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露之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甘露之变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甘露之變指發生於唐文宗大和九年(835年)十一月的一次政变宦官勢力得勝,造成朝廷數以百計的官员遭到殺害。

背景[编辑]

安史之亂後,唐朝宦官勢力開始坐大,唐德宗委任宦官掌管禁軍並且成為定制,從此宦官勢力變得不可抑制。寶曆二年(826年)十二月,唐敬宗被宦官劉克明殺害,另一群宦官王守澄梁守谦則擁立唐穆宗次子李昂為帝,是為唐文宗。

文宗向來不滿宦官專權,大臣李訓鄭注知道文宗有反抗之心,便與文宗密謀誅滅宦官。李、鄭二人是由王守澄的引薦而得以進入朝廷高就,文宗認為與二人謀事不易引起宦官們的警覺。

當時,外人僅知道李、鄭二人倚仗宦官擅作威福,卻不知道二人原來與文宗另有密謀。大和九年,文宗以李訓之謀,杖殺曾參與殺害唐憲宗的宦官陳弘志,不久又以李、鄭之謀,擢右领军将军仇士良为左神策中尉,取代韦元素,架空王守澄,不久文宗遣中使李好古以毒藥賜死王守澄。但王守澄死後,權勢又落入仇士良手中。

雖然李、鄭二人的共同目標是協助文宗消弭宦官專權,但王守澄死後二人開始爭功,“及禄位俱大,势不两立”。九月李訓被升为宰相,同时把鄭注派到外地任鳳翔節度使,表面上是作為助援,實際上另有打算,如果消滅宦官的計劃成功,下一目標便是鄭注。[1]

過程[编辑]

李訓和鄭注原本約定由鄭注以協助王守澄的葬禮為名,帶數百精兵前來,趁宦官們參加葬禮時一網打盡。但李訓又不想讓鄭注因此獨居首功,便以自己親信出任一些節度使和京中重要職位,暗中招募士卒,並提前行動。

大和九年(835年)十一月廿一,文宗與百官在紫宸殿早朝,左金吾衛大將軍韩约奏稱左金吾仗院內石榴樹夜生甘露,為祥瑞之兆。李訓等人勸文宗親自前往觀看,文宗到含元殿,命宰相及中書、門下兩省官員前去左仗視察,眾人回報那不是真甘露。

接著文宗刻意派禁衛軍首領仇士良魚志弘等宦官前去查驗,李訓等人事先暗藏甲兵,以伏殺宦官。文宗也命王璠郭行余分别领河东、邠宁军前来,但河东军来了,邠宁军却不敢上前。仇士良抵達後,見韩约神色惊慌,滿頭流汗,又发现周围有伏兵,立即返回含元殿劫持文宗回內殿。李訓見狀,急呼金吾軍上前護駕。李训追上去拉住轿子不放,被宦官郗志打倒在地,宦官们簇拥着文宗皇帝逃入宣政殿。金吾軍及其他舉事兵卒如京兆少尹罗立言所率逻卒三百余人、御史中丞李孝本所率御史台部从二百余人雖然殺了少數宦官,卻無法阻止宦官帶走文宗。

仇士良等人挾持文宗返回內殿後,派出神策军五百人砍杀眾大臣,舉事兵卒潰敗。对甘露之变计划一无所知的宰相王涯出逃后被捕,在刑讯下自诬供称此事为宰相相約谋反,意在改立郑注为帝。李訓逃出長安,但最終被捕殺。仇士良等人又密令鳳翔監軍张仲清誅殺在外地的鄭注。文宗也被迫认同王涯的供词。郑注之前任礼部郎中钱可复为副使,李敬彝为司马,驾部员外郎卢简能、主客员外郎萧杰为判官,右拾遗卢弘茂为掌书记,部属有魏弘节等。当时除李敬彝已被另外征辟未参与甘露之变外,钱可复等人及凤翔亲卒千余人都被族灭。钱可复将死,祈求放过十四岁女儿,女儿说:“杀我父,何面目以生!”抱着钱可复求死,于是也被斩。卢弘茂妻萧氏临刑诟骂:“我太后妹,奴辈可来杀!”士兵闻言束手,于是得免。

