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玉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潘玉儿(5世纪-501年)本名俞妮子,因肌肤晶莹如玉,又名潘玉奴,南齐东昏侯萧宝卷宠妃,公主潘氏生母,擁有傾國傾城、沉魚落雁的美貌。

生平[编辑]

潘玉儿出身歌妓,姿色妖豔,因此練就了勾魂摄魄的狐媚手段,在十四歲時,出落得冰肌玉骨,閉月羞花,花明雪豔,宛若仙子。後來南齊東昏侯萧宝卷發現了這個大美人,尊为贵妃。萧宝卷绝宠之,皇后褚令璩不被礼遇。後來潘貴妃生下一個女兒,封為公主,從母姓潘,女兒一生下來,白白胖胖,紅潤可愛,萧宝卷欢喜的不得了,每天都要抱一抱剛出生的愛女,而捨不得放下,蕭宝卷和潘玉兒非常疼愛她,喜爱的不得了,但公主卻不幸百日而殤,萧宝卷和潘玉兒痛哭欲绝,萧宝卷還制斩衰絰杖,积旬不听音乐,衣悉粗布,不食荤腥,又建了一座最豪华的陵墓將女兒埋葬。

在他們的女兒死後,萧宝卷为了安慰潘玉儿喪女之痛,大兴土木,建造芳华、芳德、仙华、含德、清曜、安寿等宫室,又特别为她修建了神仙、永寿、玉寿三座宫殿,用麝香涂壁,刻为装饰,穷工极巧。其玉寿中做飞仙帐,四面绣绮,窗间尽画神仙,据《南齐书》记载:“壁嵌金珠,地铺白玉,又凿地为莲花,用粉红色美玉装饰,极尽奢华,玉寿殿刻画雕彩,居香涂壁,锦馒珠帘,穷极绔丽”工匠彻夜修建,萧宝卷搜剔佛寺,见有玉石狮象,便运入新建的宫殿里,充作点缀。庄严寺、禅灵寺有宝珥铃佩,外国寺佛面有光相,禅灵寺塔诸宝珥,皆剥取来用作宫殿的装饰,又让潘貴妃赤裸脚踝在上面珊娜而行,婀娜多姿,花随步动,弓弯纤小,腰肢轻盈,萧宝卷眯起双眼,恍若見到一个花容月貌、國色天香的仙女,香风过处,遍地莲花绽放,因而大发感叹:“仙子下凡,步步生莲”。潘玉兒被蕭寶卷撫摸、親吻小腳時,羞得臉色通紅,癢得咯咯嬌笑。這一笑得芙蓉出水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萧宝卷又在“阅武堂”建造“芳乐苑”,恣意奢淫,亭台楼谢,工巧绝伦,苑中山石,概涂五彩,听说凡有好树美石,一概毁墙撤屋,移置御苑间,池水边筑楼榭,叠石成楼,在山壁间筑房,各处墙壁尽画上男女私亵像,供其淫樂觀賞。

蕭寶卷荒淫好色,狎昵群小,荒嬉无度,荒唐奢侈,後宮佳丽嬪妃多达万人,环佩如云,在民間廣選美女也是始亂終棄。有一次佞臣茹法珍梅虫儿为萧宝卷选了美女数十名,充入后宫,潘玉儿原本是妓女,流落到都中,他見潘玉兒姿色美豔、狐媚多情、乖巧伶俐、能歌善舞,最让人销魂的妙处,便是裙下双脚,不盈一握,柔弱无骨,状似春笋,纖細如玉,萧宝卷得到如此絕色美女,好似天女下凡,见所未见,一夜巫山雲雨,一宵欢会之后,五体酥麻,因而大受寵幸,此後兩人行影不離,如膠似漆,蕭寶卷原本是一个醉心骑马射箭,外出狩猎,奇装异服,招摇过市的皇帝,但自从得到潘玉儿后,抛开了其他嗜好,因此蕭寶卷待遇潘玉儿,与孝子相似,但他生性好淫,虽然畏懼潘玉儿,但還是不免与其他妃子觑隙交欢。若为潘玉儿听到,辄召入萧宝卷加以杖责。

史書稱她有國色:“臉似含花,豔斂蕊中未吐,如雨後冉冉雲霧,腰肢柔媚,似風前柳帶纖纖,一雙眼秋水低橫,兩道眉春山長畫,烏髮如緞,肌肤白雪,梳影覆額垂肩,粉光映頰凝腮,三尺低垂弱柳”,潘玉兒不僅玉肌冰膚,花容月貌,美豔無比,傾國傾城,且有一雙雪白柔軟的美足,嬌小玲珑,柔若無骨,狀如春筍,诱人心魄,让萧宝卷如痴如醉。潘玉儿所有的服飾,极选珍宝,无论价值如何,只要能得到潘玉儿的欢心,千万亿亦在所不惜。潘玉兒喜愛打扮得花枝招展,華麗別致,而且服飾都以精美的錦羅綢緞製成,對於潘玉兒的要求,蕭寶卷有求必應。潘玉兒喜歡貴重的首飾,相传潘玉儿所佩戴的一个九鸾琥珀钗,就值价一百七十万。潘玉儿宫中的器皿,皆纯用金银。内库所贮的金银不够用,就向民间收买。一时间金银宝物,价昂数倍。萧宝卷令京邑的酒租,折钱为金。潘玉儿任情挥霍,不知节儉,使驿道上络绎不绝。

