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狂言(日语:きょうげん)是一種日本傳統藝能,由猿樂發展而來,以猿樂中的滑稽成分為骨幹洗練而成。明治時代以降,狂言與能劇式三番並稱能樂日语能楽,與能劇、歌舞伎文樂並稱日本四大古典戲劇。

概要[编辑]

狂言是一種話劇,由兩個以上的人物及其對話所構成,演藝人員稱為狂言師。它與能劇共同繼承了猿樂的特色:舞蹈要素豐富,有許多抽象且象徵性的表現。

狂言與能劇都由猿樂發展而來,兩者常彼此穿插表演。相較之下,能劇的重心放在舞蹈,有許多抽象、象徵性的表現,悲劇氛圍較為濃厚;狂言則強調擬物(日语:物まね)與丑角(日语:道化),內容簡單、即興且幽默,大量運用庶民題材與民俗俚語,不時諷刺貴族、武士等當權者,以挖掘人類本質中共通的弱點帶來歡笑。[1][2]

狂言劇碼的諷刺性可能很強,但在祭祀(日语:まつり)場合也有以祝願觀眾幸運為主的曲目。[2]

語源[编辑]

「狂言」一詞源於佛教所謂「狂言綺語」(日语:きょうげんきご),此詞語在唐代常用於批評詩歌或小說(例:白居易「願以今生世俗文字業狂言綺語之誤,翻為当来世世讃佛乗之因轉法輪之縁」),幽默的舞蹈、笑話或胡扯也可稱為狂言。在日本南北朝時代時,「狂言」開始固定用來指涉猿樂等滑稽的物真似藝能。[1]

江戶時代中期,「狂言」一詞泛指今日的狂言、演劇(歌舞伎或文樂)等不同藝能,例如歌舞伎即有「狂言芝居」的用法[3],亦有稱呼歌舞伎為「歌舞伎狂言」,稱呼本條目中所謂狂言為「能狂言」的用法,在文獻中往往不易區分其定義[1]。現代歌舞伎也常常有以「狂言」為名的節目(例如日语:通し狂言)。

歷史[编辑]

日本奈良時代初期,受到來自歐亞大陸的「伎樂」與「散樂」影響,申樂(猿樂)問世。關於狂言與能劇為何會分立、兩者穿插的形式(間狂言、別狂言)如何形成,這些都還不清楚,歷經南北朝時代貴族的支持,據信在室町時代,能樂已經形成目前通行的形式。安土桃山時代《天正狂言本》流傳至今約有100多首曲目,內容與今日的狂言曲目幾乎相同[2][4]。到了江戶時代,狂言與能劇被幕府編入「式樂」之中,作為文學讀物刊行的劇本「狂言記」也在民間流行,由此確立狂言的劇本與三大流派。

舞台[编辑]

壹、能舞台平面圖
貳、舞台上各位置的名稱

狂言使用能樂的「能舞台」。原則上,角色應該從下首的「鏡之間」(日语:鏡の間,圖壹1)上場,終場時也由鏡之間下台。若要表示角色在劇情中「不在現場」,表演者會安靜的坐在「後見座」(圖壹10)、「狂言座」(圖壹11)或「笛座前」(圖壹6,圖貳3)。反之,若要表達「在現場」,表演者會走到「常座」(圖壹5,圖貳1)、「脇座前」(圖壹7,圖貳9)與「角」(圖壹4,圖貳7)圍成的等腰直角三角形中表演。[5]

人物(役柄)[编辑]

狂言中,主角與能劇一樣,稱為「仕手」(日语:シテ,其搭檔稱為挨答(日语:アド,類似能劇中的脇方(日语:ワキ)。大藏流狂言中,若劇情中出現群眾角色(日语:立衆物,たちしゅうもの),會有一個角色(立頭)帶頭作為代表,稱之為主(日语:オモ。和泉流狂言則有戲份略輕於挨答的小挨答(日语:小アド。實際上,劇本記述角色的方式頗為多樣。

