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物哀(日语:物の哀れもののあわれ Mono no awareもののあはれ物の哀れ),是理解日本平安王朝文学的审美理念。

内容[编辑]

感知外在事物,對物移情產生的幽情、哀傷等情緒,以及對人世無常的感慨。[1]

「哀」的語源[编辑]

(日语:あわれ aware),在原始歌謠中,漢字表記讀音為阿波禮[2] 在《石上私淑言》中,本居宣長認為「」(阿波禮)是一種感嘆詞,相當於「」(あ)與「哇唻」(はれ)的組合。[3] 也就是,本體接觸外在事或物而生的一切心理活動,包含感動、喜悅、哀傷與憂愁。[2] 而該概念,由漢字的「哀」輔助標記。哀,最初指各種場合中的感動,最後限定在美學意義上的「情趣」。[2][4]

物哀的发现[编辑]

日本國學[编辑]

由日本江户时代后期国学家本居宣長在著作《紫文要领日语紫文要領》和《源氏物语玉小櫛日语源氏物語玉の小櫛》中提出,將《源氏物語》定為「物哀」的典範。[5]

江户时代,儒教受到幕府的保护、奖励,「劝善惩恶」的理念产生了巨大影响。过去的平安时代的文学,皆必須以儒家的概念與政治理念为前提进行讨论。然而,在此時期,国学家重新發現「物哀」,否定了以儒學解釋文學作品,找回文學作品作為藝術的自律性。[6]《源氏物語》與其他文學作品一樣,受到了作品時代的思想、風土、政治的影響,但本居宣長,不再從作品之外的價值觀、目的意識來閱讀,而是以物語本身的內在價值看待《源氏物語》。[6]根據契沖以來的「文藝自律性」的想法,本居宣長針對《源氏物語》提出「物哀」。[6]

知物哀[编辑]

世上萬事萬物,形形色色,不論是目之所及,抑或耳之所聞,抑或身之所觸,都收納於心,加以體味,加以理解,這就是感知『事之心』、 感知『物之心』。

——本居宣長;王向遠譯,《日本物哀》

本居宣長更進一步指出,能夠感知「物哀」的心,即「知物之心」,正是人與禽獸不同之處[3]知物哀もののあはれをしる),便是因理解人心,觸景而生情,將此種感動呈現出來,使人能感同身受。[7]

和辻哲郎,將本居宣長的「物哀」詮釋成,「對永遠根源的思慕」(永遠の根源的な思慕)或「對絕對者的依屬感情」(絶対者への依属の感情)。[5][6]

相關條目[编辑]

腳註[编辑]

  1. ^ Macdonald, Fiona. Seven words that can help us to be a little calmer. www.bbc.com. [2022-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5-01) (英语). 
  2. ^ 2.0 2.1 2.2 詹斐雯. 「一切景語皆情語」 ──唐宋令詞的情景交融與平安短歌的物哀抒臆. 國立臺東大學. : 85. 
  3. ^ 3.0 3.1 大西克禮. 幽玄‧物哀‧寂. 王向遠翻譯. 上海譯文. 
  4. ^ 久松潛一. 日本文學評論史. 東京: 至文堂. 1936. 初めはすべての場合の感動であったのが、後には美の意識が自覚されるにつれて『あわれ』の意義も限定されしみぐとした情趣をさすやうになった。 
  5. ^ 5.0 5.1 和辻哲郎『日本精神史研究』(岩波書店、1926年。改版1971年)
  6. ^ 6.0 6.1 6.2 6.3 中井千之『「もののあはれをしる」と浪漫的憧憬』(上智大学ドイツ文学会、1989年12月)
  7. ^ 《「一切景語皆情語」 ──唐宋令詞的情景交融與平安短歌的物哀抒臆》,詹斐雯,國立臺東大學,87頁。引文:"「物哀」的善惡取決於「是否理解人心」,由世間萬物所引發的喜怒哀樂,將其真實地呈現出來,使人能感同身受其中的愉悅或悲泣,這即是「物哀」所認知的善。日本文學強調「心」的存在,是有情、知情進而抒情的過程,而推動情感的力量,則是由「物哀」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