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天祝骷髏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甘肃天祝骷髅案是2006年中国甘肃省炭山岭镇发生的一件盗墓案件。從村民蒋财帮發現大袋人头骨展開。

事件经过[编辑]

发现骷髅头,村民报案[编辑]

2006年2月25日约下午5时左右,中国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炭山岭镇菜籽湾村的村民蒋财帮1正在村旁的山坡上放2,一头牛从公路跑到河边,蒋财帮下山坡去找

蒋财帮寻牛过程中见到4个纤维3,其中之一袋口敞开,所装之物散在离河边不远的松树下。蒋财帮在距离纤维袋约3米处时看清散落在一较高处的56个物件,竟是缺少上半部的骷髅头,而那些骷髅头有白色,有黄色。

蒋财帮见到骷髅头后很紧张,没有靠近看,扭头就跑,走失的牛亦不赶回。而后几天蒋财帮心里非常害怕,没告知任何人,包括他的妻子。3月25日,蒋财帮到9公里外的磅称房办事,当日,他与相熟的肉铺老板张好兴共进晚餐。当张好兴骑摩托车送蒋财帮回村时,蒋财帮把发现人头骨的事相告张好兴。

张好兴在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蒋财帮神秘地跟我说,河边有几袋子人头骨,头盖子都没了,怕人得很。”当晚回家后,张好兴决定报案。

人头或猴头[编辑]

3月27日上午,炭山岭镇两名民警找到张好兴,三人一起驱,沿着大湾口金沙峡河边,在古城林区金沙峡大湾口与青海省交界约1公里处,找到了那些装有骷髅头的纤维袋。骷髅头一共4袋,全部头骨的上半部被锯掉。让张好兴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个还有胡子,他就对民警说,“果然是人头啊!”两个民警一声不吭,戴上手套倒出了3袋,发现全部是骷髅头

张好兴仔细观察,发现其中一个骷髅头上有白色的皮,脸上右侧还有干皮;同时,还发现一个袋子中有两段生锈的钢锯条。张好兴回忆,两个民警认为骷髅头是头,依据是,其中有的骷髅头脸上有不少黑毛,大约一厘米那么长,还有两块干皮,三人因此都觉得不是人头,因为人脸上不会长毛。

不过,蒋财帮并不赞同这一说法。一直到4月3日他还是向某报记者表示那肯定是人头,也说他不明白为什么张好新向民警说是“猴头”。从3月27日开始,警方频繁调查大湾口,经当地警方清点,4个纤维袋内(注:一说67个)及散落在附近,或掉到河水中的骷髅头,一共有121个。

当时警方多认为这些都是“猴头”骨,但觉得很可疑,因为天祝藏族自治县青海省均非猴子栖息地。天祝森林警方派员赶赴青海省,两地警方联手展开调查。发现这些骷髅头之后,当地警方将骷髅头运至天祝藏族自治县古城林场派出所。一个细节是,有些公安人员到一名叫包银山的村民家中吃午饭时,不知何人把半袋子骷髅头倒在包银山家门口不远的地方,因而引来不少村民围观。村小学孟老师发觉,警察离开的时候,堆放骷髅头的地方留下了大约3厘米长、手指粗的一绺黑色毛发。藏族姑娘文·奈毛草也说:“我看到了胡子。”这些说法之后都被记者报导了出来。

3月28日有些媒体记者接到群众的电话,说是在甘肃发现百多个“猴头”。3月29日上午,天祝藏族自治县古城林场派出所院内,被警方清理运回的121个“猴头”骨摆放在一起,正在进行进一步的对比整理。一些工作人员称这是他们从未遇过的严重案件。所有猴头都从眉骨处齐齐将头盖骨切掉。一位办案人员说:“切割的痕迹非常平整,可能是用电切割的!” 记者们当时拍了许多头的照片。

在场的许多人发觉这些灵长目动物非常接近人类。有些猴头的皮毛尚未脱尽,可明显看到有“八字”胡。

一位医生看到一猴头内竟然有假牙,说到:“这颗头可能是头!试想,人装上假牙都要难受好长时间,都不想戴,如果给猴子装上,他还不早给你摘下来扔了?”随后,这些骷髅头被全部送至天祝藏族自治县森林公安分局进行编号封存。案件经由古城林场派出所上报至天祝藏族自治县森林公安分局。当日天祝藏族自治县森林公安分局局长祁顺国向媒体记者说明案情。

祁局长告诉记者:“到现场后的第一个感觉是:数量大,很残忍!”(注:这现场指的应该是古城林场派出所排列骷髅头处。)

副局长秦秀文说:“我看到散落在地上的头骨,感觉就像是一个个人头骨,马上联想到人类的祖先。” 当时警方声称,经过整理,根据一些骷髅上没有脱落的皮毛和头骨的的形状,警方说这些头骨是猴头骨,共计121个,但对于是否人类的疑虑警也将进一步调查。警方称不排除部分“猴头”骨已被河水冲走的可能性。

