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狼〈GARO〉~白夜的魔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牙狼〈GARO〉~白夜的魔獸
编剧 江良至
导演 雨宮慶太
主演 小西大樹
藤田玲
山本匠馬
国家/地区  日本
语言 日語
制作
制作人 雨宮慶太
发行公司 東北新社

牙狼〈GARO〉~ 特別篇 白夜的魔獸》是日本特攝電視劇,也是特攝劇集《牙狼》的外傳作品。為CS家庭劇場於2006年12月播出,12月15日為前篇,12月22日為後篇。劇情走向與世界觀是接續2005年的首作《牙狼》。亦為CS家庭劇場10週年紀念作品。2007年,製作了收錄前後篇及未公開場景的「長篇版」。

劇情簡介[编辑]

相傳太古時期曾有一傳說的魔獸遭到封印。魔獸企圖以黑暗勢力支配世界。據說其力量,就連為數眾多的魔戒騎士都無法與之抗衡。
如今,這傳說的魔獸即將於現世甦醒...。

某日,鋼牙一如往常前往斬殺恐懼獸的行動中,結識了一名自稱見習魔戒法師的女孩.鈴。
她遠從閑岱地區向鋼牙捎來阿門法師的訊息。

在得知邪美可能還存活在世上的消息後,便和鈴一同前往了魔戒森林

登場人物[编辑]

山刀翼やまがたな つばさ

統御閑岱地區的魔戒騎士,鈴的哥哥。
武器為魔戒槍,具有和鋼牙平分秋色的實力者。
日向、曉為其弟子,皆為見習魔戒騎士。
由於雙親皆為魔戒法師,自幼打下地基的法術實力,曾讓鋼牙吃足苦頭;身為白夜騎士家系繼承人,在雙親驟逝後毅然決然轉為魔戒騎士。
個性嚴謹,剛正不阿。在鋼牙未經知會下打算前往魔戒森林時,與其針鋒相對,阻止了他的去路。零因獲取監視所指示前來,途中又保護了他的弟子,則以親切態度接待,甚為反差。
被札爾巴稱為「討厭的傢伙」。
再者,對待他人的態度(猶如魔戒騎士般捨棄情感),和認識薰之前的鋼牙如出一轍;稱復活的邪美為死人,甚至在鈴被雷古雷斯之血感染時,為了不讓鈴被同化,一度想要殺了她。
但最後,在經過和雷古雷斯的戰鬥後,才明白原來最該守護的人就是妹妹.鈴;此時,身為魔戒騎士的他也有所成長。
常用武器魔戒槍,一般型態為棍棒,不過在使用時,前端即會有槍尖飛出。
所穿著之大衣以白色為基調,搭配紅、黑兩色的花紋、裝飾點綴,呈現出與鋼牙、零截然不同的華麗感。

山刀鈴やまがたな りん

見習魔戒法師,翼的妹妹。
為了向鋼牙傳遞死去的阿門法師的訊息,而離開了閑岱。
曾想盡方法逗鋼牙笑,卻都以失敗收場。因不小心破壞了鋼牙向薰買的畫(第一季第一話),一度惹怒了鋼牙。
雖然年紀輕輕,又是個見習法師,但在召喚魔戒森林入口的儀式過程中,即使獨自一人面對著惡靈襲擊,仍堅守崗位,展現了強大的勇氣與精神力。
在眾人與雷古雷斯的戰鬥中,為了解救哥哥,不慎遭到雷古雷斯之血的感染,同化危在旦夕;所幸,最後藉由邪美的幫忙脫離險境。
而後,為雷古雷斯所活捉並欲當作其復活血族的祭品。
白夜魔獸一役後,決心與邪美繼續修行,往魔戒法師之路邁進。
父母皆為魔戒法師,戰死於恐懼獸。曾提及母親擅長製作點心,如糯米糰子、甜粥等。
名字來自於鋼牙的母親。

我雷法師我雷法師

閑岱一方的魔戒法師長老。和阿門法師、邪美、大河為舊識。
鋼牙母親.凜的老師,亦曾見過2歲時期的鋼牙。
在閑岱與鋼牙初次見面時,向他表示與大河熟識,並戲稱大河是「奪走老身最重要大弟子的可恨男人啊 !」。
曾協力邪美以法術回復鷹麟箭逐漸流失的力量。

