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王敦
出生 266年
西晉
逝世 324年
東晉
职业 東晉權臣

王敦(266年-324年),處仲琅邪臨沂(今山東臨沂北)人。为東晋丞相王導的堂兄。王敦出身琅琊王氏,曾與王導一同協助司馬睿建立東晉政權,成為當時權臣,但一直有奪權之心,最後亦因而發動政變,史稱王敦之亂。後來病逝,享年五十九歲。

生平[编辑]

立身亂局[编辑]

王敦娶晉武帝司馬炎之女襄城公主為妻,官拜駙馬都尉,後任太子舍人元康九年(299年),皇后賈南風太子司馬遹,遷他於許昌,並不許東宮官屬送行,王敦則與太子洗馬江統潘滔、太子舍人杜蕤魯瑤等違命去送行,得到當時議論者的稱許。後王敦改任給事黃門侍郎。

永寧元年(301年),趙王司馬倫篡奪帝位,並派王敦到兗州慰勞擔任兗州刺史的叔父王彥。三個月後,齊王司馬冏興兵討伐司馬倫,諸王都響應,此時王彥收到齊王的檄命,邀請一同起兵;王彥畏懼司馬倫兵力強盛,不敢應命。王敦此時勸王彥響應,最終齊王擊敗司馬倫,王彥亦獲功勳。司馬倫失敗後,晉惠帝復位,王敦遷任散騎常侍、左衛將軍、大鴻臚、侍中。

永嘉元年(307年),司徒王衍推荐他做青州刺史,拜廣武將軍。不久又徵命王敦為中書監,王敦將襄城公主的侍婢都分發給將士,又向人分發金銀財寶給部眾後才回到洛陽。此時在滎陽遙控政權的太傅司馬越來朝,王敦認為他此行一定時有誅殺處罰,後司馬越果然收捕中書令繆播等十餘人,並處死。司馬越任命王敦為揚州刺史;潘滔認為讓王敦到外偏遠地會令他肆意妄為,成為無法制約的地方豪強。但司馬越不聽。

助建東晉[编辑]

王敦到揚州後與堂弟王導一起輔助司馬睿江南地區建立名望,為著中興晉朝;因司馬睿依靠王敦及王導才能建立力量,所以當時人有說:「王與馬,共天下。」及後被徵拜尚書,但王敦堅持留在揚州不上任。司馬睿於是任命王敦為安東軍諮祭酒。永嘉五年(311年),當時揚州刺史劉陶逝世,司馬睿於是任命王敦為揚州刺史,加廣武將軍。後更升任左將軍、都督征討諸軍事、假節。[1]永嘉之亂後,晉懷帝被擄,司空荀藩推司馬睿為盟主;但當時的江州刺史華軼不肯順從司馬睿的指揮,司馬睿於是派王敦與歷陽內史甘卓和揚烈將軍周訪一起進攻華軼,並將他擊敗,華軼敗走被殺。

同時,不久以前杜弢湘州作亂,後又攻破零陵,侵擾武昌長沙宜都邵陵等郡,荊州刺史周顗因而退走。司馬睿於是又派王敦、陶侃等進攻,王敦讓陶侃等進討,而自在豫章作援。最終杜弢被擊破,王敦因功任鎮東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都督江揚荊湘六州諸軍事、江州刺史,封漢安侯

王敦自此開始自選官員,兼統屬下州郡。後來杜弢部將杜弘南走廣州,請求收降並願意討伐在桂林的盜賊,及後又與交州刺史王機圖謀叛變,但遭陶侃討平。杜弘最終向零陵太守尹奉投降,尹奉將杜弘送給王敦,王敦於是收他為部將,甚為寵信。另南康何欽當時據險聚眾數千人,王敦私下加任他四品將軍。王敦專擅的跡象漸見明顯。堂弟王棱知道王敦野心,曾不斷勸諫王敦,但卻遭到王敦暗殺。

叛亂根源[编辑]

建武元年(317年),因晉愍帝被擄,司馬睿改封晉王,統攝萬機。王敦此時獲進位征南大將軍。次年司馬睿因晉愍帝被殺而即位,是為晉元帝,東晉建立,王敦改拜侍中,升任大將軍、江州。王敦以他討伐杜曾失利而請求自貶,免任侍中並不拜州牧。後司馬睿又加任王敦為荊州牧,王敦又辭讓州牧,僅聽任刺史。

