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佩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佩英(1915年3月14日-1970年1月18日),女,出生於河南開封,原铁道部铁路专业设计院职工,因對毛澤東持異議并公开支持刘少奇,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刘少奇被打倒后,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名遭迫害、處決,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获得平反。

生平[编辑]

早年生活[编辑]

7歲時母親去世,12歲時父親過世,16歲時考入天主教开封教区主顾修女会所办靜宜女子中學,王佩英從這所教會學校初中畢業。1934年,王佩英與張以成(1911年生,河北保定地区人,朝阳大学法律系毕业)結婚,而後前往北平,不久長女玲玲出生(11歲時夭折)。1940年,長子張運生出生,家境清貧。1940年冬,全家返回開封(時為日本佔領)。1941年,張以成在中華通訊社擔任明碼譯電員,後被日本憲兵錯抓入獄,獲釋後引起中共地下黨注意,1943年,張以成祕密加入中共。1948年,王佩英加入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

调入专业设计院[编辑]

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郑州,此后王佩英开始在郑州邮局工作,同年调往郑州铁路局秘书室任业务员。1950年,王佩英申請加入中国共产党,1952年5月正式入黨。1955年,舉家遷往北京,王佩英從鄭州鐵路局調往鐵道部机关,先后在铁道部工厂设计事务所托儿所铁道部铁路专业设计院托儿所任保育員。這段時間,家境較寬裕,張以成月薪138元,王佩英70元,有三居室住房,並請有一個保姆。1956年12月31日,最小的女兒張可心出生。1958年,全國大煉鋼鐵,王佩英也捐出了自家的大铁鍋。1959年初,因不小心將热水潑到了托儿所小孩身上,被調職到铁道部铁路专业设计院总务科任單身宿舍服务员(清潔工)。1960年11月,張以成因患肝病去世。王佩英月薪為48.5元,除了長子運生已工作并有月薪37元外,還有7個子女需要照料,家庭經濟轉為困難,後組織上决定每月给予補助30元,直到这几个孩子成年。張以成去世后不久,王佩英购买了一尊毛泽东白瓷像放在家里。

王佩英的家鄉開封1959年至1961年期間飢荒嚴重。1961年至1962年,毛澤東劉少奇分歧逐漸公開,王佩英支持刘少奇,認為“毛主席應該退出歷史舞台,不然他以後沒有退路”。1963年3月,王佩英曾被送往北京安定医院看病,由专业设计院派车接送。1965年之后至文革期间,王佩英先后多次公開支持刘少奇赫魯曉夫陳獨秀等。1965年4月,王佩英要求退黨,她認為“共產黨員都有特殊待遇,過去共產黨拋頭顱撒熱血為了解放人類,而現在共產黨是高官厚祿、養尊處優”,“領導共產黨變質的就是毛主席,赫魯曉夫說得對”。後王佩英又提出書面退黨申請(见“罪证材料”)。

住院和出院[编辑]

鉴于当时刘少奇党和国家领导人,为了摆脱麻烦,专业设计院不久就将其送往北京安定医院,后被转到北京安定医院分院(今回龙观医院)。1965年12月20日,病歷記載:

“治療已達五個月,病情不見好轉,若令其出院對社會影響不好。”

文革中,正值清理阶级队伍期间,1968年6月6日,北京安定医院出具出院意見:

68.6.6. 出院診斷證明,經過住院期間觀察,除高血壓病外,目前生活自理如常人,無精神異常,在住院期間思想反動,對黨不滿,經過思想教育仍不改,故由機關接出處理。

醫师 吳志長

隨後,王佩英被押送至铁道部铁路专业设计院宿舍(海淀区羊坊店铁道部宿舍100栋)的牛棚,由革命群众看押管教,期间受到毒打和折磨,并参加强迫劳动。1968年10月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将国家主席刘少奇开除出党。在此前后她先后于1968年9月9日、9月30日、10月4日在食堂高喊“劉少奇萬歲”等口號,她堅持認為劉少奇不是叛徒,并堅持自己的觀點。

言论[编辑]

其罪证材料中摘引其反革命言论,例如:[1][2]

