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珈三女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珞珈三女杰是指国立武汉大学中文系教授苏雪林、外文系教授袁昌英和文学院院长陈源(西滢)的妻子凌叔华,亦称“珞珈林山三个文学朋友”(珞珈三杰)。三人在生活中是很好的朋友,同时也都是自“五四”以来的中国文坛上很有名气的女作家。

苏雪林[编辑]

1933年苏雪林于武大

苏雪林是文豪苏辙第38代嫡孙,其长篇自传体小说《棘心》(中国第一部描写留学生生活的小说)和散文集《绿天》在中国现代文坛上产生过较大影响。她与新文化运动的三位领袖人物李大钊胡适陈独秀都有交往。是李、胡的学生,对陈独秀还经历了由憎恨到钦佩的戏剧性变化。

苏雪林1931年受聘于国立武汉大学,直至1949年赴台。主要讲授中国文学史,基本国文和新文学研究。1937年4月,她将自己多年积蓄的薪金、版税和稿费共计51两金条,全部捐献给正处危难中的祖国作抗战之用。她对鲁迅的看法从赞颂到反对也是众人皆知的,“反鲁”成了她的半生事业。1998年5月,曾回安徽黄山黄山区永丰乡岭下苏家村老家。1999年4月在台南辞世,她也是中国现代文坛最长寿的作家。

袁昌英[编辑]

袁昌英是获得爱丁堡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21年)的第一位中国女性。她以现代主义重新创作的剧作《孔雀东南飞》,散文《游新都后的感想》和《再游新都的感想》开创了中国女作家的创作先河。她也是一名外国文学研究家,艺术史家。

袁昌英1928年受聘于国立武汉大学,1930年,袁昌英的丈夫杨端六也受聘于武大。后来由于有越来越多的夫妻留学生要进武大,学校就立了夫妻两人不能同时在武大教课这么一项规矩,他俩是唯一的例外。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她带领学生为马占山将军领导的抗日义勇军奔走募捐,日夜赶制寒衣。抗战胜利后,曾倡议创办一所中国女子大学,未能如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她将自己的藏书几乎全部捐献给武大图书馆抗美援朝期间,夫妇俩是所有武大教师中捐钱最多的。1957年“反右运动”中袁昌英被划为右派文革时又遭迫害,1973年4月逝世于湖南醴陵老家。其子杨弘远亦为武汉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被子植物胚胎学的开拓者之一。

凌叔华[编辑]

陈源、凌叔华夫妇摄于新婚后

凌叔华以短篇小说《酒后》在文学界成名,同时也是画坛高手。鲁迅曾指出凌叔华的小说描写的是“高门巨族的精魂”。英文师从辜鸿铭,与冰心林徽因一同被誉为1930年代“北方文坛的三位才女”。1924年春,因北大指派陈西滢和徐志摩负责接待泰戈尔来华访问,而同时与两人相识。凌叔华的大书房也成了中国最早的沙龙,她与徐志摩的关系一度走得很近,徐志摩、沈从文、苏雪林都曾誉之为“中国的曼殊菲尔”,徐志摩墓前诗碑文“冷月照诗魂”亦由她亲笔所书。

1928年,陈西滢受聘于国立武汉大学,凌叔华也随同丈夫前往。陈西滢因身为文学院院长怕人闲话,始终未让她在武大教书。1935年10月,凌叔华结识到武大任教的英国青年诗人、弗吉尼娅·伍尔芙(Virginia Woolf)的侄子朱利安·贝尔(Julian Bell)并发生了婚外情。抗战爆发后,她随校迁往四川乐山,其间在成都、乐山接连开了几次画展,两年后到燕京大学任教。1947年起,全家人在英国定居。1953年,她在与伍尔芙以前的通信的鼓励下,用英文写成的带有自叙传色彩的小说《古韵》(Ancient Melodies,又译作《古歌集》)由英国荷盖斯出版社(The Hogarth Press)出版时,曾经引起英国评论界的重视,成了畅销书。1989年12月,她以耄耋之年坐着轮椅落叶归根。1990年5月病逝于北京。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