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光演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參與漢光演習的C-130運輸機。
中華民國空軍F-16戰機參與國道高速公路戰備跑道起降演習。

漢光演習中華民國以全國性防衛作戰的軍事演習假想敵一般認為是中國大陸中國人民解放軍。漢光演習於1984年首度舉行,代號為「漢光一號演習」,由時任參謀總長郝柏村上將主持;之後年年舉行,僅號次有所更動。

為建立全民防衛動員體系,落實全民國防理念,實施動員準備,保障人民權益,中華民國政府於2001年11月14日頒定《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作為建構全民防衛動員機制的法源依據。

發展[编辑]

中美聯合軍演[编辑]

漢光演習前身為中華民國國軍美軍顧問團的「中美聯合軍事演習」,參與演習的軍隊為位於中華民國國軍美國海軍艦隊與顧問團成員。

實施徵兵制後備軍人制度的中華民國,聯合演習成員除了參演現役軍人外,也涵蓋預備役。聯合軍演依例每年舉行,中華民國國軍並在同時間舉行所謂南北軍團,以「反攻大陸」攻擊型態為主的中華民國全國「師對抗」。

漢陽演習[编辑]

1979年1月,中國與美國關係出現轉折,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而與中華民國斷交,因此每年舉行之聯合軍演隨著《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廢止而終止。為因應此情況,中華民國國軍於1979年8月首次單獨進行全國性作戰演習,代號為「漢陽演習」。

延續聯合軍演的漢陽演習雖照例舉行,不過因為參謀總長宋長志上將任內的三軍並不協調而違背實際軍事現實,所以並無顯著績效。1981年12月,陸軍總司令郝柏村上將接替海軍出身的宋長志上將就任參謀總長後,開始擴大漢陽演習內容,並將形態從攻擊調整為防衛。

歷年演習[编辑]

經過3年的調整和部署後,1984年新型態的中華民國軍事演習上陣,其代號則從「漢陽演習」更名為「漢光演習」。而內容則從原本的「攻擊師對抗」性質改為「全國性實兵防衛作戰演習」,而首次的新型態漢光演習則命名為「漢光一號演習」。「漢光」為中華民國國軍常用代號,顯示1980年代初期的中華民國政治氣氛;而此代號並於日後依循沿用,僅在號次依序增加。

首度漢光演習於1984年6月23日舉行,地點為澎湖。爾後,漢光演習每年舉行一次,演習天數約在數天至數週;至於演習區域,則是在數個軍團戰區按年度輪流進行。1980年代中期開始,常態的漢光演習成為國軍作戰層次最高、演習戰情最複雜、參演人力兵員最多、科目設置最齊全、規模最大的三軍聯合攻防作戰系列演習。

漢光十六號至二十一號[编辑]

2006年,漢光二十二號[编辑]

台灣解嚴後,漢光演習不再成為軍事機密,大量媒體均予以報導。2006年7月,仍以中國人民解放軍為假想敵的漢光二十二號演習於宜蘭舉行。此次演習的特點是首次模擬解放軍成功登陸蘭陽平原宜蘭市區,並與駐守宜蘭的後備旅展開城鄉防禦戰鬥;此外在蘇澳利澤簡海岸,也有如往常的陸海空三軍聯合對抗登陸部隊的防衛操演與防駭演練,而F-16幻象2000紀德艦等整修過的武器與裝備也均有參加演 習。在此演習過程中,相關官員表示:「一旦解放軍蘭陽平原登陸,為避免解放軍從雪山隧道直入台北政經中心,軍方屆時必將炸毀雪山隧道口,封閉並阻絕敵軍入侵,待擊退敵軍後再行復原使用。」

2007年,漢光二十三號[编辑]

