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格里奇的德米特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
Dmitry Ivanovich
俄羅斯察列維奇
1899. Tzarevich Dmitry by M. Nesterov.jpg
《察列維奇德米特里》,米哈伊爾·涅斯捷羅夫繪於1899年
出生 (1582-10-19)1582年10月19日
逝世 1591年5月15日(1591-05-15)(8歲)
烏格里奇
安葬 原為烏格里奇,之後遷移到莫斯科
朝代 留里克王朝
父親 伊凡四世
母親 瑪麗亞·娜加婭
宗教信仰 俄羅斯東正教
烏格里奇的德米特里
18世紀描繪聖德米特里的聖像
顯靈跡者(Wonderworker)、被殺的王儲或虔誠的王儲
敬奉於 東正教
瞻礼 5月15日(死亡)
10月15日(出生)
6月3日(遺體遷移)[1]

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俄语:Дмитрий Иванович羅馬化Dmitrii Ivanovich;1582年10月19日─1591年5月15日)或察列維奇德米特里英语:Tsarevich Dmitry),是俄羅斯沙皇伊凡四世的幼子,擁有察列維奇的頭銜。其年僅8歲便離奇身亡,而在17世紀初更有多人(偽德米特里)冒充其名。

由於德米特里有一位和他同名同姓的哥哥,所以一般常以其死亡的地點烏格里奇的德米特里英语:Dmitry of Uglich)或埋葬地莫斯科的德米特里英语:Dmitry of Moscow)稱呼,以和其兄作出區別。

生平[编辑]

德米特里是伊凡四世最小的兒子,也是伊凡四世和瑪麗亞·娜加婭之間唯一的孩子。在伊凡四世死後,德米特里的哥哥費奧多爾一世登位,然而實際的權力是握在費奧多爾的大舅子鮑里斯·戈東諾夫手上。據傳戈東諾夫想要處理掉德米特里,因為費奧多爾沒有子嗣,若德米特里不在,戈東諾夫就能夠繼承王位。

1584年,戈東諾夫將德米特里、他的母親瑪麗亞·娜加婭與瑪麗亞的兄弟們都放逐到德米特里的封地烏格里奇市去,在《新紀事俄语Новый летописец》中指出這塊地是伊凡四世在遺囑中留給德米特里的,但不確定這是否具有可信度[2]。德米特里理應要掌握烏格里奇當地的執政權,但實際上,德米特里和他的母親頂多只能得到封地的部分收入,實際的權力掌握在從莫斯科派遣過去的服務階級人士英语Service class people手上[3]

根據16世紀的英國外交官吉爾斯·弗萊徹英语Giles Fletcher, the Elder所寫的書籍,德米特里在小小年紀就展現出和父親伊凡四世相似的性格特質。據說他很喜歡看著羊和其他牲畜被屠宰的過程,尤其是當動物的喉嚨被劃開,鮮血從傷口流出時[4]

謀殺或意外[编辑]

帕維爾·普利沙那夫英语Pavel Pleshanov所繪的《謀殺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1890年),圖中最左邊的女人是瓦西麗莎·沃洛霍娃,最右邊抱著德米特里屍首的則是瑪麗亞·娜加婭
犯罪現場。德米特里被發現死在離住所幾步之遙

1591年5月15日,德米特里離奇身亡,死因為喉嚨刺傷英语Stabbing

當時的史家和後來的歷史學家為德米特里命案提出了兩種可能性:第一種理論是,德米特里其實是被鮑里斯·戈東諾夫派出的刺客所殺,由當時在場的家庭教師瓦西麗莎·沃洛霍娃將刺客引入院子,刺客得手後再將現場佈置得像是意外[2]。幾位19世紀的歷史學家如尼古拉·米哈伊洛維奇·卡拉姆津[5]瓦西里·奥西波维奇·克柳切夫斯基等人支持這種說法。但反對者指出:德米特里是伊凡四世第八次(或第六次)婚姻中誕生的兒子,根據教規,俄羅斯東正教最多只合法認可三次婚姻[6][7],德米特里屬於私生子而無王位繼承權,因此戈東諾夫應沒有殺人動機。

第二種理論是,德米特里在把玩刀子時癲癇發作,在癲癇期間用刀刺穿了自己的喉嚨。這個理論則有米哈伊爾·波戈金英语Mikhail Pogodin謝爾蓋·普拉東諾夫英语Sergei Platonov等歷史學家支持,而反對者則指出:癲癇發作時手掌會張開,不太可能還握得住刀[8]。然而根據當時的官方調查,德米特里癲癇發作當下正在玩一種叫做「Svaika」的投擲遊戲,為此他握住刀片部分,並讓刀朝向自己。若這些資料可信,那麼他在遊戲途中癲癇發作,並鬆開手再自己跌到刀口上造成致命傷的可能性就比較高了。不過,當時主導進行官方調查的是受戈東諾夫直接指使的瓦西里四世(當時還尚未成為沙皇),因此官方調查的中立度或許有待商榷[9][10]

