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热月政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熱月政變
法國大革命的一部分
Valery Jacobi Ninth Thermidor.jpg
瓦列里·雅可比英语Valery Jacobi繪制的熱月第九日
日期: 1794年7月27日
地点: 法國, 巴黎
結果: 熱月黨人英语Thermidorians' 勝利:
參戰方
熱月黨人英语Thermidorians:

支持者:

國民公會 法國政府:

支持者:

指揮官和领导者
* 保羅·巴拉斯英语Paul Barras * 馬克西米連·羅伯斯比爾
兵力
未知的國民衛兵 約三千名忠誠者
伤亡与损失
未知 多方面的人員被處決 :

熱月政變(法语:Convention thermidorienne英语:Thermidorian Reaction)是法國大革命期中的一個政變反對雅各賓俱樂部主導公共安全委員會的領導人。隨後,國民公會投票同意處決馬克西米連·羅伯斯比爾安東萬·路易·德·聖茹斯特,和革命政府的其他幾位領導成員。這政變結束了法國大革命的最激進的階段。

詞源與定義[编辑]

熱月政變是指法國共和曆共和II年 熱月 9日(1794年 7月27日),羅伯斯比爾和其他革命激進份子在國民公會遭到熱月黨人英语Thermidorians協調一致的攻擊。 熱月政變也用來指稱國民公會督政府取代的這段期限;這名稱也有時被稱為熱月公約熱月黨人英语Thermidorians的知名人士包括保羅·巴拉斯英语Paul Barras讓-蘭伯特·單臨安英语Jean-Lambert Tallien約瑟夫·富歇

歷史背景[编辑]


法國大革命期間,雅各賓派採取一系列恐怖統治措施。

軍事上,1793年春,西撒丁王國那不勒斯組成第一次反法同盟,竭力支持法國各地的王黨叛亂,顛覆革命政權,恢復法國君主專制制度。在內憂外患的嚴峻形勢下,國民公會發佈總動員令,挫敗反法同盟,並把他們趕出法國境內。軍事上的勝利,狠狠打擊了國內外反革命勢力,鞏固了政權

經濟上,由雅各賓派控制的國民公會頒佈了三個土地法會,規定把逃亡貴族的土地分成小塊,用十年分期付款的辦法出售給農民;把幾百年來被地主奪去的村社公地按當地人口分給農民;無條件地廢除封建義務,燒毀全部封建地契和文據,對私藏者處以刑罰。這些土地政策,變封建土地所有制為小農土地所有制,日後這些有關土地的措施使法國在工業革命不能大量吸收農村勞動力,直到今日這些影響依然存在。

政治上,1793年9月17日頒佈了一項法令,命令各地方當局逮捕一切嫌疑分子,嚴厲鎮壓里昂旺代等城市叛亂者,王后瑪麗·安托瓦內特被判死刑;在中央,主張溫和共和主義的吉倫特派遭到重創,136名吉倫特黨黨徒被趕出國民公會,其中22名被送上斷頭台;同時,全國其他城市吉倫特黨人的領袖被處死刑自殺的也很多,從肉體上消除政見不同者。異見人士受到致命打擊,鞏固了政權。史稱恐怖統治

思想文化上,廢除天主教,改信“理性教”,教堂成了崇拜理性的俱樂部和廟宇,在巴黎聖母院廣場上,焚毀了祭壇和祈禱畫,巴黎主教哥伯戈貝爾和其他許多神父都同宗教斷絕關係,支持理性教;國民公會在1793年10月通過採用新曆法法令,以共和國成立日為一年的元旦,新曆法沒有宗教日,顯然,目的在於反對天主教;另外,社會風俗、生活乃至衣著,都進行了革命,如“公民”代替“先生”,取消假髮和過分華麗的時裝等。