……

□,共党居功今何在?青眼看人万里情,党员为民新风尚。
□,共产党员爱解放。骄傲自满失败了,当家作主为个人。
□,党员家丰衣足食。人民生活不堪言。衣食住行真艰难。
□,共党居功。铁打江山。共产党员。着上马衣。升官发财。躍武扬威。骑在民身。作威作富。任意剥消,劳苦大众。只顾自己,不为人民。
……
7,共产党领袖毛泽东,您领导人民干革命,走新资本主义道路……
8,共产党领袖毛泽东,共产主义百年来到。六亿人民抬手而来。
9,四大家族都走逃。五大家族毛泽东。人民财产归你手。
10,世界大战就要起,那里是太平仓呀!那里是安全地……
11,中国人民又作奴,请向谁来解放我国民。祝向谁能解放中国人
12,敬爱党,维心主义。革心的人,良好派。彻底解放中国……
13,定要解放台湾岛。受苦受难同胞们。蒋介石有功之臣。
14,共产党不要再落后也□要领导人民开道车。中国人不愿随你西行。因此定要打倒共产党。
15,中国人民大翻身。全党全民专政权。自由平等□实现。
16,社会主义优越性。社会主义的完成,归功于全党全民。
17,敬爱信仰周总理,千辛万苦作外交,一心一意为人民。
18,总理生活一贯制,终身目的为人类,主义总理来实现。
19,敬爱崇拜刘主席,辛辛苦苦写作品,教育人民一条心。
20,先祖革命我继续,代代传教儿孙们,全家信党万万年。
21,共产党呀!共产党啊!毛泽东呀!毛泽东啊!
22,人民对您客气。毛主席,请您自己跳下政治舞台吧!
否则全国人民,夺政权,怒气冲天那时您怎好退步?
23,共产党员王佩英是有罪之人。从今以后我退党,一生再不信。
24,因無意義没目的。誓死不信不信一定坚决坚决不信仰共产党。
退党退党速办退党手续交我本人。
谁在拉权我谁是陆月蛋,谁再教育我同上。
若对我有明确正意的处理。一人做事一人担,自心情願。总之為六億人民利益出發的,絕不考虑自己,更不顧息自己一切。
25,共产党书记王世彦您好请您给我速办退党手续。

感激共产党组织感谢您。请批准我退党吧!

王佩英自述自写7.12


20.21.22

共产党员政治衰退
党民待他无可救药
共产党失败理当然

……

“我不愿当人民的罪人,我要退党,共产党虽然前一段革命有功,但现在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停止不前了,已经站在人民头上压迫人民了。”
“共产党员都有特殊待遇。过去共产党抛头颅洒热血是为解放人类,而现在共产党是高官厚禄养尊处优。”
“我已向组织部正式宣誓,我右手打倒共产党,左手打倒反动派,双手打倒全世界人民公敌。”
陈独秀是好人,应该永远纪念他。”
“看看现在共产党的领导干部,就是高官厚禄养尊处优。组织部李部长一天皮鞋革履西服洋装的,是个漂亮的纸人,一天什么也不干。”
“别看刘书记梅平见了人很和气,好像……”

逮捕处死[编辑]

1968年10月21日,中国人们解放军北京市公安局军事管制委员会以“现行反革命”罪名逮捕王佩英。她被捆绑毒打,1969年下半年被戴上牲口嚼子押往北京市各区游斗。她口内被塞入砖头下颌被掰成脱臼

1970年初,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保卫组提出将王佩英判处死刑。1970年1月18日,经公安部领导小组謝富治等向中共中央請示,1月22日獲批,由中國人民解放軍北京市公法軍事管制委員會下達“[70]刑字第19号”判決書,1月27日在北京工人體育場舉行公審,王佩英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当天即被押赴蘆溝橋执行枪决。當時,由於擔心她喊出口號,她的咽喉被細繩勒住。甚至她可能在押往蘆溝橋槍決的囚車上,就已被勒死。

电台广播此批案犯罪行时,对王佩英的案情介绍如下:[1]

十一、现行反革命犯王佩英,女,54岁,河南省人,系地主分子,铁道部铁路专业设计院勤杂工。
王犯顽固坚持反动立场,自1964年至1968年10月,书写反革命标语一千九百余张,反动诗词三十余首,公开散发到天安门西单商场、机关食堂等公共场所,并多次当众呼喊反革命口号,极其恶毒地攻击诬蔑无产阶级司令部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王犯在押期间仍坚持与人民为敌,疯狂地咒骂我党,其反革命气焰嚣张到极点。
……为了加强对一小撮反革命势力的专政,进一步落实毛主席“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狠狠打击阶级敌人的反革命气焰,
……依法判处现行反革命犯王佩英死刑,立即执行。……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核准,1970年1月27日。

平反[编辑]

文革结束后,1979年7月31日,北京市公安局中共北京市委提交了《关于王佩英案复查情况及处理意见的请示报告》。1980年3月7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王佩英案下达了再审刑事判决书([80]中刑监字第295号),其中称:[2]

“查明王佩英从1963年开始患精神病。原判认定王的罪行是在其精神病状态下的胡言乱语,不应负刑事责任。”

