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委員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獨立調查委員會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調查委員會(英文:Commission of Inquiry, IoC),又稱獨立調查委員會法定獨立調查委員會,是由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行政會議憑藉香港法例第86章 《调查委员会条例》任命的一名或多名委員組成的一個委員會。在行政長官及行政會議圈定的職權範圍内,該委員會可以調查任何公共机构的经营或管理、任何公职人员的行为或其认为与公众有重大关系的任何事宜。一般來説,調查委員會的主席職務由榮休法官擔綱;調查委員會僅接受來自行政長官連同行政會議的指示。委員會有權檢視各類證據、有關機構的文件檔案;強力傳召證人參與聆訊。根據以上授權,委員會的調查程序系一司法程序,因此有關抵觸委員會調查的行爲,會被視藐視罪,由委員會進行懲處。香港回歸後,特區政府共成立了5次該類委員會,分別調查香港國際機場貨運混亂(新機場調查委員會,1998年)、香港教育學院風波(與香港教育學院有關的指控調查委員會,2007年)、南丫島撞船事故(2012年10月1日南丫島附近撞船事故調查委員會,2012年)、鉛水事件(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2015年)、沙中線問題(沙田至中環線項目紅磡站擴建部分及其鄰近的建造工程調查委員會,2018年)。

任命與指示[编辑]

按照調查委員會條例第2條及第3條,行政長官連同行政會議,將會任命一名或多名委員組成委員會,同時爲了委員會事務的運作,還會委任秘書及委員會法律顧問協助。有關委任需在憲報公告之。

调查委员会条例 2.(1)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委任一名或多於一名委員(以下稱為委員會),調查任何公共機構的經營或管理、任何公職人員的行為或其認為與公眾有重大關係的任何事宜。

行政長官連同行政會議可就調查標的,訂定委員會的報告截止提交日期、職權範圍,同時在不損害委員會權力的情況下,取得認爲是恰當的特定人士口供和文檔或使得某些研訊置於非公開下進行。

委員會權力[编辑]

調查委員會在調查事件上具有相當大的權力,包括傳召證人參與研訊、視察一切委員會認爲有必要審閲的文件及檔案、發出手令搜查檢取物品,並將得到警方和法院執達吏的協助。爲了調查工作的進行,依照法例調查委員會具有法官的權力,可以發出逮捕令逮捕拒絕出席聆訊的人士、搜查手令,及懲罰犯藐視委員會的有關人等。

调查委员会条例 10.為強制執行任何已施加的罰款的繳付,或為使任何逮捕令或監禁刑罰得以執行,或為其他類似目的,委員會具有法官的權力。在行使該等權力時及為發出手令、傳召任何人及行使其他類似權力,主席可以委員會名義作出一切必要的作為。

對委員會和證人的保護[编辑]

為保護委員會的委員,委員享有不被任何法律程序針對的豁免權;出席委員會的各類法律代表,享有如同他們在原訟法庭有的豁免權。出席委員會作證的人,毋須為他在該委員會的作證,在其他的民事或刑事訴訟中負上法律責任,也即,此等證詞與其它的證據一樣,享有法律上的絕對特權。

評價及作用[编辑]

各屆特區政府均高度評價委員會的調查結果,感謝委員會的工作,吸納調查報告指出的問題與建議,認爲有助於防止日後工作重蹈同類的錯失。

据調查委員會條例第4條(1)(b),委員會可傳召一切認爲有必要作供的人物,針對香港國際機場混亂的事件,委員會就傳召了包括時任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民航處處長在内的數名政府高官。於教院風波中,政府官員遭人指稱干涉大學學術自由及院校自主,調查報告認定前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有向教員表達意見。報告出爐當天,時任廉政公署專員的羅范即選擇辭職。[1]

參考資料[编辑]

調查委員會條例

與香港教育學院有關的指控調查委員會

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

沙田至中環線項目紅磡站擴建部分及其鄰近的建造工程調查委員會

  1. ^ 留給梁振英的棋局: 通析曾蔭權時代. : 167–168. ISBN 978-962-937-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