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韶 (项城郡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王韶(526年-594年),字子相,自称是太原郡晋阳县(今山西省太原市)人,北周、隋朝官员。

生平[编辑]

王韶家族世代居住在京兆郡,父亲王楷是原州刺史[1]。王韶幼年时方正风雅,很有奇特的节操。有见识的人认为他不一般。王韶在北周屡次有军功,官至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又转任军正建德五年(576年),周武帝宇文邕攻占晋州后,想班师回军,王韶进谏说:“北齐丧失国家法度,至今已有几代人。上天奖励我们王室,一战就扼住北齐的咽喉。加上北齐上有君主昏聩,下有百姓恐惧,夺取政治荒乱的国家,侵侮将要灭亡的国家,正在今天。您正想放弃这个机会回去,臣因为愚昧鄙陋,深深的不能理解,请陛下考虑一下。”[2]周武帝十分高兴,赐王韶细密的绢一百匹。北齐平定后,王韶因有功升任开府,封晋阳县公,食邑五百户,又获赐奴婢马匹牲畜数万,升任内史中大夫周宣帝宇文贇即位,王韶出任丰州刺史,改封昌乐县公[3][4]

隋文帝杨坚接受禅让建立隋朝后,王韶进爵项城郡公,食邑两千户。之后王韶转任灵州刺史,加号大将军开皇二年正月辛酉(582年2月24日),隋朝在并州设置河北道行台,晋王杨广出任行台尚书令。隋文帝认为北周势单力孤而灭亡,所以派遣儿子分别担任地方要职,大规模的挑选忠正诚信有才能声望的人担任行台属官,以灵州刺史王韶为行台右仆射,鸿胪卿赵郡李子雄为行台兵部尚书,左武卫将军朔方李彻总管晋王府军事。王韶和李子雄都有刚正忠直的名声,所以获得任用[5],王韶获赐细密的绢五百匹。因为王韶性格刚烈正直,杨广很是惧怕他,事事都征求王韶的意见,以免不合法度。有一次王韶奉命巡查长城,他走后杨广开凿护城河垒起三座小山,王韶返回后锁住自己向杨广进谏,杨广道歉并停掉了修筑的工程。隋文帝听说后嘉许赞叹,赐给王韶一百两黄金和后宫四名宫女。开皇八年十月甲子(588年11月22日),隋灭陈之战,王韶以行台右仆射兼任元帅府司马,率领军队前往河阳,与隋朝大军汇合。到达寿阳后,王韶和高熲商议军机大事,丝毫都不耽误[6]。等到隋军攻克金陵,晉王楊廣令記室裴矩与元帥長史高熲收陳圖籍,斬陳后張麗華。开皇九年(589年)二月,晋王杨广班师,将王韶留在石头城[7]。过了一年多,王韶被征召回京,隋文帝对公卿大臣说:“晋王杨广年纪轻轻离开京城到藩镇,最终能平定吴越,抚平江湖,这都是王子相之力。”王韶因此进位柱国,获赐奴婢三百口,锦绢五千段[8][9]

开皇十一年(591年),隋文帝前往并州,因为王韶称职,特地加以慰劳勉励。之后,隋文帝对王韶说:“自从朕到这里,您的须发鬓角逐渐变白,莫不是操心劳累所致?朝廷柱石的希望,就在您的身上,努力去做吧!”王韶拜谢说:“臣近来已经很衰老,恨不懂得如何做官。”隋文帝说:“这是什么意思?所谓不懂得,只是没有用心罢了。”王韶回答说:“臣过去在时世混乱之际,尚且还很用心,何况遇到圣明之君,敢不尽心竭力吗!只是神明变化很精细微妙,不是愚笨不通的人所能赶得上的,加上臣今年已是六十六岁,已是垂暮之年,与往日相比,糊涂昏乱的时候居多。哪里敢自我放纵,以致招来自身的牵累,更担心的是因为自己衰朽不堪而致使朝廷的法度损伤紊乱。”隋文帝对王韶慰劳一番,就让他走了[10][9]

