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电视认罪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电视认罪(英語:Televised confession[1]TV confession[2]),指在电视上供认自己所犯罪行的行为,多见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电视认罪往往发生在定罪宣判之前,且通常出于被迫,进行电视认罪的人通常被要求背下一定的供词,多次录制视频。[3]进行电视认罪的人往往被人以某种条件要挟,这一点与认罪协商有类同之处。

历史[编辑]

据西方媒体的记录,中国的电视认罪最早出现于2013年7月。截至2018年2月,中国共有45宗在电视上播出认罪视频的案例,半数以上的案例是“人权案例”。这些案例中的被捕人士在电视认罪时均没有被定罪。[4]

除中国以外,别的国家,如朝鲜,也有电视认罪的案例。例如,2016年3月,朝鲜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位美国人因“试图颠覆朝鲜政权”而认罪的视频[5]

知名事件[编辑]

彼得·达林[编辑]

彼得·达林瑞典人权活动家,关注中国维权运动。2016年1月3日,他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公安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逮捕。被拘禁两周后,彼得·达林被要求作出认罪。他被告知,如果他录制认罪视频,他有可能得到法官的从轻量刑,并且只有这么做,他的女友才会获释。[6]彼得·达林配合拍摄认罪视频,事后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配合拍摄是因为想趕快完成然後離開,也希望女友能趕快獲釋[7]。在公布于1月19日晚的认罪视频中,彼得·达林供认,他曾经“盗取资金”,“在中国从事了违反中国法律的活动”,“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并“深深致歉”[8]

彼得·达林最后被驱逐出境。一名官员在其临行时告知他,他十年内不得返回中国。[9]

高瑜[编辑]

高瑜是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2014年4月入狱。2014年5月8日,她的认罪视频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她的面部被椭圆形效果遮盖。她在视频中供认:“我认为我做的触及法律的事,危害了国家的利益,我这一点做的是非常错误的。我是诚心诚意地接受教训,而且要认罪。”高瑜认为,当局在她被预审时偷拍她,遮盖面部是因为声音和嘴形对不上。高瑜认为,当局未经同意录制了她的视频,比迫使他人认罪“更卑鄙、更卑劣、更无耻”,并认为当局的做法是“对人格、人权的践踏和侮辱”。

高瑜被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二审时被改判为有期徒刑五年,2019年4月23日服刑期满出狱。[10]

铜锣湾书店四股东[编辑]

林荣基桂民海(桂敏海)、张志平和吕波是香港铜锣湾书店的股东。继四人先后失踪后,2016年1月,四人一同出现在凤凰卫视的采访中。林荣基供认,他“胡乱编造”、“拼凑”书本内容,“对社会造成很多的谣言,对社会造成不良的影响”,“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愿意接受处罚”。桂民海“供述称自己的驾照是通过伪造的身份证骗领的,假身份证套用了他人信息”。张志平供认:“巨流公司和铜锣湾书店的非法经营活动都是由桂敏海指使的,我自愿接受法律对我的处罚。我真正的悔过了。”吕波供认:“我已经深刻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非常后悔跟着桂敏海从事这些非法销售书籍的行为。”[11]林荣基事后表示,认罪视频录制了十几次才使审讯者满意。[3]

郑文杰[编辑]

郑文杰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前雇员。2019年8月,郑文杰因参与香港示威在中国大陆被拘留十五天中国环球电视网在全球范围内播放了他的认罪视频。视频中,郑文杰供认,他“背叛祖国”,“嫖娼”。郑文杰事后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他被人殴打并被迫签署供词,供认罪行也是被迫的。[12]

“台湾间谍”四人[编辑]

2020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机关组织实施“迅雷-2020”专项行动,抓获一批台湾间谍及运用人员。中国中央电视台接连三天在《焦点访谈》节目播出针对该专项行动的专题报道。[13][14]

第一天播出台湾屏东县枋寮乡乡政顾问李孟居的认罪视频。于2019年被深圳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逮捕的李孟居供认,“觉得很抱歉,过去做了很多不好的错事,也对祖国对国家或许有些伤害”。

第二天播出“旅居欧洲的台湾人”、“民进党前主席卓荣泰的前助理”郑宇钦的认罪视频。郑宇钦供认,“我知道我做这个事情对中国大陆是有伤害的”。[15]

