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岛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珍宝岛事件
中苏边界冲突的一部分
Zhenbao island.png
日期 1969年3月2日—1969年3月17日
地点 珍宝岛乌苏里江
结果 中国获胜,驻扎争议地区。[1][2][3]
领土变更 1991年蘇聯承认该岛归属中国
参战方
 中国  蘇聯
指挥官和领导者
中国 孙玉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 陈锡联
苏联 德莫克拉特·弗拉基米罗维奇·列奥诺夫 
兵力
100人[4] 300人[5]
伤亡与损失
29人阵亡
1人失踪
62人受伤[6]
58人阵亡
94人受伤[7]

珍宝岛事件中方称为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苏联因黑龙江流域的珍宝岛的归属问题于1969年3月間在岛上发生的武装冲突。事件以中方胜利而告终,中方在事件后实际控制了珍宝岛。

事件致使中苏关系进一步恶化。珍寶島一役后,苏聯高層曾多次商討要對中國進行報复,并明確发出先发制人和核打擊的威脅,中方也作出相应舆论回击。这使得使得珍寶島事件成为继古巴導彈危機人類历史上仅有的两次爆发全面核戰爭的重大危機之一。[來源請求]

背景[编辑]

根据1860年清朝政府和沙俄签署的《中俄北京条约》,中俄以乌苏里江为界。由于该岛位于界河之上,归属在整个二十世纪没有定论,中国和俄国(苏联)都曾声称拥有该岛主权。中方认为,据《中俄北京条约》,中俄边境在乌苏里江主航道上,而该岛明显在主航道以西(中国一侧)故归属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八月風暴行動之后,从1947年开始苏联红军在此巡逻。

从1960年代初开始,中苏展开意识形态论战。1964年中苏边境谈判中,苏方准备将该岛給予中方,但由于中苏关系日趋恶化而谈判中止。

准备[编辑]

1967年到1969年初双方在边界上的若干地方,比如乌苏里江上的七里沁岛和珍宝岛,不断发生巡逻队冲突,从对骂到推搡、棍棒武斗等。从1968年开始,中方准备在中苏东部边界进行武装行动。1969年,在中共中央毛泽东批准后,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部署3月在珍宝岛进行“珍宝岛反击战”,为在4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定基调。在筹划时说要立足于小打,“规模尽量要控制在一定范围,即这是一场局部的边界冲突!”

经过[编辑]

被缴获的苏军T-62坦克后来陈列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被炸毀的履帶已經修復

1969年3月2日苏军发现中方有人違規上岛,便派出边防巡逻队驱逐对方,不料被中方伏击,打死打伤数十人,由於均錯估戰爭爆發而導致狀況迅速惡化,局勢陷入高度緊張。3月15日和17日,中苏双方的边防部队在此再次发生武装冲突。苏军先动用了坦克、装甲车、飞机和当时的“秘密武器”-“冰雹”火箭炮(BM-21英语BM-21)進行威嚇。解放军使用了反坦克炮无後座力炮40火箭筒轻武器和岸上的纵深炮火。双方都声称是对方蓄意挑衅,先开火。这次战斗中方称为“珍宝岛保卫战”或“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3月15日,苏军派出了由一名军官和五名士兵组成的侦察小组,负责瞭望达曼斯基岛南部区域的动静。大约在早晨十点钟,侦察小组报告说,有越境者从邻国跨过河道登上江心岛。经大体估算后得知,越境人员为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个步兵团,并有大炮、迫击炮和两辆坦克提供火力支援。苏军主力部队到达后,与越境者展开了一个半小时的战斗。据苏军直接参与者尼古拉·波波夫上校证实,这天的整个冲突持续了九个小时,期间该岛由两方反复易手达八次之多。在3月15日的战斗中一辆行进于封冻江面上的苏军當時最先進的T-62坦克履带被地雷击毁,其乘员弃车逃生。在该日的战斗中,苏方指挥官边防总队长德莫克拉特·弗拉基米罗维奇·列奥诺夫Леонов, Демократ Владимирович)上校阵亡。

与3月2日的冲突不同的是,不仅苏联边防军参加了此次交火,苏联正规军也给予了密切协作。苏军一个人数庞大的摩托化步兵团火速赶赴前沿,迅速在达曼斯基岛地区展开,并带去了所配备的全部火力装备。投入冲突的甚至还有一系列其他军事化队伍,但出于保密的目的并未公诸于众。除此以外,苏军还对中方采取了瞒天过海的手段,意在诱使敌方误入歧途。最后,当中国人被彻底赶出小岛后,从中国一侧进入该岛的所有路径都埋上了地雷,而与之毗邻的边界地段也被苏联军队严密封锁。 珍宝岛冲突其实是一场准战争,双方都动用了正规军,尤其是苏方甚至动用了火力强大的“冰雹”式火箭装置。在3月15日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伤亡大约80人,而苏军士兵伤亡60人。苏方称,是中国人发起了进攻,被苏军守军击退。

