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会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熊會貞(?-1936年5月25日),中国地理学家,楊守敬弟子。

熊会贞一直協助楊守敬完成《水經注疏》的工作,熊会贞在《〈水经注疏〉修改意见》中所说的“文,先生三分之二,会贞三分之一”。杨守敬也对陈衍所说:“吾书幸以成,多弟子熊生助属稿”楊守敬去世後,熊会贞繼續《水经注疏》稿本的誊正工作[1],又编成《水经注疏要删再续补》四十卷。

熊会贞治郦學有極大成就,如《河水》一章,他在卷二中指出:此卷首列“河水”二字,非指黄河之水,而是指塔里木河。並且肯定戴震删“河水”二字之功。民国十九年四月,日人森鹿三多次求購其書稿不成[2]。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5月25日,熊会贞在武昌逝世[3]

1938年熊会贞之子熊小固將《水经注疏要删再续补》稿本与《水经注疏》四十卷稿本卖给国立编译馆,“得价一千元”[4]。徐恕抄录有《水经注疏》副本,1954年,徐氏将此本以一万六千元的价格卖给中国科学院图书馆,现藏中国科学院图书馆。《杨熊合撰水经注疏》是正本書稿今藏于台北图书馆[5]

注釋[编辑]

  1. ^ 熊会贞在续补《邻苏老人年谱》中表示:“今先生已弃我矣,仍当勉力竟功,率德承、蔚光、先懋等缮付梓人,以偿先生之夙愿。”1933年以後,熊会贞曾给郦学家郑德坤写过三封回信,信中均提到《水经注疏》稿本的進度:“大致就绪,尚须修改”、“初稿将成”、“今草创已就,惟尚须修改方敢问世”。(《禹贡半月刊》)
  2. ^ 汪辟疆在《杨守敬熊会贞传》中谈到:“日人森鹿三极服熊氏以一生精力成此绝业,民国十九年四月,遣松浦嘉三郎走武昌,求其稿,不获。又两谒,许以重金,乞写副,会贞以大夫无域外之交,固拒之,卒不为夺。”森鹿三的学生船越昭生讲:“森鹿三教授曾于三十年代派他的助手去武昌与当时尚健在的熊会贞协商,获得《水经注疏》钞本一部。但彼此之间有一项口头协议,即在中国未出版此书前,日本绝不出版此书。”(陈桥驿:《评台北中华书局影印本〈杨熊合撰水经注疏〉》“附记”)贺昌群《说明》记载:“抗战期中武汉沦陷时,日人多方搜求此稿,向徐氏(徐恕)加以压力,他百计回避,保全了此稿未落于日人之手,言下感慨系之,不禁泫然。”
  3. ^ 1936年7月,熊小固在《禹贡半月刊》登出“启示”,云:“自杨公作古,先父独力担任《水经注疏》,二十余年来无间寒暑昼夜;去年秋已写成稿本四十卷,计八十余万言。……又先父在日,深虑兵燹水火,书稿恐遭散失,已由徐君行可另录副本。”
  4. ^ 《李子魁自述》
  5. ^ 贺昌群《影印〈水经注疏〉的说明》

參考書目[编辑]

  • 汪辟疆:《杨守敬、熊会贞传》,载《汪辟疆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年版。
  • 刘孔伏、潘良炽:《〈水经注疏〉定稿本的下落》,载香港《明报月刊》1986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