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猎狐2014专项行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猎狐行动(简称猎狐2014,又称猎狐2014专项行动)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部署执行的追捕逃亡到境外(包括香港澳门)的人员的专项行动。[1][2]该行动自2014年7月22日起到年底结束,[3]但亦有其他證據表明:截至2015年8月,獵狐行動不單未有結束,而且還延伸到其他國家;事件引起美國政府關注,而且發表聲明,指外國官員在美國采取行动前,必須先行注册,并通知美国司法部長[4]

原因和背景[编辑]

2008年至今,中国公安部宣布“已经从54个国家和地区成功将730余名重大经济犯罪嫌疑人缉捕回国”。[3]

进程[编辑]

中共十八大,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指出目前中共面临的腐败将导致“亡党亡国”,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上台之后强力反腐,促成了此次行动。[5]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反腐必须扩大民众和社会的监督,但是连官员财产申报制度都一直无法落实,而中共的反腐败主要是加强革命传统教育,试图借此唤起干部及民众的红色记忆”。美媒彭博社报道:“腐败监督组织‘透明国际’的廉洁度排行榜上,香港高居177个国家和地区中的第15位。中共从香港廉政公署借鉴反腐经验。”[6]

2014年1月,中纪委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强调“加大国际追逃追赃力度,决不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7]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追逃追赃工作的通知》,表示“不论逃到哪里,不论躲藏多久,都要逮捕归案”,同时,中纪委将“外事局”与“预防腐败室”整合为“国际合作局”,加大反腐败。[7]

5月29日,中纪委召开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部门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座谈会,到会的包括: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外交部等。[8]

2014年7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正式启动“猎狐”专项行动,刘金国是主要负责人。

2014年12月8日,面对即将结束的行动,主要负责人刘金国公布了猎狐行动的效果:“共抓获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428名,是2013年总数的2.8倍。其中,涉案金额千万元以上的141名;逃往境外超过10年以上的32名。”同时指出,“(猎狐)行动不力的省份,要到公安部说明情况,作出检讨。”[9]

结束[编辑]

2015年1月1日,猎狐行动结束,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宣布从69个国家和地区逮捕了680人。[10]

类型 人数 备注
落网人数
投案自首 390人
缉捕归案 290人
涉案金额
超千万人民币者 208人
超亿元人民币者 74人
潜逃时间
5年以上 196人
10年以上 117人

方式[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追捕潜逃中共贪官的方式包括四种:[11]

  • 引渡(主要方式):一国将处于本国境内的被外国指控为罪犯或已经判刑的人,应该外国请求,送交该外国审判或处罚的一种国际司法协助行为;
  • 遣返:请求国向逃犯所在地国家提供其违法犯罪线索,被请求国将不具有合法居留身份的外国人强制遣返至第三国或请求国的一种合作方式;
  • 异地追诉:请求国向被请求国提供自己掌握的证据材料,协助被请求国依据本国法律对逃犯提起诉讼;
  • 劝返:追逃国办案人员在逃犯发现地主管机关的配合下,通过对外逃人员开展说服教育,使其主动回国接受处理的一种措施。

贪官数量[编辑]

根据新闻媒体现阶段统计,中华人民共和国外逃贪官数量介于4000到18000人之间。[12][13]

2003年6月,《半月谈》上半月刊统计称,“截止2003年6月,中国至少有4000名贪官携款50亿美元外逃”。[12][13]

200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研究院的研究报告《离岸金融中心成为中国资本外逃“中转站”》中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逃贪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人均卷走1亿元人民币”。[12][13]

2008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央行)刊发《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课题报告,援引中国社科院的资料:“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万至1.8万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12][13]

2014年12月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发布消息称,“猎狐2014”专项行动截至目前(即行动开始后135天)已从60个国家和地区抓获外逃经济犯罪人员428名,其中231名为主动投案自首。这428名外逃经济犯罪人中,涉案金额千万元以上的共有141名;逃往境外超过10年以上的共有32名。共有231名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为主动投案自首,占全部缉捕数的54%;其中,四部门联合通告发布以后投案自首的173名。[14]

主要贪官隐藏国[编辑]

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贪官隐藏排名前三位的国家,并且出现了中国特色的“贪官腐败子女村”。[12][13]

美国[编辑]

2014年11月7日,美国国务卿約翰·福布斯·凱瑞会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部长王毅时说:“美方也愿与中方开展相关领域的执法合作,只要证据确凿,美国绝不会成为贪腐分子的避难所。”[15]不过,学者赵启光指出“中美在反腐合作方面可能性较小,主要原因有三个问题。一是政治问题,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同意识形态国家;第二是法律问题,美国拥有完备的法律系统,逮捕犯人必须经过诉讼、法院传票等过程,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对应的法律措施;三是经济问题,中国贪官携带大量金钱增加了美国的经济,而且中国贪官在国内贪污腐败肆无忌惮横行霸道,但是一到美国就老实巴交,不参与经济、政治生活。美国在口头上支持你,但是执行起来非常难。”[16]

2020年10月28日,美国司法部和美国联邦调查局宣布,对八名在美国参与“猎狐行动”的人提出起诉,其中一人是汉阳区檢察官凃岚,另有五人被捕。美方認為這些人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工,目的是騷擾和威脅在美國的反中共人士,並企圖脅迫反中共人士返回中國。[17][18][19]美国司法部负责国家安全事务的助理部长,约翰·C·德默斯(John C. Demers)说:“通过今天的指控,我们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猎狐行动’反转了过来,猎手成了猎物,追逐者成了被追者。”[20]环球时报》社评表示,这是美国对于中国在逃贪官的公开包庇行为。[21]

澳大利亚[编辑]

