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国维
王靜安先生最近小象.jpg
性别
出生 (1877-12-03)1877年12月3日
 大清浙江省杭州府海宁縣
逝世 1927年6月2日(1927-06-02)(49歲)
中華民國京兆地方颐和园昆明湖
墓地 北京市福田公墓
国籍  大清
中華民國
别名 王静安、王伯隅、王观堂
职业 學者
活跃时期 20世紀
配偶 莫氏、潘氏
亲属 九兒二女

王国维(1877年12月3日-1927年6月2日),字静安,又字伯隅,晚号观堂甲骨四堂之一),谥忠悫浙江杭州府海宁人,国学大师。

王國維梁啟超陳寅恪、和趙元任號稱清華國學研究院的“四大導師”。中国新学术的开拓者,连接中西美学的大家,在文学美学史学哲学金石学甲骨文考古学等領域成就卓著。甲骨四堂之一。王國維精通英文、德文、日文,使他在研究宋元戲曲史時獨樹一幟,成為用西方文學原理批評中國舊文學的第一人。陳寅恪認為王國維的學術成就“幾若無涯岸之可望、轍跡之可尋”。著述甚丰,有《海宁王静安先生遗书》、《红楼梦评论》、《宋元戏曲考》、《人间词话》、《观堂集林》、《古史新证》、《曲录》、《殷周制度论》、《流沙坠简》等62种。

王靜安先生壯年小象

生平[编辑]

  • 1877年,王國維出生于浙江杭州府海宁盐官的一個書香世家。其父王乃譽精於書畫、篆刻、古文詩詞,對兒時的王國維有很大影響。
  • 1882年,王國維入私塾,師從潘紫貴及陳壽田先生。
  • 1892年7月,入州学,参加海宁州岁试,以第二十一名中秀才。与陈守谦、叶宜春、诸嘉猷被誉为“海宁四才子”。
  • 1898年,二十二歲的他進上海《時務報》館充書記校對。利用公餘時間,他到羅振玉辦的“東文學社”學習外文及理化,開始接觸西方文化,結識主持人羅振玉。
  • 1901年秋,王國維在羅振玉的資助下赴日本入东京物理学校。次年夏,因病回国。
  • 1903年起,王國維在羅振玉的推薦下任教于通州江苏师范学堂,讲授哲学、心理学、倫理學等。同時埋頭文學研究,開始其“兼通世界之學術”的“獨學”階段,写出《红楼梦评论》等多篇哲学、美学论文。后自编为《静庵文集》,于1905年出版。
  • 1907年,王國維隨羅振玉入京師,任任清政府學部總務司行走、圖書館編譯、名詞館協韻等。期间,著《人间词话》等名著。
  • 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后,王國維隨羅振玉前往日本京都,從此以前清遺民自居。在羅振玉的幫助下,王國維得以靜下心來做學問,其研究方向開始從哲學、文學轉向經史、小學。他與羅振玉在學術上相互交流切磋,協助羅氏整理大雲書庫藏書,得以盡窺其所藏彝器及其他石器物拓本。王國維以古文字學為基礎,研究古代中國歷史,從古器物到古代書冊、服裝、建築,各方面皆有涉及,著述極豐。所著《宋元戲曲考》是中國最早的一部關於戲曲歷史的書籍。在日本期間王國維“生活最為簡單,而學問則變化滋甚。成書之多,為一生冠。”
  • 1916年,王國維受上海著名猶太富商哈同聘請,返回上海任倉聖明智大學教授,编辑学术刊物,並繼續從事甲骨文、考古學研究。又为藏书家蒋汝藻编《密韵楼书目》,并参加纂修《浙江通志》。
  • 1917年,著《殷周制度论》,指出“中國政治文化之變革,莫劇於殷周之際。”。
  • 1922年受聘北京大學國學門通訊導師。翌年,由蒙古貴族、大學士升允舉薦,與羅振玉、楊宗羲、袁勵准等應召任清遜帝溥儀“南書房行走”,食五品祿。
  • 1923年,应逊帝溥仪之召,北上就任“南书房行走”,食五品祿。王國維得以窥見大内所藏秘籍,曾检理景阳宫藏书。
  • 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驱逐溥仪出宫。王国维引为奇耻大辱,愤而与罗振玉等前清遗老相约投河殉清,因家人阻攔而未果。
  • 1925年,应聘为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教授,讲授经史小学,并研究汉魏石经、古代西北地理及蒙古史料。与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号称清华国学四大导师。
  • 1927年6月2日,王國維留下遺書,言道“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經此事變,義無再辱”。當日自沉于颐和园昆明湖,原因说法不一,及後葬於福田公墓[1]

