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徵 (天启进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徵
王徵 (天启进士)

大明奉政大夫山東按察司僉事奉敕監遼海軍務
籍貫 陝西承宣佈政使司西安府涇陽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良甫,号葵心支离叟
了一子了一道人
出生 隆庆五年(1571年)
陝西涇陽縣
逝世 崇祯十七年(1644年4月10日)
陝西涇陽縣
墓葬 王徵墓
出身
  • 天啟二年壬戌科同進士出身

王徵(1571年-1644年4月10日),字良甫,号葵心支离叟了一子了一道人陝西承宣布政使司西安府泾阳县陆桥镇人,天启[需要消歧义]二年壬戌科进士,明末科学家,天主教徒。[1]王徵與徐光启李之藻杨廷筠並稱“中国天主教四贤”。

宦途[编辑]

万历五年(1577年),年仅七岁的王徵随舅父張鑑读书。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中举,其后屡试不第,天启[需要消歧义]二年(1622年)方中进士

进士以后,王徵历任直隶广平府推官、辽海监军道等职。后因登州战事失利获罪,充军。后遇赦回乡,购地归隐山林。

崇祯十六年(1643年),李自成夺得西安,欲征王徵出仕。王徵闻讯后,自书墓碑,又写下“精白一心事上帝,全忠全孝更无疑”的诗句表明心志,并着手准备自尽事宜。

次年,李自成的使者抵达泾阳县。王徵不愿出仕,在使者面前拔刀自刎,但被使者所夺。使者拘王徵养子王永春[需要消歧义]还。王徵决心以死殉国,遂绝食七天而死。[1]

信仰[编辑]

王徵起初信。在母亲去世以后,王徵又出于“一子成仙,九祖升天”的目的开始修道。修道期间著有《周易参同契注》、《百字牌》、《了心丹》等道教书籍。

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修道将近二十年的王徵蒙朋友赠书,得到了耶稣会传教士庞迪我所著的《七克》,阅后竟大受感动,以至于把它放在床头,每天研读。

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王徵进京赶考。借此机会,王徵得以面见《七克》的作者、耶稣会传教士庞迪我,后跟随庞迪我学习天主教教义,而后领洗,教名斐理伯

成为天主教徒以后,王徵潜心钻研天主教教义,写有《畏天爱人极论》、《圣经要略汇集》、《圣经直解》、《崇正述略》、《事天实学》、《真福直指》、《活人丹方》等著作,惜多已散佚。王徵还从事翻译活动,协助汤若望翻译崇一堂日记随笔》等书。[1]

西学[编辑]

王徵素好工巧之学。天启[需要消歧义]六年(1626年),王徵在耶稣会那里见到了大量的西方机械工程书籍,如获至宝,潜心研读。而后,在邓玉函的协助下,冒着被指摘从事“末流之学”的压力,译著并刊行《奇器图说》,后又著有其他机械工程书籍。他自己也有设计农民用于灌溉的“鹤饮”、自转磨、代耕、轮壶等水利工具和农具。

王徵还钻研音韵学,著有《西洋音诀》一书,又资助金尼阁刊行字典西儒耳目资》,并参与了其中的校对、修改等工作。王徵也被认为有可能是最早学习拉丁文中国士大夫之一。[1]

家乡贡献[编辑]

王徵回到泾阳以后,修建教堂等建筑,参与赈灾、防盗等本地慈善事业,还曾经在泾阳设立名为“景天台”的天文台。该天文台直到1960年代才被拆除。[2]

家庭[编辑]

万历十三年(1585年),十五岁的王徵娶了舅母的侄女氏为妻。氏生有多个儿子,但都得了天花死了,只剩下两个女儿。[1]

时人在考中进士以后,多纳以标榜身份。王徵因为相信考中进士天主[需要消歧义]的恩赐,所以拒绝纳

但是,在传宗接代的压力下,王徵最终还是顶不过家庭的逼迫,在天启[需要消歧义]三年(1622年)秘密纳十五岁的[需要消歧义]氏为。但不久以后,又觉后悔,多次向神父告解,均不得赦。于是,王徵决心嫁,但遭到[需要消歧义]氏的以死抗争及氏的强烈反对,于是只得作罢,但自此不与[需要消歧义]氏过夫妻生活。

为了摆脱绝嗣的压力,王徵从兄弟处过继了两个儿子,即王永春[需要消歧义]王永顺[1]其后裔主要聚居于泾阳县鲁桥镇[需要消歧义]尖担王村[2]

王徵殉国以后,[需要消歧义]氏本欲自杀殉夫,但为氏所挽留。不久后,氏病逝,[需要消歧义]氏苦节三十年,独力抚养孙子。七十大寿时,自觉责任已了,遂效法夫君,绝食殉夫。[1]

坟墓开挖[编辑]

王徵墓前面的封土、石碑等在1950年代修建水利设施时被毁。1990陕西省普查文物,当时的三原县文物局前来确认王徵墓没有找到,就向村里的老人咨询。老人为了避免真的坟墓被盗,就将离墓80米远的一个位置指认为墓。之后三原县文物局堆起了封土,这个位置也在1992年王徵墓被评为第三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树立了保护碑

2009年西铜高速公路复线开工,从王徵墓所在的辘辘把塬上穿过。高速公路设计者考虑到路线会经过此处,就在设计上避让了之前认定的王徵墓,但恰好又定在真正的王徵墓之上。为此真正的王徵墓及儿子等人的墓被当作一般的古墓群开挖,后王徵后人王可举得知前来阻止,加上挖到了墓志铭证实此事,考古工作停止。

经商讨,公路建设方给予王氏后人23万人民币迁葬费。氏后人们打算将墓迁往尖担王村。但是围绕墓穴里面可能出现的文物的归属,王可举和省文物局发生争议。[2]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