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田單
出生 ?
齊國
逝世 ?
安平城
国籍 齊國
职业 軍事家
活跃时期 戰國

田單,也作陈单戰國田齊宗室遠房的親屬,臨淄人,齊國的軍事家,原為齊都臨淄的管理市場的小吏[1] 。以「火牛陣」破燕軍和收復七十城而聞名。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第8任總督田健治郎大正九年9月115日下午接見台灣首位飛行員謝文達時,曾說自己是戰國時代齊國田單後裔。[2] [3]

生平[编辑]

前314年,燕王噲欲仿傚禪讓帝位,將燕國王位禪讓給宰相子之,但燕國宗室不服,當時太子平與將軍市被攻打子之,雙方混戰數月,市被及太子平被殺,而齊宣王見有機可乘就趁機發動攻擊,攻破燕國,斬殺子之燕王噲。但後來因燕人反叛以及各諸侯國的壓力,齊國被迫撤軍。燕人擁立太子平弟弟公子職為燕王,是為燕昭王

退守即墨[编辑]

前286年,宋國齊湣王田地發軍攻滅,被其餘六國仇視。前285年,秦國蒙武率軍攻打齊國,攻佔了九座城市。

前284年,齊湣王內被人民所怨,外被秦國仇視其強大(因為當時齊國強大到令很多準備臣服秦國的國家轉態,臣服齊國),燕昭王趁機組織燕、趙、韓、魏、秦五國聯軍攻,以燕將樂毅為聯軍元帥,於濟西大破軍,斬殺韓聶,之後趙、魏、韓、秦四國軍隊相繼撤退。樂毅領燕軍攻佔臨淄(今山東淄博東北),再於半年內接連攻下齊國七十餘城,齊國僅剩(今山東莒縣)和即墨(今山東平度市東南)兩座孤城未能攻克。而楚國此時以援助為名出兵,實為乘機與燕瓜分齊,楚將淖齒領軍至莒,齊湣王任他為齊相,但淖齒反而將齊湣王虐殺,之後淖齒又被人殺死,齊人擁立齊湣王太子田法章為齊王。即墨大夫出戰陣亡。田單率族人以鐵皮護車軸逃至即墨,被推舉為城守。即墨全城軍民由田單率領抵抗,雙方交戰五年。樂毅強攻不克,改採包圍策略。

反間連環[编辑]

前279年,燕昭王逝世,燕惠王繼位,田單使用反間計,使得樂毅被廢除職務,燕惠王改派騎劫代替樂毅為將領,樂毅被迫出奔趙國。

田單佯裝有神師來助,以振奮城中軍民人心,果然激發人心。其後,田單又用激將法,宣稱人怕被劓刑,結果騎劫人俘虜、降者處以劓刑,不知已經激怒了人之心。田單又宣稱人怕先人的墳墓被掘出來,並火燒屍體,若這樣做,人必定投降,結果騎劫再度中計,在城外掘坟焚屍,結果再激發人心,齊兵的怒氣更盛。

其後,田單佯裝城中軍力虛弱,快要投降的樣子出來,並送金、降表出城,要求破城不要擄掠,騎劫第三次中計,使軍十分輕敵,騎劫囂張到自稱比樂毅更厲害。

火牛陣破軍[编辑]

此時田單趁機收集牛隻,聚得千餘隻,畫上五花彩紋、披上土黃色綢緞、牛角紮了刀和牛尾綁了用油浸過的葦草。田單鑿開城牆十餘口,於夜間布置好,準備了五千士兵,準備好了就放牛出城並且點火在牠們的尾,牛隻疼痛不已,猛力向前衝,突襲營,齊壯士五千隨後衝殺。軍將士見此,以為神兵天降,田單又聚集婦孺齊敲銅器戰鼓,聲音震天動地,嚇得軍將士潰不成軍,騎劫亦死於亂軍之中,田單率兵乘勝追擊,收復了齊國七十餘座城,打敗了軍,軍一直潰逃到河上。

田單收兵,迎接在被擁立的齊襄王入都臨淄為齊王,因功被封任為相國,為安平君,又益封夜邑(今山東掖縣)萬戶,死後葬於安平城內。

逸事[编辑]

一次,田单要进攻狄城,去拜见鲁仲连,鲁仲连说:“将军进攻狄城,是会攻不下的。”田单说:“我曾以区区即墨五里之,七里之,带领残兵败将,打败了万乘燕国,收复了失地,为什么进攻狄城,就攻不下呢?”说罢,他登车没有告辞就走了。随后,他带兵进攻狄城,一连三月,却没有攻下。齐国的小孩唱着一首童谣说:“高高的官帽象簸箕,长长的宝剑托腮齐,攻打狄城不能下,梧丘筑城空伤悲。”

田单听了很害怕,便去问鲁仲连:“先生说我攻不下狄城,请听听您讲的道理吧。”鲁仲连说:“将军从前在即墨时,坐下去就编织草袋,站起来就舞动铁锹,身先士卒,您号召说:‘勇敢地杀上战场,神圣的祖国将要灭亡,我们个个就会走进坟场,只有一条路,勇敢地杀上战场。’在那时,将军有决死之心,士卒无生还之意,听了您的号召,没有一个不挥泪振臂,奋勇求战。这就是当初您打败燕国的原因。但现在将军东可收纳夜邑封地的租税,西可在淄水之上尽情地欢乐,金光闪闪的宝剑横挎在腰间,驰骋在淄水,渑水之间,有贪生的欢乐,而没有战死的决心。这就是您攻不下狄城的原因。”田单说:“我有决死之心,先生您就看着吧!”

第二天,他就激励士气,巡视城防,选择敌人的石头箭弩攻击范围之内的地方擂鼓助威,狄城终于被攻下了。

參考[编辑]

據《戰國策》所述,田單曾因避禍,逃到趙國,受封都平君。

相關成語[编辑]

參見[编辑]

  1. ^ 市掾;《史記卷八十二田單列傳第二十二》湣王時,單為臨菑市掾,不見知。及燕使樂毅伐破齊,齊湣 王出奔,已而保莒城。
  2. ^ 自曝是田單後裔 日據時代台灣總督竟是中國人?
  3. ^ 作者:謝東漢、吳餘德著,書名:徘徊在兩個祖國,第15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