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海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澎湖海戰
清朝统一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 1683年7月10日—16日[1]
地点 澎湖
结果 清朝獲勝
東寧國瓦解
鄭克塽投降
领土变更 大清台灣澎湖納入統治版圖
参战方
 大清  東寧國
指挥官和领导者
清朝 施琅 東寧國 劉國軒
兵力
24,000
鳥船70艘、趕繒船103艘、雙帆居船65艘,合計238艘[2]
20,000
大小炮船、鸟船、赶缯船、洋船、双帆等各式軍艦約200艘(另一說40~50艘)[3]
伤亡与损失
329人陣亡
1800人受傷[4]
14,000人陣亡 [5]

澎湖海戰,又称施琅攻台,是清朝消滅鄭氏王朝戰爭,鄭軍一度擊退清軍,最後清軍獲勝。清軍佔領澎湖後,鄭氏王朝無力抵抗清軍,只得投降,結束在台灣22年統治。至此,台灣和澎湖皆并入清朝版图。

戰前情勢[编辑]

提案進攻[编辑]

康熙十六年(1677年),清朝恢復福建水師體制。康熙十八年(1679年),任命湖南岳州水師總兵官萬正色為福建水師提督。至是年年底,福建水師有戰船240艘,官兵28,580名。[6] 康熙十九年(1680年),鄭經和清朝戰爭失利,放棄廈門金門,退往台灣。 福建總督姚啟聖打算趁勢進攻台灣,但遭福建水師提督萬正色反對,加上一些大臣支持萬正色,康熙帝也顧慮未解決西南吳世璠,決定暫緩進攻[7]

康熙二十年(1681年),鄭經中風而死。鄭氏王朝政變,鄭克塽年僅12歲繼任延平王,馮錫範劉國軒掌握實權,鄭氏官員向心力開始動搖,傅為霖負責與清朝談和,甚至願當內應[8]。姚啟聖認為是時候進攻台灣,但萬正色反對出兵[9]。姚啟聖知道施琅仇視鄭氏王朝,必能幫助他擊敗鄭軍,便向康熙帝推薦施琅。康熙帝不滿萬正色反戰,便同意施琅擔任水師提督,萬正色調任陸師提督。

施姚爭權[编辑]

按照康熙帝規劃,應由姚啟聖、萬正色、巡撫吳興祚一起商討作戰,施琅卻打算排除姚啟聖等人的節制,以便能全權進攻台灣,不過康熙帝只同意吳興祚負責後勤,仍然命令姚啟聖和施琅共同出兵[10]

康熙二十一年五月初五(1682年6月10日),清軍抵達銅山島,姚啟聖和施琅卻在爭執出兵時機,姚啟聖主張利用冬天的北風,施琅主張利用夏天的南風,導致清軍無法順利出兵[11]。 最後康熙帝於十月初六(11月15日)裁定施琅負責前線作戰,姚啟聖改任後勤作業[12],才讓施琅如願取得統帥權。 十一月初三(12月1日)施琅率領約21000人,軍艦238艘前往興化平海衛訓練軍隊。

姚啟聖軍權旁落後,為避免施琅獨得戰功,轉而和鄭氏王朝談判。但是施琅主戰意志堅決,且負責談判的劉國軒不接受剃髮易服[13],談判因此破裂。 康熙二十二年五月廿三日(1683年6月17日)康熙帝下令施琅盡速進攻,因此爆發六月(陽曆7月)的澎湖海戰。

鄭軍動向[编辑]

永曆三十三年(1679年)起,清朝實施遷界令,嚴重打擊鄭氏王朝的貿易,糧食補給也出現問題,鄭經下令每戶人家每個月必須多繳一斗米,將領也必須用自己的俸祿充軍[14],仍沒辦法解除危機。當時英國商館就如此看待鄭氏王朝: 「台灣王之境況甚不安定,不易抵抗滿清人,滿清人常施恫赫,國王因其財富被消耗,故每日向人民橫徵暴斂,亦不能使軍隊滿意。是以我國不惟受敵人(清軍)之威脅,亦恐軍隊(鄭軍)因缺餉而叛變[15]。」

永曆三十四年(1680年)鄭經退守台灣後,澎湖成為前線要地,防守卻很薄弱。直到十月,施琅抵達廈門以及傅為霖為清軍內應事情爆發, 劉國軒才前往澎湖強化守備。劉國軒抵達澎湖後,在娘媽宮、風櫃尾、四角嶼、雞籠嶼築城; 東蒔、西蒔、內塹、外塹、西嶼頭、牛心山設置砲台。同時在海邊建造矮牆並配置火銃,阻止清軍登陸[16]

永曆三十七年(1683年),劉國軒得知施琅準備進攻,便從台灣本島調度鄉兵到澎湖,並將商船以及私人用船都改為軍艦[17],準備決戰。

戰爭經過[编辑]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四日(1683年7月8日),施琅從銅山島出發,姚啟聖也撥3000人同施琅出征[18]。十五日(9日)鄭軍哨船發現清軍已到花嶼、貓嶼一帶, 趕緊回報劉國軒,當晚清軍在八罩島過夜。

