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山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兆山(?),山东沂南人,中华人民共和国作家。山东省作协三届、四届、五届全委会委员(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协六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山東省作協副主席。

生平[编辑]

山东师范学院中文系工农兵学员,1977年毕业。毕业后任《山东画报》文学编辑。2002年被省委任命为省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同年,在山东作协第五次全省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为驻会副主席)。

2008年,汶川地震后,6月6日,王兆山在《齊魯晚報》上發表《江城子》《釵頭鳳》[1],并在“诗衷歌恸鲁川情朗诵会”上朗诵,其中的“主席喚,總理呼。黨疼囯愛,親歷死也足”“只盼墳前有屏幕,看奧運,同歡呼”等語句,而引發廣泛的爭議。[2]

調侃[编辑]

  • 在王兆山的詞發表之后,“幸福鬼”、“只盼坟前有屏幕”、“死也足”,一時都成爲網路流行語。而在2008年6月5日,上海戲劇學院教授余秋雨在其個人博客中發表日誌“含泪劝告请愿灾民”[3],表示“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薩”,因而产生了“北兆山,南秋雨”的说法,更導新浪网一篇博客文章“王兆山決戰余秋雨”[4],对“王幸福是幸福鬼還是菩薩”大加調侃,网络上广為流传。
  • 更有人將王兆山和“张打油”[2]相比。[5]

負面評價[编辑]

王兆山所作《江城子》《釵頭鳳》發表后,引起了部分中國大陸學者[6] 網民,網路媒體以及部分地方媒體的強烈反彈和批評[7][8]。山东作家李钟琴宣布因为羞与王兆山为伍,而退出山东作协[9]

红网刊登署名胡印斌的文章用語激烈的批評:“肉麻而至於斯,僅僅罵幾聲爬行動物,貼一個“王幸福”的標簽,怕是很難說得過去了。”[10]

部分文学界人士觉得王兆山本人其实并没有恶意,应该理性地看待此事。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11]表示:“我觉得王兆山写的这首词,谈不上是什么严格意义上的词,也没什么平仄格律,就是一顺口溜[12],我们可以说他水平不高,写作表达不得体,有些想象很荒唐,但是谈不上有什么恶意,没必要上纲上线,说他冷血,残暴、千古罪人、拍马屁、触及了文学的底线这些都说不上,议论如果过度了,反而显得我们也不得体了。”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資料[编辑]

  1. ^ 词二首 (PDF). 齐鲁晚报. 2008年6月6日 [2013年11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4年12月22日). 
  2. ^ 2.0 2.1 “幸福诗人”王兆山列传. [2008-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2). 
  3. ^ 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 ^ “王兆山決戰余秋雨”. [2008-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5. ^ “张打油”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傍晚,带着自家豢养多年的一黄一白两只土狗出去散步,有感于国家人才凋零,万马齐喑之现状,忽然诗兴大发,吟出其以孤篇而横绝千古的诗作:“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6. ^ 中國作協主席首次回應王兆山事件:"不妥並讓人遺憾". [2011-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20). 
  7. ^ 王兆山填词引风波,阿来:他说的不是人话. [永久失效連結]2008-6-19,北京青年>
  8. ^ 思考的表情 王作家的霉味的呼吸. [永久失效連結]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2008-06-18 记者 张伟
  9. ^ 李钟琴声明 因为王兆山,我决定退出山东作协. [2008-08-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6-23). 
  10. ^ 王兆山的幸福呓语给地震诗歌运动画了个句号. 红网. [2015-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0). 
  11. ^ http://www.zgyspp.com/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11385[永久失效連結]
  12. ^ 林沂:從余秋雨、王兆山看中國馬屁文化的走勢. 大紀元. 2008-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