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就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就學

大明吏部驗封司主事
籍貫 南京常州府武進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所敬
出生 生年不詳
逝世 卒年不詳
出身
  • 萬曆十四年丙戌科二甲第六十七名同進士出身
經歷
  • 戶部貴州司主事(萬曆十四年~萬曆?年)
  • 禮部儀制司主事(萬曆?年~萬曆二十一年)
  • 禮部儀制司員外郎(萬曆二十一年~萬曆?年)
  • 吏部驗封司主事(萬曆?年~萬曆二十六年)
  • 斥為民(萬曆二十六年~?)

王就學(?-?),字所敬南京常州府武進縣(今江蘇省常州市)人,歷仕戶部禮部吏部,官至吏部驗封司主事。事迹具《明史》,側傳於盧洪春本傳。[1]

出身及經歷[编辑]

王就學於萬曆十四年(1586年)舉進士,得第二甲,初授戶部貴州司主事,啟教於王錫爵門下。後改禮部儀制司主事。二十一年(1593年),進禮部儀制司員外郎。後尋調吏部驗封司主事[2]。二十六年(1598年),以甄別吏部諸郎不及格被斥為民[3]。後尋卒於家,卒年不詳。[4][5]

事迹[编辑]

規勸座主[编辑]

王就學登第二甲進士後,初授戶部貴州司主事,並師承於當時官拜禮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的王錫爵。時年國本之爭未了,「三王並封」輿論大作,朝臣擁護朱常洛為太子之聲不絕於耳。正當王錫爵仍為事件躊躇之際,王就學與王錫爵同年學生錢允元一同前往王錫爵之府邸相規勸之,建議座主明哲保身,王就學更因而激動流涕,擔憂其人身安全。同年,庶吉士李騰芳亦曾致函予王錫爵,當中內容與王就學、錢允元之規勸同出一轍。王錫爵審顧各方意見後,終於封詔得寢。王就學後以改任禮部,先進儀制司員外郎,再調吏部驗封司主事。[6]

冒死直諫[编辑]

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七月,孝安陳太后崩,諡曰孝安貞懿恭純溫惠佐天弘聖皇后,祀奉先殿別室。時梓宮發引,將移祀奉先殿之時,明神宗理應於門外守候隨行侍禮,持正孝行。但明神宗卻以「有疾」為由拒絕送陳太后最後一程,更「遣官代行」。吏部侍郎孫繼皐見狀即上疏於明神宗,希望明神宗收回成命,隨行嫡母殯葬之禮。此舉卻令明神宗龍顏大怒,更把孫繼皐之奏疏怒擲於地。王就學聞訊,深感神宗於情於理不合,遂冒死抗疏直言,道:「人子於親惟送死為大事。今乃靳一攀送,致聖孝不終。豈獨有乖古禮,即聖心豈能自安。於此而不用其情,烏乎用其情?於此而可忍,烏乎不可忍?恐難以宣諸詔諭,書諸簡冊,傳示天下萬世也。」期動之以情,望神宗謹守孝行,傳示萬民。這份直言之疏終究上奏到神宗手中,神宗卻未有察看,並對王就學「心甚銜之」[7]。二十六年(1598年),帝詔甄別吏部諸郎,當中王就學等就因為這事件而被斥為民。不久,王就學去世,卒年不詳。[8]

參考文獻[编辑]

  1. ^ 張廷玉等:《明史‧卷二百三十四‧列傳第一百二十二》:「王就學,字所敬,武進人。萬歷十四年進士。授戶部主事。三王並封議起,朝論大嘩。就學,王錫爵門人也,偕同年生錢允元往規之,為流涕。會庶吉士李騰芳投錫爵書,與就學語相類。錫爵悟,並封詔得寢。就學改禮部,進員外郎,尋調吏部。二十四年,孝安陳太後梓宮發引,帝嫡母也,當送門外,以有疾,遣官代行。吏部侍郎孫繼臯言之,帝怒,抵其疏於地。就學抗疏曰:『人子於親惟送死為大事。今乃靳一攀送,致聖孝不終。豈獨有乖古禮,即聖心豈能自安。於此而不用其情,烏乎用其情?於此而可忍,烏乎不可忍?恐難以宣諸詔諭,書諸簡冊,傳示天下萬世也。』疏奏,不省。逾二年,詔甄別吏部諸郎,斥就學為民。尋卒於家。」
  2. ^ 明實錄‧神宗實錄‧卷二百九十七》,頁5535
  3. ^ 《明實錄‧神宗實錄‧卷三百二十一》,頁5967
  4. ^ 張廷玉等:《明史‧卷二百三十四‧列傳第一百二十二》
  5. ^ 俞汝楫等:《禮部志稿‧卷四十二》
  6. ^ 張廷玉等:《明史‧卷二百三十四‧列傳第一百二十二》
  7. ^ 明人傳記資料索引》,頁56
  8. ^ 張廷玉等:《明史‧卷二百三十四‧列傳第一百二十二》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