警方还在案发现场发现了一根条,将锯条与骷髅上的锯面进行比对发现痕迹非常吻合。警方认为这里没有村庄,虽有公路通过,但非常偏僻,这些骷髅很可能是从路上扔下去的。骷髅被抛弃处很可能非第一现场,可能是作案者为毁灭证据将骷髅异地抛弃。3月30日,《兰州晨报》首发消息,猴头说迅速传播。

之后“甘肃省发现121个无头盖骨猴头事件”被各媒体广泛报导。猴头照片也在网上流传。由于被发现的猴头伸舌張口,眉心紧锁,装似呻吟,似乎在痛苦中死去,当时有些报导认为这些猴子是被活体切割的,死因是被吃了猴脑

兰大教授鉴定为人的头骨[编辑]

3月31日上午11时许,天祝县公安局开会决定,将头骨样本紧急送往省城请求相关专家进行鉴定。天祝藏族自治县森林公安分局警员秦秀文和李富海均告诉《新京报》记者,“实际上我们并没有确定是否猴头骨的技术与资格,我们想拿到专家那里鉴定,到底是猴头骷髅还是人头骷髅。”天祝森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队长陈惠民承认,该局主要负责盗伐林木和盗猎,整个天祝藏族自治县公安从未遇到过此类奇案。巧合的是兰州《西部商报》的记者与警方均选择3月31日请刘逎发判定是“人头”或“猴头”。

《西部商报》记者裴子华与刘教授相熟,挑选了该报摄影记者在现场拍摄的7张清晰头骨照片,放大送到刘迺发的办公室。

裴子华回忆,刘逎发看了他提供的照片后,当即做是人头出这一结论。当时,他还指着照片仔细列举了以下理由:人的脑颅比较大,猴子的相对小;人头骨的下颌内收,而猴子前突。天祝藏族自治县森林公安分局局长祁顺国等三人,带着12个有“代表性的”骷髅头样本,(裴子华回忆为13个)给刘廼发教授鉴定。这些样本包括经媒体报道过的有假牙、胡须的头骨和半截钢锯条,它们被分别装在黑色的塑料袋中,放在一个纸箱里。当时已经有三位记者赶到这里,警方默许了鉴定时记者在场。

第一个塑料袋打开后,刘教授拿在手里仔细端详后的第一句话同样是“这是人头啊”。裴子华当时注意到,祁顺国局长的脸色为之一变,但没有说话。更多的塑料袋相继被打开。据在场的《兰州晚报》记者回忆,仔细比照了头骨上的锯痕,尤其是一块凹下去的部分,现场警察和刘教授均认为,锯痕系新痕。这意味着头盖骨系不久以前被锯掉,工具正是长锈的钢锯条。

刘教授的几点发现:

  • 以死亡时间看,这些人有些死于多年前,有些死于最近,例如有些假牙还多少呈现红色,死亡年代比较近。刘教授说:“这些骷髅里一个猴头也没有,看起来像人头。这里面既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有男的也有女的。年轻的鼻骨都还没有愈合,而年老的连牙齿都磨损非常厉害。他们的死因多种多样。”
  • 头骨上的锯痕为白色新痕,甚至有白色粉末,是不久之前所锯。锯痕与警方现场获得的锯条基本吻合。
  • 由于部分头骨样本下方不存在明显的割痕,刘廼发教授初步判定头骨并非用利器割下,而是从尸体上较为容易地取下,由此可见某些尸体已经腐烂。由此推断锯掉头骨上半部非死者死因
  • 这些头骨很可能非同一个地方出土,因有者皮肤干燥形似木乃伊、而有的只剩白骨且表面还附有青苔

整个鉴定时间不足一个小时。最后,刘逎发在一页纸上写了几行字,核心内容是“头骨样本全部为人头骨”,随后,刘逎发在警方已盖好公章的委托书上签名。刘逎发更表示,若他鉴定的骷髅头不是人头骨,他愿意负法律责任。

刘廼发教授的鉴定引起了甘肃省公安厅公安部的高度重视,这案件也从天祝县森林公安分局、武威市公安局、甘肃省森林公安局逐级上报到省公安厅。4月1日《兰州晚报》对上述鉴定结果予以报道。猴头变为人头后,网上一片哗然,网民有各种猜测,吃人脑,制作密宗人骨法器医学院开颅取过组织以后的颅骨等不一而足。

当天上午甘肃省公安厅召开会议,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对外统一宣称所发现头骨尚不足以确定为人骨,有待进一步的司法鉴定。甘肃省公安厅官方人士称,不认可刘廼发教授的鉴定结果为最终结论。 4月2日,公安部派出由法医、痕检、DNA技术及人类学专家组成的工作组赴天祝藏族自治县,与甘肃省公安机关共同开展全面调查和检验鉴定工作。