十六日(10日)施琅進攻娘媽宮,以速度快的鳥船當作先鋒。劉國軒讓林陞江勝指揮水軍;邱輝為先鋒[19],自己在娘媽宮港口督戰。當時受風勢阻擾,清軍不敢前進,只有以藍理為首的7隻艦隊突入鄭軍[18]

施琅再派出第二波鳥船部隊,交戰不久後開始漲潮,一些清軍船隻被海水沖向岸邊,鄭軍趁勢將艦隊分成兩翼包圍清軍[20]。 施琅見狀趕緊突入鄭軍,想解救被圍困的船隻,卻被林陞率軍包圍。施琅在交戰中被火銃射傷右眼,不過沒有失明[20]; 林陞也被大炮打斷左腿[20]。林陞負傷讓鄭軍失去指揮,施琅藉機撤離戰場,到西嶼附近的海上休息。

施琅於十七日(11日)返回八罩島,八罩島地形險惡,船隻遇暴風很容易撞上島邊的暗礁,農曆六月又是容易發生颱風的時節, 施琅卻很幸運沒碰到颱風[21]。劉國軒得知清軍在八罩島休息,親自進攻卻被施琅擊退[22]。 施琅趁勢於十八日(12日)先派戰船攻取澎湖港外虎井嶼、桶盤嶼。[23]

二十二日(16日)早七時,施琅決定發動總攻擊,將艦隊分成三路進攻,剩下約80艘當後援部隊[24],搭配採用以眾擊寡的「五點梅花陣」,即是五艦結為一隊攻東寧的一艦:

  • 中路:共有56艘船,分成8隊,每隊有7艘船。由施琅親自指揮,作為主力進攻娘媽宮。
  • 右路:共有50艘船,由總兵陳蠎等從澎湖港口東側東蒔攻入雞籠嶼四角嶼,之後會合中央部隊夾攻鄭軍。
  • 左路:共有50艘船,由總兵董義等從澎湖港口西側內塹攻入牛心灣,讓鄭軍誤判清軍要在此地登陸。[25]

天亮前,開始颳起颱風。辰時(7時—9時)受颱風影響,海上吹起西北風,鄭軍順著風勢進攻,一時處於優勢,清將朱天貴被炮擊而死[22]。到了中午,颱風受到赤道鋒面帶的影響[26],海上開始吹南風,風向轉變成對清軍有利。施琅命令全軍反攻,順著風勢發射各種火器,並且以數船圍攻鄭軍一船,鄭軍全面崩潰,江勝戰死、邱輝自焚[27]。共斃傷鄭軍1,2000人,俘5,000餘人。擊毀、繳獲戰船190餘艘。劉國軒眼見大勢已去,率領殘餘部隊從北面吼門退往台灣,澎湖各島鄭軍都向施琅投降。清軍陣亡329人,傷1,800餘人。[23][28]

戰後結果[编辑]

施琅戰勝後,考慮台灣水道非常險惡,進軍困難[29]。施琅決定暫緩進攻,採取攻心戰術,讓鄭氏王朝從內部崩潰。施琅在澎湖禁止殺戮,張榜安民;發佈《安撫輸誠示》。派原劉國軒副將曾蜚赴台。[23]派人醫治受傷戰俘,並配給他們衣服、糧食,再將士兵送回台灣[27]。還拉攏鄭軍將領為內應,防守淡水何佑首先私通施琅,其他將領也跟進[30]

鄭軍戰敗消息傳到台灣,人心開始不安。為了延續政權的生存,有將領提出進攻菲律賓,得到馮錫範同意[31]。卻傳出遠征軍只想搶劫,還打算逃往海外[32],因此劉國軒阻止此計畫。七月十三日(9月3日),施琅率軍在台灣登陸。[23] 後來在劉國軒大力主張下,鄭克塽於七月十五日(9月5日)向施琅投降[33], 並於八月十八日(10月8日)剃髮易服[34],鄭氏王朝正式滅亡。

鄭克塽投降後,清廷為了是否把台灣併入版圖產生爭論,不少大臣認為台灣孤懸海上,治理以及防守花費不小,主張棄守。最後施琅以台灣戰略地位重要,說服清廷將台灣併入版圖。

傳說[编辑]

