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造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造時
Wang Zaoshi.jpg
个人资料
出生1903年9月2日
 大清江西省安福县
逝世1971年8月5日(1971歲-08-05)(67歲)
 中华人民共和国上海市

王造时(1903年9月2日-1971年8月5日),祖籍江西省安福县,原名雄生威斯康辛大学政治学系学士、硕士、博士,光华大学文学院院长,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救國會七君子」之一。

生平[编辑]

清华时期[编辑]

1903年9月2日,王造时出生于一个经营竹木生意的商贾。1911年,八歲的王造時入讀私塾,造時這個名字是他的發蒙老師朱廉夫所取。1913年,入讀安福小學,接受新式教育。1916年,周利生曾為王造時短期補習,並向他介紹了清華的狀況。夏,他赴北京投考清華未取,於是返回江西省立第一中學唸書。1917年夏,他和潘大逵彭文應一起考入北京清华学校中等科。在清華時,曾組織“仁社”。1919年,参加五四运动,5月7日,他參加清華學生代表團宣傳罷工罷市,6月4日,被捕關押在北大法科樓。8月28日,第二次被捕。1921年,高等科二年級時被選為清华学生会幹事部長,並參與《清華周刊》的編輯。

留美时期[编辑]

1925年8月,從清华大学畢業,當時羅隆基也從清華肄業,他和王造時、彭文應都是安福同鄉,故有“安福三傑”之稱。秋,考取官費赴美国威斯康星大学攻讀政治学,他在威大的生活非常勤勞,和同學合租,自己做飯,為了節約一些錢資助未婚妻朱透芳來美讀書。1928年秋,兩人結婚。1929年6月获政治学博士学位。在美國時,他很關注國內的政治局勢,時常邀請朋友討論,同時想成立一個政治組織,曾約集徐敦彰彭文應王國忠陳國玱幾位同學集資,後來的《自由言論》和《主張與批評》都是用這筆錢創辦的。潘大逵. 我對王造時同志的點滴回憶. 1986年3月. 8月,到英国任伦敦经济学院研究员,师从英国费边社会主义代表人物哈罗德·拉斯基

回国后[编辑]

1929年,王造时经苏联回国,由潘光旦推薦在上海光华大学任政治系教授,住在滬西極司斐爾路,和孟壽椿劉大傑等人是鄰居。1930年,羅隆基潘光旦張壽鏞政見不合,他們離職後王造時便兼任文法學院院長。1931年,王造時也因政治原因被光華解聘。

抗战时期[编辑]

九·一八事变后,创办《主张与批评》半月刊,后又创办《自由论坛》杂志,同时開始做執業律師。王造时還與馬相伯章乃器鄒韜奮等人聯署發表了《上海文化界救國運動宣言》,並参与發起上海各界救国聯合会,积极支持十九路军淞沪抗战。接着又与宋庆龄鲁迅杨杏佛等发起组织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担任同盟的宣传委员、执行委员,参加援救被国民党关押在监狱里的革命者和进步学生的活动。1933年11月,他参加了“福建事变”,发表《为闽变忠告当局》宣言。1935年,一二·九運動爆發後,他与马相伯沈钧儒等人共同组织上海文化界救国会,任執行委員。1936年,改任宣传部长,主持《上海文化界救国会会刊》和《救国情报》。6月,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成立,他被选为执行委员,常务委员。11月23日,他與沈鈞儒章乃器鄒韜奮史良李公朴沙千里在上海被逮捕,被拘留在蘇州高等法院七個月,著被稱為“救國會七君子”事件。七七事變後,迫於形勢,王造時於7月31日出獄。1938年3月,王造时應熊式輝之聘與羅隆基許德珩籌辦江西省政治讲习院教育主任兼教授,负责训练抗战时期江西省地方干部,並作為救國會代表參加国民参政会。9月,南昌淪陷,便轉赴吉安创办《前方日报》。1941年4月13日,蘇聯和日本簽訂了《日蘇中立條約》,王造時和救國會成員草擬聲明表示反對。

内战时期[编辑]

1946年5月,返回上海创办前方書店、前進中學和自由出版社,同时兼任私人法律顾问。1947年7月18日,國民政府公佈《動員戡亂完成憲政實施綱要》,10月,學運爆發,王造時到十幾所大學演講支持反內戰。[1]

1948年12月,蒋介石亲自下令查封由储安平创办的上海《观察》杂志,并逮捕《观察》的成員。[來源請求]王造时出面给当局施压、多方奔走,於次年2月保釋了美术家朱宣咸等《观察》的編委。作为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委员,征用了虹口区多伦路93号花园洋房作为寓所。1949年,解放軍佔領上海後,他並未到新政府任職。

新中国成立后[编辑]

1950年10月25日,王造時擔任華東抗美援朝分會理事。1951年8月,被陳望道胡曲園聘為复旦大学政治系教授。1952年,他積極參加知識分子思想改造運動,院系調整後,復旦政治系併入華東政法學院,他被調到復旦歷史系兼任世界史教研室主任。1955年10月1日,他撰文支持五年計劃。1957年2月,被選為上海法學會副會長,3月20日,王造时在全國政協上發言刊在《人民日報》,題為《我們的民主生活一定日趨豐富美滿》。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和 “言者无罪,闻者足戒”的道理,大家当然懂得,实行却不太容易。拿一个或许是不伦不类的比喻来说,做唐太宗固然不易,做魏征更难。做唐太宗的非有高度的政治修养,难得虚怀若谷;做魏征的非对人民事业有高度的忠诚,更易忧谗畏讥。我想,现在党内各级干部中像唐太宗的可能很多,党外像魏征的倒还嫌其少。

1958年,大鳴大放時,王造時圍繞教育和民主法治提了一些意見,於是在後來的反右中被打成右派,成了“章羅同盟”上海分支的“頭目”。1960年9月30日,摘掉右派帽子后,在文化大革命中王造时又受到冲击。1966年11月2日,王造时被捕羈押在上海第一看守所,1971年8月5日,因肝肾综合症病逝獄中,享年70岁。王造时的两个儿子和女儿海若均患了精神分裂症,女儿海容因为拒绝参加复旦大学对其父亲的批斗,也被打成“反革命”备受折磨,在父親死後不久她也死於癌症。[2]

平反[编辑]

1980年6月,他被平反,8月20日,上海市政协和复旦大学联合为他举行了追悼会。

主要著作[编辑]

  • 《荒谬集》
  • 《世界近代史》

主要译作[编辑]

  1. ^ 政协江西省委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 七君子之一王造时 第1版. 南昌. 1986年03月. 
  2. ^ 葉永烈. 王造時—我的當場答复. 中國青年出版社. 1999.1. ISBN 7-5006-33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