三级。《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15. ^ 票骑之出代二千余里,与左王接战,汉兵得胡首虏凡七万余人,左王将皆遁走。《汉书·卷九十四上·匈奴传第六十四上》
    以诛北车耆……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执讯获丑七万有四百四十三级。《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16. ^ 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卤获七万四百四十三级。《资治通鉴·卷十九·元狩四年》
  17. ^ 17.0 17.1 汉两将军大出围单于,所杀虏八九万,而汉士卒物故(《史记索隐》:汉士物故,案:《释名》云:“汉以来谓死为物故,物就朽故也”)亦数万,汉马死者十馀万。《史记·卷一百十·匈奴列传第五十》
    两军之出塞,塞阅官及私马凡十四万匹,而复入塞者不满三万匹。《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18. ^ 18.0 18.1 汉两将大出围单于,所杀虏八九万,而汉士物故者亦万数,汉马死者十余万匹。《汉书·卷九十四上·匈奴传第六十四上》
    两军之出塞,塞阅官及私马凡十四万匹,而后入塞者不满三万匹。《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19. ^ 19.0 19.1 两军之出塞,塞阅官及私马凡十四万匹,而复入塞者不满三万匹……汉所杀虏匈奴合八九万,而汉士卒物故变数万。《资治通鉴·卷十九·元狩四年》
  20. ^ 於是大将军令武刚车自环为营……匈奴亦纵可万骑……时已昏,汉匈奴相纷挐(《史记正义》:三苍解诂云:纷挐,相牵也),杀伤大当(《史记索隐》:以言所杀伤大略相当)。汉军左校捕虏言单于未昏而去……迟明(《史记集解》:徐广曰:迟,一作黎;《史记索隐》:上音值,待也。待天欲明,谓平明也。诸本多作黎明。邹氏云:黎,迟也。然黎,黑也,候天将明犹黑也;《史记正义》:迟音值),行二百馀里,不得单于,颇捕斩首虏万馀级。《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21. ^ 于是青令武刚车自环为营……匈奴亦纵万骑……昏,汉匈奴相纷挐(師古曰:紛挐,亂相持搏也。挐音女居反),杀伤大当(師古曰:各大相殺傷)。汉军左校捕虏,言单于未昏而去……会明,行二百余里,不得单于,颇捕斩首虏万余级。《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22. ^ 于是大将军令武刚车自环为营……匈奴亦纵可万骑……时已昏,汉匈奴相纷拏,杀伤大当。当军左校捕虏言,单于未昏而去……迟明,行二百馀里,不得单于,捕斩首虏万九千级。《资治通鉴·卷十九·元狩四年》
  23. ^ 骠骑将军去病率师,躬将所获荤粥之士,约轻赍,绝大幕……师率减什三。《史记·卷一百一十一·卫将军骠骑列传第五十一》
  24. ^ 票骑将军去病率师躬将所获荤允之士,约轻赍,绝大幕……师率减什二。《汉书·卷五十五·卫青霍去病传第二十五》
  25. ^ 25.0 25.1 25.2 25.3 25.4 汉书》,卷006卷055卷094上
  26. ^ 资治通鉴》,卷019
  27. ^ 27.0 27.1 27.2 27.3 资治通鉴》,卷018, 卷019, 卷020, 卷021
  28. ^ 刘运动,西汉王朝对匈奴采取的民族政策,第19卷第1期2008年1月。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