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音節結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漢語音節結構,指的是從不同角度出發採取不同方法對漢字字音的構成所做的分析[1]。漢語音節在通常情況下指的就是一個漢字的字音,如「上、中、下、天、地、人」每個漢字就是一個音節。特殊的情況,如北京話兒化韻的「門兒」、「聲兒」等,是兩個漢字構成一個音節,又如後起的單位字「瓩、兛」等,是一個漢字包含兩個音節[2][3]

傳統分析法[编辑]

從傳統的漢字注音方法反切的角度出發,一個漢語音節可分成兩部分,如「東,『德紅切』」,反切上字「德」表聲母」,反切下字「紅」表韻母[uŋ] [4]聲調平聲——韻母、聲調合稱爲“韻”。

一個字音又可分爲「聲」、「韻」、「調」三部分,或者叫做「聲母」、「韻母」和「聲調」[5]。如:「流連」二字聲母和聲調相同,韻母不同;「抖擻」二字韻母和聲調相同,聲母不同;「買賣」二字,聲母和韻母相同,聲調不同[6]

五音位[编辑]

音位的角度出發,對現代漢語諸方言和宋、元以來的近古漢語,可將一個漢字的字音分成五個音位[7]劉復把一個字音比喻成一種生物,按發音的先後順序將這五個音位命名爲:頭、頸、腹、尾、神。將其翻譯成現代音韻學習慣的說法就是:聲母(頭)、介音韻頭(頸)、韻腹(腹)、韻尾(尾)和聲調(神)。

漢語音節構成中的五個音位,只有韻腹和聲調是必需的,其他音位可有可無。也就是說:

  • 有的漢字的字音可以沒有聲母,如北京話的「彎」字,介音爲-u-,韻腹爲-a-,韻尾爲-n,聲調爲陰平,沒有聲母。對沒有聲母的字音有時候也說成帶零聲母
  • 有的漢字的字音沒有介音,如梅州話的「塔」字,聲母爲 tʰ-,韻腹爲-a-,韻尾爲-p,聲調爲入聲,對有四呼的方言來說,無介音的字屬於開口呼
  • 有的漢字的字音沒有韻尾,如上海話的「回」字,聲母爲 ɦ-,介音爲-u-,韻腹爲-e-,聲調爲陽平。

竝不是所有漢語方言的字音結構都完整地包含了「聲、介、腹、尾、調」五個構成部分[8],比如粵語的音節結構中就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介音」,其「開」「合」兩呼是用不同的聲母來區分的,而不是靠介音[9]。又如,朝鮮語的漢字發音也可以被看成是一種漢語的方言音,但現代朝鮮語是沒有聲調的。另外,有的方言的音節結構要比這個五位的模式複雜,如福州話的「卓」字讀如[tauk],韻腹爲-a-,韻尾卻是由/u/、/k/兩個音位構成的。

漢語音節結構示例(IPA注音)

方言 例字 聲母 介音 韻腹 韻尾 聲調
北京話 ʈʂ u a ŋ 陰平
梅州話 ts i ɔ k 入聲
廣府話 h - i m 陰上
上海話 i a ʔ 入聲
朝鮮語 k i ə l -

注释[编辑]

  1. ^ 周及徐. 语言历史论丛(第六辑). 巴蜀书社;Esphere Media (美国艾思传媒). 1 March 2013: 1968–. ISBN 978-7-5531-0215-3. 
  2. ^ 徐通锵. 汉语结构的基本原理 字本位和语言研究. 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 2005: 92–93. ISBN 978-7-81067-660-1. 
  3. ^ 王建军. 中西方语言学史之比较. 黄山书社. 2003. 
  4. ^ 王力擬音
  5. ^ 石定栩 周荐 董琨 等. 基於華語教學的語言文字研究. 商務(香港)印書館. 9 June 2014: 111–. ISBN 978-962-07-2863-1. 
  6. ^ 刘晓南. 汉语音韵研究教程.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7: 5–8. 
  7. ^ 刘晓南. 汉语音韵研究教程.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7: 129. 
  8. ^ 古汉语文字音韵训诂常识. 贵州人民出版社. 1987: 50. 
  9. ^ 袁家骅. 汉语方言槪要. 文字改革出版社. 1983: 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