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山外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燕山外史》,清朝乾隆浙江嘉興陳球著,共八卷,三萬一千餘言,全書含自序皆四六偶句。是中國小說史上僅有的中長篇駢文小說。

故事內容源自馮夢楨所撰《窦生传》,[1]叙述明朝永乐年間嘉興書生竇繩祖,祖籍燕山(書名即取自此)。某日因避雨而走入绣州(今浙江嘉兴)女子李愛姑家,竇生一見傾心,“顿起天缘之想”,但爱姑守身如玉,一開始拒绝他。竇生遂相思成疾,形銷骨立。愛姑大受感動,後兩人同居。不久,竇父迫令就婚淄川宦族,兩人遂絕去。愛姑在淒苦絕望中,被金陵鹽商以假書騙娶,愛姑以死相脅,商人只好作罢,放她離去。爱姑被鸨母哄入妓院,爱姑拒不应客。幸得窦生之友马遴相助,回到竇生身邊,竇妻骄横妬悍,虐待爱姑。竇生只得帶愛姑出走,途中恰逢唐赛儿起义,作者形容當時的社會“三年两歉,十室九空。石壕之吏频呼,监门之图孰绘。”兩人再度被迫離異。爱姑被一老尼收留,寄迹沙门。竇生輾轉回到故鄉,家產已為族兄耗盡,家道中落,其妻不安贫贱,“衅起房帏”,又與“里中厮役”有染,窦生只好休妻。這時愛姑又回到竇生身邊,爱姑理机织布,助竇生苦读。三年後竇生赴試,取得功名,累迁至山东巡抚。這時马遴因为仗义复仇,被官府追捕,只好削髮为僧,為竇生收留。在马遴的主張下,二人終於結為連理。婚後爱姑生下一男,雇一乳妇,正是窦生前妻。後來前妻又与奚奴私通,並打算告发窦生窝藏要犯马遴。此舉為一婢女揭發,马遴一怒之下,殺死這對淫妇奸夫。事發後窦生入獄,因朝臣解救,得以免祸复官。竇生移督盐漕,有殊多惠绩。又因触忤权臣,被贬谪遠郡,历五载不迁,終於心灰意懒,后遂归隐。最後與愛姑雙雙成仙而去。故事同時非議封建禮教程朱理學,並揭露專制政治黑暗面。书成之時,陈球約已老年。[2]

魯迅將此書列為“才學小說”,但整體評價不高。鲁迅評其“语必四六,随处拘牵;状物叙情,俱失生气”,有一定的道理。[3]其内容平庸,落入才子佳人小说之俗套;艺术上亦不成功,整體劇情平鋪直敘,埋伏、倒叙、伏笔等小说技巧幾乎闕如。這與駢文本身的設限有關,特別是人物对话根本不能自由發揮,如文中母女對白:“媪曰:‘少安无躁。’女曰:‘且住为佳。’”為了湊合四六文體,讀來實在彆扭,且意猶未盡。從唐代张鷟的《游仙窟》到《燕山外史》以來,以四六体写小说的试验並不成功。

《燕山外史》一书約成书於清代嘉庆中,[4]最早有清嘉慶十六年(1811年)刻本,為二卷本,中國北京師範大學圖書館藏有嘉慶十六年小蓬山館刻本。另有三陋居藏版本、芸香堂藏版本。還有光绪五年上海广益书局石印本、光绪三十二年江左书局石印本等。

注釋[编辑]

  1. ^ 《竇生傳》全文一千三百餘字,僅見錄於《燕山外史》,馮夢禎的著述中從未述及隻言片語。
  2. ^ 《燕山外史》卷八提到:“球十年作赋……怅同侪之寥落。……呼马呼牛,半生潦倒。”
  3. ^ 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把《燕山外史》归入“清之以小说见才学者”之章节,並论述道:“专主词华,略以寄慨……其事殊庸陋,如一切佳人才子小说常套,而作者奋然有取,则殆缘转折尚多,足以示行文手腕而已,然语必四六,随处拘牵,状物叙情,俱失生气,姑勿论六朝俪语,即较之张鷟之作,虽无其俳谐,而亦逊其生动也。”
  4. ^ 《燕山外史》有螟巢居士吴展成于嘉庆辛未仲冬序,可知该书在1811年已经成书。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