依據《天妃顯聖錄》記載: 施琅進攻澎湖時,抵達八罩島,島上缺乏淡水。清軍挖開退潮後的沙地,發現有淡水可供飲用。媽祖還告訴清軍「二十一日必得澎湖,七月可得臺灣。」和鄭軍決戰的日期,清軍將士還看到媽祖現身。施琅認為是媽祖庇佑清軍戰勝,因此於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康熙帝加封媽祖為護國庇民妙靈昭應仁慈天后[35][36][37]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據英國商館記錄,陽曆的戰鬥日期為6月30日—7月7日,參見《十七世紀臺灣英國貿易史料》,頁41
  2. ^ 施琅,〈舟師北上疏〉《靖海紀事》,頁19。此戰清軍兵力還有其他說法: 《閩海紀要》記載60000人、軍艦600艘;《清史稿·卷一百三十五·兵六》記載20000人、軍艦300艘;《十七世紀臺灣英國貿易史料》記載原有軍艦400艘,後來增援200艘;《靖海志》、《海紀輯要》記載軍艦500艘
  3. ^ 《十七世紀臺灣英國貿易史料》頁41,記載鄭軍只有40~50艘船。學者周雪玉懷疑,施琅虛報鄭軍兵力以便誇大戰績,詳見《施琅攻台的功與過》,頁107
  4. ^ 施琅,〈飛報大捷疏〉《靖海紀事》,頁36
  5. ^ 十六日陣亡2000人,二十二日陣亡12000人,合計14000,參見〈飛報大捷疏〉《靖海紀事》,頁28及頁32。但施琅有誇大戰績的疑慮,陣亡人數應為高估。
  6. ^ 任力吳如嵩,<康熙統一台灣的戰略策略及其得失>,明報月刊香港,1996年4月號,第30頁
  7. ^ 陳正在,《台灣海疆史》,第101頁
  8. ^ 周雪玉,《施琅攻台的功與過》,第65頁
  9. ^ 彭孫貽,《靖海志》,第93頁
  10. ^ 《清代官書記明臺灣鄭氏亡事》,第22頁
  11. ^ 《施琅攻台的功與過》,第73-74頁
  12. ^ 《清代官書記明臺灣鄭氏亡事》,第24頁
  13. ^ 《清代官書記明臺灣鄭氏亡事》,頁27
  14. ^ 江日昇,《臺灣外記》,頁354-355
  15. ^ 周學普,《十七世紀臺灣英國貿易史料》,頁16
  16. ^ 《施琅攻台的功與過》,頁92-94
  17. ^ 〈飛報大捷疏〉,頁27
  18. ^ 18.0 18.1 《靖海志》,頁94
  19. ^ 盧建榮,《入侵台灣》,頁76及頁85
  20. ^ 20.0 20.1 20.2 〈飛報大捷疏〉,頁28
  21. ^ 《靖海志》,頁95
  22. ^ 22.0 22.1 沈雲,《臺灣鄭氏始末》,頁77
  23. ^ 23.0 23.1 23.2 23.3 任力、吳如嵩,<康熙統一台灣的戰略策略及其得失>,明報月刊,香港,1996年4月號,第33頁。
  24. ^ 《施琅攻台的功與過》,頁99-100
  25. ^ 任力、吳如嵩,<康熙統一台灣的戰略策略及其得失>,明報月刊,香港,1996年4月號,第32頁。
  26. ^ 周明德,〈天氣對澎湖癸亥海戰之影響〉,《臺灣風物》,頁71-73
  27. ^ 27.0 27.1 夏琳,《閩海紀要》,頁76
  28. ^ 施琅,〈飛報大捷疏〉《靖海紀事》,頁36
  29. ^ 〈飛報大捷疏〉,第35頁
  30. ^ 《施琅攻台的功與過》,第103頁
  31. ^ 江日昇,《臺灣外記》,第427頁
  32. ^ 夏琳,《閩海紀要》,第77頁
  33. ^ 〈臺灣就撫疏〉《靖海紀事》,第44頁
  34. ^ 〈舟師抵臺灣疏〉《靖海紀事》,第51頁
  35. ^ 《天妃顯聖錄》,12-13頁
  36. ^ 蔡相煇. 媽祖信仰研究. 秀威出版. 2006年10月: 158–164頁. ISBN 978-986-6909-08-5. 
  37. ^ 駱芬美. 被誤解的臺灣史: 1553~1860之史實未必是事實. 時報文化. 2013年2月: 179頁. ISBN 978-957-13-5728-7. 

书目[编辑]

  • 李元度許毓良 編:《國朝先正事略》1864年
  • 夏琳:《閩海紀要》,臺灣文獻叢刊第11種,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
  • 施琅:《靖海紀事》,臺灣文獻叢刊第13種,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
  • 沈雲:《臺灣鄭氏始末》,臺灣文獻叢刊第15種,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
  • 彭孫貽:《靖海志》,臺灣文獻叢刊第35種,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
  • 江日昇:《臺灣外記》,臺灣文獻叢刊第60種,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
  • 不著撰人:《天妃顯聖錄》,臺灣文獻叢刊第77種,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
  • 不著撰人:《清代官書記明臺灣鄭氏亡事》,臺灣文獻叢刊第174種,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
  • 周學普 譯注:《十七世紀臺灣英國貿易史料》,臺灣研究叢刊第57種,台灣經濟銀行研究室,1959年
  • 周雪玉:《施琅攻台的功與過》,臺原,1990年,ISBN 978-957-9261-01-2
  • 盧建榮:《入侵台灣:烽火家國四百年》,麥田 ,1999年,ISBN 978-957-708-916-8
  • 陳正在:《台灣海疆史》,楊智文化,2003年,ISBN 978-957-818-480-0
  • 周明德:〈天氣對澎湖癸亥海戰之影響〉,《臺灣風物》,卷37期3
  • 葉振輝:〈1683年鄭清澎湖之役勝敗分析〉,《澎湖研究第一屆學術研討會論文輯》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