及後元帝漸漸重用劉隗,同時疏遠一開始扶持他而名聲似乎比皇族更高的琅琊王氏士族,王敦因而上書為王導抱不平。而其實元帝重用劉隗、刁協等人就是為了減弱立下大功而又有極高名聲的琅邪王氏勢力,而面對在外地專權而手握強兵,更有意圖專擅朝政的王敦就更為畏懼和厭惡。太興三年(320年),元帝任命湘州刺史甘卓改任梁州刺史,王敦要求以從事中郎陳頒代替甘卓擔任原本湘州刺史的位置[2],但遭拒絕,元帝更派譙王司馬承移鎮湘州。王敦見此,上表陳說古今被皇帝猜疑的忠臣和小人如何離間忠臣和皇帝的關係,想要感動元帝。元帝見奏表後更為忌憚王敦,表面上增加他的屬官和尊貴待遇,但同時又任命劉隗和戴淵領兵到外,表面上是要抵抗北方胡族政權的入侵,實際上是要防備王敦。

王敦之亂[编辑]

永昌元年(322年)正月,王敦從江州武昌起兵,以誅劉隗為名進攻建康。司馬睿知道後大怒,命劉隗等人回建康準備防守,司馬睿更親自披甲出鎮城郊。王敦率軍一路前進到石头城(建康西邊的军事要塞),王敦打算進攻劉隗镇守的金城,但杜弢勸他攻石頭城,先攻破周札。王敦聽從並進攻石頭城,守將周札開城門投降,王敦又擊敗了戴淵、劉隗、王導、周顗、郭逸虞潭的進攻,劉隗和刁協北走。

王敦入石頭城後,並不立刻到建康朝見司馬睿,反而擁兵在石頭城,更放縱兵士四處劫掠。官眾因亂逃走,只餘安東將軍劉超領兵與兩名侍中一同侍奉司馬睿,司馬睿亦只得求和。王敦見王導時又怪責他當日司馬睿繼位前不聽他勸,改立幼主而讓他可以專擅朝政,才令內亂發生,幾乎令王氏覆滅。但王導仍秉正地與王敦議論,王敦無法爭辯。及後王敦自任丞相、江州牧,進封武昌郡公,又加羽葆鼓吹,讓太常荀崧拜授,王敦曾假意辭讓。王敦又殺周顗、戴淵;更因太子司馬紹為人有勇略,意圖誣陷他不孝而廢掉他,但遭溫嶠大力反對而不能成事。王敦不久即回到武昌,遙控朝政。王敦得勢後,謀害易雄等忠良之士,又在朝中樹立黨羽,將相州牧都是王氏族人,而且又以沈充錢鳳二人為謀主,縱容手下為非作歹,無法無天;有識之士都知道王敦很快會敗亡。王敦後又自領寧州益州都督。同年,司馬睿因憂憤而死,由太子司馬紹繼位,是為晉明帝。

太寧元年(323年),王敦謀求篡位,諷諫朝廷徵召自己,司馬紹於是手詔徵召王敦。又拜受加黃鉞、班劍武賁二十人,奏事不名,入朝不趨,劍履上殿。王敦到姑孰時,司馬紹派侍中阮孚設牛酒犒勞王敦,但王敦卻稱病不見,只派主簿接受,不久王敦自任揚州牧。後王敦侄兒王允之聽到钱鳳與王敦討論奪權的計劃,王允之後即告訴父親王舒,而王舒及王導就告訴司馬紹,讓朝廷都準備應付王敦。

太寧二年(324年),王敦患病,部將錢鳳和沈充暗中籌劃一旦王敦死後如何是好,最終決定在王敦死後作亂,顛覆東晉,並勸王敦剷除有名望的周札以及司馬睿腹心冉曾公乘雄,王敦都一一照做。及至王敦病情轉壞,司馬紹一方面派侍中陳晷等人問候王敦病況,另一方面卻暗地裏打算討伐,並微服到蕪湖察看王敦軍的營壘,又派大臣查問王敦起居。

王敦任命溫嶠丹陽尹,意圖監察朝廷動靜。但溫嶠卻向司馬紹告發王敦奪位的圖謀,司馬紹於是下令討伐,並偽稱王敦己死,激厲起士氣並派兵討伐王敦的部眾。此時王敦病重,根本不能統率軍隊,於是以誅溫嶠等奸臣為名,以哥哥王含為元帥,命錢鳳、鄧嶽周撫等率五萬兵,水陸並進地攻向建康。後中軍司馬曹渾越城擊敗王含,王敦聽到後大怒,更意圖親自領兵作戰,但因病重乏力而無法下床。另一方面,錢鳳等人率軍到建康,屢遭司馬紹親率的軍隊擊敗。此時王敦逝世,享年五十九歲。王敦死前仍然和養子王應羊鑒說他死後要先置文武百官,然後再處理葬事。但王應及後秘不發喪,用席包裹屍身後在外塗臘,再埋在屋中,即與諸葛瑤等人縱情酒色。不久王含、沈充、錢鳳等軍都被擊敗,王敦之亂得以平定。之後王敦即被起出屍身,燒毀衣冠,並擺成長跪的姿勢戮屍,頭顱被斬下後與沈充等人的頭顱一同被掛在城南朱雀桁上,向平民展示。及後王敦的屍首都沒有人敢收葬,最後在尚書令郗鑒的建議下才讓王敦家屬收葬。