据公安部特邀法医学教授陈世贤介绍,经对颅骨检验,确认121个颅骨全部为人头骨,其中有男有女,有年长者,也有年轻者;颅盖骨被锯掉,系死后人为造成的。结论与刘廼发教授一致。

调查方向指向密宗人骨法器市场[编辑]

甘肃省公安厅4月3日官方表态,公安部派出的工作组认定,甘肃骷髅案中的121颗残缺骷髅全属于人类,确认了兰大教授的初次鉴定,并排除了骷髅案是医学解剖造成的可能。由公安部牵引,甘肃青海的警方为此案组成专案组,并初步确定骷髅案侦查思路。依照某报记者获得的名单显示,专案组成员包括公安部五局一位副局长、甘肃省公安厅一位副厅长带队的5人、青海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带队的4人,以及两省下属各地市、县公安部门的负责人,总共超过20人。

同日下午,天祝藏族自治县炭山岭镇天池宾馆内,在公安部、甘肃、青海等一部两省四级警力组成的案件总指挥部开了4小时的会议,初步推定骷髅头盖骨的去向是人骨工艺品。最有可能是用来制作西藏密宗人骨法器。会议传出的信息是:要查清各个事实环节,包括头颅骨工艺品的加工、用处、来源、销售等。4月4日下午甘肃省公安厅正式对外公告,确认在该省天祝县发现的121个颅骨全部为人头骨。4月5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因这案件电话采访了首都医科大学解剖教授丁卫国。

丁卫国教授声称:“这些骷髅头骨绝对是经过福尔马林浸泡的。”丁卫国教授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福尔马林的作用就是固定脂肪蛋白质。否则骼髅不会有面部组织存在,早就腐烂了。福尔马林同时也可起到“做旧”的效果。丁教授说,骷髅的“面部表情”是在离开福尔马林池子之后,自然干缩形成。“但福尔马林的诞生也就是100多年,这些骷髅肯定是离现在时间不长。”

据其介绍,福尔马林处理过的头颅自然风干后一般呈现黑绿色,表面上看去好像经历很多年了,但只要用同位素一测或者类似方法,就可以知道骨头是不是年代久远。熟悉文物方面的专家介绍,一些倒卖文物的人,也会使用一些简单的方法使骨头看起来比较老,比如,煮熟后让它发霉再想办法去掉霉味即可,还有的会直接涂上黑色的灰,经过水冲洗,残留在骨缝当中的灰就会使骨头看起来有沧桑感。但是否曾经用福尔马林浸泡,记者尚未获得警方证实。

4月11日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回答记者关于甘肃人头骨案件有无新进展的问题时强调,公安部对人头骨事件非常重视,目前正在调查之中。

武和平对此案件做了几点说明

  • 第一,没有致命傷
  • 第二,它是既往的尸骸
  • 第三,并非医疗切割。

公安机关还在各方面进行分析综合,最后会得出结论。

破案[编辑]

4月13日,据《兰州晨报》报导骷髅案已经查清,是青海省互助县农民乔某等人结伙在荒郊野地的年久无主墓穴中盗挖人头骨,出售给该县梁某。梁锯下头盖骨,卖给甘肃省永靖县刘某。刘将其加工成工艺品出售,谋取非法利益。

2006年春节前,梁将锯下头盖骨的残余部分装在几个纤维袋中,抛弃于甘肃省天祝炭山岭镇金沙峡大湾口附近。现各嫌疑犯已全部被公安机关传唤,公安机关将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相关此案的条文[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刑法》,第302条4与此案相关:“盗窃、侮辱尸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这件案中的各嫌犯就算罪成也不可判刑超过三年,被各界认为过轻。

依《新京报》于2006年4月27日的报导,北京大学法学教授刑法学专家陈兴良5指出,刑法中判刑会这么轻是因为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79年,近30年间中国没有《刑法》。且由于唯物主义科学主义的风行,慎终追远的丧事被斥为封建余孽,人的尸骨被当成了一般的物品,中国传统社会对死者的神圣性、神秘性和伦理性褪色,甚至消失了,于是才会出现判刑轻的现象。

第302条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骨灰到底算不算条文中的“尸体”?这点陈兴良认为应该算。但依记录,2002年最高检政策研究室答复吉林人民检察院询问时,称骨灰不属于《刑法》第302条规定的“尸体”。

注解[编辑]

  1. 註解1蒋财帮,男性,2006年年龄66岁,职业为牛倌。
  2. 註解2蒋财帮当时放牛的地区是村旁的金沙峡大湾口附近。
  3. 註解3依蒋财帮被记者访问时回忆,纤维袋颜色为2白,2绿
  4. 註解4第302条是1997年3月14日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修订时新增的条款。
  5. 註解5陈兴良当时与刘迺发及赵汀阳受《新京报》的邀请,依生物伦理法律角度对此案进行剖析。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