關於德米特里的命運還有第三種揣測,這個理論則獲得了一些較早期的歷史學家如康斯坦丁·貝斯圖佐夫-留明英语Konstantin Bestuzhev-Ryumin、伊凡·別利亞耶夫(Ivan Belyaev)等人的支持。那就是:戈東諾夫本來打算派刺客謀害德米特里,卻不小心殺錯了其他人,而德米特里本人最後成功逃脫並倖存 ── 這種說法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偽德米特里一世二世三世還能活著出來和大眾露面。然而,大多數現代俄國歷史學家都認為德米特里的倖存版本是不可能的,因為被派來刺殺王子的刺客實在不太可能會認不清王子的長相。此外眾所皆知的是,連贊助偽德米特里一世的波蘭貴族們都不相信他所說的故事。

事件餘波[编辑]

德米特里之死在烏格里奇引發了一場暴動,起因為德米特里的母親瑪麗亞·娜加婭和她的兄弟米哈伊爾聲稱德米特里遭人謀殺。聽到這個消息後,憤怒的市民動用私刑處死了15名他們認為是刺客的人,包括當地的莫斯科政府代表和德米特里的一個玩伴。隨後由瓦西里主導進行官方調查[2],查問目擊者後得出結論:德米特里是自己造成喉嚨的致命傷的。調查結束後,瑪麗亞·娜加婭被迫接受剃髮禮成為修女,並被流放到一處偏遠的修道院。她的兄弟們則被關押。但當政治情勢改變,瓦西里便改口撤回他先前的意外死亡主張,並改稱德米特里是在鮑里斯·戈東諾夫的指使下被謀殺的。

17世紀初期,冒名者偽德米特里們接連出現,這些人都自稱是當初逃過一劫並順利長大成人的德米特里。1606年6月3日,偽德米特里一世派人挖出德米特里位於烏格里奇的遺體,並將其帶往莫斯科,想藉此證明這是另一個人的屍體,而不是德米特里·伊萬諾維奇的。在偽德米特里一世死去後,德米特里的遺體在莫斯科被重新安葬,其母親瑪麗亞也參加了葬禮儀式。

自德米特里的遺體從早前的烏格里奇轉移到莫斯科後,對德米特里的信仰和崇拜很快地興盛起來。在俄羅斯東正教聖人曆中,德米特里被尊稱為「聖虔誠察列維奇」(Saint Pious Tsarevitch),瞻禮日在10月15日(出生)、5月15日(死亡)和6月3日(遺體遷移),是東正教最受崇敬的聖人之一[11]

紀念[编辑]

烏格里奇市市徽
建於17世紀的德米特里滴血教堂,用以紀念德米特里謀殺案
位於烏格里奇克里姆林的紀念雕像


大眾文化與創作[编辑]

德米特里被謀殺的故事被俄羅斯文豪普希金改編成《鮑里斯·戈東諾夫 (戲劇)英语Boris Godunov (play)》中的其中一個橋段。之後該作品又由作曲家莫傑斯特·彼得羅維奇·穆索斯基再改編為歌劇版本

延伸閱讀[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Pravoslavie.ru
  2. ^ 2.0 2.1 2.2 Димитрий Иоаннович // Православн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
  3. ^ Vladimir Kobrin. 《Кому ты опасен, историк?》. 莫斯科: Московский рабочий. 1992: 224. 
  4. ^ 吉爾斯·弗萊徹. 《О государстве русском》. Захаров. 2002: 176. ISBN 5-8159-0195-4. 
  5. ^ 尼古拉·米哈伊洛維奇·卡拉姆津. 《История государства Российского》,1816年
  6. ^ Скрынников Р. Г. Россия накануне смутного времени.
  7. ^ Боргман А. И.《Русская история. Часть 1. До Петра Великого. Санкт-Петербург: Т-во А. С. Суворина-Новое время》,1912 ─ 1913 С. 310
  8. ^ Крылов И. Ф.《Были и легенды криминалистики》.列寧格勒:列寧格勒州立大學出版社,1987年
  9. ^ священник Афанасий Гумеров, насельник Сретенского монастыря. Разрешите мои сомнения, касающиеся гибели святого благоверного царевича Димитрия. / Православие. Ru
  10. ^ 《Complete Collection of Russian Chronicles》,莫斯科:ЯРК,2000, т. XIV, с. 40
  11. ^ О. М. Власова. ИКОНОГРАФИЯ СВЯТОГО БЛАГОВЕРНОГО ЦАРЕВИЧА ДМИТРИЯ
  12. ^ В Угличе появился памятник царевичу Дмитрию
  13. ^ В Угличе установили памятник царевичу Дмитрию
  14. ^ В Углич привезли памятник царевичу Димитрию
  • Sergey Platonov.《Очерки по истории смуты в Московском государстве XVI-XVII вв》,莫斯科,1937年
  • Ruslan Skrynnikov.《Лихолетье. Москва в XVI-XVII веках》,莫斯科,19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