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戴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玛丽·戴莉(1928年10月16日-2010年1月3日)是美国的神学家,哲学家和激进女权主义者。

瑪麗·戴莉成長時是一個愛爾蘭天主教徒,及從天主教學校接受她所有的教育。她擁有三個博士學位,一個是聖瑪麗學院的神學學位,另外兩個是瑞士的佛里堡大學的神學與哲學學位。由1966至退休,她任教於波士頓大學。而在她早期的著作,她就表達了強烈改革基督宗教內部的願望。她之後得出與其他女性主義者相近的看法,基督宗教是不可以作出它必需要的改變。(戴莉序言) 在1971年11月14日,她被邀請到哈佛紀念聖堂作第一次的女性宣道。她利用這個機會去抨擊基督宗教對女性來說已是無可救藥的了,並呼籲女性(及男性)要逃出教會的埃及。大部份參與崇拜的女信徒和幾位男信徒都跟她走出去。[1]

她的著作包括:《教會與第二性》(1968)、《在父神之外》(1973)、《婦女生態學:激進派婦女主義的轉化倫理》(1978)、《纯粹的欲望:女性主義哲學原理》(1984)、Webster’s First Intergalactic Wickeda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1987)和Outercourse: The Be-Dazzling Voyag(1992)。根據福特的現代神學家──二十世紀基督教神學導論:「瑪麗戴莉比其他人更盡力去清婦女關注基督宗教的核心問題,及基督宗教對婦女自我認知和與神關係的影響。」[2]

恐跨[编辑]

在《婦女生態學:激進派婦女主義的轉化倫理》中,戴莉斷言自己對跨性別的否定觀點,寫道:「今天科學怪人現象無所不在。…變性主義是男性外科手術的一個例子,它以替代品侵入女性世界。」[3]珍妮絲‧雷蒙所指出的男性問題就是跨性別,是將男性改變為女性的嘗試,而實際上男性不能承擔女性染色體和生活史/經歷。」[4] 「變性王國的外科和激素治療......可以說是生產女性化的人,而不能生產女性」。[5]

戴莉曾是珍妮絲‧雷蒙的論文顧問,他的論文於1979年發表為“變性帝國[6]


布列塔尼‧修特批評達利這些觀點為恐跨[7]


參考資料[编辑]

  1. ^ Ruether, Rosemary Radford. Women and Redemption: A Theological History. p. 217
  2. ^ Ford, David F. ed. The Modern Theologians: An Introduction to Christian Theology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p. 242.
  3. ^ Daly, Mary, Gyn/Ecology: The Metaethics of Radical Feminism (Boston, Mass.: Beacon Press, pbk. [1st printing? printing of [19]90?] 1978 & 1990 (prob. all content except New Intergalactic Introduction 1978 & prob. New Intergalactic Introduction 1990) (ISBN 0-8070-1413-3)), pp. 70–71 (page break within ellipsis between sentences) (New Intergalactic Introduction is separate from Introduction: The Metapatriarchal Journey of Exorcism and Ecstasy).
  4. ^ Daly, Mary, Gyn/Ecology, op. cit., p. 238 n.
  5. ^ Daly, Mary, Gyn/Ecology, op. cit., p. 68 (n. 60 (at end) omitted).
  6. ^ Highleyman, Liz. Feminist theologian Mary Daly dies. The Bay Area Reporter. 7 January 2010 [27 September 2015]. 
  7. ^ Shoot, Brittany. The Biotic Woman: Talking About Transphobia and Ecofeminism With Ida Ham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