角色名稱通常來自日常名詞,比較少有固有的角名。常見角色有「大名」(指名主日语名主,亦即地方封建領主)、「果報者」(成功人士)、「太郎冠者日语太郎冠者、次郎冠者、三郎冠者」、「出家」(指僧侶)、「座頭日语座頭」(剃度的盲人)、「山伏」(日语:やまぶし)、「素破」(日语:すっぱ,指詐欺師)、「」、「聟」(日语:むこ,大名的女婿)、「商人」等等,大概有十餘種,仕手的角色會決定狂言曲目屬於哪個種類。[2]

外型(裝束)[编辑]

狂言師表演時穿黄色的襪子,而非能劇的白襪子,演出服裝也更貼近平民服飾。

男性角色穿著和服正裝日语(日语:かみしも),依照角色決定下擺(袴)的長度,是否佩戴,是否穿脚絆日语脚絆#日本の伝統型脚絆。女性角色以白布捲頭,穿著小袖日语小袖(日语:こそで),服裝特稱為「女出立」(日语:おんないでたち)。

演員基本上是素顏出演,但特定劇情會使用面具「狂言面」。與能劇相較,狂言的面具種類較少,但表情比較豐富。主要分为四類:武惡、乙、猿、空吹(日语:うそぶき[6]。在道具方面,狂言也比能劇簡單,常用扇子、短刀、手杖之類的小道具。

音樂[编辑]

狂言表演主要以對白为主,但也很重視配樂的運用。與沉重悲愴的能劇不同,狂言的音樂舒緩輕鬆許多,通常運用笛子或日本鼓配樂。其歌曲分為謠(長篇唱念)、小謠(短篇唱念)、小吳與囃子物(純演奏)。

狂言的種類[编辑]

依使用場合區分[编辑]

  • 本狂言(日语:ほんきょうげん
    通常說的狂言是指本狂言,為獨立完整的演出。
  • 間狂言(日语:あいきょうげん
    單闋的表演,通常用於能劇換場串場(間,日语:アイ)時,歌舞伎或其他演藝作品也會使用此術語。
  • 別狂言(日语:べつきょうげん
    式三番中狂言方的戲份。通常以角色「翁」演出三番叟日语三番叟(大藏流寫作「三番三」)。

本狂言的種類[编辑]

