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珲春-汪清深震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珲春-汪清深震区,又称东北深震区延边深震区,是指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境内的一条呈南北方向延伸的深震地震带[1]。该地震带是中国唯一一条深震地震带,属于中强地震区,主要发生的事件为孤立型地震[2]。虽然珲春-汪清深震区不属于中国五大浅源强震地震带[註 1],但由于研究深震地震带对于探索地壳上地幔构造以及上地幔地震成因等都具有重要意义,因此珲春-汪清深震区也受到了世界范围上的学者关注[3][4]

构造机制[编辑]

珲春-汪清深震区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境内。发生于本地震带上的地震深度大多都处于500至600千米之间。通过震源剖面投影可以分析出,珲春-汪清深震区是西太平洋板块俯冲的结果,其俯冲角约为26度,俯冲速度约为90毫米/年[4][5]。结合板块学说,西北太平洋板块俯冲到延边地区深度达到600千米时,其中心温度约为1200摄氏度,比周围地幔物质的温度要低得多,因此能够产生弹性断裂,发生地震[4]。但也有观点认为,由于日本海俯冲带在中国东北地区停止在660千米的间断面上,使得东北地区地震的震源深度要比岩石圈平均厚度要深得多,因此板块学说不能解释东北地区深震的成因[6]

中国地震局兰州地震研究所副研究员刘维贺认为,通过分析历史资料,得出珲春-汪清深震区发生强震后,一般在3至4年内中国大陆地区都有强震发生,并且这些地震发生在一定的区域范围内的结论[7]。郭增建等人在《未来灾害学》中指出,珲春-汪清深震区是中蒙地区发生8级和8级以上地震的穴位点[8]

显著地震[编辑]

下方列出珲春-汪清深震区历史上的显著地震。除非特别注明,表内的震中位置均采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新的行政规划,地震烈度均采用麦加利地震烈度修订麦加利地震烈度度量。

日期 震中位置 震级 震源深度 烈度 遇难 受伤 备注 来源
1597年10月6日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 ≥8 M 不详 VI 0人 0人 由于这次地震的影响范围大,有感范围半径可达1800千米以上,所以曾被误以为震中位于渤海,直至21世纪初才被高山泰等人确定本次地震的震中位置为中国东北部和朝鲜东北部一带的珲春-汪清深震区。 [9][10]
1902年7月3日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图们江
43°25′59″N 129°24′00″E / 43.433°N 129.400°E / 43.433; 129.400
6.6 M 20千米 VIII 不详 不详 本次地震是中国东北地区已知最早给出时、分、秒发震时间的地震。由于本次地震震中处于珲春-汪清深震区一带,曾发生过的几次中强地震的震源深度皆为数百公里,在震前几十年间该地浅源地震活动也十分微弱,因此,曾有人对本次地震资料的可靠程度提出过疑问,但最终被吉林省延边地震办公室和辽宁省地震局证实为可靠资料。本次地震除造成人员伤亡外,还致使震中附近房屋被毁坏和小溪错动。 [11][12][13]
1973年9月29日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图们江
41°54′25″N 130°58′30″E / 41.907°N 130.975°E / 41.907; 130.975
7.8 MW 575.5千米 III 0人 0人 关于本次地震的震中尚存争议,但均位于珲春-汪清深震区。中国吉林省辽宁省天津市北京市河北省山东省有感。除此之外,日本气象厅设立于日本本土多地的地震仪观测到了震度阶级为3的摇晃。由于震源深度过大,本次地震未造成人员伤亡。 [6][9]
1999年4月8日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
43°36′25″N 130°21′00″E / 43.607°N 130.350°E / 43.607; 130.350
7.1 MW 565.7千米 V 0人 0人 通过各机构所给出的各地烈度情况,李裕澈等人总结出本次地震的有感范围的最大半径为2000余千米,绝大多数地点的烈度为3度以下,仅少数地区(半径约200余千米)为5度。由于震源深度过大,本次地震未造成人员伤亡。 [9]
2002年6月29日 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
43°30′N 130°36′E / 43.50°N 130.60°E / 43.50; 130.60
7.3 MW 540千米 V 0人 0人 由于本次地震的震源深度极深,未造成人员伤亡。但由于地震规模较大,震中距较小的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震感较为强烈,而偏离板块俯冲方向较远的中国东北地区南部、华北地区甚至日本俄罗斯朝鲜韩国等部分地区也有震感报告。 [5][9][14][15][16]
珲春-汪清深震区显著地震震中位置(浅黄色区域代表吉林省,斜体并标注△符号的事件代表震中为估计值或有争议)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中国五大浅源强震地震带分别指台湾地区及其近海;西南地区西藏四川西部和云南中西部;西北地区:甘肃河西走廊、青海宁夏天山南北麓一带;华北地区太行山两侧、汾渭河谷、阴山天山山东中部和渤海湾一带;东南沿海地区广东福建等地[3]

