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特克拉·巴达捷夫斯卡-巴拉诺夫斯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巴達捷夫斯卡
原文名Tekla Bądarzewska-Baranowska
出生1834年
波蘭華沙
逝世1861年9月3日(1861歲-09歲-03)(26–27歲)
波蘭華沙
知名作品少女的祈禱》《少女的二次祈禱》《記憶小屋》《應驗的祈禱》《甜蜜的夢》《關於友情的記憶
所属时期/乐派浪漫主义
擅长类型钢琴独奏曲

特克拉·巴达捷夫斯卡·巴拉诺夫斯卡(Tekla Bądarzewska-Baranowska,1834年-1861年),波兰女作曲家。她與揚·巴拉諾夫斯基(Jan Baranowski)結婚,他們在九年的婚姻中育有五個孩子。1861年27歲因肺炎離開了人世,可是她的這首精緻小品卻足以使只有短暫生命的她流傳百世。主要作品為三十五首鋼琴小品,風格單純而清麗,但她的大部分作品默默無聞,流傳於世的作品僅有一首,即鋼琴獨奏《少女的祈禱》 (Modlitwa dziewicy)。她在波夫斯基Powązki)公墓的墳墓裡有一位年輕女子,( 意思不明確,年輕的女子是指巴拉諾夫斯卡,還是指她的女兒?)她唱著一首名為La prière d'une vierge的活頁樂譜。她的一個女兒Bronisława於1875年被華沙音樂學院錄取。金星上的火山口以她的名字命名。

流传于世的作品仅有一首,即钢琴独奏曲《少女的祈祷》(Modlitwa dziewicy)。该曲作于1856年,发表于1859年的巴黎一家音乐评论的副刊上,是有史以来最为畅销的钢琴曲之一。此曲难度中等,因其浪漫而迷人的旋律为许多人喜爱。

有趣的是,芭拉諾夫斯卡從未接受過任何正式的音樂教育,寫曲子只是業餘的興趣。芭拉諾夫斯卡的其他作品尚有《少女的二次祈禱》(Seconde prière d'une vierge)、《應驗的祈禱》(Prière exaucée)、《記憶小屋》(Wspomnienie chatki)、《甜蜜的夢》(Słodkie marzenia)、《關於友情的記憶》(Pamiątka przyjaźni)等。[1]

成就[编辑]

Grave of Tekla Bądarzewska-Baranowska in the Baranowski family tomb, Powązki Cemetery, Warsaw

在世界音樂的聖壇裡,有茂盛的參天大樹,也有一些叫不上名的小花、小草。當你步入這個迷人的仙境中,你會發現,這些無名的小花草給你的感覺是異常的驚奇。她吸收極少的大地母親的養分,而奉獻給人們的卻是無以倫比的歡欣和絕美,她幼小的姿身,怎能承受這變幻無常的風雨侵襲,她那柔美的嬌嫩的花朵,送出幽幽淡淡的清香,這種感受是親切、溫馨和甜美的,是永遠難以忘懷的。 流傳於世的作品僅有一首,即鋼琴獨奏《少女的祈禱》 (Modlitwa dziewicy)。該曲作於1856年,發表於1859年的巴黎音樂評論附件,是有史以來最為暢銷的鋼琴曲之一。此曲難度中等,因其浪漫而迷人的旋律為許多人喜愛。在中國,幾乎每個學鋼琴的女孩都要學習此曲,並常常將其作為保留曲目,以便隨時可以演奏。但另有一些人,則將此曲說成是“ 沙龍中的情感垃圾”。 樂曲的結構極其簡單,為速度適中的行板,降E大調,4/4拍子。以下行音為中心的四小節前奏之後,樂曲呈現出溫婉而幽麗的主題,此後是主題的四種變奏,最後一個變奏以三連音符為主,飽含熱情,這就是全曲的結尾。曲中左手所彈的和聲也十分簡單,只是一些屬七和弦和主三和弦而已。本曲形象單純、手法樸素,在演奏技巧上難度不大,初學者即可彈奏。俄國傑出的文學家契訶夫曾在他的著名劇作《三姐妹》中引用此曲作為配樂。

後續[编辑]

該樂曲是中級鋼琴家的短鋼琴作品。有些人喜歡它的迷人而浪漫的旋律,而另一些人則將其描述為“感傷的沙龍”。鋼琴家兼學者亞瑟·洛瑟Arthur Loesser)將其描述為“骯髒的骯髒產物”。

美國音樂家鮑勃·威爾斯Bob Wills)以西方搖擺風格安排了作品,並為此創作了歌詞。他於1935年首次將其錄製為“ 少女的祈禱”。後來,它成為許多鄉村藝術家錄製的標準。1930年,庫爾特·威爾(Kurt Weill)和貝托特·布雷希特(Bertolt Brecht)創作的歌劇《馬哈貢尼市的興衰》中,第一幕中的場景9是諷刺性地基於該作品的鋼琴演奏意味,其主題在隨後的合奏中被男性合唱團引用。

在香港,陈辉阳在自己谱写尾端旋律引用了《少女的祈祷》主题。

在台灣,《少女的祈禱》被用作垃圾車音樂;而在新西蘭,則被用作雪糕車音樂[2]。日本,《少女的祈禱》被用作紅綠燈給盲人過馬路。

根據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副教授畢恆達,原來會使用《少女的祈禱》,是因為曾任衛生署長的許子秋恰好聽到女兒演奏起這首歌,於是決定採用;《給愛麗絲》則是從德國買進垃圾車時就帶有的音樂。

另外也有說法,這個點子其實是高雄醫學院(今高雄醫學大學)的創辦人,臺灣第一位醫學博士杜聰明的所想的。

參見[编辑]

  1. ^ 從「少女的祈禱」談起
  2. ^ 老外看台灣/好怪!台灣人聽到「少女的祈禱」就緊張, 東森旅遊雲,2012年07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