熱月政變代表 雅各賓專政恐怖統治最後痛苦。隨著羅伯斯比爾暗殺讓-保爾·馬拉(1793年7月13日),和處決雅克·R·埃貝爾(1794 年3月24日),喬治·雅克·丹敦卡米爾·德穆蘭(1794年4月5日)後,他成為法國大革命剩下的唯一強人,他緊握的權力很明顯的變得越來越虛幻,特別是他的派系似乎在支持他的利益。此時他唯一的真正的政治權力源自於巴黎的雅各賓俱樂部,然而雅各賓俱樂部本身已經擴大超出巴黎邊界並進入全法國成為“人民大眾社會”的網絡。羅伯斯庇爾個人嚴密控制軍隊,他對軍事力量和銀行儲備的不信任,他反對在政府裡想像的腐敗者,此外普遍對恐怖統治的反感,使他成為一些陰謀的主體。 當革命政府國家公會成員聚集在一起,陰謀份子在熱月9日(7月27日)逮捕了羅伯斯比爾和巴黎市政府的領導人。[1] 他的對手會經常稱他為“暴君”或“怪物”,試圖用社會普遍大眾的觀點詆毀了他的名譽,以法國大革命已經摧毀了法國人民繁榮的事實支持這一指控。 [2]

陰謀集團[编辑]

不是所有的陰謀集團的人具有意識形態的動機; 許多陰謀背叛羅伯斯庇爾這樣做是出於很強的現實原因和個人因素,最主要的是自保。 喬治·雅克·丹敦派倖存的安托萬·克里斯托夫·梅林英语Antoine Christophe Merlin,就想為喬治丹敦的死亡復仇,更重要的是,保護自己的頭顱,包括約瑟夫·富歇皮埃爾-路易·隆德不樂英语Pierre-Louis Bentabole,籌畫消滅羅伯斯比爾。[3][4] 左派反對羅伯斯比爾的理由是因他不夠激進而且拒絕了無神論[5] 然而,熱月9日(7月27日)政變主要的煽動者,是山嶽派的陰謀由讓-蘭伯特·單臨安英语Jean-Lambert Tallien弗朗索瓦·路易·波登英语François Louis Bourdon領導的,逐漸凝聚,並且在關鍵時刻終能操控山嶽派右翼代表支持他們。(羅伯斯比爾和安東萬·路易·德·聖茹斯特他們自己是山嶽派的。)如上所述,約瑟夫·富歇發揮了重要作用,為熱月9日政變事件的啟動者。

最終,是羅伯斯比爾他自己將所有的敵人團結起來。在 熱月 8日(7月26日),他在國民公會發表講話,他抨擊敵人和陰謀者,有一些在有權力的委員會。 由於他沒有說出“這些叛徒”的名字,所有公會的人有理由擔心,他們就是目標。 後來,他進行拉攏雅各賓俱樂部,在那裡他譴責讓-瑪麗·科洛·德布瓦英语Jean-Marie Collot d'Herbois雅克·尼古拉斯·比約·瓦倫英语Jacques Nicolas Billaud-Varenne。 這些人隨後與公會的其他成員,密謀一夜擬定了第二天的政變計劃。[6]

政變過程[编辑]

查爾斯-安德烈·梅達英语Charles-André Merda熱月 9日晚上槍擊羅伯斯比爾

熱月9日(7月27日),在巴黎自由大廳,安東萬·路易·德·聖茹斯特在閱讀公共安全委員會的報告時,被讓-蘭伯特·單臨安英语Jean-Lambert Tallien打斷,指控聖茹斯特再接著譴責羅伯斯比爾的專制。這攻擊由雅克·尼古拉斯·比約·瓦倫英语Jacques Nicolas Billaud-Varenne接手,然而聖茹斯特一反常態的保持沉默,這使他受到摧毀性的言語攻擊,直到羅伯斯比爾跳出來為聖茹斯特和他本人辯護。 他們高呼'打倒暴君'!逮捕他!' 然後,羅伯斯比爾向右派的代表發出他的呼籲,“公正的代表,有榮譽的人,有賢德的人,給我發言機會,因為刺客不會。” 然而,右派的代表不為所動,並作出決定命令逮捕羅伯斯庇爾和他的追隨者。

巴黎公社的部隊趕來解救囚犯。 公社部隊,在讓-巴蒂斯特·葛非拿嘞法语Jean-Baptiste Coffinhal將軍率領下,向國民公會行進。 公會回應命令派出由保羅·巴拉斯英语Paul Barras率領的自己部隊。當公社的部隊聽到這個消息後,命令開始產生分化,弗朗索瓦•昂里奥英语François Hanriot命令他的其餘部隊撤回到巴黎市政廳。 羅伯斯比爾和他的支持者也聚集在市政廳。 [7]

