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臺新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玉臺新詠》,作者不詳,一說是南朝徐陵所編集[1],凡10卷,收詩769篇,主要收錄男女閨情之作。

玉臺新詠以「選錄豔歌」為宗旨[2],選錄東周時的詩歌,收詩769篇,有五言詩8卷,歌行1卷,五言四句詩1卷,只有《越人歌》一首為東周作品,其餘皆漢朝以後的著作,是今日研究漢到梁之詩歌的重要參考資料,中國最長篇敘事詩《孔雀東南飛》首見於此書,除豔歌外,《上山采蘼蕪》寫女性遭遇婚變,《嬌女詩》寫活潑可愛的少女,《王昭君辭》寫王昭君遠嫁異邦的辛苦。其他還有班婕妤鮑令暉劉令嫻等女作家的作品。

2004年章培恒考證出《玉臺新詠》爲陳後主妃子張麗華所撰錄,並認為《隋书·经籍志》的著录《玉臺新咏》为“徐陵撰”乃是“徐媛撰”之误。

《玉臺新詠》是繼《詩經》、《楚辭》之後中國古代的第三部詩歌總集。收錄作品上至西漢下至南朝梁代,主要收男女閨情之作。從內容廣泛性看來,它不如成書略早的《文選》。

版本[编辑]

今日可見的最早刻本,是南宋的陳玉父序刻本,分十卷,收有六百九十首詩。後來明代的許多刻本,都是根據陳玉父本刻印的。但不知何時,這些本子中攙入了一百七十九首詩,全書成了八百六十九首詩。直到明末吳郡趙均得到宋本,才知是後人加入。於是趙氏仿宋本刻印行世(仍保留那一百七十九首),這就是趙氏寒山堂刻本。1955年文學古籍刊行社本的《玉臺新詠》,就是用這個本子影印的。

清朝康熙年間,吳江秀才吳兆宜見到宋陳玉父刻本,便用宋本與趙氏寒山堂本互校,進行文字訛誤的改正,並把後人增入的一百七十九首詩移至每卷末尾,作為附錄。同時,吳兆宜又做了十卷的《玉臺新詠箋注》,包括作者簡介、作品題解和字詞箋釋三部份。之後,乾隆時的程琰用明嘉靖年間刻本與吳本對校,於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由稻香樓刻版印行。現在所看到的吳注本基本上都是經過程琰修訂的。到了1985年,吳注《玉臺新詠箋注》經穆克宏點校,對正文和注文都做了大量的校正,書末附上各種版本的序跋,由中華書局出版。

另有光緒五年(1879年)的宏達堂刊本,1935年世界書局標點排印了這個注本,並附入明鄭玄撫的《續玉臺新詠》,此收錄了陳代和隋代的一些玉臺體詩歌,可作為研究這一時代文學源流的參考資料。

參考書目[编辑]

  • 章培恆:《〈玉台新詠〉為張麗華所“撰錄”考》,《文學評論》,2004年第2期
  • 鄔國平:《〈玉台新詠〉張麗華撰錄說獻疑——向章培恆先生請教》,《學術月刊》,2004年第9期
  • 章培恆:《再谈〈玉台新咏〉的撰录者问题》,《上海师范大学学报》,2006年
  • 牛继清、纪健生:《玉台新咏》是张丽华所“撰录”吗?——从文献学角度看《〈玉台新咏〉为张丽华所“撰录”考》
  • 金開誠、葛兆光:《古詩文要籍敘錄》
  • 潘樹廣主編:《中國文學史料學》)
  • 田曉菲:〈《玉台新咏》与中古文学的历史主义解读〉。

注釋[编辑]

  1. ^ 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郡斋读书志》、《直斋书录解题》、《文献通考·经籍考》均作“徐陵”。
  2. ^ 徐陵:《玉台新詠序》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