3月17日,为争夺坦克,双方互对炮击,但均未能将这辆坦克拉回。

3月21日,苏方不願讓中國獲得這個當時最先進的坦克,遂派出爆破组试图炸毁坦克,但被击退。之后苏军用炮火把坦克下的冰层击破,坦克沉入乌苏里江。

4月27日,中方於夜間派出海军潜水员偷偷将这辆坦克打捞出来。坦克首先被拉到位于抚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409工厂(原解放军第6409国有坦克大修厂)作进一步修复,而后被拉到沈阳做了短暂停留。6月初被拉到北京[8]。之后坦克被放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並以此為原型作為中國自製坦克的藍本。在坦克争夺的近一个月时间里,苏军火炮不断轰击,中方因暴露于炮火之下,又陣亡了数十人。[9]

最終在珍宝岛冲突中,中国边防军声称毙伤苏军230余人(苏联公布的苏军伤亡数字为152人),毁伤坦克装甲车辆19辆,中国边防军伤亡92人。

后续[编辑]

战斗之后中苏双方都在江岸集结大量军队,之后由中国实际占领该岛[10][11]。1969年8月,中国在岛上修建了营房,派驻1至4名官兵常年驻守[12]

事件之后[13],莫斯科迅速采取回应步骤:第一,抢先提出抗议;第二,召开记者招待会;第三,发动示威游行;第四,向西方投诉;第五,准备采取“集体行动”;第六,进行核威胁;第七,提出亚安体系的构想。与此同时,中国方面也做出了异乎寻常的反应:其一,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其二,毛泽东在中央文革碰头会上讲话[14];其三,在全国范围内掀起针对苏联的战备高潮;其四,对苏方提出协商要求不予回应。由于中国长期对苏联提出的协商要求不予理睬,使得苏方对中国采取了进一步措施,一方面,苏联在报纸上发布准备对中国的核设施进行打击的威胁;另一方面,苏联对中国实施军事报复。于同年8月,苏军在中苏西部边界铁列克提(今中国-哈萨克斯坦边境)对中方实行报复性打击,双方再次发生武装冲突。这一系列事件史称“中苏边界冲突”。

1969年9月11日,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参加越南領導人胡志明的葬礼后路过北京,和周恩来等会晤,举行了著名的机场会谈。双方达成了签署维持边界现状、防止武装冲突、双方武装力量在边界争议地区脱离接触等四点临时措施的协议。[15]之后局势得到缓解。1990年,珍宝岛归属问题得以解决;1991年,俄罗斯承认珍宝岛属于中国。

2004年,中俄也达成了关于黑瞎子岛的协议。根据中俄双方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俄罗斯将把占领的银龙岛的全部、黑瞎子岛的一部分领土,以及额尔古纳河上靠近内蒙古满洲里的阿巴该图洲渚,归还给中国。2005年4月,俄罗斯政府批准了这个补充协定。而此前一个月,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也通过了关于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的决定。至此,不仅黑瞎子岛的领土争议尘埃落定,中俄长达4300公里的边界也全部得到了确认。2008年10月,中俄两国政府在黑瞎子岛上举行了中俄国界东段界桩揭幕仪式。

各方反应[编辑]

 蘇聯:珍宝岛冲突爆发后,苏联领导层反应十分强烈。以苏联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元帅、部长助理崔可夫元帅等人为首的军方强硬派主张“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威胁”。准备动用在远东地区的中程弹道导弹,携带当量几百万吨级的核弹头,对中国的军事政治等重要目标实施“外科手术式核打击”。[16]同时,苏联还与美国联系,试探性地提出联合对核武器发展尚处初级阶段的中国核力量实施摧毁性打击。

 中國:中国开展“深挖洞、广积粮”的全国性战备运动。 1969年10月14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中共中央发出通知,要求在京的中央党政军主要领导人及一些老同志,于10月20日以前全部战备疏散,应付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突然袭击,经中央讨论决定:中央机关集中到北京郊区战备地下指挥部办公,由周恩来同志留在北京主持工作:毛泽东主席到武汉主持全国的大政方针,林彪副主席到苏州负责战备。同时,中央领导人及原中央负责人也相应疏散。同日,毛泽东离京去武汉。

 美國:反对苏联对华采取敌对、战争的行为。在尼克松召集紧急国防会议[17] (参加会议的有副总统阿格纽、国防部长莱尔德、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惠勒、国务卿罗杰斯基辛格)后认为:“对于眼前这场中苏一触即发的战争,我们当然应当阻止。如果苏联和中国执意要打,那不仅仅是他们的事情。”