國民公會宣稱他們是逃犯,這意味著已經核實的逃犯可以在24小時內不經審判處決。由於夜晚的到來在市政廳的公社武裝力量,漸漸全部散去。 公會部隊在保羅·巴拉斯英语Paul Barras率領於7月28日凌晨2:00左右抵達市政廳。 當他們來到時,羅伯斯比爾的弟弟奧古斯丁·羅伯斯比爾英语Augustin Robespierre由窗口跳出,試圖逃跑,摔斷了腿,被抓獲。菲利普·弗朗索瓦·約瑟夫·樂巴斯英语Philippe-François-Joseph Le Bas自殺。喬治·庫東被發現腰部以下癱瘓的倒臥在樓梯的底部。[7] 羅伯斯比爾被槍擊中臉,他的下巴被打碎。他還有兩處有爭議的傷口。 有人指稱,因預期自己的失勢,羅伯斯比爾企圖自殺,維持一個英雄似的死亡,他打碎了自己的下巴。[7] 相反的觀點是,他是由公會部隊一個名叫查爾斯-安德烈·梅達英语Charles-André Merda的近衛兵扣動扳機擊中的。[8] 聖茹斯特沒有嘗試自殺或隱藏。 弗朗索瓦•昂里奥英语François Hanriot試圖在市政廳的院子裡躲藏,被摔出窗外跌入人類的糞便英语human feces堆和乾草中,公會的部隊發現了他,他被狠狠的毆打,使他眼球脫出眼眶外。

羅伯斯比爾和他盟友的死亡[编辑]

1794 年 7 月 28 日羅伯斯比爾的處決標誌著第一次恐怖統治的結束。

羅伯斯比爾被宣布為逃犯,然後宣告死刑並沒有司法程序。 第二天,熱月10日(1794年7月28日),他與他的親信共21人被處決,其中包括:[9]

政變的後續[编辑]

在熱月9日發生的事件是革命過程中的分水嶺。 隨後的熱月政權被證明是一個不受歡迎的,面臨許多叛亂,羅伯斯庇爾和他的盟友被處決,連同巴黎公社七十名成員,是曾經在巴黎發生過最大規模的處決。[10] 這在法蘭西導致一個非常脆弱的局勢。敵視羅伯斯比爾並沒有連同他的處決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人們決定責怪以任何方式曾經與羅伯斯比爾有關的人。簡言之就是雅各賓俱樂部,他們的支持者,都被懷疑是過去參與革命的個人,並通過新政府組織的許多紈袴子弟英语Muscadin成員作為街頭戰士,暴力鎮壓無套褲漢。 這些群體的大屠殺成為著名的第一次白色恐怖英语First White Terror[2] 通常,這些成員大屠殺目標是監獄的群體或未經法定程序審判的受害者,這整體的情況類似在雅各賓專政恐怖統治期間對付反革命的手段。與此同時,其經濟政策為猛烈的通貨膨脹鋪平了道路。 最終導致在1795年11月將權力移交給督政府五人執政手中。[11]

這個熱月政權的權力核心排除了山嶽派的殘存者和那些曾反對羅伯斯比爾和聖茹斯特的密謀者。發生在1795年第一次白色恐怖英语First White Terror 造成無數的監禁和數百名處決,幾乎清除了政治左派全部的民眾。 這些數字,比先前雅各賓專政恐怖統治造成超過40,000人處決的規模顯然小得多。 許多處決是未經審判的。[12]

熱月政權[编辑]

1794年7月27–28日夜晚封閉雅各賓俱樂部。

7月29日(熱月9日)的勝利者判決巴黎公社七十成員的死刑; 此後公社隸屬於國民公會。[10]

