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田叔,戰國末年生於趙國陘城,齊國田氏的後代。喜愛劍術,並且曾在樂巨公底下學黃帝、老子的道家學說。為人方正且自重自愛,有俠義,樂於與年高有德之人交往。曾任趙國郎中、漢中郡守、魯國國相等職。

事蹟[编辑]

趙王以為郎中[编辑]

田叔受趙國人推薦給趙國國相趙午,再受趙午推薦給趙王張敖,被任命為郎中。任職期間獲趙王肯定,被認為賢良有德。

稱王家奴[编辑]

漢高帝七年,田叔還未來得及升遷,就遇到高帝征伐在代國叛亂的陳豨後經過趙國,趙午等人因為趙王對高帝有禮,但反被高帝岔開雙腿無禮地謾罵而請求趙王造反。趙王咬破手指表示不會違背恩德而拒絕,於是趙午等人私自造反但事跡敗露,除了貫高接受拘禁外其餘參與人士皆自殺而死。高帝下達命令跟隨趙王者罪及三族,只有田叔與孟舒等十幾人敢穿上赤褐色囚衣、剃光頭髮並戴上鐵枷裝作趙王的私家奴隸,跟隨趙王到長安。在造反之事被調查清楚、趙王被釋放並被廢黜為宣平侯後,趙王推薦田叔等人,皇上召見後全部任命為郡守和諸侯國的相。田叔任漢中郡守十多年。

孟舒為長者[编辑]

田叔在任郡守期間,逢高后崩逝、呂家諸王作亂被朝中大臣誅殺和孝文帝即位。孝文帝即位後,召見田叔並問他:「公知天下長者乎?(您知道天下的長者嗎?)」田叔先是回答他怎能知道,皇帝說他就是長者應該知道後才磕頭回答:「故雲中守孟舒,長者也。(前任雲中郡守孟舒,是個長者。)」這時孟舒正因匈奴大舉入侵搶劫雲中卻未能抵擋而獲罪,於是這個答案受皇帝質疑。田叔表示孟舒是因知道士兵勞苦不肯發出號令,但士兵們卻爭相登城拼死作戰,這才導致死傷慘重,以此說服皇帝孟舒為賢良之人,皇帝更再次徵召孟舒為雲中郡守。

景帝以為魯相[编辑]

任郡守後幾年,田叔因犯法失了官位,此時梁孝王派人刺殺了以前吳國國相袁盎,漢景帝召回田叔前往梁國調查此事。在獲得所有罪證後,田叔卻向皇帝說不要太過追究梁國之事,因為如果不處死刑漢朝的法律便會失去公信力,但若處以死刑太后又會吃飯無味、睡覺不安,這憂愁會落到皇帝身上。這番說詞讓皇帝認為他非常賢明,並任命他為魯國國相。

是王為惡而相為善也[编辑]

田叔才剛開始擔任魯國國相,魯國百姓就來找她控訴魯王奪取他們一百多人的財物。田叔抓來這群人的首領二十多人每人抽打五十下,其餘人士各打手心二十下並告訴他們:「王非若主邪?何自敢言若主!(大王不是你們的君主嗎?為什麼敢私自議論你們的君主!)」田叔的作為讓魯王感到十分慚愧,於是取出庫中的錢讓田叔還給這些人,但田叔說大王自己搶來的卻讓他幫忙還回去,這會使大王成為惡人而他自己成為善人,於是不參與接下來償還之事,魯王便自己歸還了全部的財物。

我獨何為就舍[编辑]

魯王很喜歡打獵,因此國相田叔時常跟隨魯王進入獵苑。魯王屢屢讓田叔去館舍中休息,但田叔總露天站在獵苑外,不管魯王派人怎麼勸都不肯去休息,他說:「我王暴露苑中,我獨何為就舍!(我們大王暴露在獵苑中,我怎麼能獨自到館舍去!)」魯王便因此不再過份出遊打獵。

後記[编辑]

過了幾年,田叔在任內去世。魯王送其子田仁百斤黃金作為祭祀的費用,但他不接受,說:「不以百金傷先人名。(不能因一百斤的黃金損傷先父的名聲。)」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