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徐悲鴻創作的《田橫五百義士》

田橫(?-前202年),出身田齊宗室狄縣(現山東高青東南)人。秦末戰爭時,曾為齊國宰相,一度自立為齊王,後兵敗,逃於海島(今田橫島)。漢高祖劉邦逼降,田横不屈,自刎而死,其門客五百人皆自盡殉主

簡介[编辑]

陳勝吳廣發動大澤起義,天下大亂,狄縣的故田齊宗室中的田儋田榮、田橫兄弟抗秦自立,儋為齊王

秦二世二年(前208年)6月,田儋被秦將章邯所殺,齊人立齊國末代國王田建田假為齊王,田榮田橫兄弟將田假逐走,改立田儋子田市為王。田假後來逃往項梁處,項梁拒絕田榮要求交出田假,田榮於是拒絕派兵援楚,自此齊楚兩軍交惡。

漢元年(前206年),項羽大封諸侯,將齊副將田都封為齊王,原齊王田市改封為膠東王,田榮、田橫兄弟卻沒有任何封爵。田榮不服,將田都逐走,並將私下接受項羽封為膠東王的堂姪田市殺死,田榮自立為齊王。

漢二年(前205年)正月,項羽伐齊,田榮被殺,但劉邦趁機暗渡陳倉,攻下關中,並偷襲楚都彭城,項羽於是從齊退兵,田榮弟田橫趁機收復失地,三月立榮子田廣為王,自為相。

四年(前203年),劉邦派韓信領兵渡黃河北上,攻打黃河北岸數個親項羽封國。韓信擊敗魏趙兩國,並繼續東進欲攻齊。劉邦謀士酈食其指項羽與齊王田廣及齊相田橫有殺父殺兄之仇,故有信心說服齊國與漢結盟。十一月,漢王劉邦派使者酈食其赴齊連和,終於說服了田廣與田橫,於是田橫解除了戰備,設宴大事慶賀。

正當齊國懈備之際,漢將韓信依據蒯通的建議,繼續執行劉邦已經下達的命令,引兵東進,攻入齊國。其時酈食其在齊未歸,田橫、田廣非常憤怒,認為漢王劉邦背信棄義,便立即烹殺了酈食其。齊師大敗,韓信襲破歷下軍,陷都城臨淄。田廣逃亡中逝世,田橫自立為王,先投奔魏國彭越;原為將的彭越倒戈向漢,加速項羽的滅亡,不久得到稱帝後的劉邦封為梁王。田橫害怕被殺,與其徒屬五百人入海,居島中(即今田橫島)。

劉邦以齊人賢者皆降,而只留田橫等人居於海中會讓釀成禍患,於是派人赦免田橫並召見之。田橫對使者表示:「臣田橫先前烹殺​​使者酈食其,其弟酈商今為漢賢將,使我感到恐懼,故不敢奉詔覲見。請讓我作為庶民,在海中過日吧。」劉邦得知後,使衛尉酈商若傷害齊王田橫及人馬隨從,則為族誅之罪。再使人報知田橫並警告:「只要田橫你來覲見,一定有王侯之封;如果不來,就舉兵剿滅你們。」田橫遂與門客到洛陽覲見。

將到洛陽的時候,使者不讓田橫前進,說:「作為臣子,見天子前要先沐洗」,田橫暗地裏與門客說:「開始時我與劉邦同樣稱王,如今他成為天子,我就是亡國之虜,得北面事之,這已是奇恥。況且我烹殺酈食其,還要與酈食其之弟酈商共事一主,就算酈商懼於天子詔令不敢對我動手,我就於心無愧了嗎?陛下要我動身往見,也只是想見我的容貌而已;而今陛下就在洛陽,現在把我的首級砍下來,快馬奔馳三十里即可到達,那時候面容還未變壞,讓他在那時候看也是可以的。」於是自刎,讓門客帶著他的頭顱與使者乘快馬面報劉邦。劉邦感歎,遂以王者禮葬之。

田橫葬禮完成後,隨行的兩個門客在田橫墓旁挖了個洞,然後自刎,倒在洞裡,要在地下追隨田橫。劉邦聞之大驚,由此概嘆田橫門客都是賢者,派使者召其餘門客五百人於海島上。門客從使者處得知聞田橫的死訊後,亦皆自殺。

評價[编辑]

司馬遷在《史記·田儋列傳》中曾慨嘆:“田橫之高節,賓客慕義而從橫死,豈非至聖,余因而列焉。不無善畫者,莫能圖,何哉?”

貞元十一年九月,韓愈在《祭田橫墓文》一文說:“事有曠百世而相感者,余不自知其何心。非今世之所稀,孰為使余歔欷而不可禁。余既博觀乎天下,曷有庶幾乎夫子之所為。死者不復生,嗟余去此其從誰。當秦氏之敗亂,得一士而可王。何五百人之擾擾,而不能脫夫子於劍鋩。抑所寶之非賢,亦天命之有常。昔闕里之多士,孔聖亦云其遑遑。苟余行之不迷,雖顛沛其何傷。自古死者非一,夫子至今有耿光。跽陳辭而薦酒,魂髣髴而來享。”

明代即墨縣丞周璠曾寫下《弔五百義士》七律一首:

1982年,“田橫五百義士墓”被青島市政府定為定點保護文物,同年即墨市政府在墓塚北側修建田橫碑亭,由李視遠撰文,名書法家修德書寫。

《即墨縣志》載,田橫島上有田橫廟,從祀五百義士之神位,頗得香火。

文化[编辑]

  • 徐悲鴻創作巨幅油畫《田橫五百義士》
  • 姜書茂小說《漁島怒潮》是以田橫島為原型。

參考書目[编辑]

  • 《即墨縣志》載《田橫五百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