秦王杨俊出任并州总管,王韶仍然为长史。过了一年多到开皇十四年(594年)[11],王韶因为有要事兼程回京,疲劳过度,气疾突发去世,时年虚岁六十八。隋文帝非常伤心惋惜,对杨俊的使者说:“告诉你们秦王,我先前让王子相慢慢进京,为什么要让他日夜兼程赶路?害死我王子相的人,难道不是你们秦王吗?”隋文帝说的非常凄凉伤心,又让有关部门为王韶建造住宅,说:“人都死了要住宅有什么用,只是用来表达我的一片深心罢了。”隋文帝又说:“王子相受我委任,十多年了始终不变,尊位显扬还没有到顶峰,现在却抛下我死了!”隋文帝边说边流下眼泪,于是让人取出王韶上奏的密封奏章十几封,传给群臣传阅。隋文帝说:“这些奏章直言匡正我的过失,给我的补益很多,我经常翻阅观看,不曾放下。”[12][13]之后,朝廷赠予王韶上柱国,谥号敬公,食邑三千户。大业三年(607年),隋炀帝加赠王韶司徒公尚书令,灵豳丰夏银盐尚庆云胜十州刺史,改谥号,上柱国如故,追封魏国公、食邑三千户[11]。儿子王士隆继承爵位。

家庭[编辑]

父亲[编辑]

  • 王楷,一名豫,北周冠军侯、原州刺史[14]

兄弟[编辑]

  • 王显

墓地[编辑]

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陕西西咸新区空港新城底张街道韩家村发掘了一座完整的隋代家族墓园,为王韶家族墓地,其中王韶墓地有7天井,接近帝陵的规制[15]

参考资料[编辑]