……呼喊反革命口号”等,完全是精神病态反应。

关于原定王佩英“自一九六四年至一九六八年十月,书写反革命标语一千九百余张,反动诗词三十余首,公开散发到天安门西单商场等公共场所”问题。经复查,王佩英自一九六八年六月六日从安定医院被接出院后,至十月二十一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军管会逮捕,在单位看押的这段时间内,确实书写了标语五十一张(其中有三张无反动内容,三张写有“刘少奇万岁”,“亲人刘少奇”,“刘少奇是我救命恩人”);书写诗词十八首(其中十一首无反动内容);书写自……

1980年4月10日,中共铁道部专业设计院党委做出《关于为王佩英同志平反的决定》,内容如下(有删节):[1]

关于为王佩英同志平反的决定



王佩英同志一九一五年生,一九四九年参加工作,一九五〇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原在铁道部铁路专业设计院工作。

王佩英同志接受革命思想较早,抗日战争第二次国共内战时期,她在日伪、国民党统治区开封郑州兰考密县一带,为掩护帮助我党地下工作者,做了大量对革命有益的工作。解放以来,先后在郑州邮局汉口铁路分局郑州铁路管理局铁道部铁路专业设计院等单位任业务员、监印员、办事员、保育员等职。

王佩英同志参加工作后,不计较个人得失,为了革命利益和需要,一贯服从党组织分配。她工作中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积极主动,对组织上交给的各项任务,总是愉快服从,努力完成。在三反运动中,她立场坚定,夜以继日地坚决同贪污分子作斗争。……(平反决定以下部分片中未拍摄)

……一九六八年十月二十一日关进监狱,一九七〇年一月二十七日被错误地枪杀,含冤而死。

现经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复查落实,一九七〇年对王佩英同志以反革命罪处以死刑是完全错误的,应予彻底平反昭雪。

院党委决定,为王佩英同志彻底平反昭雪,恢复政治名誉,恢复党籍,对王佩英同志的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全部推翻。

通知所有受株连的家属、子女、亲友等同志所在单位,销毁一切受株连的材料,彻底清除影响。

中共铁道部专业设计院委员会

一九八〇年四月十日

1980年5月8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召开了王佩英同志追悼会。《人民铁道报》对此作了报道:[3]

王佩英冤案得到平反昭雪


专业设计院党委最近作出决定,为在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影响下被迫害致死的王佩英同志彻底平反昭雪,恢复政治名誉,恢复党籍,一切诬蔑不实之词应予全部推倒。

王佩英同志是专业设计院保育员,从一九六三年患精神分裂症,但在文化大革命中,竟把她在精神不正常的情况下说的话,定为现行反革命言论,撵出医院,残酷批斗,并于一九六八年被捕入狱,于一九七〇年一月被迫害致死。

王佩英同志一九一五年生,河南省开封市人,一九四九年参加革命工作,一九五〇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早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她就做了大量对革命有益的工作。全国解放后,她当过业务员、监印员、办事员和保育员,不计较个人得失,勤勤恳恳地为党工作。王佩英同志是一位好同志、好党员。

五月八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为王佩英同志举行了追悼会。铁道部副部长刘建章、政治部副主任黄新义、机关党委副书记赵椿、专业设计院领导同志李荣村葛振俭,王佩英同志生前友好和专业设计院职工四百多人参加了追悼会。

在追悼会前,刘建章等领导同志接见了王佩英同志的亲属。

(本报记者)

2011年6月9日,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签发了提审案件刑事判决书((2011)高刑提字第304号)判決王佩英無罪,并撤销了其患精神分裂症的判词,為其徹底平反昭雪。[4]

纪念[编辑]

2010年,有数百人参加了纪念王佩英诞辰95周年和遇害四十周年会,茅于轼在会上发表讲话。

家庭[编辑]

  • 夫:張以成(1911年-1960年)
  • 長女:張玲玲(夭折)
  • 長子:張運生
  • 二子:張貴生
  • 三子:張大中国美电器集团主席
  • 四子:張大江
  • 五子:張大路
  • 六子:張大圃
  • 幼女:張可心

类似人物[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见专题片《我的母亲王佩英》
  2. ^ 2.0 2.1 郭宇宽,寻找王佩英,炎黄春秋2010年第5期
  3. ^ 王佩英冤案得到平反昭雪,人民铁道报1980年5月18日第三版
  4. ^ 平反,法治周末,2011-08-23[永久失效連結]

来源[编辑]

  • 张大中 导演:《我的母亲王佩英》,胡杰胡敏 拍摄.
  • 郭宇宽:《王佩英评传》.
  • 郭宇宽:《尋找王佩英》,《炎黃春秋》2010年第5期.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