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山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獨山戰役
中國抗日战争的一部分
日期1944年11月 - 12月
地点
结果 中方戰勝
收復獨山、南丹等地
参战方

 中華民國

 大日本帝国

指挥官与领导者
中華民國 孫元良 山本三男

獨山戰役抗日戰爭末期的戰役之一,是指1944年(民國33年)11月至12月,日軍為完成「一號作戰」計畫,途經獨山所發動的一場戰役。

居民撤离[编辑]

獨山有一個美軍的軍用機場,美軍方面決定,由伊文思上尉負責破壞飛機場、空軍倉庫和獨山“深水大橋”。按計劃,爆破隊應該先炸掉深水大橋,然後乘飛機撤離,但伊文思上尉看見城裡的難民非常多,一旦炸了橋,逃難的人們就都走不脫了。於是他就先炸了機場和倉庫,直到12月2日,日軍已經衝到了橋頭,美國人才炸掉大橋,徒步前往貴陽。

參戰部隊[编辑]

中國方面[编辑]

孫元良所辖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九軍、獨山抗日警備保安志願隊

大約10000人

日本方面[编辑]

左路主攻部隊為日本第11軍13師團(師團長赤鹿)的步兵104聯隊(隊長海福三千雄)、116聯隊(隊長大坪進)、工兵13聯隊(隊長石川)的3個中隊和山砲兵19聯隊(隊長石濱勳)的3個中隊,共有步兵3-4千人、騎兵3-4百人、炮六門。

大約4500人

作戰經過[编辑]

1944年11月間,由於中國軍隊在桂柳會戰的失利,使日軍一路沿黔桂鐵路北犯,進逼獨山,距貴陽僅60公里,與陪都重慶只剩400公里之遠,使得國民政府震驚,蔣介石急調孫元良所部29軍前往獨山截擊,孫元良僅能率先頭部隊900餘人星夜趕往[1][2][3]。初抵獨山時,孫元良率隊先據守有利地形;日軍方面則以第3師團迎擊,相當於兩個聯隊之眾[2][4]。孫元良仰賴地形優勢,成功阻擊了日軍的進犯[4]。同年12月,29軍主力部隊抵達獨山,中國軍隊才展開反攻,陸續收復獨山、南丹等地,日軍因此沿黔桂鐵路向南退至河池,雙方就此僵持對峙[3][4]

日軍惡行[编辑]

黔南事變獨山之戰中,日軍魔爪所到之處,燒殺姦淫,搶掠破壞,獨山縣城大火燃燒竟達七個晝夜,從縣城到深河橋十公里路上,幾百輛汽車殘骸橫陳豎列,千餘具屍體倒臥路旁僅掩埋屍體就持續3個月。僅縣境內被日軍殺害及凍餓病死民眾達19800多人(包含日軍姦殺婦女4000人),城內16000餘棟房屋全部化為灰燼,直接財產損失達11億元(折合1945年361.4億元),使昔日的“ 小上海 ”傾刻間毀於一旦。

鐵路財產損失也極為嚴重:麻尾、獨山車房停放462型蒸汽機車近20台被燒毀,損失約2000萬元;獨山北站有3輛客車,其中一輛為交通部長侯家源的高級專用公務車(16節車箱)全部燒光(其中有一節為慈禧太后花車,是慈禧為了到奉天謁靈,花錢向英國訂購的,車內珠寶裝飾,豪華無比,也被洗劫一空);停放在深河車站的三十噸棚車,內裝縫紉機和棉紡織品,深河至大坪區間的兩輛三十噸棚車,內裝運的銻毫,全部被劫,損失不下3000萬元。

後續[编辑]

12月8日晚間國軍第一兵團先頭部隊開始進駐獨山縣與荔波縣交界處,掃蕩獨山附近的殘存日軍和漢奸。

其餘國軍部隊展開救援民眾與重建家園事物。

參考文獻[编辑]

  1. ^ (繁體中文)中國抗戰 下集:日軍兵臨重慶 蔣介石曾差點丟失兵權,《台灣演義》,胡婉玲,2015年7月19日首播,臺北:民視,[2015年7月19日查閱]。
  2. ^ 2.0 2.1 (繁體中文)說國軍消極抗戰天理何在——抗日名將孫元良訪問記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黃花崗雜誌》,胡志偉,2005年,紐約:黃花崗雜誌社,[2015年07月20日查閱]。
  3. ^ 3.0 3.1 (繁體中文)桂柳會戰 國軍浴血抗敵 日軍付出慘重代價,《抗戰勝利暨臺灣光復70週年專頁》,全民國防教育辦公室,2015年07月02日,臺北:國防部政治作戰局,[2015年07月20日查閱]。
  4. ^ 4.0 4.1 4.2 (繁體中文)【孫元良上將,四川成都華陽縣人,民國十三年就讀北京大學,因見軍閥割據,蒼生困苦,毅然投筆從戎,考入黃埔軍校第一期。】忠義故事 - 抗日名將─孫元良將軍[永久失效連結],《青年日報》,宋兆文,2010年04月02日,臺北:青年日報社,[2015年07月20日查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