  1. ^ 《北史·卷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三》:王韶字子相,自云太原晋阳人也。世居京兆。祖谐,原州刺史。父谅,早卒。
  2.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二》:十一月,己卯,齐主至平阳。周主以齐兵新集,声势甚盛,且欲西还以避其锋。开府仪同大将军宇文忻谏曰:“比陛下之圣武,乘敌人之荒纵,何患不克,若使齐得令主,君臣协力,虽汤、武之势,未易平也。今主暗臣愚,士无斗志,虽有百万之众,实为陛下奉耳。”军正京兆王韶曰:“齐失纪纲,于兹累世。天奖周室,一战而扼其喉。取乱侮亡,正在今日。释之而去,臣所未谕。”周主虽善其言,竟引军还。
  3. ^ 《隋书·卷六十二·列传第二十七》:王韶字子相,自云太原晋阳人也,世居京兆。祖谐,原州刺史。父谅,早卒。韶幼而方雅,颇好奇节,有识者异之。在周,累以军功,官至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复转军正。武帝既拔晋州,意欲班师,韶谏曰:“齐失纪纲,于兹累世,天奖王室,一战而扼其喉。加以主昏于上,民惧于下,取乱侮亡,正在今日。方欲释之而去,以臣愚固,深所未解,愿阶下图之。”帝大悦,赐缣一百匹。及平齐氏,以功进位开府,封晋阳县公,邑五百户,赐口马杂畜以万计。迁内史中大夫。宣帝即位,拜丰州刺史,改封昌乐县公。
  4. ^ 《北史·卷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三》:韶幼而方雅,颇好奇节,有识者异之。在周,累以军功,官至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复转军正。周武帝既拔晋州,意欲旋师,韶谏曰:“取乱侮亡,正在今日。方欲释之而去,臣愚深所未解。”帝大悦。及齐平,进位开府,封晋阳县公,赐口马杂畜万计。迁内史中大夫。宣帝即位,拜丰州刺史,改封昌乐县公。
  5.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十五》:辛酉,隋置河北道行台于并州,以晋王广为尚书令;置西南道行台于益州,以蜀王秀为尚书令。隋主惩周氏孤弱而亡,故使二子分莅方面。以二王年少,盛选贞良有才望者为之僚佐;以灵州刺史王韶为并省右仆射,鸿胪卿赵郡李雄为兵部尚书,左武卫将军朔方李彻总晋王府军事,兵部尚书元岩为益州总管府长史。王韶、李雄、元岩俱有骨鲠名,李彻前朝旧将,故用之。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六》:甲子,隋以出师,有事于太庙,命晋王广、秦王俊、清河公杨素皆为行军元帅。广出六合,俊出襄阳,素出永安,荆州刺史刘仁恩出江陵,蕲州刺史王世积出蕲春,庐州总管韩擒虎出庐江,吴州总管贺若弼出广陵,青州总管弘农燕荣出东海,凡总管九十,兵五十一万八千,皆受晋王节度。东接沧海,西拒巴、蜀,旌旗舟楫,横亘数千里。以左仆射高颎为晋王元师长史,右仆射王韶为司马,军中事皆取决焉;区处支度,无所凝滞。
  7.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十七》:晋王广班师,留王韶镇石头城,委以后事。
  8. ^ 《隋书·卷六十二·列传第二十七》:高祖受禅,进爵项城郡公,邑二千户。转灵州刺史,加位大将军。晋王广之镇并州也,除行台右仆射,赐彩五百匹。韶性刚直,王甚惮之,每事咨询,不致违于法度。韶尝奉使检行长城,其后王穿池,起三山,韶既还,自锁而谏,王谢而罢之。高祖闻而嘉叹,赐金百两,并后宫四人。平陈之役,以本官为元帅府司马,帅师趣河阳,与大军会。既至寿阳,与高颎支度军机,无所拥滞。及克金陵,韶即镇焉。晋王广班师,留韶于石头防遏,委以后事。岁余,征还,高祖谓公卿曰:“晋王以幼稚出藩,遂能克平吴、越,绥静江湖,子相之力也。”于是进位柱国,赐奴婢三百口,绵绢五千段。