魔導具 戈爾巴魔導具ゴルバ

翼的魔導具。
以龍為形象的手環型魔導具,裝備在左手。
聲音為長者感,時常給予翼行動上正確的指示。

日向 / 曉日向,暁

閑岱地區護衛軍,修行中的魔戒騎士。翼的弟子,日向為師兄。
和鋼牙、零的魔戒劍不同,有如西洋騎士般的魔戒劍。
曾意圖阻止前往魔戒森林的鋼牙,然實力落差過大而完敗。
與恐懼獸.卡拉庫利戰鬥中,曾為零所解救。

黃花 / 滿壽黄花,満寿

我雷法師的隨從魔戒法師。
擅長法術及棍法。

冴島凜冴島りん

已逝世的鋼牙母親。
生前為魔戒法師,約莫在鋼牙2歲時,因病離世。
作為魔戒法師的本領及能力不俗,能和大河勢均力敵的程度。
即使死後,也依然守護著鋼牙;在鋼牙對上魔戒樹、雷古雷斯的時候也給予了他力量。

東方監視所神官東の番犬所の神官

遭前任神官加姆叛變而壞滅的東方監視所,新到任之神官。樣貌敦厚的初老男性。
命令零前往護衛閑岱鄉的天魔降伏儀式的舉行。
儘管對零作為魔戒騎士的言行及態度頗有微詞,卻仍然非常信任他的能力。

魔戒騎士[编辑]

白夜騎士 打無 /ダン

由翼所召喚之鎧甲,白色的魔戒騎士。
和牙狼、絕狼不同,面罩設計並無露出牙齒,背部的紅背旗(披風)為其鎧甲特色。魔戒槍在變身過程中,槍尖部分會進行強化及外型的改變,即為白夜槍
身負「天魔降伏儀式」光榮使命的魔戒騎士,純白的鎧甲以紅背旗點綴,優雅而高貴,同時也是神聖的存在。
和牙狼、絕狼一樣可以進行「烈火炎裝」(劇中,魔導火是由牙狼傳給絕狼,再傳給打無),火炎顏色為紫色。
零曾提及白夜騎士擁有能夠使恐懼獸化敵為友的能力。

鷹麟牙狼 /オウリンガロ

故事尾聲,牙狼遭雷古雷斯攻擊而即將被同化之際,手持鷹麟箭插入胸口後,所應運而生的強化型態。
背部裝載著三個金環,鷹麟箭則變化為長槍型態。
鷹麟牙狼型態的能力與鷹麟箭相同。

恐懼獸[编辑]

雷古雷斯 /ホラー・レギュレイス

自長達千年的沉睡(封印)中甦醒。與始祖.彌賽亞為不同系統,而是自成一派,具有獨立生態系統的始祖級恐懼獸。
遠古時期,打算藉白夜結界讓自己的血族降臨於世,卻遭白夜騎士以奇巖岩將其封印。
然而,由於自然界的崩壞使得岩石的結界、法力逐漸消失;而於岩石週遭一被遺棄的屍體所滲出的血水,竟恰巧使得封印被解除,雷古雷斯也就利用該屍體進行轉生,於現世復活。
具有近乎不死的肉體,即使頭部遭到斬除也不會死亡的強韌生命力。
平時型態為人形(白面),可直接憑依到卡拉庫利身上。也能附身在其他物體身上(戈爾巴一度遭附身)。
魔人形態,頭部戴著似唐傘的寬沿笠,具有徒手破甲的能力(曾強制解除絕狼、打無變身)、如同荊棘般的長舌,不僅可以進攻也可同化敵人(毒液)、背部也有四隻觸手能夠抵禦各式攻擊。
還有,為了讓血族復活而釋放變身為魔獸型態-骸骨、龍之形。
最終戰時,以壓倒性的戰力差讓鋼牙等人一籌莫展,而就在雷古雷斯的血族大軍降臨之後,藉著母親守護的力量,鷹麟牙狼將鷹麟箭擲出,貫穿了雷古雷斯,同時也粉碎了白夜結界。

卡拉庫利 /ホラー・カラクリ

聽命於雷古雷斯的血族魔獸。能變化成人類模樣。
白面,無口無鼻。動作詭異,有如木偶戲的木偶般,雙臂部分為刀刃。具機動性,但生命力相對弱。
並非為始祖.彌賽亞系統的恐懼獸,由於其未知的存在,魔戒騎士與魔戒法師在戰鬥應對上也難以應付。
定位上為戰鬥員[1](亦為雷古雷斯的手足)。也有指出不屬於恐懼獸的說法。

