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臺詩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烏臺詩案,發生於宋神宗元豐二年(1079年),為蘇軾政治生涯重大轉折,幾至於死亡,後經力保,改謫黃州團練副使安置。所謂「烏臺」,即御史臺,因官署內遍植柏樹,又稱「柏臺」。柏樹上常有烏鴉棲息築巢,乃稱烏臺。前代文網寬鬆,白居易敢以當朝天子的韻事入長歌行,宋初沿襲其風。烏臺詩案實為見諸歷史記載的最初成規模的文字獄

過程[编辑]

蘇軾於當年移知湖州,到任後上表謝恩,朝臣以其上表中用語,暗藏譏刺。御史何正臣上表彈劾蘇軾,指其“愚弄朝廷,妄自尊大”,又以蘇軾動輒歸咎新法,要求朝廷明正刑賞。御史李定曾因不母孝,受蘇軾譏諷,於此案中也指蘇軾有“悛終不悔,其惡已著”、“傲悖之語,日聞中外”、“言偽而辯,行偽而堅”、“怨己不用”等四大可廢之罪。

御史舒亶尋摘蘇軾詩句,指其心懷不軌,譏諷神宗青苗法助役法明法科、興水利、鹽禁等政策。神宗下令拘捕,太常博士皇甫遵奉令前往逮人。蘇轍時在商丘已預知消息,託王適協助安置蘇軾家屬,並上書神宗陳情,願以官職贖兄長之罪。

蘇軾在9月被捕後,寫信给蘇轍交代身後之事,長子蘇邁則隨途照顧。押解至太湖,蘇軾曾意圖自盡,幾經掙扎,終未成舉。捕至御史臺獄下,御史臺依平日書信詩文往來,構陷牽連七十餘人。蘇軾自料必死,暗藏金丹,預備自盡。

押解途上,蘇軾與蘇邁約定,如有不測,則單送魚至牢中。親戚送飯時,一時不察,蘇軾以為將死,遂寫下二詩與蘇轍訣別:

結果[编辑]

後因太皇太后曹氏[1]王安禮等人出面力挽,宰相王安石也说:“岂有圣世而杀才士者乎?”蘇軾終免一死[2]貶謫為“檢校尚書水部員外郎黃州團練副使本州安置”,前往黃州,為其文學創作生涯的重要階段。蘇轍被貶江西筠州任酒监,平日與蘇軾往來者,如曾鞏李清臣張方平黃庭堅范镇司馬光等29人亦遭處分。张方平、司马光和范镇罚红铜三十斤,其余各罚红铜二十斤。烏臺詩案於12月結束。

注釋[编辑]

  1. ^ 曹太后告訴神宗,當日蘇軾兄弟中式,仁宗皇帝在後宮言,“朕又為子孫得兩個太平宰相”。神宗有所動
  2. ^ 周紫芝《读诗谳》:“旧传元丰间,朝廷以群言论公,独神庙惜其才,不忍。大丞相王文公曰:‘岂有圣世而杀才士者乎?’当时议,以公一言而决。”《太仓稊米集》卷四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