王敦覆亡後,王敦各黨羽都被追捕,但琅琊王氏并未被牵连,如王導等人更獲加官晋爵。

性格特徵[编辑]

  • 史載王敦眉目疏朗,性格簡脫,有鑒裁,並通《春秋左氏傳》。王敦亦從不說錢財,同時喜好清談
  • 王敦亦愛音樂,曾當眾表演擊鼓,而且音節諧韻,神情自得,旁若無人,在坐觀看的人都稱他雄爽。
  • 石崇以生活奢華見稱,廁所都常有十多名有美貌的婢女侍奉,並放置甲煎粉和沈香汁;而如廁後的人都會更換新衣。很多客人都因為要在眾侍婢前脫衣而感到害羞,但王敦則一直神情自若。
  • 王愷與石崇一樣都是十分崇尚奢豪華,王愷有一次設置酒宴,王敦和王導都在座。當時有一名女藝伎吹笛吹錯了,王愷就立刻將她殺害,此舉令在座眾人都失色,唯獨王敦好像沒有看見那樣鎮定。又一次到王愷家作客,王愷命美人進酒,並命令若客人不喝就要死。傳到王敦那裏時王敦堅決不肯喝,令到行酒的美人恐懼色變,但王敦仍然不屑一顧。[3]
  • 王敦曾經表現得十分荒淫,家中擁有美妾侍婢數十名。其他人因而勸諫他,王敦卻說:「這很簡單。」於是遣散家中數十名婢妾離開,當時的人都十分驚異。
  • 王敦殺害周顗後,有次玩樗蒲,見到棋子被打回,聯想到周家的衰敗,因此流淚[4][5]

評價[编辑]

  • 《晉書》史臣曰:琅邪之初鎮建鄴,龍德猶潛,雖當璧膺圖預定於冥兆,豐功厚利未被於黎氓。王敦歷官中朝,威名夙著,作牧淮海,望實逾隆,遂能託魚水之深期,定金蘭之密契,弼成王度,光佐中興,卜世延百二之期,論都創三分之業,此功固不細也。既而負勳高而圖非望,恃劫逼而肆驕陵。釁隙起自,禍難成於。於晉陽之甲,纏象魏之兵。蜂目既露,豺聲又發,擅竊國命,殺害忠良,逐卻篡盜乘輿,逼遷龜鼎。賴嗣君英略,晉祚靈長,諸侯釋位,股肱勠力,用能運茲廟算,殄彼凶徒,克固源圖,載清天步者矣。
  • 《晉書》贊曰:播越江濆,政弱權分。元子恃力,處仲矜勳。迹既陵上,志亦無君。罪浮浞<豸壹>,心窺。樹威外略,稱兵內侮。惟身與嗣,竟權齊斧。
  • 潘滔:處仲蜂目己露,但豺聲未振,若不噬人,亦當為人所噬。
  • 王導:處仲若當世,心懷剛忍,非令終也。
  • 周顗:賊臣王敦,傾覆社稷,殺枉忠臣。

參考書目[编辑]

  1. ^ 集功臣与乱臣于一身的东晋宰辅——王敦(2). 中国国学网 (中文(中国大陆)‎). 
  2. ^ 晉書·譙王遜傳》稱王敦要求以沈充代任湘州刺史
  3. ^ 此記載出自《晉書·王敦傳》,《世說新語·汰侈篇》有相似記載,但王敦是往石崇家作客,並眼看三位美人當場被殺仍神情自若。
  4. ^ 世說新語·尤悔》:「王大將軍於眾坐中曰:『諸周由來未有作三公者。』有人答曰:『唯周侯邑五馬領頭而不克。』大将军曰:『我与周,洛下相遇,一面顿尽。值世纷坛,遂至于此!』因为流涕。」
  5. ^ 鄧粲晉紀》:「王敦參軍有於敦坐樗蒲,臨當成都,馬頭被殺,因謂曰:『周家奕世令望,而位不至三公。伯仁垂作而不果,有似下官此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