潘玉儿的父亲潘宝庆,因女兒得宠,赐第都中,萧宝卷呼他为阿丈,潘宝庆与诸奸邪小人勾结,將貴族诬为罪犯,所抄没的家产都占为己有,而且一旦被诬陷,往往祸及亲邻。萧宝卷对此概不过问。遊至宝庆家,潘玉儿亲为调羹,躬自汲水。安排既就,萧宝卷便与潘玉儿并坐取饮,茹法珍梅虫儿等依次列席,不分男女上下,恣为欢谑。还有阉人王宝孙,年仅十余,生得眉目清秀,好像处女,萧宝卷号为伥子,非常宠爱。潘玉儿也对他另眼相看。王宝孙巧小玲珑,常坐在潘玉儿膝上,一同饮酒。至夜深还宫,王宝孙在御榻旁留寝,因此恃宠生骄,渐得干预政事。甚至矫诏控制大臣,如梅虫儿、王咺之等幸臣,对他也有惧意。王宝孙有时骑马入殿,诋诃天子,萧宝卷也不以为意,依旧日夕留侍。

在後宮,潘玉兒妖冶风流,嬌貴奢靡,因此蕭寶卷以奴僕自居,特別是美女潘貴妃懷孕後,對她更加關心保護,爲潘玉兒端茶送水,捏腳捶背。潘玉兒貪玩任性,他們出外游玩時,蕭寶卷為了不讓潘玉兒動到胎氣,他讓美人躺在轎子上,自己卻騎着馬,像隨從跟在後頭,即使眾人議論紛紛,他也毫不在意,有時蕭寶卷握住她的足踝,搓之,揉之,捏之,闻之,甚至吻之,啮之。偶尔咬痛了潘玉儿的美足,潘玉儿脾气暴躁,刻薄刁蠻,竟杖怒击其背,但他仍是顺從。有一次宮中发生大火,适遇萧宝卷与潘玉奴出游玩樂,还没有回宫,由于没有萧宝卷的命令,宫女不敢救火,结果三千宫室化为灰烬,萧宝卷回来后,不仅毫无痛惜,还认为先帝留下的宫室,不符合他的要求。

潘玉儿出身平民,对于市衢买卖之事,时常心向往之,因此萧宝卷为了供潘贵妃玩乐,而命人在御花园中搭建了一条小型街道,仿照民间市集模样,由宫人分别设置日用杂货及酒肉等店铺,所有六宫的日常用品都在此处购买,潘玉儿担任“市令”,萧宝卷自任“市魁”,如果发现市场里有人不守规矩,或发生争执,就由“市魁”派人拘束听侯“市令”发落,具体再由“市魁”执行,當時人稱“阅武堂,种杨柳,至尊屠肉,潘妃酤酒。”,宫人们不胜其苦,大臣们更是群情哗然,老百姓聽聞,尤为不满。

蕭宝卷和潘玉兒在含德殿中,縱慾淫樂,荒淫享樂,彻夜欢饮,笙歌杂奏,永元三年,蕭衍發動政變,萧宝卷被弑,妖豔淫靡的潘貴妃被關在獄中,等候發落,萧衍不忍杀死美若天仙的潘玉儿,想將她納為妃子,領軍王茂進諫説:“亡齐者此物,留之恐贻外议。”,萧衍便将潘玉儿赏给大将軍田安啟为妻,田安啟不解风情。潘玉儿十分痛苦,哭得梨花帶雨,淚濕衣襟。潘玉儿對萧衍恸哭道:“昔者见遇时主,今岂下匹非类?死而后已,义不受辱。”在大廳内,賓客們紛紛擧杯祝賀田安啟得到一個絕世美女,央求一睹其美色。但賓客們見潘玉兒自缢而死,已經氣絕身亡,死後仍潔美如生,光彩奪目。

蘇軾《和楊公濟梅花》:“月地雲階漫一樽,玉奴終不負東昏。臨春結綺荒荆棘,誰信幽香是返魂”。

毛熙震《臨記仙》,歎述道:“南齊天子寵嬋娟,六宮羅綺三千。潘妃嬌豔獨芳妍。椒房蘭洞,雲風降神仙。縱態迷觀心不足,風流可惜當年。纖腰婉婉步金蓮。妖君傾國,猶自至今傳”。

子女[编辑]

公主潘氏,潘貴妃所生,早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