参考来源[编辑]

  1. ^ 蔡宏雷; 陈琳荣. 吉林汪清7.2级深源地震前后延边地震台前兆异常的探讨. 科技创新导报. 2011, 5: 125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9) (中文(简体)‎). 
  2. ^ 吕政. 吉林省汪清两次深源地震的研究. 防灾减灾学报. 2003, 19 (4): 1–8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2) (中文(简体)‎). 
  3. ^ 3.0 3.1 万永革. 《地震学导论》. 科学出版社. 2016: 11. ISBN 978-7-03-047926-6 (中文(简体)‎). 
  4. ^ 4.0 4.1 4.2 张立敏; 唐晓明. 西太平洋板块俯冲运动与中国东北深震带. 地球物理学报. 1983, 26 (4): 331–340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9) (中文(简体)‎). 
  5. ^ 5.0 5.1 M 7.3 - Jilin-Heilongjiang border region, China. 美国地质勘探局.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4) (英语). 
  6. ^ 6.0 6.1 汤懋苍; 廖留峰; 郭维栋. 东北深震的孕震三步曲. 地球物理学进展. 2011, 26 (6): 1931–1937 [2018-05-19]. doi:10.3969/j.issn.1004-2903.2011.06.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9) (中文(简体)‎). 
  7. ^ 刘维贺; 王振亚; 许勤. 东北深震区的地震活动与中国大陆强震活动相关特征的初步研究. 地震工程学报. 2000, 22 (1): 68–73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9) (中文(简体)‎). 
  8. ^ 郭增建; 秦保燕; 李革平. 《未来灾害学》. 地震出版社. 1992: 438–439 (中文(简体)‎). 
  9. ^ 9.0 9.1 9.2 9.3 李裕澈; 时振梁; 曹学锋. 1597年10月6日“珲春-汪清深震区”M≥8地震触发的湖震和火山喷发. 地震学报. 2012, 34 (4): 557–570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4月22日) (中文(简体)‎). 
  10. ^ 王健. 渤海海域历史地震和海啸. 地震学报. 2007, 29 (5): 549–557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9) (中文(简体)‎). 
  11. ^ 金东淳; 崔钟燮; 许相希; 李华; 安在律; 姜炳植. 1902年吉林汪清6.6级地震与图们江流域地震地质特征. 防灾减灾学报. 2000, 3: 31–37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8) (中文(简体)‎). 
  12. ^ 许东满; 吴戈. 1902年吉林汪清地震考察与分析. 防灾减灾学报. 1990, 3: 51–57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8) (中文(简体)‎). 
  13. ^ 金东淳; 崔天日. 图们江流域历史地震资料的分析与研究. 中国地震. 2002, 18 (3): 289–296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18) (中文(简体)‎). 
  14. ^ 蔡宏雷; 陈琳荣. 吉林汪清7.2级深源地震前后延边地震台前兆异常的探讨. 科技创新导报. 2011, 5: 125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9) (中文(简体)‎). 
  15. ^ 高山泰; 于岫嵋; 杨清福; 郑雅琴. 日本海西部及中国东部地区深源地震在华北、东北有感的研究. 东北地震研究. [2018-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9) (中文(简体)‎). 
  16. ^ 震度データベース検索 (地震別検索結果) - 2002/06/29 02:19:33.0 - ウラジオストク付近 - Mj7.0. 日本气象厅.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9) (日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