2014年10月20日,澳大利亚警方同意把躲藏在澳大利亚的中国贪官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而澳大利亚将查封他们的资产。[22][23]

菲律宾[编辑]

2014年10月21日,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马尼拉记者会上说:“只要在菲律宾境内发现中国外逃贪官及其资产,只要中国政府提出需要菲方配合,菲律宾政府都愿意提供帮助。”[24][25]

批评[编辑]

2015年8月,奥巴马政府警告北京政府,指中国政府的特工正在美国各地秘密行动,以迫使侨民回中国,其中有许多人表面上是在因腐败指控而通缉。美国官员表示,中国特工利用各种强硬手段诱使逃犯返回,而这些特工不是从正规渠道在美国从事公认的政府业务,而是使用旅游或贸易签证,其​​中包括对目标的家庭成员进行威胁和骚扰,但美国官员拒绝提供有关特工活动的具体证据。[26][27]

2020年7月,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在华盛顿的哈德逊研究所发表演讲时对猎狐行动的真正动机发出公开警报,称该行动的目标包括对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共产主义政权的政治对手以及试图揭露中国广泛侵犯人权行为的批评家。克里斯托弗说,为了让这些异议人士回国,中国特工经常向仍在大陆生活的家人发出威胁。而当无法找到一个猎狐目标时,中国政府将派遣使者到美国探望目标家庭。他们说要传递的信息提供两个选择:「立即返回中国,或承诺自杀」。[28][29]

2020年10月,美国司法部逮捕了5人,还有3名可能在中国的人被起诉,被控代表中国密谋进行骚扰活动,向在美国的政治异见人士和逃犯施压(包括雇佣美国私人调查人员寻找,以及对他们及其家人跟踪、调查和威胁),要求他们回国受审,而不寻求传统法律渠道解决案件。[30]

参考文献[编辑]

  1. ^ 公安部部署开展“猎狐2014”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2014-11-09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 ^ 公安部部署集中开展“猎狐2014” 专项行动. 凤凰网. 2014-07-22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8). 
  3. ^ 3.0 3.1 公安部部署“猎狐2014”缉捕行动剑指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 新华网. 2014-07-22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4. ^ 美国起诉八名参与中国“猎狐行动”人员 逮捕其中五人. Reuters. 2020年10月29日. 
  5. ^ 台媒析:中国反腐兴邦 颠覆“亡国论”短视论调. 腾讯. 2014-09-26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9). 
  6. ^ 美媒:中共从香港廉政公署借鉴反腐经验. 新浪. 2014-07-03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7). 
  7. ^ 7.0 7.1 境外不是“法外之地”. 法治周末. 2014-10-05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8. ^ 全国检察机关对外逃贪官展开“国际大追逃” 强调重点国家个案突破. 新浪. 2014-09-26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0-20). 
  9. ^ 刘金国“外海猎狐”再撂狠话:行动不力的省份要到公安部检讨. 网易. 2014-12-08 [2014-1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2-14). 
  10. ^ 习近平批示猎狐行动 海外追逃半年抓获疑犯680人(图). 新京报. 2015-01-09 [2015-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1-12). 
  11. ^ “引渡、遣返、异地追诉、劝返”四种方式追逃 “百名红通人员”已超半数归案. [2021-05-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7).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美加澳成中国外逃贪官首选地 藏匿地现腐败子女村. 中国网. 2014-10-28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1).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美加澳形成中国腐败子女村 贪官海外别墅曝光. 新浪. 2014-10-30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14. ^ 公安部:猎狐行动已抓获428名外逃经济犯,凤凰网,2014-12-04. [2014-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5). 
  15. ^ 美国务卿称愿与中方开展反腐执法合作. 新浪. 2014-11-08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16. ^ 赵启光:中美在反腐合作方面可能性较小. 凤凰网. 2014-11-02 [2014-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7). 
  17. ^ 美國大選衝刺期 FBI高調逮捕5名中共「特工」. [2020-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1). 
  18. ^ 汉阳:副检察长凃岚获评全省检察业务专家. 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 2017-01-24. 
  19. ^ 涉幫中國在美「獵狐」再增3名 共9人涉案. 世界新聞網. 
  20. ^ 美打击中国在美“猎狐行动”:八人被起诉 其中五人被捕. 美国之音. 2020-10-28 [2020-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20). 
  21. ^ 社评:美抓捕“猎狐”人员必犯中国百姓众怒. 环球时报. 2020-10-29 [2021-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9). 
  22. ^ 澳外长看好中澳自由贸易协定 力挺中国反腐. 环球时报. 2014-11-05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23. ^ 中澳携手反腐追赃(图). 网易. 2014-10-21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9). 
  24. ^ 阿基诺称支持中国追捕外逃贪官 被指是政治小技巧. 环球网. 2014-10-05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3). 
  25. ^ 菲律宾总统公开表态支持中国追捕外逃贪官. 中华网. 2014-10-31 [2014-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6). 
  26. ^ Mazzetti, Mark; Levin, Dan. Obama Administration Warns Beijing About Covert Agents Operating in U.S. (Published 2015). The New York Times. 2015-08-16 [2020-10-29]. ISSN 0362-4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4) (美国英语). 
  27. ^ Obama admin warns China about agents operating in U.S.. www.cbsnews.com. [2020-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4) (美国英语). 
  28. ^ World, Republic. 'Operation Fox Hunt': China’s espionage programme to crack down on dissidents explained. Republic World. [2020-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11). 
  29. ^ China blackmailing dissenters in US to return home – FBI chief. the Guardian. 2020-07-08 [2020-10-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27) (英语). 
  30. ^ Schmidt, Michael S. “猎狐行动”受挫:美国指控八人密谋骚扰中国异见者.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20-10-29 [2020-12-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22).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