影响[编辑]

国防意义[编辑]

在国防建设上,珍宝岛战役也产生了诸多影响。珍宝岛战役结束后,苏联对中国的实力也有了新的评价,这在一定程度上遏止了苏联的战争企图。此后,中俄两国的态度都发生了转变。随着冷战结束和苏联解体,中俄双方不断加深联系,现互为战略伙伴关系,此举不仅促进双边关系良好发展更为东北亚地区和平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中俄两国关系的发展不仅为造福两国人民带来利益,同时远远超出两国国家关系的范畴,已成为促进世界和平与稳定的重要因素。在当前世界正经历大变革、大调整、大发展的背景下,作为邻国、大国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俄坚持睦邻友好战略协作,对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随着中俄关系的升温,中俄边界勘定、中俄东马格拉2.16边境冲突事件的低调处理、双边贸易的不断发展,当年一度陈兵百万的中苏边境,已逐渐恢复了宁静。[18]

反坦克技术[编辑]

由於在珍寶島之戰中,當時中方軍備的主要反坦克武器,如75毫米無後坐力炮、85毫米加農炮和56式火箭筒等,都無法有效地擊穿T-62的正面裝甲,這刺激了中國坦克和反坦克技術的發展,中國開始進行重點進行打坦克的訓練,軍工部門則組織了大規模的反坦克武器會戰,73式100毫米滑膛反坦克炮69式火箭筒、105毫米無後坐力炮等一系列應急裝備首先投產,其後一直到80年代。紅箭-73反坦克導彈86式100毫米反坦克炮等都能夠有效對付蘇軍T-62坦克,基本上解決了當時的戰備需要。[19]

中方守岛[编辑]

珍寶島衝突後不久,1969年8月,中方在島上建立了營房開始常年駐守該島。如今島上的營房已經換了五代,4名解放軍官兵在這裡行使着國家主權,只有島上林中依舊埋藏的2000多枚地雷和偶爾可見的雷場標誌。珍寶島事件中陣亡的71位官兵(統計至1969年11月為止),68位埋葬於寶清縣的珍寶島烈士陵園,齊齊哈爾的西滿烈士陵園裡有2位,十八站烈士陵園有1位。

参考文献[编辑]

  1. ^ Дмитрий Сергеевич Рябушкин: Мифы Даманского,2004, p151.“中国人试图夺回Damanskii,但他们的三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之后,苏联士兵撤退到岸边,敌人没有进行任何进一步的敌对行动”
  2. ^ А.Елизаветин, Переговоры А.Н.Косыгина и Чжоу Эньлая в Пекинском Аэропорту, Проблемы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1992,No. 5,p44-62.
    “3月15日以后,中国人实际控制了达曼斯基岛,苏方对此的反应很克制,开始,边防军还向中国人提出了正式抗议,后来连抗议也没再提了。”
  3. ^ Д. С. РябушкинЧем завершились события на острове Даманском«Вопросы истории»,2005,No. 12,p168-170.
    “1969年9月10边防军被下令停火。中方立即来到岛上定居。”
  4. ^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的情况介绍》,《战备教育材料》,第3-5、7-9页。
  5. ^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的情况介绍》,《战备教育材料》,第3-5、7-9页。
  6. ^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的情况介绍》,《战备教育材料》,第3-5、7-9页。
  7. ^ Пограничные военные конфликты на Дальнем Востоке и в Казахстане (1969 г.)
  8. ^ 来源:因特网.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抢拉T-62坦克. 新锐军事网>战史揭秘. 2014年6月13日 [2014年6月13日] (简体中文). 
  9. ^ 贡恰罗夫等:《苏联与中国的军事对抗》,第15-16页。另见齐辛:《珍宝岛事件真相(增编本)》,第35-45页。
  10. ^ А.Елизаветин, Переговоры А.Н.Косыгина и Чжоу Эньлая в Пекинском Аэропорту, Проблемы Дальнего Востока,1992,№5,44-62.
  11. ^ Д. С. РябушкинЧем завершились события на острове Даманском«Вопросы истории»,2005,No. 12,p168-170.
  12. ^ 现代战争遗址 珍宝岛
  13. ^ 详见沈志华主编:《中苏关系史纲:1917-1991年中苏关系若干问题再探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第432-437页。
  14. ^ 毛泽东在中央文革碰头会上的讲话,1969年3月15日。
  15. ^ 韩念龙主编:《当代中国外交》,第126页。
  16. ^ 李宝俊主编:《当代中国外交概论》,第56页。
  17. ^ 李宝俊主编:《当代中国外交概论》,第64页。
  18. ^ :《中国国防》,彭光谦,138页。
  19. ^ 多面珍寶島--沈澱了40年的真相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