  • 電腦兵棋推演
    • 演習時間:4月實施。
    • 演習地點:聯合作戰指揮中心聯合作戰演訓中心及各戰略執行單位戰術指揮所。
    • 演習編組:統裁官由部長擔任,總長(含)以下的各級幹部皆以現職參演。
    • 推演方式
  • 以「前瞻2012年臺海情勢可能的發展與變化」作為想定。
  • 由國防大學教官擔任攻擊軍。
  • 採取「階段管制、開放用兵」的統裁方式。
  • 以24小時、連續5天4夜方式實施。
  • 實兵操演驗證
    • 演習時間:5月實施。
    • 演習地點:在本島、外島,以及海、空域訓練場。
    • 演習編組:由部長擔任統裁官,總長(含)以下的人員擔任各相關的指揮官與參謀,並全程進行參演。
    • 演練方式:以全年的作戰演訓指導,在同一個想定架構下,採取「全軍、分區、同時」對抗方式實施演練,並結合「同心」、「萬安」等演習,以強化後備動員的整備戰力,操演全程置重點於「聯合戰力保存、聯合截擊與聯合國土防衛」。

4月24日,中華民國國防部宣佈「漢光二十三號」演習電腦兵棋推演結果,顯示登陸台灣的解放軍全數遭國軍殲滅,但台灣西部重要軍事設施亦遭到解放軍飛彈重創,同時凸顯反潛、反飛彈能量不足。這也是中華民國國防部首度證實擁有地對地戰術飛彈[1]

2008年,漢光二十四號[编辑]

2008年6月1日,中華民國國防部宣佈「漢光二十四號」演習於同年的6月22日至6月27日舉行電腦兵棋推演,實兵驗證時間為9月22日到9月26日。電腦兵推以2009年解放軍台灣的假想攻擊。

兵棋推演中解放軍動用16萬軍隊對台灣執行全面性狙擊攻擊,解放軍第一天即突破國軍海、空防禦,國軍為了阻絕解放軍的攻台速度,則以炸毀雪山隧道高鐵及部分高速公路橋樑,做為防禦;兵推第二天因兵力不足讓解放軍成功登陸中南部;兵推第三天中華民國國軍展開反攻,成功圍殲中南部登陸之解放軍結束兵棋推演。

經過約一年時間深思熟慮,2009年決心首次推動「QDR英语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四年一期檢討機制,為近年罕見國防部所推動之重大政策。

2010年,漢光二十六號[编辑]

中華民國國軍「漢光二十六號電腦輔助兵棋推演」2010年7月19日起舉行五天,今年提升對抗層級,由國防大學校長金乃傑上將擔任攻擊軍(解放軍)司令員,納編各軍種司令部教準部進行攻擊;防衛軍(國軍)則由參謀總長林鎮夷上將率全軍幹部參演,國軍以2010年的編裝及武器系統,迎戰共軍一千五百多枚導彈飽和攻擊,及解放軍的三棲進犯。

漢光26號演習國軍飛彈性能

漢光26號電腦兵推資訊

2011年,漢光二十七號[编辑]

參謀總長林鎮夷上將於2011年4月11日清晨下達「電光(緊急召回)」、「捷報(指揮所開設)」演習後,國軍各作戰區即展開一連五天軍事演習。

漢光二十七號將從4月11日的戰力保存、4月12日的聯合防空、4月13日的聯合截擊及14日、15日的聯合國士防衛作戰等進行實兵驗證,並演練情資整合、無人航空載具攻擊、防護(不對稱作戰)等。

日期 時間 地點 操演項目
2011年4月12日 14:00至傍晚 新北市淡水河 陸軍關渡地區指揮部執行河口防護演訓
2011年4月13日 05:00至10:00 中山高速公路台南麻豆 空軍二代戰機起降演訓
2011年4月13日 16:00至19:00 陸軍楊梅高山頂營區 陸軍機械化步兵第二六九旅執行區戰增援
2011年4月14日 05:00至10:00 屏東加祿堂海邊 聯興操演:海軍陸戰隊登陸
2011年4月14日 08:00至10:00 台中清泉崗基地 聯雲操演:空降及反空降演習

2012年,漢光二十八號[编辑]

2012年4月16日至20日舉行「漢光二十八號」兵棋推演。

海軍6架P-3C反潛機加入,由空中攻擊解放軍潛艦
陸軍6架AH-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成軍,增強防衛地面作戰能力
國軍愛國者反飛彈系統全面升級為三型,助於重要政軍經地區的飛彈防禦