作為法蘭西政壇重組的一部分,恐怖統治的策畫執行者被傳喚捍衛他們自己的記錄; 有的如讓-蘭伯特·單臨安英语Jean-Lambert Tallien保羅·巴拉斯英语Paul Barras約瑟夫·富歇[[:路易斯-瑪麗·斯坦尼斯 ·弗雷隆|路易斯-瑪麗·斯坦尼斯 ·弗雷隆]]英语Louis-Marie Stanislas Fréron再加入為領導人員。其他如雅克·尼古拉斯·比約·瓦倫英语Jacques Nicolas Billaud-Varenne讓-瑪麗·科洛·德布瓦英语Jean-Marie Collot d'Herbois和被捕獲的伯特蘭·拜雅英语Bertrand Barère馬克·紀堯姆 ·亞歷克西斯·瓦迪英语Marc-Guillaume Alexis Vadier被判處南美流放。許多雅各賓俱樂部被關閉。崇拜自由首先給旺代以後擴展到所有的法蘭西。1794年12月24日,廢除對商品價格和工資控制的全面限價法令。 政府發行更多的指券,益發推動通貨膨脹的趨勢。

1795年4月和5月激進分子支持的抗議和騷亂,在5月20日造反暴徒侵入國民公會達到最高潮。5月22日公會反擊,讓-夏爾·皮什格魯的部隊 包圍聖安東尼郊區英语Faubourg St-Antoine並迫使武裝叛亂分子的投降。在1795年5月和6月,“ 第一次白色恐怖英语First White Terror ” 白熱化,其中雅各賓是受害者而法官是資產階級的“溫和派”。[13] 整個法蘭西這個政變是1792年九月屠殺的翻版,但是這一次的受害者是被關押的恐怖統治官員。 在巴黎,保皇黨人觀點是公開容許的。

與此同時,法蘭西軍隊佔領了尼德蘭七省共和國,建立了巴達維亞共和國,佔領了萊茵河左岸並迫使西班牙波旁王朝普魯士王國和幾個日耳曼公國求和,增強了國民公會的威信。新憲法稱為共合曆三年憲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the Year III被制定了,限縮了一些法蘭西1793年憲法英语French Constitution of 1793的民主元素,建立一個選舉人團英语electoral college的官員選舉,一個兩院制的立法機構和其他規定旨在保護目前擁有的權力。 10月5日(葡月13日反叛英语13 Vendémiaire),由保皇黨人領導的叛亂挑戰國民公會。年輕的將軍拿破崙波拿巴鎮壓平定。10月25日的國民公會宣布自己解散,在 11月2日由督政府接替。

其他的熱月政變[编辑]

對於革命運動的歷史學家,“熱月”術語已經意味著革命階段時的權力,從原來激進的革命政權領袖手中被更保守的政權所取代,有時到這種地步,政治鐘擺可能回擺向類似未革命前的狀態。托洛茨基,在他的著作被背叛的革命英语The Revolution Betrayed,稱斯大林興起奪得權力是“蘇聯的熱月”。

參考文獻[编辑]

  1. ^ McPhee, Peter. Robespierre: A Revolutionary Life. Yale UP. 2012: 271ff. 
  2. ^ 2.0 2.1 McPhee, P. (2012) The White Terror, in A Companion to the French Revolution, Blackwell Publishing Ltd, Oxford. doi: 10.1002/9781118316399.ch22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9781118316399.ch22/summary
  3. ^ Stefan Zweig. Joseph Fouché. Viking press. 1930: 85–110. 
  4. ^ Robert Heron, Maurice Montgaillard (comte de), Information concerning the strength, views, and interests of the powers presently at war, Perth, R. Morrison and Son, 1794, p. 205.
  5. ^ Stephen J. Lee. Aspects of European History 1789-1980. Routledge. 1988: 15–16. 
  6. ^ McPhee. Robespierre: A Revolutionary Life. : 271ff. 
  7. ^ 7.0 7.1 7.2 Merriman, John(2004). "Thermidor"(2nd ed.). A history of modern Europe: from the Renaissance to the present,p 507. W.W. Norton & Company Ltd. ISBN 0-393-92495-5
  8. ^ The French Revolution A History. 2007. 
  9. ^ Beauchesne, Alcide; Dupanloup, Félix. Louis XVII, sa vie, son agonie, sa mort: captivité de la famille royale au Temple. 1868: 218–9. 
  10. ^ 10.0 10.1 Will and Ariel Durant, “The Age of Napoleon” (New York:Simon & Schuster, 1975), 83.
  11. ^ Sutherland (2003) ch 8
  12. ^ Brown (2010)
  13. ^ Will and Ariel Durant, “The Age of Napoleon” (New York:Simon & Schuster, 1975), 84.

