獫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獫狁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xiǎn,又寫作嚴允獫狁xiǎn等,是西周初期至中期活躍於中國內蒙古中南部的古代部落,源自由先秦華夏人群分裂出來的先秦戎狄部落一支[1][2]。其形跡最早可見於周代金文先秦古籍,有時與犬戎葷粥昆夷等名相混用,居住地區亦相同。

名稱[编辑]

獫,或作犭以,漢字本義為獵犬[3]

歷史[编辑]

據《詩經》記載,周人曾派南仲攻打玁狁,在朔方築城[4]。據《竹書紀年》,帝乙曾要求周人派兵攻打緄夷,由南仲領兵,在朔方築城[5]。《太平御覽》認為在周文王時,西方有昆夷,北方有玁狁[6]

西周中期,玁狁強盛,移居於焦獲,又由焦獲南侵,至於朔方涇陽,直接威脅到周室,周宣王命大將尹吉甫率師北征,獲勝,記載於《詩經》[7]。《詩經·采薇》描述當時周王朝與玁狁作戰情況和士兵的艱苦戰鬥生活:“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啟居,玁狁之故。”東晉謝玄稱是《詩經》中最好的詩篇。

春秋時玁狁被稱作戎狄。自漢朝始,多以玁狁代指匈奴的先民,《史記·匈奴列傳》:“唐虞以上有山戎、玁狁、葷粥。居於北蠻,隨畜牧而轉移。”

學術考證[编辑]

中華民國學者王國維認為玁狁允姓之戎,與鬼方昆夷為同一民族的不同名稱,為匈奴先祖。夏曾佑有相同看法[8]

呂思勉認為玁狁,與緄夷,都是犬戎的不同譯名[9]

中華人民共和國學者林澐認為,源自由先秦華夏人群分裂出來的先秦戎狄部落一支,而在體質人類學上,戎狄屬於蒙古人種東亞型,與蒙古人種北亞型的匈奴等遊牧民族分屬不同的族群,兩者不可混為一談[1][2]


相關[编辑]

註釋[编辑]

  1. ^ 1.0 1.1 《农业类型的演变与戎狄族群的兴起》指出「晚商以前北方地区皆为华夏族群的活动地域,所谓『戎狄』族群应当是下一历史阶段里从华夏族群中分裂出去的一部分,因此,华夏与戎狄在血缘上本亦同源。」
  2. ^ 2.0 2.1 林沄《夏至戰國中國北方長城地帶遊牧文化帶的形成過程》指出「司馬遷的匈奴列傳是綜合了大量先秦時代有關北方長城地帶的文獻記載寫成的,有整理和保存重要史料方面功不可沒。但是,他和当時許多漢族的知識分子一樣,認為先秦文獻中活躍在北方長城地帶的戎狄,與秦汉時的匈奴、東胡等遊牧民族屬於同一族群。從而造成了兩個相互关連的歷史誤解:一、先秦的戎狄就是秦漢時的匈奴、東胡的前身,二、北方長城地帶自古以来被遊牧民族占居,後來才被中原農業居民向北方的拓展而逐步排擠到更北的地區。…… 結合環境學和體質人类學的研究,可以看出,先秦文獻中的戎、狄,和戰國才活躍在北方長城地帶的東胡、匈奴並非同一族群。北方長城地帶在新石器時代晚期基本上是農業地帶,它之變為遊牧人往来馳騁的地帶,是文化、生態環境、族群等變動的因素交互作用下形成的一個复雜過程。」
  3. ^ 《說文解字》:「獫,長喙犬。一曰,黑犬黃頭。」
  4. ^ 《詩經》〈小雅〉〈鹿鳴之什〉〈出車〉:「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旂旐央央。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5. ^ 《竹書紀年》:「(帝乙)三年,王命南仲西拒昆夷,城朔方。夏六月,周地震。」
  6. ^ 《太平御覽》卷799〈四狄部〉〈北狄一〉:「《詩》曰〈采薇〉,遣戍役也。文王之時,西有昆夷之患,北有玁狁之難,以天子之命,命將帥遣戍役,以守衛中國,故歌《采薇》以遣之,《出車》以勞還,《杕杜》以勤歸也。……又曰: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旂旐央央。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註:「王,殷王也。南仲,文王之屬方,朔方近獫狁之國也。彭彭,駟馬貌。王使南仲為將,率往筑城於朔方,為軍壘以御北狄之難。」
  7. ^ 《詩經》〈小雅〉〈南有嘉魚之什〉〈六月〉:「玁狁匪茹,整居焦獲。侵鎬及方,至於涇陽。織文鳥章,白斾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啟行…薄伐玁狁,至於太原。」
  8. ^ 夏曾佑《中國古代史》:「今日內外蒙古之俗尚,與漢時匈奴無異。春秋戰國之間,戎狄並興,往往與中國相雜。……其為匈奴之支族,羼入內地歟?不可知也。其中惟獫狁與匈奴音最近,當即一族。」
  9. ^ 呂思勉《中國通史》第24章〈古代對於異族的同化〉:「獫狁,亦作玁狁,犬戎亦作畎戎,戎又作夷。此『犬』或『畎』字乃譯音,非賤視詆譭之辭。昆夷,亦作混夷、緄夷,夷亦可作戎,和串夷亦都是『犬』字的異譯,說見《詩經·皇矣正義》。」

參考[编辑]

  • 王國維,《鬼方、昆夷、玁狁考》,載於《觀堂集林》卷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