2013年,漢光二十九號[编辑]

演習場的雷霆2000多管火箭。
  • 演習時間:4~7月
  • 階段:
    • 實兵演練(4月15~19日)模擬解放軍作戰,马英九总统首度以三軍統帥身分主持國軍年度最大規模演習,防衛軍採「實兵、局部實彈」方式,實施連續五天、晝夜二十四小時的攻防演練
    • 電腦輔助指揮所演習(7月15~19日)
    • 操演時序依序為泊地攻擊,先期制壓,反舟波射擊,坐灘線火殲和最後階段的防護射擊。出動F-16、IDF與F-5戰機、成功級艦、錦江級艦、光六快艇、AH-1W與OH-58D直升機、雷霆2000、標槍飛彈、M114型155榴砲,M101型105榴砲,T63式120迫擊砲等各式武器。
  • 實彈射擊:
  • 陸軍:9台發射車攻擊9波,射程30公里,共81枚火箭彈,約在20公里外海上對敵造成大範圍殺傷。岸上則是以155榴砲、105榴砲、标枪反坦克飞弹進行集火射擊,並發射火焰干擾絲,嚇阻敵方船團逼近。[2]
  • 空軍:自製IDF、F-16、F-5E戰機,AH-1W與OH-58D攻擊直升機,進行空中火力壓制作戰,先後炸毀敵軍船團。註:Mirage2000
  • 海軍:成功級艦組、錦江級巡邏艦、鄭和艦和錦江級巡邏艦與成打擊支隊,並且以海軍光六飛彈快艇和76快砲連續射擊,攻擊解放軍兩棲登陸船團及護衛艦,並成功摧毀敵艦。

2014年,漢光三十號[编辑]

  • 演習時間:5~9月
  • 階段:
    • 電腦輔助指揮所演習(5月)
    • 實兵演練(9月15號)

2015年,漢光三十一號[编辑]

中華民國國防部為紀念抗戰勝利台灣光復70週年,特別結合漢光演習於7月4日在新竹湖口基地舉行「國防戰力展示」,由總統馬英九親自檢閱。

2016年,漢光三十二號[编辑]

國防部規劃中華民國史上最大規模的軍事演習,國防部發言人陳中吉少將指出演習實兵演練規劃於8月22至26日實施。漢光32號演習將會首次將軍種對抗納入,在10月份供總統蔡英文親自校閱,屆時包括海軍艦隊海上海強實兵對抗,空軍聯隊戰機空中天龍實兵對抗,及陸軍聯兵旅長青實兵對抗[4]

2017年,漢光三十三號[编辑]

國防部部長馮世寬表示,預計於五月中旬時,將在屏東九鵬基地,進行精準彈藥(飛彈)試射,以及電腦兵推(為期四週),總統蔡英文將視導。

重大意外[编辑]

  • 1994年9月17日漢光11號演習時,海軍成功艦方陣快砲台東外海誤擊金鷹航空公司拖靶的里爾35噴射機,飛行組員4人全部罹難。[5][6]
  • 2003年9月4日漢光19號演習時,海軍標準飛彈在蘇澳外海誤擊空軍幻象戰機雲母飛彈的靶機。[6]
  • 2007年5月11日漢光23號演習時,空軍F-5F戰機墜毀在湖口營區,波及星光部隊士官兵,共4死9傷。[6]

漢光演習停止與恢復實彈射擊[编辑]

報載說法[编辑]

根據報載,霍守業於參謀總長任內宣布漢光演習不再實彈射擊。原因是因為國軍在陳水扁執政時期,國軍的實彈射擊命中率不高,因此不從改進國軍射擊準確率方向著手,而消極的禁止實彈射擊。[7]

國防部說法[编辑]

雖然世界強國沒有軍隊害怕被媒體、民眾與政治人物以民粹式批評作秀而不做實彈演習。國防部透過新聞稿指出,往年配合漢光演習實施高密度火力展示操演,遭外界批評為作秀、失真,因此為了順應廣大民意,漢光演習一度取消實彈射擊。直到漢光24號才恢復實彈演習。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