延伸閱讀[编辑]

  • Bienvenu, Richard, ed. The ninth of Thermidor: the fall of Robespierr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8)
  • Brown, Howard G. "Robespierre's Tail: The Possibilities of Justice after the Terror." Canadian Journal of History (2010) 45#3 online
  • Cobban, Alfred. "The Fundamental Ideas of Robespierre,"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Vol. 63, No. 246 (January 1948), pp. 29–51 JSTOR
  • Cobban, Alfred. "The Political Ideas of Maximilien Robespierre during the Period of the Convention,"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 Vol. 61, No. 239 (January 1946), pp. 45–80 in JSTOR
  • Durant Will and Ariel Durant. The Age of Napoleon, New York:Simon & Schuster (1975) outdated popular history
  • Hibbert, Christopher Paris in the Terror New York: Dorset Press (1981).
  • Linton, Marisa. "Robespierre and the Terror", History Today, August 2006, Volume 56, Issue 8, pp. 23–29 online
  • Linton, Marisa, Choosing Terror: Virtue, Friendship and Authenticity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 McPhee, Peter. Robespierre: A Revolutionary Life.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2. ISBN 0300118112. ; scholarly biography
  • Neely, Sylvia. A Concise History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2008)
  • Palmer, R. R. Twelve Who Ruled: The Year of Terror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41. ISBN 0-691-05119-4.  A study of the Committee of Public Safety.
  • Rudé, George. Robespierre: Portrait of a Revolutionary Democrat. New York: Viking Press. 1976. ISBN 0-670-60128-4.  A Marxist political portrait of Robespierre, examining his changing image among historians and the different aspects of Robespierre as an 'ideologue', as a political democrat, as a social democrat, as a practitioner of revolution, as a politician and as a popular leader/leader of revolution, it also touches on his legacy for the future revolutionary leaders Vladimir Lenin and Mao Zedong.
  • Schama, Simon. Citizens: A Chronicle of the French Revolution.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1989. ISBN 0-394-55948-7.  A revisionist account.
  • Scurr, Ruth. Fatal Purity: Robespierr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London: Metropolitan Books, 2006 (ISBN 0-8050-7987-4).
  • Shulim, Joseph I. "Robespierre and the French Revolution,"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1977) 82#1 pp. 20–38 in JSTOR
  • Soboul, Albert. "Robespierre and the Popular Movement of 1793–4", Past and Present, No. 5. (May, 1954), pp. 54–70. in JSTOR
  • Sutherland, D.M.G. The French Revolution and Empire: The Quest for a Civic Order (2003)
  • Thompson, James M. Robespierre. Oxford: Blackwell Publishers. 1988. ISBN 0-631-15504-X.  Traditional biography with extensive and reliable research.

法文著作[编辑]

  • Bouloiseau Marc, La republique Jacobin (10 août 1792 - 9 thermidor an II). Paris. (1972)
  • Brunel Françoise, Thermidor, la chute de Robespierre, Ed. Complexe (1989).
  • Domecq Jean Philippe, Robespierre, derniers temps, Seuil (1984).
  • Frère Jean-Claude, Robespierre, la victoire ou la mort, Flammarion (1983).
  • Madelin Louis, Fouché, de la Révolution à l'Empire, tome 1, Nouveau Monde Editions, Reedition (2002)
  • Mathiez Albert, Autour de Robespierre, Payot.
  • Mathiez Albert, Robespierre terroriste, (1921).
  • Mathiez Albert, Etudes sur Robespierre, S.E.R.(1927).
  • Robespierre Maximilien, Discours et rapports à la Convention, Ed. 10/18 (1965).
  • Robespierre Maximilien, Textes choisis, Ed. Sociales (1973).
  • Sollet Bertrand, Robespierre, Messidor (1988).

Template:French Revolution nav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