自殺[编辑]

1927年,王國維于6月2日同朋友借了五塊錢,雇人力车至北京颐和园,于园中昆明湖鱼藻轩自沉。从其遗体衣袋中尋出一封遺書,封面上書寫著:“送西院十八號王貞明先生收”,遺書內容如下:

五十之年,只欠一死。经此事变,义无再辱。我死后当草草棺殓,即行藁葬于清华茔地。汝等不能南归,亦可暂移城内居住。汝兄亦不必奔丧,因道路不通,渠又不曾出门故也。书籍可托陈吴二先生处理。家人自有人料理,必不至于不能南归。我虽无财产分文遗汝等,然苟谨慎勤俭,亦必不至饿死也。

王國維为何自溺,至今仍争论不論,一般學者論點有所謂的:“殉北洋說”、“反共及痛恨北伐說”、“逼債說”、“性格悲劇說”、“文化衰落說”。陳寅恪王觀堂先生挽詞》的序言中寫道:“或問觀堂先生所以死之故。應之曰:近人有東西文化之說,其區域分劃之當否,固不必論,即所謂異同優劣,亦姑不具言;然而可得一假定之義焉。其義曰:凡一種文化值衰落之時,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現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則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迨既達極深之度,殆非出於自殺無以求一己之心安而義盡也。”、“吾中國文化之定義,具於白虎通三綱六紀之說,其意義為抽像理想最高之境,猶希臘柏拉圖所謂Idea者。若以君臣之綱言之,君為李煜亦期之以劉秀;以朋友之紀言之,友為酈寄亦待之以鮑叔。其所殉之道,與所成之仁,均為抽像理想之通性,而非具體一人一事。”

根據溥儀在其《我的前半生》一書第四章「天津的“行在” (1924 - 1930)」中之說法,王國維早年受羅振玉接濟並結成兒女親家,然而羅振玉常以此不斷向王氏苛索,甚至以將王氏女兒退婚作要脅,令王國維走投無路而自殺。然此說有漏洞,遜帝或有所忌諱而不遑多言。

家庭子女[编辑]

观点[编辑]

甲骨文研究[编辑]

甲骨文始發現于晚清,後來劉鶚刊印《鐵雲藏龜》,繼而孫治讓和羅振玉等人對甲骨文字進行研究。而將甲骨學由文字學演進到史學的第一人,則推王國維。他撰寫了《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考》、《殷卜辭中所見先公先王續考》、《殷虛卜辭中所見地名考》、《殷周制度論》、《殷禮徵文》以及《古史新證》等,將地下的材料甲骨文同紙上的材料中國歷史古籍對比來研究,用卜辭補正了《史記·殷本記》載的錯誤,而且進一步對殷周的政治制度作了探討,得出嶄新的結論,他的考證方法極為縝密,論斷堪稱精審。[1]

二重证据法[编辑]

王国维提倡以“地下之新材料”补“纸上之材料”,是为二重证据法。王国维首先用出土甲骨文,考订了商代先公先王的名字和前后顺序,证明了历史记载商朝君主世系的可靠性。二重证据法既繼承了乾嘉學派的考據傳統,又運用了西方實證主義的科學考證方法,是中国史学理论的重大革新,为古史及文献学的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纪元。

人生三重境界[编辑]

王国维的《人間詞話》之二六,原文如下:“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裡寻他千百度,回首驀見,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3],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晏、欧诸公所不许也。”是非常有趣的見解。后人常以此三种境界象征奋斗路上的心路历程。

预测历史走向[编辑]

王国维在与罗振玉通信讨论十月革命时说“罗刹分裂,殆不复国,恐随其后者尚有数国,始知今日灭国新法在先破其统一之物,不统一则然后可惟我所为。至统一既破之后,欲恢复前此之统一,则千难万难矣。” 罗振玉在《海宁王忠悫公遗书序》提及王国维有预言“中国近状,恐以共和始,而以共产终。”[4]

评价[编辑]