  9. ^ 9.0 9.1 《北史·卷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三》:隋文帝受禅,进爵项城郡公,转灵州刺史,加位大将军。晋王广之镇并州,除行台右仆射,赐彩五百匹。韶性刚直,王甚惮之,每事咨询,不敢违法度。韶尝奉使检行长城,后王穿池,起三山,韶既还,自锁而谏,王谢而罢之。帝闻而嘉叹,赐金百两,并后宫四人。平陈之役,以本官为元帅府司马。及克金陵,韶即镇焉。晋王广班师,留韶于石头防遏,委以后事。岁余,征还。帝谓公卿曰:“晋王以幼出藩,遂能克平吴、越,王子相之力也。”于是进位柱国,赐奴婢三百口,锦绢五千段。及上幸并州,以其称职,特加劳勉。后上谓曰:“自朕至此,公须鬓渐白,无乃忧劳所致?柱石之望,唯在于公,努力勉之!”韶辞谢,上劳而遣之。
  10. ^ 《隋书·卷六十二·列传第二十七》:开皇十一年,上幸并州,以其称职,特加劳勉。其后,上谓韶曰:“自朕至此,公须鬓渐白,无乃忧劳所致?柱石之望,唯在于公,努力勉之!”韶辞谢曰:“臣比衰暮,殊不解作官人。”高祖曰“是何意也?不解者,是未用心耳。”韶对曰:“臣昔在昏季,犹且用心,况逢明圣,敢不罄竭!但神化精微,非驽蹇所逮。加以今年六十有六,桑榆云晚,比于畴昔,昏忘又多。岂敢自宽,以速身累,恐以衰暮,亏紊朝纲耳。”上劳而遣之。
  11. ^ 11.0 11.1 《洛阳出土历代墓志辑绳》:隋左光禄大夫耿公墓志铭公讳士隆,字师,太原晋阳人,汉代郡太守泽之後也。祖豫,魏冠军侯、原州刺史;经邦作范,方岳驰名。父子相,释褐除新□□令,隋□授仪同三司、丰州刺史,转授开府使持节,少内史、大将军,封陈州顿丘郡开国公、并州总管、河北道行台、尚书右仆射、柱国。十四年,气疾暴增,薨於私第。赠上柱国、敬公,食邑三千户。大业三年,加赠司徒公、尚书令,灵、豳、丰、夏、银、盐、尚、庆,云、胜十州刺史,改谥明,上柱□如故,魏国公、食邑三千户。公侯必复,唯君所存,譬彼兰惠,扬芬吐萱。君以开皇元年,释褐帅都督,领左亲信、仪同三司、骠骑将军、□□□左备身将军、正议大夫、耿公、左备身郎将、留守西京,左□□将军、光禄大夫、江南道元帅总管、尚书左仆射、耿国公。参赞机权,冕旒毕袭,蕴灵岩之奇气,体中贞之妙旨,风飚郁乎龀岁,岐嶷表乎弱龄。 川凝墙峻,邈其难测,鸿□□矫,林荟波澄,爰始登庸、礼仪邦国,邦国伊何?忠贞是[A092];礼仪伊何?汪汪墙仞。公令誉夙彰,兵栏是任,将军之重,岂独任延;振威之隆,非惟王导。有隋之季,江湘□聚,帝曰俞往,总兹戎旅,威加南越,声驰禁御,荆衡之地,唯君所处。千秋之佐汉室,程昱之仕魏朝,方之於公,未为得也。于时四海沸腾,中原逐鹿,皇家霸有宇宙,王世充伪□随銮,既怀项籍□楚之谋,谬尽霍□佐汉之节。君乃兴师七泽,言赴三川,曾未浃晨,世充矫号。四年,鸾舆问罪,戡定□□。君以此时薨於□邑。贞观七年十月五日,改窆乎洛州洛阳县北邙山千金乡安平里。玄扃故,九京长夕,翳翳神衢,永镌斯石。乃为铭曰: 於惟荣族,爰斯篆籀,弈弈簪缨,昂昂领袖。□兹衮职,表此松茂,戢景沂洄,潜晖奔流。晨光落彩,朝华委秀,阡眠丘陇,峡莽林□。照□□□,□□□□,□□□□,□□□□。□□外朗,佳城内廓,玄石徒铭,□□□。
  12. ^ 《隋书·卷六十二·列传第二十七》:秦王俊为并州总管,仍为长史。岁余,驰驿入京,劳敝而卒,时年六十八。高祖甚伤惜之,谓秦王使者曰:“语尔王,我前令子相缓来,如何乃遣驰驿?杀我子相,岂不由汝邪?”言甚凄怆。使有司为之立宅,曰:“往者何用宅为,但以表我深心耳。”又曰:“子相受我委寄,十有余年,终始不易,宠章未极,舍我而死乎!”发言流涕。因命取子相封事数十纸,传示群臣。上曰:“其直言匡正,裨益甚多,吾每披寻,未尝释手。”炀帝即位,追赠司徒、尚书令、灵豳等十州刺史、魏国公。子士隆嗣。
  13. ^ 《北史·卷七十五·列传第六十三》:秦王俊为并州总管,仍为长史。岁余,驰驿入京,劳弊而卒。帝甚伤惜之,谓秦王使者曰:“语尔王,我前令子相缓来,如何乃遣驰驿?杀我子相,岂不由汝!”言甚凄怆。使有司为立宅,曰:“往者何用宅为?但以表我深心耳!”又曰:“子相受我委寄,十有余年,终始不易。宠章未极,舍我而死乎!”发言流涕。因命取子相封事数十纸,传示群臣曰:“其直言匡正,裨益甚多,吾每披寻,未尝释手。”炀帝即位,追赠司徒、尚书令、灵豳等十州刺史、魏公。子士隆嗣。
  14. ^ 陕西发现隋王韶家族墓园 为目前所见规模最大隋代墓园兆域. 中国新闻网. 2020-07-03 [2020-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4). 
  15. ^ 隋代最大的家族墓被发现了 墓主为何能享7天井超规制大墓?. 群众新闻网. 2020-07-03 [2021-10-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