第三天播出台湾学者蔡金树台湾师范大学退休教授施正屏的认罪视频。蔡金树供认:“被軍情局利用,作為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行為,這個是我始料未及,也是我後悔的地方。”施正屏供认:“是我做錯了,希望我的經驗能夠分享給台灣,目前可能還在觸法的這些人士,作為一個警惕借鑒。”[16]

评价[编辑]

香港中文大学讲师罗助华认为,电视认罪是意在体现党国对个人的权威的展示。国际特赦组织研究员潘嘉伟说,电视认罪不遵循任何正当程序,不能确保当事人获得公正的审判。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编辑班志远认为,电视认罪是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中共官员迫使知识分子写忏悔书的“令人不安的影子”。[17]纽约大学访问学者、前中国律师滕彪认为,电视认罪违背了中国刑法中无罪判定的法则,是违法的。曾任政协委员的朱征夫认为,电视认罪误导公众,不利于法院的独立审判,也不利于司法公正。[10][18]人权组织“保护卫士”在分析电视认罪的报告中推断,电视认罪不只是简单地承认有罪,还有警告其他可能会挑战政府的人的作用。报告还表示,“中国的电视认罪让人想起了历史上暴力的、侮辱人格的政治迫害”。[3]

参考资料[编辑]

  1. ^ Myers, Steven Lee. How China Uses Forced Confessions as Propaganda Tool. The New York Times. 2018-04-11 [2020-10-17]. ISSN 0362-4331 (美国英语). 
  2. ^ CNN, Steven Jiang. Trial by media? Confessions go prime time in China. CNN. [2020-10-17]. 
  3. ^ 3.0 3.1 3.2 Myers, Steven Lee. “认罪视频”是如何成为中共宣传工具的?.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8-04-13 [2020-10-17] (中文(简体)‎). 
  4. ^ 德国之声中文网. 揭露电视认罪:背下警方写好的台词. DW.COM. 2018-06-19 [2020-10-17] (中文(中国大陆)‎). 
  5. ^ N. Korean TV shows another American "confessing". www.cbsnews.com. [2020-10-17] (美国英语). 
  6. ^ 多家NGO向联合国呼吁全面审查中国强迫电视认罪. Radio Free Asia. [2020-10-17] (中文(中国大陆)‎). 
  7. ^ 黄安伟. 达林首次披露在中国遭拘23天的经历.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6-07-12 [2020-10-17] (中文(简体)‎). 
  8. ^ 黄安伟. 瑞典人权工作者在囚禁中向中国道歉.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6-01-20 [2020-10-17] (中文(简体)‎). 
  9. ^ 自由時報電子報. 曾上央視「認罪」 瑞典維權人士達林:被迫照稿唸 - 國際.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6-07-12 [2020-10-17] (中文(台灣)‎). 
  10. ^ 10.0 10.1 “电视认罪” - 中国“法治”的一大特色. 美国之音. [2020-10-17] (中文(简体)‎). 
  11. ^ 香港铜锣湾书店案:桂民海受访“承认非法经营罪”. BBC News 中文. 2016-02-29 [2020-10-17] (中文(简体)‎). 
  12. ^ 郑文杰:英国驻港领馆前雇员披露被捕细节,曾遭中国“国保”虐待. BBC News 中文. 2019-11-20 [2020-10-17] (中文(简体)‎). 
  13. ^ 观察者网. 焦点访谈连续3天披露台湾间谍案. m.guancha.cn. [2020-10-17]. 
  14. ^ 中新网. 国家安全机关破获数百起台湾间谍窃密案. www.chinanews.com. [2020-10-17]. 
  15. ^ 中国央视开启“台谍”资讯战 台湾舆论如何回应. BBC News 中文. [2020-10-17] (中文(简体)‎). 
  16. ^ 央視再爆兩「台諜」學者 蔡金樹、施正屏「被自白」 - Yahoo奇摩新聞. tw.news.yahoo.com. [2020-10-17] (中文(台灣)‎). 
  17. ^ 黄安伟. “电视认罪”折射中共政治文化. 纽约时报中文网. 2016-01-25 [2020-10-17] (中文(简体)‎). 
  18. ^ 刑事案件不宜进行“判前电视认罪”-中国法院网. www.chinacourt.org. [2020-10-17].