清华大学王国维纪念碑
  • 晚年胡適曾回憶王:“他的人很醜,小辮子,樣子真難看,但光讀他的詩和詞,以為他是個風流才子呢!”[5]“现今的中国学术界真凋敝零落极了。旧式学者只剩王国维、罗振玉、叶德辉、章炳麟四人;其次则半新半旧的过渡学者,也只有梁启超和我们几个人。内中章炳麟是在学术上已半僵化了,罗与叶没有条理系统,只有王国维最有希望。”[6]並就當時學術界的情況指出“南方史學勤苦而太信古,北方史學能疑古而學問太簡陋......能夠融南北之長而去其短者,首推王國維與陳垣。”
  • 关于《殷周制度论》(1917年)一书,旅美作家李劼认为:“从《殷周制度论》所揭示的殷周之异稍稍跨前一步,人们就可以发现,中国曾经是一个民主的联邦国家。虽然那样的民主联邦与美国式的联邦合众国颇有异趣,但在本质上却是完全相同的。也即是说,民主和联邦,并不是西方文化的特产,并不是美国特有的国情,而同样也是中国文化和中国历史最为始源的传统。”[7]
  • 魯迅認為“中国有一部《流沙坠简》,印了将有十年了。要谈国学,那才可以算一种研究国学的书。开首有一篇长序,是王国维先生做的,要谈国学,他才可以算一个研究国学的人物。”[8]
  • 陈寅恪撰文的《清华大学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不自由,毋宁死耳。 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兹石于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 奇节,诉真宰之茫茫。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 流亡美国的武汉大学博士研究生(未毕业)劉仲敬認王國維並非儒家保守主義,「(王國維的)材料屬於中國,思想屬於歐洲。王國維許多主張都是直接橫向引進同時代德國人的意見。」;王國維雖然是保皇黨,但是以歐洲人的觀念來保皇;而由於王國維對於共產革命的危害相當理解,因此劉仲敬將他稱為「剿匪先驅」。[9]
  • 王攸欣在《選擇、接受與疏離——王國維接受叔本華、朱光潛接受克羅齊美學比較研究》一書中說:“王國維寥寥幾萬字的《人間詞話》和《紅樓夢評論》比朱光潛洋洋百萬字的體系建樹在美學史上更有地位。”[10]

主要論著[编辑]

王國維生平著述62種,批校的古籍逾200種。生前自編定《靜安文集》、《觀堂集林》刊行於世。逝世後,另有《遺書》、《全集》、《書信集》等出版。

    《觀堂集林》二十四卷

    《觀堂別集》四卷

    《庚辛之間讀書記》一卷

    《苕華詞》一卷

    《靜安文集》一卷續集一卷

    《爾雅草木蟲魚鳥獸釋例》一卷

    《兩周金石文韻讀》一卷

    《觀堂古今文考釋》五卷

    《史籀篇疏證》一卷

    《校松江本急就篇》一卷

    《重輯蒼頡篇》二卷

    《唐寫本唐韻校記》二卷佚文一卷

    《殷禮徵文》一卷

    《聯綿字譜》三卷

    《補高郵王氏諧聲譜》一卷

    《釋幣》二卷

    《簡牘檢署考》一卷

    《魏石經殘石考》一卷附錄一卷

    《宋代金文著錄表》一卷

    《國朝金文著錄表》六卷

    《漢魏博士題名考》二卷

    《清真先生遺事》一卷

    《耶律文正公年譜》一卷餘錄一卷

    《五代兩宋監本考》三卷

    《兩浙古刊本考》二卷

    《古本竹書紀年輯校》一卷

    《今本竹書紀年疏證》二卷

    《古行記四種校錄》一卷

    《蒙韃備錄箋證》一卷

    《黑韃事略箋證》一卷

    《聖武親征錄校注》一卷

    《長春真人西遊記校注》二卷

    《乾隆浙江通志考異殘稿》四卷

    《觀堂譯稿》二卷

    《人間詞話》二卷

    《宋元戲曲考》一卷

    《唐宋大曲考》一卷

    《戲曲考源》一卷

    《古劇腳色考》一卷

    《優語錄》一卷

    《錄鬼簿校注》二卷

    《錄曲余談》一卷

    《曲錄》六卷

    《都四十三種》一百零四卷[11]

注釋[编辑]

  1. ^ 1.0 1.1 王國維簡介. 
  2. ^ 王国维二子王仲闻之死及王国维寻死之谜
  3. ^ 辛棄疾《青玉案 元夕》
  4. ^ 王国维国学大师兼政治“预言帝”
  5. ^ 胡頌平編:《胡適之先生晚年談話錄》
  6. ^ [1]
  7. ^ 李劼《中国文化冷风景》(未出版)
  8. ^ 魯迅《不懂的音譯》. 
  9. ^ 剿匪先驅王國維——西體中用的「國學大師」
  10. ^ 王攸欣.《選擇、接受與疏離——王國維接受叔本華、朱光潛接受克羅齊美學比較研究》. 
  11. ^ 王國維-國學網.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Shang dynasty inscribed tortoise plastron.jpg 甲骨學四堂
羅雪堂 | 王觀堂 | 董彥堂 | 郭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