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伟 (南北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偉南北朝侯景的軍師。侯景的繳文軍書,皆出自其手。侯景敗後,王偉被俘送往江陵。蕭繹原本很賞識王偉的才華,想赦免他,後來得知其檄文有“湘東眇目,寧為赤縣所歸?”之語。蕭繹大怒,殘殺之,“使以釘釘其舌於柱,剜其腸”。

详细生平[编辑]

王伟,其祖籍是略阳(今陕西略阳)人。父亲王略,在北魏担任许昌县令,因而迁居颍川(今河南禹州)。王伟学通《周易》,文采高雅,在东魏出任行台郎。[1]

侯景叛变后,王伟追随侯景,高澄写信劝侯景反正,王伟为侯景写信回复高澄,文辞十分优美。高澄讀罷问信是谁写的?”左右回答是王伟所作。高澄叹息说:“伟才如此,何因不使我知。”

侯景出戰檄文皆出自王偉之手筆,等到侯景攻破台城,废杀梁简文帝而自立,其中的阴谋也都是王伟所提出的。侯景自立为帝,王偉請立七廟,侯景問:“何謂七廟?”王偉說天子必須祭祀七代祖宗。侯景是一个少数族的人,哪里知道那么多,只好说:“我知道我阿爺叫做侯標,但是他在朔州,魂灵怎么会到这里来受祭祀?”眾人大笑。部下有人倒知道侯景的祖父叫侯乙羽周,其餘由王偉隨意立冊。

侯景被王僧辩陈霸先的梁军打败,王伟与侯景的部将侯子鉴俱走相失,匿於草丛中,王僧辩部下的直渎戍主黄公喜将他擒送营中。王伟见到王僧辩,长揖不拜。押送他的士兵要逼他下拜,王偉说:“各為人臣,何事相敬?”王僧辩对他说:“卿為賊相,不能死節,而求活草間邪?”王偉说:“廢興,命也。使漢帝早從偉言,明公豈有今日?”[2]王僧辩聽罷大笑,又感覺他有些怪才,命人押出示众。王伟说:“昨天一天我就走了八十里,希望借一头毛驴为我代步。”王僧辩说:“你的头颅将要走一万里,岂止短短的八十里?”王伟也笑着说:“今天要走的,是我的心。”尚书左丞虞骘曾被王伟羞辱,这时遇到王伟,便在他脸上吐口水,并怒斥道:“死虜,庸復能為惡乎?”王偉说:“你不讀書,没文化,没资格跟我说话。”虞骘愤恨離去。

不久,王偉與侯景舊部呂季略、周石珍、严亶、趙伯超、伏知命等皆被俘送江陵(今湖北荆州),王偉仍幻想得到寬恕,在狱中写诗赠梁元帝的要人:“趙壹能為賦,鄒陽解獻書,何惜西江水,不救轍中魚?”意思是自己有文才,希望能為新朝效力。接著他又写了一首五百字的长诗送给梁元帝,元帝欣赏他的才华,想要赦免他,朝廷有人痛恨王伟,便对元帝说:“以前王伟为侯景所作的檄文中,有冒犯您的辞句。”元帝找到那篇檄文,得知内容:“项羽重瞳,尚有乌江之败;湘东一目,宁为四海所归?”意思是諷剌湘东王萧绎瞎了一只眼,怎么能做君主呢,帝恼怒,下令把王伟的舌头钉在柱子上,又剖肚挖腸,以酷刑处死。王伟竟面不改色。[3]周石珍严亶等被夷灭三族(父族、母族、妻族)。

注釋[编辑]

  1. ^ 南史·贼臣传》:“王伟,魏行台郎。”
  2. ^ 資治通鑑》卷第一百六十四
  3. ^ 南史》卷八十:“帝愛其才將捨之,朝士多忌,乃請曰:‘前日偉作檄文,有異辭句。’元帝求而視之,檄云‘項羽重瞳,尚有烏江之敗;湘東一目,寧為赤縣所歸。’帝大怒,使以釘釘其舌於柱,剜其腸。顏色自若。仇家臠其肉,俯而視之,至骨方刑之。”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