此次事變中,死者數以千計,僅“諸司從吏死者六七百人”[2],除李訓、鄭注外,李训党羽千餘人多被捕杀,宰相舒元舆王涯贾餗等人被腰斩,仇士良令百官临观,“亲属无问亲疏皆死,孩稚无遗,妻女不死者没为官婢。”[3],宦官田全操甚至扬言:“我入城,凡儒服者,无贵贱当尽杀之!”史稱“甘露之變”。遇難官員的一些倖存家属投奔昭义节度使刘从谏并得到接纳,暂时躲过一劫,开成元年(836年)刘从谏還为王涯等人上书呜冤,矛头指向仇士良,還妄言“如奸臣难制,誓以死清君侧”,人人传观此表,“士良沮恐”[4],宦官滥杀之風才有所收敛。[5]但會昌三年(843年)四月,劉從諫病卒,隔年刘从谏的继承人刘稹被杀后,其生前厚待的甘露大臣家属全都遇害。宦官認為文宗事前已知悉李訓、鄭注之謀,對文宗極為不滿,文宗此後更受宦官壓制,“虽宴享音伎杂陈盈庭,未尝解颜。闲居或徘徊眺望,或独语叹息”,或作一詞“輦路生秋草,上林花滿枝。憑高何限意,無復侍臣知”,最後鬱鬱而終。

影響[编辑]

甘露之變後,宦官更加緊握軍政大權,君主的廢立、生殺也是掌握在宦官手中,為中國歷史的第二次宦官時代的開始。所謂“天下事皆决于北司,宰相行文书而已”,宦官“迫胁天子,下视宰相,陵暴朝士如草芥”。[6]但甘露之變仍未改變牛李黨爭的本質,李德裕党人陈夷行將郑注事牽連李宗闵。他对文宗说:“宗闵养成郑注之恶,几覆邦家,国之巨蠹也。”李宗闵党人杨嗣复反驳:“比者陛下欲加郑注官,宗闵不肯,陛下亦当记忆。”[7]

此后很长一段时期,中书省门下省官员入朝都与家人辞别,因为不知何时會橫遭不測。开成三年(838年)正月,宰相李石骑马上朝,中途險遭刺殺,不久辞去相位。唐文宗更受到宦官欺凌,一次問當值學士周墀:“朕可方前代何主?”周墀答:“陛下堯、舜之主也。”文宗嘆道,“朕豈敢比堯舜,何如周赧、漢獻耳!”周墀連忙說:“彼亡國之主,豈可比聖德?”文宗說:“赧、獻受制於強諸侯,今朕受制於家奴,以此言之,朕殆不如!”說罷流淚沾襟,周墀聽了伏地流涕,自是不复視朝。[8]

仇士良后来还干涉唐文宗的继承人问题并为此杀死唐文宗的杨贤妃、弟弟安王李溶、唐敬宗子陈王李成美。直到唐武宗年间,仇士良才失势而死。唐宣宗年间,遭甘露之变波及的王涯、贾餗等无辜者才得到平反,但宣宗同时也为仇士良平了反。

唐朝的宦官勢力直到朱溫唐昭宗天復三年(903年)大殺宦官後,才終告消失,然而,唐朝不久也因朱溫建後梁篡位而滅亡。

参考文献[编辑]

  1. ^ 舊唐書》列傳第一百一十九:“俟誅內豎,即兼圖注。”
  2. ^ 《旧唐书·李训传》
  3. ^ 資治通鑑》卷二百四十一
  4. ^ 新唐书·仇士良传》
  5. ^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五:“时士良等恣横,朝臣日忧破家。及从谏表至,士良等惮之。由是郑覃、李石粗能秉政,天子倚之亦差以自强。”
  6. ^ 《資治通鑑》卷二百四十五“文宗大和九年”
  7. ^ 《旧唐书》卷176《李宗闵传》
  8. ^ 《資治通鑑》卷第二百四十六;黃日初《唐代文宗武宗兩朝中樞政局探研》則認為唐文宗只是講講誨氣話,甘露之變後,唐文宗提拔另一批宦官劉弘逸與薛季棱與仇士良抗衡,達到分化宦官集團的效果。唐文宗一連串的努力很快重振皇權,此後宦官雖仍可矯詔擁立新帝,但無廢帝之權。到了唐武宗時期,透過重用李德裕,仇士良很快失勢倒台。(頁16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