青蟲 /ホラー・アオムシ

雷古雷斯復甦後,和將被殺的男子以生命作為交易(成為雷古雷斯雙眼/僕人),存活了下來。外型同時也魔獸化。
身體內部為昆蟲的眼睛所覆蓋,並且透過眼睛的力量發現了雷古雷斯的搜索目標(鷹麟箭)。
能夠操弄圓月型的鐮刀,強大的機動性及敏捷的速度,讓鋼牙等人吃足了苦頭。
戰鬥中,遭翼造成致命傷,尋求雷古雷斯的幫忙,卻被當成棄子所扼殺。

魔戒樹 /魔戒樹

生長於魔戒森林。
將邪美囚禁於體內。具有母性,稱邪美的魂體為女兒。
曾讓鋼牙看到因其執念而產生之幻影(卡達馬、零、大河、薰、龍崎駈音),藉以擾亂鋼牙,卻遭鋼牙破解消滅。此後,鋼牙和轟天入侵了魔戒樹內部,並展開死鬥。
鋼牙的呼喚讓體內的邪美甦醒了過來,並且藉由母親幻影的鼓勵(思親之情)下,鋼牙威力提升,操著巨大化牙狼斬馬刀破壞了魔戒樹核心,解救了邪美。
在這之後,邪美為了拯救中毒(雷古雷斯之血)的零,將毒素藉由法術轉移到了魔戒樹,使得鈴能完全恢復。

耶爾茲 /エルズ

具有蜘蛛特性的恐懼獸。
能從口中吐出有黏性的蜘蛛絲(網)及毒針,再生能力高,體內細胞能針對被攻擊受損的部位進行分解、再生。
弱點為火焰(魔導火)。寄生於人體時,能從雙眼中各伸出一隻手臂。另外,有個嗜吃人類小孩的惡趣味
曾寄生於年輕女性城間惠子日语城間恵子飾),後欲攻擊鈴,所幸鋼牙及時阻止。
最終仍被烈火纏繞的牙狼劍斬擊而死。

相關用語[编辑]

閑岱 /閑岱

有著魔戒法師之鄉的地區。
所有的魔戒法師皆須在閑岱地區經過日積月累的修行、試煉,受到認可後才會離開閑岱。(逝世的阿門法師和邪美即於閑岱地區結為師徒)
地區周遭佈有強力結界,一般人類無法進入(也看不到)。

奇巖岩 /奇厳岩

遠古時期,用以封印白夜魔獸.雷古雷斯的岩石。
岩石周遭佈有結界,然因自然界的風化、破壞造成法力變得薄弱。

魔界森林 /魔界の森

連接現實世界與靈界的森林。
可於閑岱境內的祠堂,藉由特殊儀式召喚森林入口。
儀式進行時,為了讓入口保持在開啟的狀態,需雙手手持蠟燭,且同時蠟燭火光不能熄滅。

奈落之森 /奈落の森

重力座向偏移的森林。
站立後,以橫向滑行的方式進入森林。
雷古雷斯脅持走鈴打算當成祭品時,即逃往奈落之森。

鷹麟箭 /鷹麟の矢

遠古時期,為了阻止白夜魔獸.雷古雷斯透過結界使其血族於人世間復活,特地製造用以破壞該結界的工具。
鷹麟箭係為一把雙面刃,將箭射向天際即可破除結界;相反的,若在日蝕之刻,將箭插入地面,人世將會瞬間成為魔獸棲息的國度。

天魔降伏儀式 /天魔降伏の儀

將浮現於白夜天空中的結界破壞之儀式。
時至今日,流傳下來的也只剩下向結界射箭的儀式,背後的意涵早已為人們所淡忘。
成功破壞天空中的結界後,「天魔降伏之光」會以魔戒極光形式染上整片大地,帶來一片光明祥和。

製作團隊[编辑]

幕後軼事[编辑]

  • 由於本作場景多為森林、及林中寺廟,椿象、蒼蠅等小蟲子飛竄的情形時常發生;再者,山中層出不窮的天候狀況(大雨、濃霧)也都在拍攝期間造成影響。

相關備註[编辑]

  1. ^ 雖未為官方設定,但劇情後段的戰役上,由於戰力弱、數量眾多的登場情況下,客觀而言符合特攝作品內戰鬥員的定位。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