狂言劇碼稱為「曲目」[2]。《大藏流狂言名寄》以仕手的角色將狂言曲目分類[2][7]。不同時代與流派的分類有所差異。

  • 脇狂言(日语:わききょうげん
    以祝願為主的曲目,在正月演出。包含〈末廣日语末広がり (狂言)〉、〈三本柱〉(日语:三本の柱)、〈狂言日语福の神〉、〈大黒連歌〉、〈筑紫奥〉、〈三人夫〉、〈松楪〉、〈佐渡狐〉、〈鍋八撥〉、〈隠笠〉(和泉流寫作〈日语:宝の笠〉)、〈寶槌〉(日语:宝の槌)等。
  • 大名狂言(日语:だいみょうきょうげん
    以大名為主角,描寫主從關係的曲目。包含〈靱猿日语靱猿[8]、〈鬼瓦日语鬼瓦 (狂言)〉、〈粟田口〉、〈入間川〉、〈鼻取相撲〉、〈蚊相撲〉、〈墨塗〉、〈萩大名〉、〈二人大名〉、〈文藏〉、〈富士松〉、〈武悪〉、〈寝音曲〉、〈栗焼〉、〈今參〉(日语:今参り)等。
  • 小名狂言(日语:しょうみょうきょうげん
    以大名僕役「太郎冠者」為主角,描寫主從關係的曲目。包含〈千鳥日语千鳥 (狂言)〉、〈附子日语附子〉、〈素袍落日语素襖#舞台芸能〉、〈太刀奪〉、〈止動方角〉、〈鐘聲〉(日语:鐘の音)、〈空腕〉、〈縄綯〉、〈木六駄〉、〈棒縛〉、〈文荷〉、〈呼聲〉等。
  • 聟・女狂言(日语:むこ・おんなきょうげん
    以大名女婿「聟」為主角,有女性角色登場的曲目。包含〈花子日语花子 (狂言)〉、〈八幡前〉、〈雞聟〉、〈船渡聟〉、〈水掛聟〉、〈貰聟〉、〈二人袴〉、〈吹取〉、〈釣針〉、〈右近左近〉(和泉流寫作〈内沙汰〉)、〈鎌腹〉、〈箕被〉、〈伯母酒〉(日语:伯母ヶ酒)、〈比丘貞〉、〈千切木〉等。
  • 鬼・山伏狂言(日语:おに・やまぶしきょうげん
    閻魔 、鬼或山伏為主角的曲目,類似能劇的舞狂言(日语:まいきょうげん)也屬之。包含〈髭櫓日语髭櫓〉、〈通圓日语通圓#狂言「通圓」〉、〈柿山伏日语柿山伏〉、〈禰宜山伏〉、〈蟹山伏〉、〈梟〉(和泉流寫作〈梟山伏〉)、〈菌〉(和泉流寫作〈茸〉)、〈蝸牛〉、〈枕物狂〉、〈八尾〉等。
  • 出家・座頭狂言(日语:しゅっけ・ざとうきょうげん
    以僧侶、新發意(日语:しんぼち,剛出家的年輕僧侶)或座頭為主角的曲目。包含〈宗論日语宗論 (狂言)〉、〈惡太郎日语悪太郎 (狂言)〉、〈布施無経〉、〈禰宜山伏〉、〈御茶水〉(日语:御茶の水)、〈魚説教〉(和泉流寫作〈魚説法〉)、〈六地蔵〉、〈丼礑〉、〈月見座頭〉、〈猿座頭〉、〈川上〉、〈薩摩守〉、〈伯養〉、〈呂連〉等。
  • 集狂言(日语:あつめきょうげん
    不在以上分類當中的曲目。包含〈居杭日语居杭〉(※和泉流寫作〈井杭〉,分類於小名狂言)、〈釣狐日语釣狐〉、〈瓜盗人〉、〈連歌盗人〉、〈金藤左衛門〉、〈茶壺〉、〈磁石〉、〈膏薬練〉、〈酢薑〉、〈横座〉、〈合柿〉、〈芥川〉、〈鳴子遣子〉、〈八句連歌〉等。

流派[编辑]

狂言主要分为三个流派:“大藏流”,“鹭流”与“和泉流”。其中“鹭流”在江户时代已经失传。

和泉流:该流派在表演上偏向浪漫主义风格,出现在17世纪。在东京名古屋一代比较流行。而在现代,和泉流又分为了几个流派,主要是三宅藤九郎家(东京)、野村万藏家(东京)、狂言共同公司(名古屋)、野村又三郎家(名古屋)。

大藏流:该流派的演出风格比起和泉流更为正统。而在现代,大藏流主要分为:大藏本支(东京)、茂山忠三郎家(京都)、茂山千五郎家(京都)、善竹家(关西·东京)、山本东次郎家(东京)。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Template:コトバンク
  2. ^ 2.0 2.1 2.2 2.3 2.4 2.5 北川忠彦、安田章(校注)『完訳日本の古典 48 狂言集』(小学館 1985年)pp.396-402「解説 二」
  3. ^ 今尾哲也. 河竹黙阿弥 : 元のもくあみとならん. ミネルヴァ日本評伝選. ミネルヴァ書房. 2009. ISBN 978-4-623-05491-6.  已忽略文本“和書” (帮助)
  4. ^ 狂言(キョウゲン)とは. Kotobank. [2018-0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4). 
  5. ^ 『完訳日本の古典 48 狂言集』p.44、p.90
  6. ^ Template:コトバンク
  7. ^ 『完訳日本の古典 48 狂言集』pp.410-441「狂言名作解題」
  8. ^ 通常狂言師出道作會演出〈靱猿〉中的猿(サル役日语サル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